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看得出她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宫女赶忙答应着退了出去,谁知片刻之后便惊慌失措地返回,喘息着说道:“娘娘,出事了!蜻蜓姐不见了!”

“什么。www/xshuotxt/com”安紫晴大吃一惊,挣扎着站了起来,“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不见?”

“奴婢不知道。”宫女连惊带吓,脸色早就变了,“方才奴婢出去看过了,托盘就扔在地上,蜻蜓姐也根本就没有进厨房,没有人看见过她!”

安紫晴越发着急:“快派人到处去找,一定要把她找回来!快去!”

宫女连忙点头,出门招呼所有宫女侍卫到各处寻找。而安紫晴则难受地捂着肚子,在宫门口伸长了脖子张望着。

见此情景,躲在房梁上的邢子涯不由眉头一皱,立刻退了出来。他已经猜到肯定是另一伙监视安紫晴的人抢先下了手,如此倒省得他再去费功夫了。想到此,他转身往琰王府奔去。

听到他的禀报,楚凌欢立刻有些兴奋:“什么?你是说另一伙人已经抢先把蜻蜓带走了?”

“是。”邢子涯点头,“本来属下躲在暗处,是想等蜻蜓落单的时候把她抓来的,可是不等属下动手,她就已经失踪了。属下认为他们肯定也是想从蜻蜓身上打开缺口,让蜻蜓来揭穿五皇子的私情。”

楚凌欢慢慢点了点头:这个人到底是谁呢?不知道他有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万一他太急于扳倒五皇兄而冒冒然动了手,却又证据不足的话,以后五皇兄必定会更加小心,甚至因为安紫晴已经病入膏肓而干脆与她断绝关系,那就白忙活了!

沉吟片刻,他突然开口:“邢子涯,你有没有看到蜻蜓被人带到哪里去了?”

“没有,属下来到宫外的时候他们已经退走了。”邢子涯摇了摇头,“不过王爷,他们既然把蜻蜓带走,肯定会立刻采取行动,接着就去向皇上揭穿一切,不然迟则生变。”

楚凌欢了然:“不错,一旦五皇兄知道蜻蜓失踪,必定会提前做好防范!也就是说,我们很快就可以知道对方是谁!”

手里倒是掌握了一些证据,但是怎样才能不动声色地送到父皇面前,好来一把落井下石,助这个人一臂之力呢?

当蜻蜓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房中只点着一根蜡烛,而她面前站着一个蒙着脸的黑衣人。这一幕令她瞬间缩起了整个身体,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你要干什么?”

那黑衣人虽然冷笑了一声,声音听起来却十分和气:“不必害怕,只要你照我们的要求去做,我们保证绝对不会伤害你。”

蜻蜓依然缩着身子,满脸警惕地看着他:“你、你想让我做什么?”

“很简单。”黑衣人回答,“只要你对皇上说出实情就可以了。”

“皇上?实情?”蜻蜓本能地重复了一遍,“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我跟皇上说什么实情?”

黑衣人懒得再跟她兜圈子,干脆开门见山:“当然是五皇子跟晴妃事情了!”

蜻蜓闻言,脸上掠过一抹明显的慌乱,却立刻大摇其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五皇子跟晴妃娘娘之间哪来的什么事情?”

然而那抹慌乱却已经被黑衣人捕捉到,他又冷笑了一声:“事到如今,你以为还瞒得住吗?趁早对皇上说出实情,或许你还有一条活路。”

蜻蜓犹豫了一下,却仍然摇头:“晴妃娘娘跟五皇子之间什么都没有,我没什么要跟皇上说的。”

黑衣人不笑了,冷冷地看着她,片刻后点了点头:“好,你敬酒不吃要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看到他向自己走了过来,蜻蜓自然吓得不轻,立刻尖叫起来:“你要干什么?你站住!不准过来!救命啊!”

“尽管叫,有多大声叫多大声。”黑衣人冷声说着,“我保证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听到。”

知道这显然是实话,蜻蜓倒是接着住了口,不再徒劳,却本能地向后缩着“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黑衣人不答,突然刷的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一阵窒息的感觉袭来,蜻蜓不由难受地张大了嘴,脸也迅速涨得通红。就在此时,黑衣人的另一只手跟着一动,已经将一颗黑色的药丸扔进了她的口中!

蜻蜓本来就在拼命吸气,以缓解那种窒息的痛苦,那颗药丸便瞬间被她吸入了喉咙,紧跟着吞入了腹中,呛得她连连咳嗽起来。

黑衣人立刻松手,任由她软软地倒了下去,蹲在一旁微微地冷笑着。缓过一口气,蜻蜓已经意识到不妙,不由抚着喉咙慌乱地问着:“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自然是毒药了,难道是补吗?”黑衣人淡淡地回答,“我方才给你吃的是一种穿肠烂肺的剧毒,如果没有解药,两个时辰之后你就会肠穿肚烂而死!”

蜻蜓脸色瞬间惨白,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中打转,并且很快流了下来,一边哭一边撕声尖叫:“你、你太狠了!你到底要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只想让你说实话而已。”黑衣人不紧不慢地说着,“只要你在皇上面前说出五皇子跟晴妃的事,我保证立刻给你解药,否则你就等着七窍流血、肠穿肚烂!”

蜻蜓咬着牙,狠狠地瞪着他:“五皇子跟晴妃娘娘之间明明什么都没有,你让我说什么呀?”

黑衣人摇了摇头,看着她的眼神里写着“不可救药”四个字:“你这丫头真是太傻了,若不是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你以为我会跟你费这些功夫吗?到了这个时候,再隐瞒还有什么意义?别的不说,你方才端给晴妃的药,是不是藏红花?”

此言一出,蜻蜓眼中的慌乱更加明显,下意识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不,不是,不是藏红花!你看错了!根本就不是!”

这样的否认显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黑衣人接着冷笑:“你方才端着的药碗以及熬药的药罐咱们都已经拿到了,只需请太医一看便知。还有,那藏红花是你从琅王府拿来的?你以为你的行踪很隐秘吗?”

蜻蜓终于无话可说,却依然紧紧闭着嘴,一副打死不招的样子。黑衣人见状冷笑点头:“好,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还不知道这种剧毒有多厉害!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

说着他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瓶子,拧开盖子放到了蜻蜓面前。蜻蜓本能地喘了口气,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骤然袭来。不等她来得及躲避,突然感到五脏六腑齐齐地痛了起来,仿佛有千万根钢针扎着一样,令她抱紧腹部不停地尖叫:“啊!好痛啊!痛死我了!”

喊着喊着,她已经开始满地打滚,浑身上下早已脏得不成样子。黑衣人起身让在一旁,冷冷地笑着:“痛是吗?这才只是开始,等到剧毒真正发作的时候会比现在痛千百倍!你确定还要隐瞒一个已经隐瞒不住的事实,来承受这些完全可以避免的痛苦吗?”

蜻蜓一开始还在打滚尖叫,片刻之后突然哀求起来:“不!不要!好痛!我受不了了!我说,我什么都说!救命啊!”

黑衣人眼中顿时掠过一抹喜色,却故意叹了口气:“早这样不就好了吗?何必受这些罪?”

说着他上前取出另一个瓶子放在蜻蜓的鼻端,让她闻了一下,蜻蜓便骤然感到腹中的剧痛一下子减轻了很多,这才停止尖叫,急促地喘息起来。

片刻之后黑衣人接着说道:“你等着,我一会儿就带你去见皇上。只要你把实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我保证你什么事都没有,还会给你一大笔钱,让你远走高飞,不必在这里受人奴役了。”

蜻蜓已经说不出话,只是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那黑衣人便推门走了出去,关上门的一瞬间,蜻蜓冷冷地笑了笑,眼中的光芒锋利如刀。

出了门,黑衣人迅速向前走了几步,对早已站在树影中的那个男子抱拳施礼:“启禀皇子,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楚凌昭点了点头:“很好。千万看好她,本王现在就去找母妃,今夜就是五皇兄的死期!”

天色虽然已经不早,楚天奇却仍然在御埋头批阅着奏章。然而就在此时,内侍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恭敬地说道:“启禀皇上,德妃娘娘说有要事求见。”

“要事?”楚天奇抬起头,“让她进来。”

内侍答应一声退下了去,不多时德妃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上前见礼:“臣妾参见皇上。”

“免礼。”楚天奇挥手示意,“内侍说你有要事禀报于朕,什么事?”

德妃叹了口气,看样子十分为难,片刻之后才长叹一声说道:“皇上,臣妾已经犹豫了一天,总觉得不说出来实在对不起皇上,若是有不当之处,还请皇上恕罪。”

居然使用了这么长的铺垫,足以说明此事非同小可,楚天奇不由心中一凛:“你且说,朕恕你无罪。”

“多谢皇上。”德妃满脸感激地点了点头,“皇上,昨日一早臣妾去千佛寺拜佛烧香,曾在山顶四处游玩,谁知却意外发现……”

说到这里她突然住口,楚天奇却已经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什么,立刻眉头一皱:“意外发现了什么,说下去!”

“是!”德妃点了点头,“臣妾意外发现有一对男女在山野密林间**,这原本不关臣妾的事,然而臣妾身边的宫女因为好奇说了句话,却将那对男女惊动,他们立刻仓皇而去,虽然走得很快,臣妾还是看出那两人居然是……五皇子跟晴妃!”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