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最后还是功败垂成,不但让邢子涯知道了真相,更连当年的事都翻了出来。WwW.XsHuoTXt.换句话说,如今邢子涯已不可能再为他效力,等端木琉璃治好他的病,他自然会留在琅王府,这不是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吗?他先算万算、千防万防,为何还是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结果,难道这是天意?

想到此,他不由狠狠一拳捶在了桌面上,同时更加疑惑:这件事原本是最大的秘密,除了他和那几名太医根本没有人知道,究竟是怎么传到三皇兄耳中,让他设下这个局揭穿了一切?

难道那些太医之中有人出卖了他?不行!必须将这个人找出来杀之,决不能容许他留在府中!

但是不管如何,邢子涯是彻底失去了,越是思前想后,楚凌欢便越觉得懊恼、后悔、痛恨等等诸多情绪一起涌上心头,哪里还说得出半个字来?

还有,楚凌云他们会不会将他做过的那些事宣扬出去,以达到败坏他的名声的目的?若是那样,可就又是雪上加霜了!以楚凌云的威名,无论他说什么,只怕相信的人比不相信的人都要多得多,这可怎么办?

一时心烦意乱嗯,楚凌欢恨不得直接冲去琅王府把所有人都捏死,从此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三皇兄,算你狠!”不知过了多久,楚凌欢才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几个字,而这一点是他此时唯一的感受。

直到回到琅王府,邢子涯的脑中仍然在不断地轰鸣。他虽然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却已经明白这些年他只怕真的错怪了秦铮。秦铮无数次强调过当年的事都是一场误会,是一个局,他却一直不肯相信,只是因为当年他明明亲眼看到霍菱儿死在了他的面前!

如果那真的是一个局,霍菱儿付出的代价岂不是太大了些?难道她赔上自己的性命就是为了陷害秦铮?正是因为始终不肯相信这一点,他才坚持认为那并不是误会,谁知原来正是这一点出了问题吗?

看到三人一起回来,正在大厅等候的端木琉璃不由笑了笑:“怎么,一切都弄清楚了?”

楚凌云笑笑:“差不多了,只差最后一步。”

邢子涯仍然有些愣怔,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知道他此时的心情,秦铮不由叹口气上前扶着他落座:“来,先坐下,小心。”

到底跟着楚凌欢参与了这么多年的皇位之争,邢子涯很快便强迫自己暂时冷静下来,抱拳问道:“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还请狼王示下。”

楚凌云看着他,淡然一笑:“我说的话你相信吗?”

邢子涯抿了抿唇:“若是以前,我会怀疑,但是现在我相信。”

楚凌云反倒有些好奇:“为什么?”

邢子涯笑了笑:“秦师兄是狼王的生死兄弟,狼王又是出了名的护短,若说狼王会为了维护秦师兄而说谎,我并不怀疑。不过现在我已经从王爷口中听到了一些真相,自然会相信。”

楚凌云笑笑,无辜地摸了摸鼻子:“想不到你对我倒是很了解。不错,就算那些事真的是秦铮做的,我也不会承认,有本事,你打我啊。”

邢子涯跟着楚凌欢一本正经惯了,骤然见到狼王这副无赖的样子,不由目瞪口呆:“呃……”

秦铮有些头痛的地抚了抚眉心:“王爷,子涯初来乍到,你别把他吓坏了行吗?您老人家这会儿心情若是不错,不知道介不介意把当年的事情说给子涯听一听?”

楚凌云笑笑:“不介意,我很乐意。”

秦铮与邢子涯师出同门,同是孤儿的两人很小就投入了华无为门下,一起学习用毒的本领。只不过华无为虽然也是个神医,两人却都对医术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随便学了一点,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研究用毒上。

秦铮的天分比邢子涯要高,所以他用毒的本领自然也就更胜一筹,无论邢子涯怎么努力,始终都无法超越他。但这并不影响两人之间的同门之谊和兄弟情分,的确从小便如同亲兄弟一般相处,而且个性单纯的邢子涯对秦铮极为依赖,对他的话更是深信不疑。如同他本人说的那般,就算他会怀疑华无为的话,也从来没有怀疑过邢子涯。

后来华无为去世,临终之前再三叮嘱秦铮一定要好好照顾邢子涯,还说他虽然一腔热血,但心性单纯,容易受人蒙骗,秦铮自然是连连答应。

华无为去世之时,楚凌云还处在中毒残废的阶段,所以便将他托付给了秦铮和邢子涯师兄弟两人,希望他们能够尽快研究出解药,解了楚凌云的剧毒。

不过那个时候两人还都不曾打算效力于皇室,只觉得不愿意受那些拘束,倒不如行走江湖,快意恩仇来得痛快。但那毕竟是师父的嘱托,所以两人商议决定,等替楚凌云解了剧毒之后便结伴闯荡江湖,自由自在地玩个痛快。

两人都是用毒高手,而在皇位争夺之中,用毒是最常用的一种手段,毕竟神不知鬼不觉,不但成功的可能性大,而且不容易暴露行迹。在这种情况下,身边若是有个用毒高手在,安全系数自然大大提高。第一个注意到这一点的人正是楚凌欢。

他自然不甘心这两个用毒高手同时成为楚凌云的人,便开始想方设法,看有没有可能将他们弄到自己身边,让他们死心塌地地为自己效力。几经明察暗访之后他发现,邢子涯个性单纯,而秦铮则一肚子鬼心眼,相比较而言谁更容易争取不言自明。

那个时候,秦铮和邢子涯虽然受了师父的嘱托要为楚凌云解毒,但他们并没有像现在一样住进琅王府,而是依然留在自小学艺的深山密林间苦心研制解药,每当有所收获便带着解药到琅王府进行试验,只可惜每次都是失望而返罢了。只不过每日与青山绿水相伴,倒也怡然自乐。

打探到这一点,楚凌欢很快想出了一个自认为十分高明的计划。

如同其他皇子一样,他的手下也有一支只忠于他的秘密队伍,也就是死士。他知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便从死士当中挑选了一个万中无一的大美人,让她化名为霍菱儿,经过一番周密的布置之后开始了计划。

这个计划说起来也并不复杂,因为邢子涯与秦铮就住在山野密林间,所以便让霍菱儿故意弄得伤痕累累,并且把右腿打断,然后假装昏倒在邢子涯的必经之路上。

接着,邢子涯路过的时候发现了她,便将她带了回去。经过一番救治,霍菱儿醒了过来,立刻装出一副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毕竟经过严苛的训练,霍菱儿的演技堪称一流,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发现破绽。更何况看到她浑身是伤,便猜测她可能是被仇家追杀或者遇到了意外才会从悬崖上跌落下来,结果不幸磕到脑部,造成了失忆。

依秦铮的意思,是要立刻将霍菱儿送出去,免得她的家人到处寻找。但最麻烦的是她的右腿腿骨断成了好几截,即便现在把她送走,她也根本无法照顾自己,万一再不小心碰到仇家什么的仍然是死路一条。无奈之下,两人只得决定先让她留在此处修养一段时间,至少等她可以下**了再做打算。

于是霍菱儿便在此处留了下来,并暂时取了个名字叫杏儿,意思是能够遇到两人十分幸运。而因为她的美丽动人,气质娴雅,再加上善解人意,很快便令邢子涯动了心。这么多年来邢子涯与秦铮一直留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莫说是女子了,连其他男子都见不到,骤然与异性接触,而且又是一个如此出色的女子,他怎么可能把持得住?

总之个中详情不必细说,两个多月后,邢子涯便彻底爱上了霍菱儿,而霍菱儿看起来也被邢子涯的纯真善良打动,看他的眼神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秦铮看着这一切,却总是有些担忧,因为霍菱儿毕竟来历不明,万一她的身份极为特殊怎么办?所以他思来想去,还是希望霍菱儿的伤势快些好起来,尽快离开,也好断了邢子涯的念想。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那一天邢子涯负责将刚刚研制出来的解药送到琅王府进行试验。而就在那一天,霍菱儿却突然找上秦铮,说她真正喜欢的人是他而不是邢子涯,不过邢子涯这个人太善良,她不敢说出口,生怕邢子涯伤心,问秦铮应该怎么办。

秦铮一听这话自然傻了眼,反应过来之后立刻连连摇头,说他很感谢霍菱儿的心意,但他对霍菱儿并没有任何感觉。何况邢子涯又如同他的亲兄弟,他当然更不可能横刀夺爱。

可是霍菱儿却不肯放弃,并说强扭的瓜不甜,她并不喜欢邢子涯,当然不可能跟他在一起,她要为了与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而努力。

秦铮一听这话便有些不高兴了,说她既然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就不该再来纠缠自己,好好跟邢子涯在一起也就是了。如若不然就请她立刻离开,免得邢子涯越陷越深。

霍菱儿一听这话就变了脸色,说秦铮冷酷无情,又说他心理不正常,为了兄弟连喜欢的女人都不敢要了等等,说了很多。而正是因为这些话,秦铮开始觉得霍菱儿这个人只怕不简单,就凭邢子涯那单纯的个性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对手。于是他要求霍菱儿立刻离开,不得再纠缠邢子涯。

这个要求却把霍菱儿激怒了,她冷笑着说邢子涯已经死心塌地地爱上了她,离不开她了。如果秦铮要赶她走的话,邢子涯一定会跟她一起走。既然如此,她愿意与邢子涯一起离开。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