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琉璃冷笑:“这算怎么回事?既然这些太医治不了,不去找别人吗?为何要隐瞒?”

楚凌云笑笑,眸中闪烁着微光:“宫中的太医与七弟府中的太医水平差不多,邢子涯的病一个能治都能治,一个治不了都治不了。”

端木琉璃点头,秦铮已经接着说道:“更可气的是,明明已经有太医提出请王妃给子涯瞧一瞧,可是琰王却不肯答应。”

“可以理解,”端木琉璃笑了笑,“楚凌欢与凌云之间毕竟还存在着利益冲突,他当然不希望与琅王府有太多的牵扯。”

“那也不能拿子涯的命开玩笑!”秦铮不敢苟同,“不管彼此之间有多少利益冲突,总不能置人命于不顾?无论如何救人要紧!”

“那只是你的看法,”端木琉璃又笑了笑,“对于楚凌欢这样的人来说,当然是利益至上,人命在他眼中根本如同草芥。我瞧邢子涯也不算太笨,怎么会选那样的主子?”

这句话出口,秦铮顿时有些尴尬,并且不自觉地与楚凌云对视了一眼,满腔怒气也不知不觉地消散了,叹了口气说道:“这都怪我,是我把他逼到楚凌欢身边的。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我们究竟怎样才能救子涯的命?”

端木琉璃想了想,对着他伸出了两根指头:“有两个办法。”

秦铮大喜:“两个办法?我一个都没想出来!快说!是什么?”

“第一,”端木琉璃淡淡地笑着,“就是等楚凌欢主动来向我们求助。”

秦铮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这不等于没说吗?琰王如果会这样做,早就把子涯送过来了!那第二个方法呢?”

端木琉璃又笑了笑:“第二,就是等邢子涯病入膏肓,楚凌欢发现他已经毫无利用价值的时候,说不定就会把他扔出来,到时我们就可以把他捡回来救治了。”

秦铮越发目瞪口呆:“这是什么馊主意?如果等到那一步,不是什么都晚了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不能来硬的,好像真的只有这两个办法了!

“这不是最糟糕的,”端木琉璃摇了摇头,“最糟糕的是就怕楚凌欢宁肯让邢子涯在他的府中等死,也不会把他扔出来,那才真的什么都晚了。”

秦铮愣了半晌,突然再度跳了起来:“不行!我去把他抢回来,谅他们也拦不住我!”

人影一闪,楚凌云已经站在了他面前,笑眯眯地开口:“那我呢?我能拦得住你吗?”

秦铮有些着急:“王爷,都到这种时候了,你就不要跟我开玩笑了,人命关天啊!”

楚凌云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笑得越发温柔:“我不是跟你开玩笑,而是要给你一个机会。更新最快最稳定”

“给我?”秦铮不解地皱眉,“生病的人不是我,是子涯,给我机会做什么?”

楚凌云看着他,眸中闪过一抹睿智:“对于邢子涯,一直以来你最期盼的是什么?”

秦铮反应了片刻,突然满脸惊喜:“王爷!你是说……”

楚凌云微笑点头:“或许,这正是一个最好的机会。而且如果你的期盼成真,记住这个机会是琉璃给的。”

秦铮刷的回头:“王妃,究竟是怎么回事?”

端木琉璃冲着他勾了勾手指,等他靠近之后压低声音说了几句什么。

琰王府内,叮嘱邢子涯下去歇息之后,楚凌欢才悄悄把太医召了过来,压低声音问道:“跟本王说实话,子涯的病情究竟怎样了?”

太医叹了口气,同样低声回答:“王爷,臣已经说过了,邢护卫的脑疾已经药石无效,要想彻底治愈,除非是开颅术。”

“开颅术?”楚凌欢沉吟着,“你会吗?”

太医摇了摇头:“请王爷恕臣学艺不精,这开颅术臣等只在医记载之中见过,却无人会做。”

楚凌欢目光阴沉:“宫中的太医呢?”

太医摇头:“与臣等一样。据臣所知,至少整个潋阳城会开颅术的恐怕只有一个人。”

楚凌欢追问:“谁?”

“琅王妃,”太医回答,“王爷忘了吗?当初琅王妃的母亲灵芝夫人的脑疾就是她做开颅术治好的,除了她之外,只怕再没有旁人。”

楚凌欢目光阴沉地静了片刻,才接着说道:“本王知道了,不过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子涯知道,听到了吗?”

太医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但还是点头说道:“是,臣记住了。”

楚凌欢又叮嘱了一句才挥手命他退下,独自一个人盯着烛火咬了咬牙:只有你一个人会开颅术又怎么样?我绝对不会给你机会,让你再为三皇兄拉一个强有力的助手过去,若是如此,我宁愿让他死在这里!

不过这件事恐怕是瞒不了多久的,要想永绝后患,只怕还得另想办法!

两天后,楚天奇命人请司徒默入宫,说有重要的事与他商议。既然是帝王传召,司徒默当然不敢怠慢,立刻急匆匆地赶到了御:“臣参见皇上!不知皇上召臣前来有何吩咐?”

楚天奇含笑挥了挥手:“司徒将军快快免礼,平身。”等他谢恩起身,他才接着说了下去,“朕今日召你前来,其实是有一桩好事想要与你商议,就是不知道司徒将军肯不肯成全。”

“臣不敢,”司徒默躬了躬身,“皇上尽管吩咐。”

楚天奇微微一笑:“司徒将军,据朕所知,令千金还不曾许配人家?”

司徒默一时有些摸不透他的用意,但还是点了点头:“是,小女尚待字闺中,还不曾许配人家。”

“哦,”楚天奇点了点头,“那不知令千金可曾有了心上人?”

司徒默依然摇头:“回皇上的话:不曾,这些年倒是有些媒人上门提亲,但小女都说没有瞧得上眼的,臣还骂她自视甚高来着。”

“话可不是这么说,”楚天奇微笑着,“这说明令千金心气高,普通人自然入不得眼。不过既然如此,不知司徒将军觉得飞儿如何?”

司徒默先是愣了一下,紧跟着才反应了过来:“珺王?”

“是啊,”楚天奇点了点头,“飞儿也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朕正在想着要给他选个才貌双全的王妃。思来想去觉得令千金是个绝佳的人选,这才请司徒将军前来商议,不知将军觉得飞儿配得上令千金吗?”

司徒默闻言,心中倒是掠过一抹惊喜。楚凌飞风神俊朗,人极佳,在朝野上下都有不错的口碑。虽然声名威望比狼王差了一些,但也已经是不多见的人才。就算他没有称帝的本事,司徒笑颜能够嫁得这样的夫君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了。

因此他立刻躬身说道:“珺王人中龙凤,只有小女配不上珺王而已!小女若能在珺王面前端茶倒水,铺**叠被,已经是她几生几世修来的福气了!”

楚天奇闻言,笑得更加开心:“如此说来,司徒将军是答应了吗?”

司徒默点了点头:“皇上错爱,臣感激万分。”

楚天奇点头,含笑说道:“如此,可真的是好事一桩了!不过这毕竟是终身大事,司徒将军还是回去征求一下令千金的意见,如果她也对飞儿有意,朕便为他们赐婚。”

这话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须知古时婚姻大事讲究的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况又是嫁给堂堂皇子,这只怕是所有女子都梦寐以求的好事,是以司徒默立刻点了点头:“是,多谢皇上,臣这就去问问小女的意见。不过能够得到皇上和珺王的青睐,是她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哪有反对之理?”

退出了御,他更加开心得几乎笑出了声,赶紧飞也似的回到将军府,一边走一边大喊:“笑颜!笑颜快出来!大喜呀!”

这一路呼喊,倒把他的女儿司徒笑颜和夫人郑素怡一起叫了出来。郑素怡虽已人到中年,却依然风韵犹存,一看便知是个贤妻良母。她膝下有一子一女,儿子司徒忠孝每日跟着父亲勤加练武,大有接替其父职位的意思,女儿便是司徒笑颜。

当日北宫律燃将其掳走,假扮成司徒笑颜意图混入琅王府,却被端木琉璃揭穿,将真正的司徒笑颜救了回来。如今这几年过去,她的样子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迎上前来,郑素怡首先问道:“老爷,什么事这么高兴啊?皇上召你去做什么?”

司徒默呵呵地笑着,招呼两人入内落座着才看着司徒笑颜说道:“笑颜,大喜呀!方才皇上找我,说要将你赐婚给五皇子,你马上就要成为珺王妃了!”

“什么,真的?”郑素怡闻言,同样惊喜地叫了起来,“老爷,皇上真的这样说?”

“是,”司徒默点了点头,“皇上说,他一直在为珺王选择才貌双全的王妃,思来想去觉得笑颜是最合适的人选,这才叫我前去说明此事,我已答应下来,好事马上就要临门了!”

郑素怡越发开心,忍不住拍了拍手:“太好了!笑颜,你整天说这个瞧不上那个瞧不上,如今可是珺王要娶你为妃,这下你总瞧得上了?”

这个消息显然也让司徒笑颜吃惊不小,可是不同于两人,她的脸上根本没有半分喜悦,甚至连一丝笑容都没有。等惊讶褪去,她立刻面无表情地说道:“爹娘,我不嫁。”

夫妻二人的笑容一下子僵住,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司徒默更是满脸匪夷所思:“你说什么?不嫁?珺王这样的人难道还配不上你吗?”

“是啊!”郑素怡也急了,“要娘说,珺王就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狼王倒是比珺王强,可惜,你觉得狼王看得上你吗?”

司徒笑颜沉默片刻,摇头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总之我不会嫁给珺王,爹,你去跟皇上说,让他取消这门婚事。”

“胡闹!”司徒默一下子沉下脸呵斥了一句,“婚姻大事并非儿戏,岂是你说要就要、你说不要就不要的?何况这是皇上御赐的婚事,由不得你拒绝!”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