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奇闻言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本能地厉声喝道:“不可能!德妃,无凭无据,不可胡说!”

“是,皇上恕罪!”德妃立刻起身跪倒,却言之凿凿,“若是无凭无据,臣妾自然不敢乱说,败坏皇子与妃子的名声。WwW.XshuOTXt.但此事除了臣妾,随臣妾一同前往的几名宫女也都是亲眼所见,千真万确啊!还有,皇上请看这个。”

说着她将手中那样小小的东西递了上去,楚天奇低头一看,脸色登时变了:“这、这是哪里来的?”

德妃小心地隐藏者眼中的得意,满脸惶恐:“看到那两人居然是五皇子跟晴妃,臣妾也是震惊万分,接着意外在草丛中捡到了这个。”

楚天奇的脸色已经阴沉到底:“既然是你亲眼所见,难道他们果真敢做出此等有悖人伦之事?既然如此,你为何此刻才禀报于朕?”

“臣妾怕冤枉了好人。”德妃心中暗喜,故意叹了口气,“事关重大,原本臣妾一直在犹豫,可是今日一早昭儿来给臣妾请安,臣妾就此事征求他的意见时,他却说也曾经遇到一件奇怪的事,也是因为不曾看清楚才不敢声张,最终促使臣妾下定了决心。”

楚天奇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静下来:“什么事?”

“皇上容禀。”德妃又施了一礼,将那天晚上楚凌昭看到的一切说了出来,又将那条绣着兰花的手绢递了上去。

看着摆到面前的两样证据,楚天奇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便是世间任何一个最普通的男子都无法忍受头上居然戴了一顶绿帽子,更何况贵为天子的他!而且这奸夫居然还是自己的儿子!

德妃察言观色,知道火候已经差不多,便接着说道:“臣妾也希望是弄错了,但思来想去又觉得事关重大,还是应该尽早禀报皇上,好查个清楚明白,就算果真是臣妾等看错了,也可以还他们一个清白。不过为了尽可能不搅扰皇上,臣妾暗中留意了一下晴妃那边的动静……”

楚天奇冷冷地看她一眼:“嗯?”

只这一个字,便明显露出了指责之意,德妃立刻砰砰地磕了两个响头:“皇上恕罪!臣妾也知擅自做主不应该,但臣妾只是不想将事情闹大,万一冤枉了晴妃,于皇上的清誉也有损。因此臣妾拼着将来被皇上指责,也希望尽快将事情弄清楚,结果却发现晴妃的侍女居然在偷偷熬藏红花!”

这一点意味着什么楚天奇也是心知肚明,立刻砰的一拳捶在了桌面上:“藏红花?”

“是。”德妃点头,“发现了这一点,臣妾也觉得事情重大,已经不能再继续隐瞒,这才冒死前来禀告皇上!臣妾也知这件事中有许多地方做的不妥当,请皇上责罚,臣妾绝无怨言!”

到了这个时候,楚天奇哪里还压得住满腔怒气,又是砰的一拳捶在了桌面上:“这个不孝子!”顿了顿,他又冷冷地加上一句,“即便晴妃已经珠胎暗结,又怎见得一定是飞儿?你也说有可能看错。”

“臣妾与昭儿都曾亲眼看到他们在一起,照理来说看错的可能并不大。”德妃小心地回答,“晴妃的侍女如今就在外面,皇上可亲自审问。”

楚天奇咬牙挥手:“你先起来。这件事你的确做得不够妥当,不过念在你是一番维护之意,朕先不加责罚,等将这件事情弄清楚再说。”

德妃偷偷松了口气,接着谢恩起身,楚天奇已经命人将人证带上。片刻后,楚凌昭押着蜻蜓入内:“参见父皇。”

“起来。”楚天奇目光阴沉,满面冰冷,“昭儿,此人就是晴妃的侍女?”

“是,她叫蜻蜓。”楚凌昭点了点头,“蜻蜓,还不快将实情对父皇从实招来!若有一个字隐瞒欺骗,小心你的命!”

蜻蜓哪里还敢抬头,抖抖索索地跪在当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楚天奇冷冷地看着她:“你且别怕,倘若此事与你无关,朕自然不会为难于你。说,五皇子跟晴妃暗中往来之事可是实情?”

蜻蜓越发浑身抖如筛糠,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皇皇皇……奴奴奴……”

楚凌昭眼珠一转,上前一步说道:“父皇,儿臣认为不如将五皇兄和晴妃娘娘都请来当面对质,更容易将事情弄个清楚明白。还有,藏红花既然来自琅王府,是否也该请三皇兄和三皇嫂一同前来?”

楚天奇沉吟片刻,终于点了点头,派人分别去请众人入宫。不多时,安紫晴先行赶到,摇摇晃晃地上前见礼:“臣妾参见皇上。不知皇上召臣妾前来,有何吩咐?”

楚天奇冷冷地看着她:“晴妃,转头看看旁边这个人。”

安紫晴不明所以,疑惑地转头一看,顿时惊讶地大叫起来:“蜻蜓?你怎么会在这里?枉我们还在到处找你,都快把整个寝宫翻过来了!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说着她上前几步一把抓住了她,蜻蜓却拼命往后缩着,用力挣脱了她头也不敢抬:“娘娘,奴婢……”

“你怎么啦?”安紫晴眉头紧皱,疑惑万分,“瞧你这满身泥土的,你到哪去了?”

“晴妃娘娘,到了这种时候还是少说废话。”楚凌昭冷笑一声开了口,“实话告诉你,你那点事已经瞒不住了,还是从实招来,免得连累旁人。”

安紫晴抬头看他一眼:“皇子此言何意,本宫什么事瞒不住了?”

楚凌昭又是一声冷笑:“蜻蜓已经什么都说了,你再来演这些戏还有意义吗?”

安紫晴转头看了蜻蜓一眼:“她说了什么事?本宫实在不懂皇子的意思,还请皇子明示。”

不等楚凌昭开口,楚天奇已经怒不可遏,第三次一拳捶在了桌子上:“晴妃!你可知罪?”

安紫晴吓得一哆嗦,立刻弯腰施了一礼:“臣妾不知身犯何罪,请皇上明示!”

“好,朕就明示给你看!”楚天奇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你身为朕的妃子,居然与朕的儿子勾搭成奸,甚至还珠胎暗结,你该当何罪?”

扑通一声,安紫晴已经跪倒在地,连声大喊:“臣妾冤枉!绝没有这回事!请皇上明察!”

“你还敢喊冤?”楚天奇不停地冷笑着,“昭儿与德妃都曾亲眼看到你与飞儿在一起,蜻蜓更是偷偷给你熬了藏红花,你何冤之有?”

“臣妾冤枉!”安紫晴依然大喊大叫,情绪瞬间激动万分,“皇上!臣妾冤枉……”

然而不等她再说出什么,便突然一把抓紧了胸口的衣服,急促地喘息起来,嘴唇也迅速变得一片青紫,整个身体更是摇摇欲倒。蜻蜓大吃一惊,立刻扑过去扶住了她:“娘娘!皇上,不好了!娘娘的心疾发作了!无论有什么事,请皇上稍后再问,让娘娘缓过这口气!”

尽管安紫晴的样子看起来糟糕之极,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楚天奇却无动于衷,只是冷冷地看着她,仿佛恨不得她就此咽下这口气,以免让皇室蒙羞。

楚凌昭更是冷笑一声说道:“怎么,知道事情败露,便用这一招逃脱惩罚吗?休想!”

安紫晴困难地张了张嘴,想要为自己辩驳,却苦于一个字都说不出。正在此时,只听门口的侍卫一声通报:“琅王、琅王妃到!珺王到!”

话音刚落,三人已结伴而入。谁都不曾看到,在踏入房门的一刹那,楚凌飞本能地一把抓住了端木琉璃的手。端木琉璃笑笑,用力握了一下,随即松手入内。就是这个简单的动作,瞬间令楚凌飞平静下来:为了近在眼前的幸福,他要尽力一战!

一眼看到安紫晴的样子,端木琉璃不由眉头一皱,立刻上前扶住了她:“快!快扶晴妃娘娘坐下!”

蜻蜓胡乱点头,两人便扶着安紫晴在一旁的椅子上落座,端木琉璃更是立刻对她进行了一番救治,才看到安紫晴渐渐平静下来,有气无力地说道:“皇上,臣妾真的冤枉……”

端木琉璃回头,神情淡然:“父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自楚凌飞进门的一刻起,楚凌昭便牢牢地盯着他,只可惜他的脸上一片平静,除了因为看到安紫晴的样子有些意外,再也看不出其他。

听到端木琉璃的话,他冷笑一声抢先开口:“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想五皇兄应该最清楚?”

“我?”楚凌飞转头看着他,“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果然不愧是一对儿啊,连说出来的话都一模一样。”楚凌昭满脸讽刺地说着,“不过五皇兄,你确定你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看到你的心上人病成这个样子,你居然一点都不着急?还是你知道只要有三皇嫂在,她就绝对不会出事?”

楚凌飞此时的表情可以解释为如听天看着楚凌昭,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弟,你确定是在跟我说话?”

“五皇兄,你别装了。”楚凌昭笑了笑,“你的事情已经败露了,否则你以为父皇为何这个时候叫你前来?”

楚凌飞看他一眼,干脆转过身去面对楚天奇躬身施礼:“儿臣实在不知究竟怎么回事,还请父皇明示。”

楚天奇冷冷地看着他,突然抬手将手绢和那个小东西甩到了他的面前:“你做过什么好事自己知道!你以为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是不是?只可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