“是王爷和王妃的功劳?”邢子涯面带微笑地看着两人,眼中满是说不出的感激,“方才,我突然被带到了皇上面前……”

听说皇上传召,他还以为皇上要亲自审问他,一旦定罪便会斩首示众。www*xshuotxt/com来到御他才发现,楚凌欢就站在一旁,看向他的目光中虽然满是阴冷的杀气,神情却还算平静,只是告诉他误会都已经解释清楚,他可以走了。

邢子涯闻言虽然十分奇怪,心下却也有数,情知肯定是琅王夫妇在背后做了什么。

紧跟着楚天奇又教训了他几句,说楚凌欢毕竟是皇子,无论如何他不该动手,若不是念在他脑疾严重的份上,必定严惩不饶。凡此种种,教训了片刻,也就放他离开了。

说着他拿出一封信递给了楚凌云:“王爷,这是琰王让我带给您的,说您看了之后就什么都明白了。”

楚凌云挑挑眉,伸手接过展开看了看,接着淡淡地笑了笑:“这理由不错,七弟还是挺聪明的。”

秦铮瞬间好奇万分,因为邢子涯说了半天,却一句都没提到重点,他不由拿筷子在碗上梆梆梆地敲了几下:“王爷,请问您老人家介不介意把整个故事的前因后果都讲一遍呢?”

“我讨厌讲故事。”楚凌云看都不看他,“想知道,问琉璃。”

“不能?”秦铮不敢苟同地哼了一声,“王爷明明经常讲故事给王妃听,怎么这会儿又说讨厌啦?”

楚凌云笑笑:“我为琉璃做事,并不取决于我是否喜欢,而取决于琉璃是否需要。”

端木琉璃抬起头看着他,眸子明朗而真诚:“你什么都不用为我做了,单是这些话,就足以把我迷得神魂颠倒。”

“那就好。”楚凌云郑重其事地点头,“只要能达到这个效果,就不枉我搜肠刮肚地想出这些肉麻的话了。”

端木琉璃白他一眼,转头看向秦铮:“别急,我这就说重点了。”

其实楚凌欢并没有猜错,宋空雷也没有看错,那把匕首上的确涂有剧毒,但却不是为了暗算什么人,只是邢子涯拿来防身的。

这种剧毒名为摧肝断肠,之所以厉害,是因为这种剧毒乃是秦铮和邢子涯师兄弟两人共同研制出来的,解药也唯有他们才有,却不像楚凌云说的那样,只有邢子涯的血才能够解毒。

邢子涯被押入天牢,一向护短的楚凌云之所以不曾表示反对,正是因为瞬间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可以让他主动把邢子涯救出来。

为了加强效果,他故意等剧毒发作的时候再次出现,并且带来了所谓邢子涯的一滴血。其实那滴血是他自己刺破手指取出来的,之所以能够解毒是因为里面混有真正的解药,与血无关。

在用毒方面,楚凌欢是完完全全的外行,想要蒙他简直易如反掌,所以这些阴谋诡计狼王大人耍得光明正大。

当然,他也没打算每个月都得送一滴血过去那么麻烦,过段时间他就随便编个理由,譬如说已经研制出了可以彻底解毒的药,此事就彻底结束了。到那时,就算楚凌欢心有不甘,又说邢子涯行刺,只怕楚天奇也不会相信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楚凌欢根本没得选择,挣扎了大半夜之后,到底还是咬着牙去见帝王,说邢子涯已经醒来,事情也已经调查清楚了。原来当时邢子涯并非想要行刺,只是自己骂了他一句卖主求荣,他一时情绪激动,引发了脑疾,结果不但头痛不堪,而且意识已经全部丧失,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才会有那样的举动。

虽然这样也大大不该,但当时他毕竟是在无意识的状态,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他愿意的,念在两人主仆一场的份上,楚凌欢愿意不再追究。

当事人既然已经不再追究,楚天奇教训了几句之后便让他回到了琅王府,楚凌欢又让他带回这封信串供。

故事讲完,秦铮不由满脸佩服地看了看楚凌云:“王爷,你这一招果然高明,这回琰王只怕要气死了。”

楚凌云哼了一声:“他那是自作孽,难道你还可怜他不成?”

“我才没有!他根本是自作自受,才不值得可怜。”秦铮同样哼了一声,突然贼兮兮地笑了笑,“不过,我还以为这么高明的法子又是王妃想出来的,原来王爷也不赖。”

“这话怎么说的?”端木琉璃笑了笑,“你家王爷有多么惊才绝艳,你还不知道吗,我不过是班门弄斧罢了。”

秦铮嘿嘿地笑笑:“对对对,我说错了,王爷和王妃是比翼齐飞,并驾齐驱,无人能及,嘿嘿!”

“嘿嘿你个鬼。”楚凌云看他一眼,不客气地骂了一句,“以后就由你负责,每个月给七弟送一次解药过去。一个月才用你一滴血,相信你不会小气的。”

秦铮不由咬牙:我不是小气,我是大气,是非常生气!那家伙居然想要陷害子涯,我干嘛还要给他送解药?

总之不管怎样,邢子涯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回来了,中秋佳节也已经过去,几人商议之后决定,后天一早便为他做开颅术。

“这次就当给你个教训。”楚凌云淡淡地开口,“如果再有下一次,你未必这么幸运。”

“是,我记住了。”邢子涯万分惭愧地点头,“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请王爷恕罪。”

楚凌云点头:“去歇着。”

隔了一天,便是给邢子涯做手术的日子,所以有相关人等早早便起了**,并且把临时手术室收拾得干干净净,做好了一切准备。

准备就绪,邢子涯被送进了手术室,躺在了手术台上。虽然尽力想要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那微微颤抖的双手还是泄露出了内心的紧张。

端木琉璃已经换好手术服,看到他的样子不由微微一笑:“害怕?”

“我才没有!”事关男人的面子问题,邢子涯立刻摇了摇头,然而当他看到端木琉璃那双澄澈如山泉的眼眸,所有的豪言壮语瞬间咽了回去,乖乖地点了点头,“好我承认,是有些害怕。”

端木琉璃又笑了笑,将改良后的麻沸散端了过来:“喝下去你就不会害怕了。”

邢子涯伸手接过,一仰脖子喝了下去,接着在端木琉璃的吩咐下躺好,片刻后脑袋便开始昏昏沉沉,渐渐失去了意识。

看看麻醉已经达到了理想状态,端木琉璃拿起了手术刀……

这场手术居然一直从朝阳初升做到了夕阳西下,等在门外的众人早已开始担心,生怕出了意外。秦铮更是急得上蹿下跳,恨不得冲进去看个明白。

不过就在此时,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端木琉璃一步一步地挪了出来。看到她摇摇欲坠的样子,秦铮立刻抢上一步扶住了她:“王妃,您怎么样?”

借着他的搀扶站稳身体,端木琉璃微微一笑:“你怎么不先问问邢子涯怎么样?”

“那不行。”秦铮摇头,“您是主子,是恩人,我必须先确定您安好。”

“乖。”端木琉璃心情大好,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很好,邢子涯也没事,放心,他会好起来的。”

秦铮脸上的笑容这才完全绽放开来,用力点了点头:“是,多谢王妃,王妃您快回去歇着,这里交给我了。”

端木琉璃点头,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楚凌云也早已上前将她打横抱起,一边走一边不满地说道:“怎么又瘦了?再这么瘦下去,二两风就能把你吹跑。”

端木琉璃忍不住失笑:“哪有那么夸张?再说瘦了不才好看吗?”

“乱说。”楚凌云哼哼了一句,“瘦得跟面板似的,哪里好看?我喜欢的是那种********、摸着有料的,你摸上去净剩皮包骨头,硌手。以后每顿都多吃点听到没有?”

端木琉璃虽然累得浑身都散了架,却还有力气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你。”

“不理我怎么行?”楚凌云仍然哼哼着,满脸严肃,“记住了以后必须要多吃一些,我会随时检查。什么时候一抱软绵绵的了,就算合格了。”

说着回到房间,他轻轻将端木琉璃放在了**上,又替她盖好被子,这才满脸关切地问道:“真的没关系,我瞧你好像要累昏了的样子。”

“你从日出站到日落试试?”端木琉璃有气无力地说着,“不过别担心,只是累而已,睡一觉就好了。”

楚凌云点了点头:“我已经命人帮你准备好了热水,你躺一下就起来洗洗,然后舒舒服服睡一觉,保证没有任何人来打扰。”

每一场手术做完都会浑身大汗,当然必须先洗个澡清理一下。躺了片刻,恢复了些力气,她便支撑着起了身。跟着她走进旁边的浴室,楚凌云笑得意味深长:“我帮你洗?”

端木琉璃回头看他一眼,居然点了点头:“好,那就辛苦你了。”

见她答应得如此痛快,他老人家反而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怕我会把持不住。”

“没人要你把持。”端木琉璃笑笑,“而且你会把持不住才说明我对你有吸引力,我会很高兴。”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