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便将楚凌欢气了个半死,楚凌云施施然地回到了府中。WwW.XsHuoTXt.为了陪伴初来乍到的邢子涯,秦铮第一次没有陪他去上朝,派狼鹰代劳。看到他满脸笑容,他不由挑了挑眉:“您老人家心情真不错,这是又把谁折腾得半死不活了?”

“还是你了解我。”楚凌云晃晃脑袋落座,跟着挥了挥手:“狼鹰,说。”

狼鹰答应一声,将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秦铮一听便不由叹了口气:“你就气他!万一把他气得翘了辫子,我估计他肯定会说化成厉鬼也要来找你算账。”

“人我都不怕,还怕鬼?”楚凌云笑笑:“放心,他要是化成厉鬼来找我,我就把他打得魂飞魄散,让他无法进入轮回。”

端木琉璃忍不住吐出一口气:“忘了我说的话了?凡事不要做得太绝,好歹把他打入轮回,让他重新投胎做个好人去。”

楚凌云想了想,一本正经地点头:“好,你说了算。不过琉璃,你也知道我下手没个轻重,万一打过了站,让他投胎成比现在还恶的人,你可不要怪我。”

端木琉璃笑笑:“谁知道那个时候我会投胎到什么地方?说不定与你隔了十万千里,连相识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怪你?”

“那不行。”楚凌云立刻摇头,唇角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就算是到了来生,我也会找到转世的你,琉璃,下一世我们还是夫妻。所以记住,来世不许变了样子。”

这几句话胜过任何山盟海誓,在场的众人无不心旌神荡,感动得无法言表,狼燕更是连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

端木琉璃也没有想到自己随便一句话换来了这样的回答,心中顿时充满柔情蜜意,却故意微微一笑:“为什么?你怕我变丑了?”

楚凌云摇头,神情认真:“你的样子不变,我才可以更快地找到你。琉璃,一世的时间很短,我不想浪费太多在寻找上,用最短的时间找到你,我就可以用最长的时间陪着你。”

此言一出,众人越发感动得一踏糊涂,狼燕已经不自觉地依偎在了狼鹰的怀中,满眼粉红色的泡泡,暗中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一个如此全心全意对自己的人。

秦铮和邢子涯虽然都是男子,却也被这样的气氛感染,不自觉地靠在一起,面带微笑地看着这两人。

端木琉璃的眼睛微微地眨动着,柔情荡漾:“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就哭给你看。”

楚凌云笑笑:“好,我不说。不过琉璃,没有人值得你流泪,值得你流泪的人是不会让你哭的,所以不要为我哭,我只要你为我笑,为我骄傲。”

端木琉璃微笑:“我一直都在为你骄傲,难道你从来不曾注意过我的尾巴翘得有多高吗?还是不曾注意到我总是下巴朝天?那只不过是因为我的夫君是你。”

楚凌云的眼中闪烁着动人的光芒,端木琉璃已经接着笑了笑说道:“凌云,咱们不说这些肉麻的话了好吗?瞧,鸡皮疙瘩已经掉满地了。”

楚凌云满脸无辜:“不是我要说的,是你起的话头。”

“好,我错。”端木琉璃点了点头,总算把话题拉回到了正题上,“凌云,你编了这样一个故事命人传出去,你猜楚凌欢会有怎样的反应?”

楚凌云毫不犹豫地回答:“会气得摔东西,只可惜他魄力不够,否则他会把琰王府也拆得七零落。”

果然是亲兄弟,猜得真准。

端木琉璃沉吟着:“那他会不会采取什么行动反击?譬如说也编个故事出来为自己澄清,好证明那些议论根本就是谣言?”

“有可能。”楚凌云点头,“不过不必担心,别忘了我们有最重要的人证在手。如今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帮邢子涯做完开颅术,先把他的命抢回来再说。对了,准备的怎么样了?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我们刚刚已经商议决定了。”端木琉璃回答,“再过两天就是中秋佳节,不如等过完节之后再做。这几天我先用药物将他的病情稳定住,也顺便替他调理一下身体。”

楚凌云点头:“这个我不懂,你决定就好。”

商议既定,众人各自散去,不过出了大厅,邢子涯倒是有些好奇:“师兄,狼王为何要故意那样说?难道就是为了气气琰王?”

“那个只是顺便。”秦铮笑了笑,“你也知道琰王是什么样的人,他见事情败露,当然不会束手待毙,肯定会编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他自己开脱。而在这种事上,先入为主很重要,如果旁人先听到了他编的故事,不管你的理由多么充分,他们都会先存了三分疑虑。不过如今王爷已经抢在了前面,被动的就变成琰王了。”

邢子涯恍然大悟:“有道理,果然不愧是狼王,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这算什么?”秦铮又笑了笑,“他真正运筹帷幄的时候你还不曾见到呢,不过以后会有的是机会,你就慢慢学着!”

邢子涯闻言,顿时满脸期待。

秦铮说的对,楚凌欢当然不会束手待毙,所以不过是隔了一天之后,京城之中便有另一种说法悄悄流传开来。

在这个版本之中,邢子涯摇身一变,成了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狗奴才,他看到狼王的身体已经复原,势头越来越猛,便认为他最有能力成为下一任的帝王,跟着他才能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跟着琰王则没有什么前途。

所以,其实他早已有了投奔之心,却怕旁人知道之后瞧不起他,便故意借着患了脑疾的机会想出了一个计策:他知道京城之中会开颅术的只有琅王妃一人,就自导自演了一出戏,说琰王见他患了绝症就将他踢了出来,他万般无奈之下才去求助于秦铮,从而顺理成章地成了琅王府的人。

“行,编的还挺圆溜。”听到狼鹰的禀报,楚凌云摸着下巴笑了笑,“原来七弟还是个编故事的天才,佩服。”

“就凭他?别侮辱了天才这两个字。”秦铮哼了一声,“真相咱们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这般胡说道,就不怕我们把真相给抖出来吗?到时候他的脸上可就更好看了。”

端木琉璃笑了笑:“他是不怕,因为现在,形势倒对他越来越有利了。”

众人不由一愣,秦铮更是跟着反问:“什么?对他有利?王妃此言何意?”

端木琉璃又笑了笑,“关于这件事如今已经有了两个版本,众人已经在纷纷猜测真假。如果作为真相的第三个版本再出来,只会越来越混乱,真假反而更不容易弄清楚了。”

秦铮皱眉:“可是我们有邢子涯在。”

“这原本是我们最大的优势。”端木琉璃点了点头,“如果当初咱们立刻把真相公之于众,子涯的话自然具有非同一般的说服力。可是如今两天过去,即使他站出来澄清,众人也会以为一切都是咱们在背后指使,只要琰王咬牙不认,咱们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邢子涯不由愣了一下:“王妃的意思是说咱们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既然如此,为什么当初不立刻把真相公之于众?”

“没用的。”端木琉璃笑笑摇了摇头,“不管当初咱们说的是真相还是如今的版本,对最后的结果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秦铮不解:“为什么?”

“因为真相只有咱们几个人听到了。”端木琉璃回答,“所以就算立刻说出来,楚凌欢仍然可以用如今这个版本进行反击,结果是不是没有太大的区别?”

秦铮了然地点头,却很是愤愤不平:“照这么说,咱们做的一切岂不是没有意义了?费尽心思把真相找出来又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端木琉璃点头,“别忘了当初咱们要找真相是为了子涯,如今他已经看清了楚凌欢的真面目,旁人怎么想又有什么要紧?”

秦铮回头看了邢子涯一眼:“有道理。”

端木琉璃接着说道:“当初凌云决定编这个故事也是为了子涯,免得有人因为他突然投到狼王麾下而说一些比较难听的话。”

邢子涯虽然感激万分,却仍有些不解:“如果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把真相说出来不也一样吗?以前我一直帮着琰王对付狼王,可是狼王却不计前嫌,换成任何人只怕都会做出与我一样的选择?”

端木琉璃笑了笑:“是,这一点是不假,不过你别忘了,是个人就知道整个京城之中只有我一人会开颅术,可是当琰王告诉你他府中的太医就可以做的时候,你居然毫不犹豫地相信了,还差点因此死在他们手中,若是传出去,岂不是会被人笑话?用这样的版本就可以避免这个尴尬了,而且还能凸显出琰王的心狠手辣,兔死狗烹。”

此言一出,邢子涯又愣了一下:“原来狼王还是为了我?”

“不然你以为呢?”端木琉璃看着他,眼中有一丝淡淡的温和,“你也说狼王是出了名的护短,既然成了他的人,他当然会尽心尽力为你。要知道,狼王手下的人从来不会背弃他,靠的并不是他那双锋利的狼爪。”

邢子涯转头看着楚凌云,虽然暂时沉默下去,眼中的光芒却渐渐变得坚毅,许久之后才吐出了几句话:“我终于知道那天师兄为什么会那样说了,原来真的没有别的话可以表达。所以我也想说。狼王,从现在起让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为你死也行,说,想让我怎么死?”

楚凌云一向是以把别人气个半死而洋洋自得的,可是这一次他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说道:“受不了你们两个,再说下去不是你们为我死,是我要被你们恶心死。以后谁敢再说这样的话来恶心我,我一爪子把他拍扁了你们信不信?”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