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涯,你怎么样?”一直躲在暗处看护着他的秦铮立刻窜了过来,双手抓着栏杆急切地问着,“你好些了吗?还会不会头晕?”

“我没事了。WwW.XsHuoTXt.”邢子涯摇了摇头,“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昏倒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你昏倒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伴随着语声,楚凌云已经从黑暗中踱了进来。

“是啊,快告诉我们究竟是怎么回事!”秦铮接着开口,“琰王不是只有几句话跟你说吗?为什么说着说着你居然动了手?”

邢子涯抿了抿唇,昏倒之前楚凌欢跟他说的一切瞬间全部涌入脑海,令他原本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两抹奇异的红晕,眼中更是浮现出了带着羞辱的怒意,但却一个字都不曾说。

“你倒是说话呀!”秦铮急了,不停地催促着,“刚才你昏倒之后,侍卫们便大叫抓刺客,原来是琰王被人刺成了重伤,而且他硬说是你做的,你才会被押入天牢,你再不说实话,我们可救不了你了!”

一听此言,邢子涯不由吃了一惊:“什么?被我刺伤的?原来我真的刺伤了他?”

“当然没有!”秦铮立刻摇头,“当时你突然拔出匕首向他刺了过去,幸亏我及时阻拦,才只是刺破了他的衣服。我见你昏了过去,接着就把你带走了。可是不知为什么,刚刚过了没多久琰王就被人刺成了重伤。你快告诉我们,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让你激动成那个样子?”

邢子涯咬紧了牙关,无论如何说不出口。楚凌云见状突然淡淡地笑了笑:“我知道刺伤七弟的人是谁了。”

“啊?”秦铮愣了一下,不自觉地回头看着他,“是谁?”

“是他自己。”楚凌云冷冷地一笑,“所谓的刺客根本就不存在,他一定故意说了一些难听的话激怒邢子涯,好让他动手。行刺皇子乃是大罪,邢子涯自然就跑不了了。但是因为你及时出手阻止,他原本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生怕威力不够,才故意用邢子涯的匕首刺伤自己来加强效果。”

秦铮恍然:“我懂了,他见自己的阴谋已经败露,知道子涯不可能再为他效命,所以就想干脆毁了他,好让王爷也得不到!真是卑鄙!”

楚凌云笑笑:“这像是他做出来的事,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唯一奇怪的是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值得你发那么大的火?你再不说,我可就真的帮不了你了。”

秦铮自是万分着急:“子涯你快说呀!跟王爷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王爷可不是琰王,他是真心想要帮你的!”

邢子涯终于咬了咬牙:“好,我说!可是王爷,我对不起你,事还没为你做多少,就已经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他将楚凌欢跟他说的那些话重复了一遍,尽管极力克制,却依然因为愤怒而攥紧了双拳。听着他的转述,楚凌云淡淡地笑了:“果然够狠的,如此,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秦铮早已气得咬牙切齿,立刻摩拳擦掌:“王爷有什么好主意?需要我做什么?”

“什么都不用。”楚凌云的眼眸微微闪烁着,“你只管留在这里好好陪着他,我保证他很快就会回到琅王府!”

担心伤口出了问题,楚凌欢急匆匆地回到府中,立刻找太医来检查了一番。不过几人却都没发现什么问题,只说就是失血有点多,好好休养一番也就是了。楚凌欢闻言虽然稍稍放了心,但仍然觉得伤口的状况有些不对头,皱眉问道:“若是没有什么不妥,为何本王丝毫不觉得疼痛?会不会是匕首上有毒?”

众太医不由吃了一惊,再度上前检查了一番,严金明迟疑着说道:“王爷恕罪,我等虽然略通医术,对于用毒却并不精通,这伤口的确看不出异状,若是有毒,只怕也是不常见的奇毒。”

那不是死定了?太医看不出的毒一般都是奇毒,而邢子涯又是真正的用毒高手,他的毒太医解不了实在太正常不过……别说解毒,根本连有没有下毒都看不出来,果然是一群废物!

不过幸亏他也并非毫无准备,咬了咬牙说道:“都滚出去,把宋空雷给本王叫来!”

众太医松了口气,立刻退了出去,不多时宋空雷便即赶来,上前见礼:“见过王爷!”

“免礼!”楚凌欢挥了挥手,有些急切的说着,“之前本王一直让你跟在邢子涯身边学习用毒,如今几年过去,总该小有所成了?过来看看本王这伤口可有毒!”

楚凌欢办事还算小心谨慎,当然都会留一手。邢子涯虽然精于用毒,但他毕竟并非真心投靠,两人的关系只是靠一个谎言来维系的,一旦将来谎言戳穿,他拍拍屁股走人,岂不是鸡飞蛋打了?所以他早早就从侍卫中挑选了一个聪明伶俐的,让他跟在邢子涯身边学习用毒,一晃就是这好几年。

宋空雷答应一声,立刻上前检查了伤口,并且轻轻蘸了些血放到鼻端闻了闻,又凑到烛火边看了看,脸色这才变了:“果然有毒!”

“什么?真的有毒?”楚凌欢的脸色瞬间变得比他更厉害,整个人更是噌地跳了起来,“这毒你能解吗?快拿解药来!”

宋空雷却皱起了眉头,并且满脸为难:“王爷,这……”

“这什么这!快拿解药来!”楚凌欢忍不住厉声呵斥,“再耽误下去,你是想害死本王吗?”

扑通一声,宋空雷单膝跪地,惶恐地说道:“王爷恕罪,并非属下不肯拿解药,而是属下根本就看不出这究竟是什么毒!”

楚凌欢呆了一下,一时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你说什么?不知道是什么毒?”

“是。”宋空雷不敢抬头,小心地说着,“这毒委实厉害得很,无色无味无状,不容易被发觉,一旦发觉恐怕就已来不及了!”

楚凌欢眼中掠过一抹恐惧,身躯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来不及会怎样?如果剧毒发作会、会怎么样?”

“王爷恕罪,属下、属下不知道!”宋空雷惶恐地说着,“属下刚才已经说了,根本看不出是什么毒,自然也不知道发作之时会怎样,更不知道该如何解……”

楚凌欢的身躯猛地趔趄了一下,脑中更是一阵轰鸣,简直已经不知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急怒!

不必说了,这剧毒当然是来自那把匕首,想不到邢子涯这个卑鄙无耻的狗奴才居然会在匕首上下毒!他下的毒恐怕只有他和秦铮两个人才能解,可是这两个人有哪一个会愿意为他解毒?

当然,全天下的用毒高手未必只有他们两个人,但谁知道他中的究竟是什么毒,能不能够支撑到再去找别的用毒高手拿到解药?

可恶啊,难道忙活了半天,到头来居然还要把自己的命搭上?若是如此,他设计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不行,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拿到解药,邢子涯这个狗奴才,他还不配让本王给他陪葬!

咬了咬牙,他强压下心中的恐惧追问了一句:“你确定不知道这是什么毒吗?”

“属下确定。”宋空雷吓得浑身发抖,“属下虽然跟在邢子涯身边好几年,但他其实并不曾教给属下什么真正有用的东西,不过是一些皮毛而已。”

反正邢子涯已经不在了,偏不说是自己天分不够怎么都学不会,就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他的身上,以免受到处罚。

果然一听这话,楚凌欢便砰的一拳捶在了桌子上,咬牙说道:“这个可恶的奴才,果然早就有了外心!只可惜本王一直不曾察觉!算了,你先下去!”

宋空雷暗呼一声侥幸,忙不迭地爬起身退了下去。楚凌欢急得在屋内来回转圈,片刻后突然顿住了脚步:“不行!我必须立刻去找父皇,让他命邢子涯交出解药,谅他也不敢不听!”

说着他迈步就要往外走,可就在此时,却听一个人凉凉的声音响起:“他是不敢不听,只不过这解药不是那么容易交的。”

听到这个虽然再熟悉不过但他却永远不想听到的声音,楚凌欢脚步一顿,冷哼一声:“三皇兄,你还来干什么?”

人影一闪,楚凌云施施然地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我来救你啊!”

楚凌欢冷笑:“你会有那么好心?我看你根本就是来看我的笑话的?”

“倒不觉得好笑,只是觉得有些无聊而已。”楚凌云摇头,顺便打个呵欠增强效果,“不过话又说回来,七弟你是够好笑的,邢子涯身上的刀子你也敢随便往身上扎?”

问题果然出在那把匕首上!楚凌欢又气又恨,强撑着说道:“邢子涯不但行刺于我,而且在匕首上涂了剧毒,他根本就是想置我于死地,我现在就要去禀告父皇,命他把解药交出来!”

楚凌云笑笑,眸中的光芒却冷锐如刀:“邢子涯已经醒了,事情经过究竟如何我也已经知道,在我面前你还要这么辛辛苦苦地演戏,何必呢?”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楚凌欢神情不变,冷笑一声:“既然如此,你应该已经知道邢子涯的确想要对我动手,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他意图行刺总是事实?难道他还不该死?”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