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点我来解释……”端木琉璃笑笑,接过了话头,“父皇,德妃,其实藏红花并不像世人以为的那样只有堕胎这一种功效,它是一味十分神奇的药材,可以活血化瘀、凉血解毒、解郁安神。WwW.XsHuotXT.针对晴妃娘娘的心疾,儿臣给她开了藏红花,更重要的是此药对心脏有一定的保护作用,而绝不是为了堕什么胎。”

楚天年恍然:“原来如此,其实朕也跟别人一样,还以为藏红花只是拿来堕胎的呢!琉璃,此番你可让朕长了见识!”

端木琉璃微笑:“儿臣不敢。”

说着,她眼角的余光自楚凌昭和德妃的脸上瞟过,果然发现两人早已气得脸色铁青,却偏偏发作不得:若论医术高明,谁能与她抗衡?

此时,晴妃已经在丫鬟的搀扶下重新回到了御:“皇上,事情都查清楚了吗?皇上若是不信,可再找旁人。”

楚天奇脸上的神情早已恢复正常,甚至温和地笑着:“不必了,朕已经知道你是被冤枉的,放心,朕不会让你白白受这些冤屈,一定会将事情调查清楚。”

“臣妾不敢。”安紫晴含笑摇头,“只要能够还臣妾清白,臣妾就心满意足了。横竖臣妾已经时日无多,可不想在临死之前还被人污了清白,死也死得不干净。”

“不,不是的,一定还另有原因。”楚凌昭不甘心地咬牙说着,“父皇,五皇兄与晴妃私下幽会儿臣和母妃都是亲眼所见,就算晴妃还是清白之身,就算她服用藏红花不是为了堕胎,但也不能因此认定他们之间就没有私情!儿臣已经调查清楚了,当日晴妃说要回去为母亲庆贺生辰,其实是偷偷去了千佛寺。而与此同时,五皇兄也出现在千佛寺,难道这仅仅是巧合吗?”

“这一点我来解释……”楚凌飞学着端木琉璃方才的话,淡然一笑,“不错,那一天我是去了千佛寺,晴妃娘娘也去了千佛寺,这只能说是巧合,因为那天德妃娘娘碰到的,还有那晚你在宫中假山之后看到的,其实都不是晴妃。”

楚凌昭冷笑:“你当我眼花了还是见鬼了?是不是她我还看不出来吗?”

楚凌飞依然微笑:“不是眼花,也不是见鬼,我很快就可以把事情解释清楚。请父皇恩准儿臣传一个人前来。”

楚天奇点头,楚凌飞便迈步出了御,片刻后只听啪的一声爆炸声响起,透过窗口可以看到空中炸开了一朵绚丽无比的金花,显然他是在传递信号。更新最快最稳定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便听到门外的楚凌飞含笑开口:“你来了,快进来,就等你了。”

紧跟着众人只见眼前人影一闪,楚凌飞已经领着一个一身黑衣黑纱蒙面的女子走了进来,两人在楚天奇面前站定,楚凌飞已经开口:“父皇,儿臣方才已经说过,原先根本不太记得晴妃娘娘的样子,不过今日一看便知道德妃娘娘和弟为何会误会那么深了。彤儿,摘下面纱。”

那女子低着头,显得很是局促,半晌没有任何举动。楚凌飞叹了口气,眼神温柔得不得了:“父皇恕罪,彤儿虽然身手绝佳,却害怕看见生人。彤儿,如今可是生死关头,听话,摘去面纱。”

虽然还不明内情,但是听到生死关头四个字,彤儿明显地愣了一下,立刻抬手摘去了面纱。而她露出真容的一瞬间,楚凌昭等人不由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齐声惊呼:“啊!怎么会这样?”

乍一看去,面纱下的这张脸居然与安紫晴很有几分相似之处!当然,再仔细看去的时候,就会发现这种相似只是气质上比较接近,若是论起容貌,其实差得很远。譬如说晴妃是圆脸,而这个女子是尖脸,晴妃是单眼皮,这个女子却是双眼皮。硬要比较起来,大约也就只有五六分像。

换句话说,如果他们分别在两个地方出现,极容易令人认错,但是如果肩并肩站在一起,区别就非常明显了,一眼就可以把他们区分开来。

不过看到这一幕,楚天奇早已满脸恍然:“怪不得会被人认错,的确很有相似之处!”

“是。”楚凌飞含笑点了点头,“所以德妃和弟会有这些误会就不足为奇了,不过儿臣与晴妃娘娘真的毫无关系,彤儿才是儿臣心里的人。还有,那对金镯父皇赐给了母妃,母妃便给了儿臣,说要将它留给未来的儿媳。儿臣倾心于彤儿,便将玉镯给了她。那日我们同去千佛寺游玩,在树林中……的时候不慎掉落了一个小金片。回来之后也曾到处找过,却实在记不起丢在了何方,想不到原来在这里。彤儿,把金镯子拿出来。”

彤儿点头,小心地将金镯子从手腕上褪下,楚凌飞接过,与金片一起放到了楚天奇面前:“父皇请看。”

楚天奇拿起来仔细一比对,不由点了点头:“分毫不差,的确是菊花的**。”

“父皇英明。”楚凌飞躬了躬身,“那日假山之后的人也是彤儿,只不过这兰花手绢究竟从何而来,儿臣便不知道了。”

不过经他一提醒,楚凌昭突然叫道:“对了!那晚你们离开之后,蜻蜓分明曾在那个地方找过东西,难道她找的不是手绢?”

众人的目光立刻转到了蜻蜓身上,蜻蜓瑟缩了一下,颤声说道:“奴婢当时就说过了,是在找娘娘赐的耳环。因为白日里曾从那里经过,所以去碰碰运气,哪里是为了找什么手绢?”

楚凌昭咬了咬牙,无言以对:谁让他没有任何证据呢?

楚凌飞眼中闪过一道暗芒,淡然一笑:“父皇,如今您还有什么怀疑吗?”

看着面前的一幕,德妃与楚凌昭简直是气急败坏,却偏偏无可奈何。一切都已真相大白,他们自认为如山的铁证其实根本不堪一击,更重要的是安紫晴的确还是处子之身,而且还有彤儿这个活人为证,他们又能怎样?

可恶,忙活了半天,居然什么都没有得到!原本还以为这一下把楚凌飞扳倒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却没想到原来一切都是一场“美丽”的误会!

扫了他们一眼,楚天奇的脸上早已看不到一丝阴沉,和颜悦色地安慰了安紫晴几句:“晴妃,此番你的确受了委屈,快回去歇着,朕会罚昭儿和德妃闭门思过。”

“皇上,不必了!”安紫晴摇了摇头,淡淡地笑了笑,“毕竟臣妾与这位姑娘的确很有几分相似之处,会被人认错是正常的,皇子与德妃娘娘也是为了皇室清誉,其情可嘉,臣妾不会在乎的,如今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

楚天奇立刻赞许地点头“还是你明白事理,朕很是欣慰。”

到了如今,其他的已不必考虑,还是尽快挽回面子比较好,楚凌昭立刻踏上一步,对着安紫晴躬身施了一礼:“请晴妃娘娘恕罪,我与母妃的确没有恶意,一切都是为了维护父皇和皇室的清誉,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娘娘千万恕罪。还有,父皇,此事都是儿臣的意思,所有惩罚儿臣愿一力承担,求父皇千万不要责怪母妃。”

不管此事做得如何,楚凌昭这几句话说的还是挺漂亮的。何况楚天奇本也没有打算责罚他们,再加上有安紫晴在一旁求情,他便立刻借坡下驴:“晴妃方才言之有理,谁也不曾想到除了亲姐妹,世间居然还会有人与她长得如此相像,仓促之下见到难免会认错。何况你们总是为了皇室着想,既然晴妃不再与你们计较,此事就算过去了。晴妃,你意下如何?”

安紫晴点了点头:“是,臣妾遵旨,只是蜻蜓此番也的确受了不小的惊吓,可否请皇子替她解了剧毒?”

“那是自然。”楚凌昭连连点头,立刻取出解药递了过去,和颜悦色地说着,“蜻蜓姑娘,抱歉得很,让你受惊了。这是解药,服下去你就会没事。”

在这么多主子面前,蜻蜓如何敢多说,虽然委屈得满眼是泪,却只能忍气吞声接过解药,低低地说道:“多谢皇子。”

安紫晴上前两步:“蜻蜓,随本宫回去。”

可是蜻蜓抬头看了她一眼,反而往后退了退:“娘娘,奴婢……奴婢对不起你,奴婢不该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就答应……”

“算了,不必再多说。”安紫晴叹了口气,摇摇头打断了她,“本宫都是快死的人了,还计较这么多做什么?何况此事原也怪不得你。走,先跟本宫回去。”

蜻蜓点头这才抽泣着起身,扶着安紫晴慢慢地离开了。

沉默片刻,楚天奇突然问道:“琉璃,晴妃这病真的无救了吗?”

端木琉璃毫不犹豫地点头:“父皇,之前儿臣已经说过了,她这病每发作一次,就比上一次更危险,这次她被人冤枉,受的刺激太大,发作得更加凶猛。虽然侥幸活了过来,但父皇应该也注意到了,她脸上死气已现,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

后面的死字她虽然不曾说出口,众人却都心知肚明,又听到受的刺激太大的几个字,楚天奇不由回头扫了德妃和楚凌昭一眼,虽然不曾说什么,两人却不由瑟缩了一下,越发不敢抬头。

看到这一眼收到了预期中的效果,楚天奇无声地冷笑一声收回了目光,叹口气说道:“纵然是这样的结果,也是她命该如此,并非哪个人的错。何况德妃和昭儿此举虽然不甚妥当,却总是为了朕,为了东越国皇室。”

端木琉璃点头:“儿臣明白,因此晴妃娘娘只能自求多福。不过无论如何,最值得庆幸的是事情已经真相大白,相信晴妃娘娘死也死的瞑目了。”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