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急匆匆地来到宫门口,他却没有看到邢子涯的影子,顿时眉头一皱,忍不住暗中骂了一句:都快死了还到处乱跑,小心死在犄角旮旯里,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站定脚步四处张望了一番,视野可及的范围之内仍然没有看到他,楚凌欢不由更加恼怒:跑哪去了?这个时候居然不在这里等着护送本王回府,简直就是失职!是不是知道自己快要一命呜呼了,所以就什么都不怕了?

他这样想自然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因为邢子涯从来就不是那样的人,他并不是不想在这里等着自己的主子,只不过是身不由己而已。WwW.XsHuotXT.

在这一点上,他甚至比秦铮还要尽职尽责。秦铮通常都是护送楚凌云入宫之后便一个人到处瞎溜达,算算时间差不多了才赶回来等候。而邢子涯则是从头到尾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保证楚凌欢不管任何时候出来都能够看到他。

今天也是这样,看着楚凌欢入内,他便站在原地等候,秦铮立刻凑了过来,关切地问道:“子涯,你的身体怎样了,现在还会昏倒吗?”

邢子涯看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我没事。”

秦铮看着他,片刻后苦笑一声:“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用自讨没趣,你歇着,我到处逛逛去。”

看着转身离开,邢子涯疲惫不堪地吐出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可是刚刚过了没多久,他便突然感到脑中一阵晕眩,尽管及时扶住了旁边的石狮子,却依然缓缓地倒了下去,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紧跟着,不远处秦铮的脸从大树后露了出来,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师弟,若论用毒,你始终还是比我稍差一筹。我这样做真的是为了你好,不要生我的气。

宫门口有士兵把守,看到他突然昏倒,他们自然吃了一惊,其中一人立刻说道:“快看,那不是邢护卫吗?他好像出事了!快,过去看看!”

旁边的侍卫点头答应,立刻跑了过来,轻轻晃了晃他:“邢护卫,你怎么样?”

然而邢子涯毫无反应,另一人便接着说道:“我听说邢护卫患了脑疾,估计一定是旧疾发作了,我看咱们立即将他送往太医,否则万一耽误了病情怎么办?”

另外几人立刻点头:“对对对!来,搭把手,咱们把邢护卫送过去。”

当邢子涯从昏迷中醒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既不在琰王府,也不在宫门口,这个地方分明就是太医院。费力地翻身坐起,他眉头紧皱:“我怎么会在这里?”

其中一名太医上前说道:“邢护卫方才在宫门口昏倒,是把守城门的士兵把你送来的。我等已经为邢护卫做过检查,是脑疾发作才会如此,暂时没有大碍了。”

邢子涯原本想要立刻离开,然而暂时两个字却让他心中一动,故意不解地问道暂时:“暂时是什么意思?敢问太医,我这病还有救吗?”

几位太医互相对视了一眼,方才那说话的人接着说道:“要说有救也有救,要说无救却也无救。”

这不是废话吗?邢子涯眉头皱得更紧:“还请太医明示。”

那太医微微一笑:“邢护卫这脑疾已经是药石无效,唯有开颅术才医得好。说无救是因为我等都没有这个本事,说有救是因为唯一会开颅术的人是琅王妃,邢护卫只需要去找琅王妃便可。”

听说有救,邢子涯原本还心中一喜,然而听到这句话,他眼中的喜悦却不自觉地落了下去:琅王妃?

从太医院出来,他脑中还不停地盘旋着琅王妃这三个字。绝望了那么久,如今终于有机会捡回一条命,他当然很高兴。只是不知道楚凌欢会不会允许他去求助于琅王府的人呢?

虽然彼此之间存在着利益冲突,可是毕竟关乎他的性命,楚凌欢应该不会反对?更重要的是秦铮之前说过,不管彼此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王妃都愿意救他一命。

“子涯,终于找到你了!”耳边突然传来楚凌欢的声音,“你想急死本王吗?”

邢子涯回过神来,面前已经站着满脸焦急的楚凌欢,便点头说道:“多谢王爷挂念,属下已经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楚凌欢的脸上有着明显的紧张,抓着他上上下下看了好几眼,“本王听宫门口的侍卫说你昏倒在地,被人送了到了太医院,这才急忙赶过来找你,真的没事了吗?”

邢子涯点头:“是,王爷放心。”

“那就好……”楚凌欢放开了手,看着他眼中有一抹不动声色的研究,“那些太医有没有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邢子涯笑了笑:“就是旧疾复发,还能是怎么回事?他们还说属下这脑疾已经是药石无效了。”

“子涯,你别听他们胡说!”楚凌欢立刻郑重其事地摇了摇头,“你放心,本王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不管用多好的药,本王都会给你找来。”

邢子涯摇了摇头,面上看不出异常,其实眼中也闪动着别样的光芒:“王爷不必费心了,属下已经问过太医院所有的太医,他们都说不管再吃多少药都没用,属下要想活命,除非是开颅术。”

楚凌欢立刻心中一跳,跟着狠狠地咒骂了几句:这群没用的老东西!治病救人的时候没那么大的本事,坏本王的事到是一个比一个积极!

“开颅术?”他故意满脸惊喜,“既然有办法,那就太好了!走,跟本王去问问他们,何时能够给你做开颅术,让你快点好起来!”

邢子涯摇头:“没用的,属下已经问过了,他们说至少在整个京城会开颅术的人只有一个。”

楚凌欢心中又是一跳,故意满脸不解:“只有一个?谁?”

邢子涯静静地回答:“琅王妃。”

楚凌欢垂在身侧的双手突然紧握成拳,接着又慢慢放开:很好,连这个也不是秘密了!虽然知道不可能一直隐瞒下去,但原本也是期盼着能够瞒到他病重而死的那一天就好,谁知现在连这一点也做不到了吗?

咬了咬牙,他不经意间一转头,才发现邢子涯正在看着他,顿时有些微的慌乱:“啊?啊!琅王妃?可以肯定吗?她真的会开颅术吗?”

“是。”邢子涯点了点头,“王爷不要忘了,当初琅王妃的母亲记忆丧失,就是琅王妃给她做的开颅术。”

此事尽人皆知,要是摇头就显得太假了,楚凌欢便立刻点了点头:“对对对,确实有那么回事,这么说来琅王妃真的能够救你了?可是你也知道三皇兄为人阴险狡诈,一直视本王为最强劲的对手,他怎么会救你?不过谁说只有她一个人会开颅术,宫中那些太医不会,不代表咱们府中的太医也不会。走,回去问问他们!”

邢子涯点头,两人便一前一后地往琰王府而去。虽然看得出他满腹心事,楚凌欢却故作不知,将方才楚天奇为司徒默和司徒笑颜赐婚一事说了出来。

邢子涯跟在他的后面,却不便说什么,保持着一贯的沉默。回头看他一眼,楚凌欢接着说道:“五皇兄还真是口是心非,明明不久之前刚刚说过此生只要彤儿一人,这才过了几天,居然就勾搭上了将军的女儿,他就不怕被世人笑话吗?”

邢子涯勉强答道:“或许他只是没有拒绝的机会。王爷也听到了,这是皇上为他二人赐婚,即便珺王心中不愿,只怕也不敢拒绝。”

楚凌欢一声冷笑:“你也太善良了,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吗?依我看五皇兄巴不得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司徒默这个强助,他不愿意才怪。别忘了,司徒默可是大将军,也是个手握兵权的。”

邢子涯点头:“既然如此,那说不定珺王就是拼着被人笑话也要得到这个强助了,再说就算有人笑话,他也可以以这是皇上赐婚为借口,旁人也就说不出什么了。”

“所以说五皇兄也是个万分狡猾的……”楚凌欢又气又恨地说着,“我就是不懂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才骗得父皇为他赐婚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邢子涯自然不可能知道,只好重新保持着沉默,楚凌欢原本也并不指望他回答,只是越想越觉得心烦意乱:看如今朝中的局势,大皇兄已经被押入天牢,永无翻身之日,二皇兄身在方外,从来无心皇位,四皇兄自从被废了一身的功夫,就算对皇位有兴趣也是有心无力。

五皇兄原本看着也是个淡泊名利的,后来才知道他也在暗中培植着自己的势力,显然也是想一飞冲天。六皇兄则胸无大志,更非帝王这才,弟和九弟有都还年幼,就算他们也觊觎皇位,却没有足够的本事。

也就是说,如今有本事成为下一任帝王的就是三皇兄,五皇兄,还有他本人。

比较起来当然是三皇兄的机会最大,原本自己跟五皇兄是基本持平的,可是如今五皇兄居然得到了司徒默这个强助,这对他而言绝对不是个好消息。若是继续发展下去,恐怕他也会跟其他人一样,离皇位越来越远了。

经过这样一番仔细的分析,楚凌欢才突然发现就像当日西门紫照所说的那样,他如今所做的一切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就算他再怎么不愿意承认都好,其实他真的不是楚凌云的对手。

可难道仅仅是因为这样就干脆放手算了吗?那么这些年来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又算什么?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