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真相都已经揭开,琰王府那边究竟会有怎样的动静这边的众人自然无心理会,如今最重要的就是能治好邢子涯的病,他们做的一切才有意义。,最新章节访问:。

于是第二天一早,相关人等便起了‘床’,各自去准备。谁知就在此时。正在大厅用餐的几人却看到邢子涯来到他们面前站定,双手抱拳说道:“多谢狼王、狼王妃的收留,我该走了。”

他这个举动显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连楚凌云都不由愣了一下:“你说什么?走?”

“是。”邢子涯点头,“打扰了许久,我该离开了。”

“子涯,你胡说什么?”秦铮早已窜了过来,“王妃还不曾为你做开颅术,你这样走了岂不是死路一条?”

“我知道。”邢子涯淡淡地笑了笑,“我就是去等死的。”

此言一出几人更是不解,秦铮满脸匪夷所思,甚至抬手掏了掏耳朵:“你确定你已经睡醒了吗?我怎么觉得你在说梦话呢?”

邢子涯又笑了笑,神情平静:“师兄,我知道我这样说你会觉得我疯了,可是昨天晚上我想了一夜,觉得这开颅术不做也罢。”

“可是为什么?”秦铮忍不住叫了起来,“你不是已经明白事情的真相了吗?那还跟我们闹什么别扭?”

邢子涯摇头:“正是因为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当年我有眼无珠,中了琰王的诡计,一直误会了你那么多年,对你诸多伤害,更重要的是我也因此一直跟在琰王身边,替他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伤害了很多不该伤害的人。既如此,我必须用我这条命向他们赎罪,还做什么开颅术?”

秦铮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急忙摇头说道:“可那不是你的错,你并不是故意的……”

“这不是理由。”邢子涯打断了他,“师兄,你的好意我明白,但是无知和愚蠢不是我犯错的理由,更不是我可以任意伤害别人的筹码。所以你不觉得患了脑疾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吗?是上天要我为自己犯下的过错承担后果,所以我不需要做开颅术。”

秦铮顿时目瞪口呆,想不到他胡思‘乱’想了一夜,居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叹了口气她,他试图让他改变主意:“子涯,你不要这样想,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这与上天的惩罚根本没有关系。若是照你这么说,世上所有生病的人都是受到了上天的惩罚不成?或者我这样说:一切都是琰王的诡计,他犯的错不是应该更大吗?上天为何不去惩罚他,让他患脑疾呢?”

倒是不曾这样想过,邢子涯不由愣了一下,接着依然摇头:“那我就管不着了,总之我必须为自己犯的错付出代价,师兄不必为我担心。我会找个地方安静地等死,就算是向那些人赔罪了。”

说着他转身就走,秦铮急了,一把抓住了他:“子涯你不能走!总之无论如何我必须治好你的病!”

邢子涯皱了皱眉,想要挣脱,但他的功力本来就不如秦铮,再加上重病在身,挣了几下没有挣脱,只得淡淡地说道:“你若要强行为我治病,我自然反抗不了,但即使你救活了我,我也一样可以自裁,所以你何必费这些功夫?”

秦铮顿时有些无计可施,立刻回头向两人求救:“王爷,王妃,快想想办法呀!”

楚凌云放下碗筷,淡淡地笑了笑:“放开他。”

秦铮愣了一下,但还是听话地松开了手,并且堵在‘门’口,等待着楚凌云下一步的指示。

楚凌云站起身,慢慢走到了邢子涯面前,眸中闪烁着冷锐的光芒:“你说你想找个地方等死,好向那些曾经被你伤害过的人赎罪?”

他的态度其实还算温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邢子涯却突然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压力迎面而来,几乎令他承受不住:狼王的气势果然不是盖的。

勉强支撑着点了点头,他的语气倒是十分坚定:“是,狼王也知道,为了皇位我替琰王做过很多不该做的事,是应该付出些代价的。”

楚凌云笑笑:“你也说是为了皇位之争,那便不存在什么该做不该做,只不过大家各为其主而已。还有如今你已经知道是谁策划了所有的一切,难道你不想出这口气么?”

“想。”邢子涯老老实实地点头,“可是想又如何?难道我还能杀了他?所以不如找个地方等死算了。”

居然连楚凌云都无法劝他改变主意,秦铮大急,可是不等他开口,楚凌云突然挑‘唇’一笑:“好,既然你死意已决,我可以成全你。”

不等众人明白他的意思,他突然刷的抬手,一把掐住了邢子涯的脖子,并且迅速用力,邢子涯只来的及感到一股冰凉贴上了自己的咽喉,窒息的感觉顿时排山倒海一般涌来,好不难受!

秦铮傻了眼,立刻一声尖叫:“王爷!”

“秦铮!”端木琉璃跟着一声大叫,并且刷的窜过来拦在了他的面前,笑容中含有深意,“凌云是怎么做事的,你不知道吗?”

秦铮愣了一下,顿时明白了什么,果然顿住了脚步,静观其变。

这一切邢子涯都已经来不及理会,因为他感觉到楚凌云仿佛真的要将他掐死,还在不断用力,他已经很难将空气顺利吸进体内。因为窒息,他的意识渐渐开始远离,视线也模糊了起来,觉得原本近在咫尺的楚凌云仿佛已经远在天边,只能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影而且连这个影子也越来越远……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还真是有些糟糕呢!可以活着的时候,他并不觉得如何,但是如今要死了,他反而突然觉得极不甘心,想要好好活下去,爱他该爱的人,恨他该恨的人,做他该做的事!

而且此时他突然觉得,既然终归是要一死,他连死都不怕了,为什么不在临死之前做完他最想做的事,至少去找琰王算一笔账,向他讨回他欠自己的一切,至少也可以死的瞑目一些吧?

可惜这一辈子没有机会了,只好等来生……

他的意识就在这一刻彻底丧失。原本以为此番已经到了‘阴’曹地府,可是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听到耳边传来充满惊喜的声音:“子涯,你醒啦?”

是谁?怎么是秦铮的声音?难道他也到‘阴’间来陪自己了?

晃了晃脑袋,他慢慢睁开了眼睛,下意识地问道:“我在哪里?”

看到他终于清醒了过来,秦铮才彻底放了心,苦笑一声说道:“不必担心,方才你在哪里,此刻你还在哪里,才刚刚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而已。”

什么?邢子涯愣了一下,意识进一步回归,眼前的一切也重新变得清晰起来,才发现自己的确仍然在方才的大厅里,只不过已经坐到了椅子上,而秦铮就俯身站在他的面前,正满脸关切的看着他。

‘揉’了‘揉’脑袋,他不解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没有被狼王掐死吗?”

秦铮立刻摇头:“王爷根本没有想过掐死你,只是想让你明白一些事情而已。”

邢子涯又是一愣,抬头看向了楚凌云:“琅王,你……”

楚凌云背负着双手,脸上的神情有些清淡:“我问你,刚才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你想到了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临死之前脑中所有的念头顿时重新浮现了出来,邢子涯自觉地说道:“不甘心,我想活。我以为静静地等死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当死亡真的‘逼’近,我却发现我想活下去,若是就这么死了,我不甘心!”

楚凌云淡淡地笑了笑:“千古艰难唯一死,你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活着去向那些人赎罪吗?还有,你以为死亡是最好的赎罪方式?你不觉得只有活着,才能尽你所能为他们做些什么?你也说要向欠了你的人讨回一切,死了怎么讨?你该不会也相信死后真的可以化为厉鬼吧?”

邢子涯这才明白他的苦心,眼中已经浮现出明显的感‘激’:“多谢狼王!”

“不必。”楚凌云仍然淡淡地笑着,“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死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想赎罪可以,那就尽你所能帮那些被你伤害过的人完成心愿,这样比给他们一具冰冷的尸体有用得多。”

邢子涯沉默,片刻后眼中的光芒已经闪烁着一抹坚毅:“是,我明白了!”

楚凌云突然诡异地笑了笑:“你刚才说没办法向欠了你的人报复,其实不对,你有办法。”

邢子涯顿时有些惊喜:“什么办法,还请狼王明示!”

楚凌云依然笑得诡异:“欠了你的人是谁?”

邢子涯满脸不解:“琰王。”

“嗯。”楚凌云点了点头,“那么当初他设下那个局,以及如今想要借开颅术直接杀了你,是为了防止什么?”

邢子涯沉默片刻,脸上渐渐‘露’出一丝了然:“哦……”

“明白了是吗?”楚凌云笑了笑,“我告诉你,想要给他最好的报复,未必一定要杀了他,而是要让他看到他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或者让他失去他最是经不起失去的东西,他才会生不如死。”

听到他的话,邢子涯便知道自己并没有领会错误,却突然叹了口气:“可是这种事并非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就算我想让他看到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不是也得得到狼王的允许吗?”

楚凌云眨眨眼:“我若不允许,方才为何跟你说那么多?难道说废话不‘浪’费口水吗?”

邢子涯顿时满脸惊喜,早已双手抱拳单膝跪地:“请狼王收留!”

楚凌云笑笑:“起来吧。我把你‘交’给秦铮,你总该放心了。”

这才明白他的意思,秦铮的惊喜更是超过邢子涯,早已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多谢王爷!”

没错,楚凌欢做的一切就是为了防止邢子涯投入楚凌云的麾下,成为他的强助,那么对他最好的报复,就是如此让他看到邢子涯果然成了琅王府的人,呕死他!

这种事狼王他老人家一向做得得心应手,而且乐此不疲。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