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宫女有些迟疑,却知道此事根本隐瞒不过,只得老老实实地答道:“回皇子,奴婢是晴妃娘娘身边的。www*xshuotxt/com求皇子千万不要告诉娘娘奴婢弄丢了她赐的耳环,否则娘娘会惩罚奴婢的。”

一听晴妃二字,楚凌昭早已眼睛一亮,眼中的兴奋之色更加明显:晴妃?什么在找耳环,分明就是在找那条手绢,想要毁灭证据!

冷笑一声,他的话中已经满含深意:“本王可以替你保守秘密,不过你也要答应本王一个条件。”

小宫女越发欲哭无泪,只得点了点头:“是,皇子请吩咐。”

楚凌昭满脸和气的地笑了笑:“你不必紧张,本王的条件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以后本王倘若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你不能拒绝。”

小宫女顿时满脸匪夷所思:“皇子您开什么玩笑?奴婢不过是个小小的宫女,哪能帮上您的忙呢?”

“那可未必,”楚凌昭摇了摇头,“总之只要你答应本王这个条件,本王就替你保守秘密。”

小宫女无奈,只得点了点头:“是,奴婢答应了,将来皇子若有什么吩咐,奴婢一定尽心就是。”

楚凌昭这才满意:“那本王就多谢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宫女有些不好意思:“奴婢叫蜻蜓。”

“蜻蜓?真是个好名字,”楚凌昭温和地微笑着,“既如此,你继续找,本王先走了。要不本王帮你一起找?”

“奴婢不敢,”蜻蜓立刻屈了屈膝,“奴婢自己找就好,皇子请。”

楚凌昭不过也是随口一说,跟着便点了点头转身而去。看着他离开,原本还满脸惶惑的宫女突然挑唇一声冷笑,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楚凌昭此时若是回头看一看,绝对想不到她与方才的小宫女是同一个人。

又装模作样地找了片刻,估计楚凌昭去得远了,不会再回转,蜻蜓才左右瞧了瞧,确定无人发现后展动身形飞奔而去。一路穿房越脊,她居然回到了珺王府。自屋顶飞身落下,她抱拳见礼:“王爷。”

方才还在宫中出现的楚凌飞就站在院中,负手仰望着头顶的天空。点了点头,他淡淡地答应一声:“怎么样?”

蜻蜓点头:“一切顺利,请王爷放心。”

“我是问你怎么样?”楚凌飞回头看她一眼,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的时间虽然短暂,却很温暖。

蜻蜓微微一笑:“多谢王爷关心,属下没事,而且不曾引起皇子的疑心。”

楚凌飞又点了点头:“那就好。”

蜻蜓抿了抿唇,反而有些不太确定:“王爷,请恕属下大胆,琅王妃这个计划真的可行吗?”

“我相信她。”楚凌飞毫不犹豫地点头,“三皇嫂是奇迹的创造者,无论任何不可能的事到了她的手中都有可能变成可能。用三哥的话说,端木琉璃四个字的意思就是,一切皆有可能。”

蜻蜓眼中浮现出一丝喜悦:“若是如此,那就太好了!王爷与安姑娘已经受了这么多年的折磨,也是时候修成正果了。上天若是有眼,便该让有**终成眷属,为何要咫尺邢子涯两离分?”

楚凌飞挑了挑唇,算是笑了笑:“上天有没有眼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三皇嫂一定可以帮我们修成正果。成败在此一举,千万小心。”

蜻蜓神情肃穆:“是,属下明白。”

朝阳初升。

尽管只是清早,天气却已闷热不堪。吃过早饭,楚凌云与端木琉璃坐在前厅,早已命人送了凉茶上来,一边茶一边各自安静地看

端木琉璃看的依然是凤灵宝鉴,一边看一边不住地啧啧称奇。这本记载的很多蛊虫,作用简直令人匪夷所思,对她这个来自现代社会的特工来说的确新鲜不已。看着看着,她都有些跃跃欲试,忍不住想要养几只来玩玩了。

“琉璃,你咂什么嘴?”楚凌云好奇地伸长了脖子来看,“什么东西令你那么惊奇?”

“没事,”端木琉璃摇了摇头,“只是看这些虫子花花绿绿的,挺好看。”

楚凌云扫了几眼,居然有几分兴趣:“影蛊?”

“是的,”端木琉璃点了点头,“一旦中了此蛊,便会对施蛊者死心塌地,毫不犹豫地执行他的任何命令,至死方休,就像施蛊者的影子一样,故此得名。”

“哦……”楚凌云拉长了声音,点了点头,“我明白了,琉璃,原来我是中了你的影蛊。”

端木琉璃愣了一下,继而明白他的意思,不由失笑:“别乱说。”

“我没乱说,”楚凌云的神情的确认真到不行,“我对你就是死心塌地了,无论你叫我做什么我都毫不犹豫。”

“是吗?”端木琉璃斜了他一眼,“那我叫你不要乱说,你怎么不听?”

“对天发誓我没乱说,”楚凌云一本正经,“你若不信就召唤蛊虫来折磨我。”

说的跟真的一样。端木琉璃懒得理他,低头继续看不过就在此时,她突然闻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立刻抬头一看,果然看到蓝醉已经迈步走了进来,不等她开口说话,只听噗的一声,秦铮满口的茶水已经喷了出去:“你你你……”

原来你真的很喜欢喷茶水,那就让狼王把你做成喷壶算了。端木琉璃刚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蓝醉已经看着秦铮冷冷的地开口:“干什么,见鬼了?”

秦铮擦了擦满脸的茶水,毫不客气地说道:“大白天的见到你,还真跟见了鬼差不多。你不是喜欢昼伏夜出的吗?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了?出来捕食啊?”

“对,”蓝醉冷笑,“出来捕你。”

秦铮瞬间大为不满:我又不是虫子。

端木琉璃早已起身迎了上去:“又是来看我的?你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应该在府中等着我去看望你才对。”

“我没事,”蓝醉摇头,“我只是来看一看身无彩凤双飞翼你开始修习了没有,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一般入门的时候最难,慢慢顺上道了就好了。”

端木琉璃忍不住抚了抚额:“我还没开始练。”

话未说完,蓝醉已经目光一寒:“琉璃,你……”

“停!”端木琉璃立刻一抬手阻止他,“你别慌,我不是答应过你的事不算,而是你总要给我几天时间做准备?练功可不是吃饭,拿过来就能往身体里塞。”

蓝醉暂时不曾开口,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脸上写着两个大字:怀疑。

端木琉璃叹口气,生怕他再度吐血,忙安慰道:“我保证这次真的不是故意拖延,而是手头上有件事比较重要,必须先忙完,否则会出人命的。等忙完这件事我就开始练。”只不过练多少就是我说了算了。

蓝醉依然不开口,还是那么静静地看着她。不过看到他紧紧闭着唇,端木琉璃生怕他已经在酝酿着吐血,连忙说道:“干嘛?你又要吐血给我看?你不信的话,大不了我先吃一颗血魂丹给你看怎么样?你等着,我去拿!”

说着她转身就走,蓝醉已经一把拉住了她:“回来。我说过不信了吗?我只是想问你,既然事情那么重要,需不需要我帮忙?”

知道狼王在旁,他倒是接着就松开了手,但垂在身侧的手却不自觉地轻轻握了一下,仿佛还在感受着掌心残余的温热和滑腻。而且很不巧的,这个细微的动作正好落入了楚凌云的眼中,但他却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端木琉璃倒是不曾注意这些,松了口气说道:“不需要,如今你还是应该以休息为主,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何况还有凌云在。”

蓝醉点头:“既如此,那我先走了,等你开始修炼之后,有什么问题都可随时来找我。当然狼王惊才绝艳,找他比找我方便。”

说着他转身离开,连来加去也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难为他真愿意来回跑。不等两人吩咐,秦铮已经主动上前:“我去送送他。”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狼王府,蓝醉便站住了脚步:“有话跟我说?”

“是,”秦铮点了点头,“蓝公子,请恕我大胆,我只是实话实说,绝无丝毫冒犯之意。王妃是唯一的血族后裔不假,但她也是王爷的王妃。”

蓝醉皱眉:“我知道,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秦铮笑笑,“只是我不管别人怎么想,至少整个狼王府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希望王爷与王妃白头偕老。”

蓝醉淡淡地看着他:“我也是这样想的。”

秦铮看着他,依然笑得清淡:“既然如此,我只希望蓝公子做的能与想的一样。”

此言一出,蓝醉先是静了片刻,接着才明白了他的意思,目光不由更加冰冷:“我懂了。原来你怀疑我对琉璃有不轨之心,怀疑我是在破坏她与狼王?”

“不敢。”面对他冰冷的怒气,秦铮依然面不改色,“我知道如今蓝公子对王妃还只是族人之亲,并无男女私情,可是蓝公子请不要忘了,还有盟魂血咒。”

此言一出,蓝醉先是目光一凝,片刻后才有一丝淡淡的了然氤氲开来,这丝了然也恰到好处地冲淡了他眼中的冰冷:“原来这才是你真正想要跟我说的话。你是怕我利用盟魂血咒暗中做手脚抢走琉璃,是不是?”

秦铮笑笑,坦然地望着他:“既然话已说到这个份上,就请蓝公子恕我直言:你都已经对王妃用了盟魂血咒,还用得着再暗中做手脚吗?盟魂血咒本身就是一种手脚了好不好?”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