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琉璃越发觉得过意不去,拼命没话找话:“不过说起来,你到底是怎样把那些蝙蝠养得白白……啊,我是说黑黑胖胖的?不如你教我养蝙蝠怎么样?”

“好,你说的,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开始教你。”蓝醉立刻点头,“身为血族后裔,这一点也是你必须学习的,只不过我已经把《身无彩凤双飞翼》‘交’给了你,怕你贪多嚼不烂,才决定把这件事往后放一放的,既然你如此好学,我很高兴。”

端木琉璃低下头,在心里默默给了自己两巴掌:我这不是找‘抽’吗?往外推都还不及,现在居然主动往里扒拉?

看着她脸上那‘欲’哭无泪的表情,蓝醉眼中早已浮现出一丝隐约的笑意,却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了,你今天来找我是纯粹为了看望我,还是有别的事?”

“有别的事……”端木琉璃立刻点头,从怀中取出那本秘籍递了过去,“这本秘籍我还给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蓝醉的脸‘色’便刷的‘阴’沉到底,怒气更是瞬间绽放开来:“琉璃!你……”

“你先别急!”端木琉璃立刻抬起双手往下压了压,仿佛要把他的怒气给压回去,“听我说,我是已经答应你修习,但这其中另有原因,并不是我想食言。”

看出她并不曾说谎,蓝醉的怒气果然暂时压了下去,冷声问道:“不是食言,那是因为什么?”

端木琉璃叹了口气:“那天你走了之后,我便想回房试试看。谁知照秘籍上记载的内功心法一练,我却发现内力根本无法运转自如。我想我的体质并不适合修练,所以才给你送了回来,你好传给你的后人或者继续寻找有缘人。”

蓝醉眉头一皱,本能的反问:“无法运转自如?这是何意?”

端木琉璃又叹了口气:“就是每当我催动内力在体内运行的时候,一到丹田处便会遇到阻碍,根本无法顺利通过,不管试多少次都是这样,大概这也可以证明我并非血族后裔。”

蓝醉的目光微微地闪烁着,并未急着下结论:“你修练其他內功的时候,可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没有。”端木琉璃摇头,“当年我修练冷月玲珑诀的时候,包括后来我被蓝月白掳走,他每天念内功心法给我听,我被迫修练了一些,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

蓝醉点了点头,当他的目光移到端木琉璃的丹田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突然淡淡地笑了笑:“好吧,既然如此,我也无法强求,不过不能修练了正好,你就有更多的时间跟我学养蝙蝠了。走,我们进去,我先给你上第一课。”

端木琉璃呻‘吟’了一声,本能地想要夺路而逃,不过不等她将这个想法付诸实施,蓝醉已经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居然笑得十分温和:“怎么,想走?你觉得你走得了吗?”

端木琉璃看着他脸上突然绽开的笑容,那原本应该是俊美无双的,却令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我怎么觉得你此刻的笑容跟凌云那么相似?”

“是吗?”蓝醉又笑了笑,“哪里相似?是不是都特别英俊?”

“不是。”端木琉璃冷冷地摇头,“是都特别‘奸’。”

继续拖着她往大厅里走,蓝醉回头看了她一眼:“随你怎么说,总之你要学不会养蝙蝠,信不信我把你关起来当蝙蝠养着?”

端木琉璃回头,看向抱臂作壁上观的秦铮:“秦铮,救我!”

秦铮嘿嘿地笑笑:“王妃,我打不过他,不然你等着我回去请王爷来救你?”

等他来了,黄‘花’菜都凉了!端木琉璃咬了咬牙:“你行,我记住你了!”

进了大厅,蓝醉把她安放在椅子上,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琉璃,你懂天音术,这对于学习驾驭蝙蝠来说是得天独厚的条件,只需要稍加训练便可以将蝙蝠变成你的武器。你听我说……”

他将用天音术‘操’纵蝙蝠的要点解释了几句,可是端木琉璃根本就兴致缺缺,满脑子只是想着如何才能脱身,前提是不‘激’怒他,免得他又吐血给自己看。

蓝醉自然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暂时停下讲解,他淡淡地看着端木琉璃不说话,仿佛在课堂上抓住学生走神的老师一般。

而端木琉璃此时的感觉就如同课堂上做小动作被老师抓住的学生,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立刻微微一笑:“怎么了?我听着呢!”

“是吗?”蓝醉冷笑一声,“那好,你重复一遍,我方才说了些什么?”

端木琉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还越来越接近小学生的课堂了,重温童年么?

知道她根本重复不出来,蓝醉突然笑了笑:“琉璃,你以为我‘逼’你练身无彩凤双飞翼,‘逼’你学习驾驭蝙蝠,只是因为你是血族后裔吗?”

端木琉璃倒是愣了一下:“难道不是?”

蓝醉静静地看着她,眸中的光芒透着睿智:“琉璃,你是狼王的人,而狼王注定是站在风口‘浪’尖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能力自保,你就不怕成为他的累赘,甚至成为他成就千秋伟业的阻碍吗?”

端木琉璃越发愕然,一时无言以对:“你……”

“是,我承认你很聪明,而且医术高明,但是对于皇室之中尔虞我诈、不择手段的争斗而言,聪明和医术其实是完全不适用的。”蓝醉不容她分辩,接着说了下去,“别的不说,假如你遇到一个像狼王这样的对手,你觉得你的医术有可能派上用场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而蓝醉明显还有下文,所以端木琉璃不曾急着开口,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蓝醉笑笑,接着说道:“当然我这样说有些绝对,聪明加上医术可以让你在大多数情况下力挽狂澜、扭转乾坤,但却备不住有偶然一次的失手,而仅仅是一次失手,就很有可能让你失去一切。包括你的命,你信吗?”

这一次端木琉璃没有丝毫犹豫,立刻点头:“我信。”

“所以既然成了狼王的人,你就必须能够在大多数情况下保护自己。”蓝醉淡然说着,“你没有内力,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虽然搏击术算得上一流,可是一旦遇到真正的高手,没有内力便成为你致命的弱点,所以我才希望你尽快练成身无彩凤双飞翼,就算不能够保护狼王,至少不要成为他的累赘。”

端木琉璃抿了抿‘唇’,片刻后说道:“可是凌云说过……”

“楚凌云说过不在乎是不是?”蓝醉再次打断了她,目光依然有些冷锐,“是不是他不在乎,你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做他的累赘?是不是因为他无限包容,你就可以无限任‘性’?是不是因为他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你就不必再设法保护自己,让他在为自己的生命负责的情况下,还要把你的生命背在身上?是不是因为他是男人,而你是他的‘女’人,所以你就认为这一切天经地义?”

端木琉璃沉默片刻,鼻尖已经沁出了薄薄的一层冷汗。不可否认,她之前的确是这样认为的,以为她有资格,可以心安理得地把一切都踢给楚凌云,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吗?

抬手擦了擦冷汗,她一声苦笑:“蓝醉,我很惭愧。”

“不必!”蓝醉摇了摇头,“我说过我这些看法或许太绝对,恐怕不能为大多数人接受,但是琉璃,我以为你是不同的。你要知道琅王妃三个字带给你的不仅仅是无上的荣光,更多的是常人无法忍受的锤炼,或许你经历的磨难比你享受到的荣光还要多,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认为足够的自保能力可有可无吗?”

端木琉璃静静地看着他,眼中已经闪烁着感‘激’。接收到她的意思,蓝醉又是淡然一笑:“我始终没有‘私’心,琉璃,不管让你练身无彩凤双飞翼还是希望你学会驾驭蝙蝠,我都不是为了自己,甚至不单单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你和狼王。我希望你们能够天长地久,生生世世不离不弃,所以我更希望你有与他比肩而站的本事和资格。所以,永远不要怀疑我有什么龌龊的想法,我虽然整日与蝙蝠为伍,我虽然喜欢昼伏夜出,但我的心不是黑的。”

这是一个男子能够为一个不是自己爱人的‘女’子所能做到的极限了,端木琉璃一向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她心中的感动简直无法言说,而不俗如蓝醉,也不需要这些。

许久之后,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微微一笑说道:“你刚才说要想成功驾驭蝙蝠,光有天音术还不够,还得怎么样?我方才听的不是很明白,愿意再给我讲一遍吗?”

蓝醉欣然一笑:“我很荣幸。”

于是两人一个认真教,一个用心学,完全觉察不到时间的流逝。而正是因为学得太用心,端木琉璃完全没有看到蓝醉眼中那抹“诡计”得逞的笑意:想跟我斗?琉璃,你还太嫩了点。

不知不觉夜幕已经降临,楚凌云正在大厅来回踱步,不时往‘门’口的方向张望着:不是说只是去把秘籍还给蓝醉吗?怎么去了那么久都不见回来?不会是两下里一语不合打起来了吧?

又过了片刻,才看到秦铮一个人无‘精’打采地走了进来,他不由脚步一顿:“怎么就你自己?琉璃在后面吗?”

秦铮抬头看他一眼,点了点头:“是在后面,而且是很后面,还在靖安侯府。”

“嗯?”楚凌云双眉一扬,“你说什么?你把琉璃扔在那里,独自跑回来了?是不是太久没有替你活动活动筋骨,你都忘了狼王两个字怎么写了?”

秦铮缩了缩脖子,接着却又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王爷,你有这些功夫在这里吓唬我,不如想想办法,把你的王妃夺回来吧!否则她就不是狼王妃,而是蝙蝠王妃了!”

楚凌云目光一凝:“什么意思?”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