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仆两人就这么满怀心事地在大街上随意走着,适逢七夕佳节,街上人来人往,而且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女子,都在虔诚地向天祈求,希望上天赐给自己一双巧夺天工的手。www/xshuotxt/com只可惜楚凌欢满腹心事,自然无心欣赏美女。

然而就在此时,他却突然脚步一顿:五皇兄?

前面不远处那个一身便装的男子的确正是珺王楚凌飞。他一改往日的不苟言笑,正轻声地与身边一个蒙面女子说着什么,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那女子一身黑衣,身材高挑,只可惜了用面纱蒙住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看样子两人之间似乎十分亲密,楚凌欢不由冷笑了一声:“五皇兄不是号称不近女色吗?什么时候也动了凡心了?倒是不曾听说过他喜欢上了什么人。”

邢子涯抬头看了一眼,随口说道:“五皇子也到早已到了适婚之龄,会喜欢上哪家女子倒不奇怪。”

自然不奇怪,他又没有断袖之癖。楚凌欢兴致缺缺,眼看前面是个岔路口,他转身就想继续往前走。然而就在他右脚刚刚抬起的一瞬间,一阵风正好从那边吹过,吹起了女子脸上的面纱!尽管面纱很快重新落下,楚凌欢却依然险些忍不住惊呼出声:晴妃?

虽然面纱掀起的时间十分短暂,而且夜晚的光线不甚明亮,但他仍然觉得自己并没有看错,那个女子居然是安紫晴!

虽然他并不曾真的叫出声,那边的楚凌飞却仍然觉察到了什么异常,只见他抬起头四处看了看,接着一把拉住那女子的手急匆匆地离开了。楚凌欢下意识地追了两步,可是楚凌飞与那女子已经迅速消失在夜色中,两下里离得又有些远,显然已经追不上了!更何况,为何要追上去打草惊蛇?

楚凌欢停住脚步,嘴角已经露出一丝阴狠的笑容:难怪那女子要如此藏头露尾,原来五皇兄竟然与父皇的妃子搅和在了一起!这要是被父皇知道,可就有好戏看了!

不过此事万万不可鲁莽,方才只是急匆匆地瞥了一眼,并没有任何证据,若是贸贸然就去向父皇揭穿此事,到时候五皇兄再来个咬牙不认,岂不是拜拜浪费了一个大好机会?

幸好方才楚凌飞根本没有看到他,也绝没有想到那阵风刮的那么及时,竟然让安紫晴露出了真容!既如此……五皇兄,做弟弟的只好对不起你了!

想着,楚凌欢得意地冷笑起来,笑声宛如夜枭啼叫,令他身旁的邢子涯都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更新最快最稳定突然转身,他低声说道:“子涯,去替本王查一件事。”

邢子涯立刻点头:“是,王爷请吩咐。”

楚凌欢冲着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然后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什么。邢子涯点了点头:“属下立刻就去。”

“千万小心,”楚凌欢阴测测地冷笑着,“一定不要露了行藏,否则好戏就看不成了!”

邢子涯迅速转身离开,很快隐没在了人群中,丝毫不曾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楚凌欢这才施施然地离开了,期待着好戏上演的那一幕。

当然,所谓“不曾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只是楚凌欢的看法而已,就在两人刚刚离开没多久,正在街上闲逛的端木琉璃便听到耳边传来楚凌云的声音:“爱妃,鱼儿上钩了。”

密语传音就是好用,简直比现代社会的手机、甚至是喉震空气导管耳机都方便。端木琉璃笑笑,不动声色地做了个手势:收到。

楚凌云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定可以看到这个手势。

“琉璃,你在搞什么鬼?”走在旁边的蓝醉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动作,不由冷声开口,“你方才的手势是做给谁看的?”

按照两人之前的商议,要尽量增加蓝醉在众人面前出现的机会,他才有可能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将注意力从端木琉璃身上转移。因此借着七夕盛会的机会,端木琉璃派秦铮去邀请他出来游玩,出乎意料的,蓝醉居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端木琉璃笑笑,倒是不曾隐瞒:“凌云。”

“狼王?”蓝醉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端木琉璃又笑了笑,“而且不过是皇室之间的内部争斗而已,你不会感兴趣的。”

那倒是,蓝醉点了点头:“琉璃,你要我出来,我已经出来了,如果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趁着我心情还算不错,或许不会生你的气。”

端木琉璃眨了眨眼:“我没什么话跟你说呀,不就是请你出来游玩散心吗?”

蓝醉停住脚步转身看着她:“是吗?”

端木琉璃也停步转身,抬头与他对视:“是的。”

片刻之后,蓝醉冷笑:“你骗我。”

端木琉璃又眨了眨眼:“怎见得是我骗你?”

“因为你眨眼的次数太多,”蓝醉毫不犹豫地说,“还有,你不是那么无聊的人,若不是有什么目的,你绝不会把我弄到这里来。”

居然有那么大的破绽?亏她还是号称世界第一的特工。端木琉璃挠了挠眉心,不敢把实话说出口。如果让蓝醉知道她是拽着他出来看美女的,还不得把她咬成渣呀?虽然他不是狼,但好歹是蝙蝠来的,那牙也不比狼王差多少。

笑了笑,她依然满脸若无其事:“你以为我会有什么目的?难道我还会害你吗?不过就是不愿让你整天一个人闷在靖安侯府,拉你出来沾沾人气而已。”

蓝醉居然没有继续追问:“好,我当你说的是实话。何况我正好有话要问你。”

端木琉璃暗中松了口气:“你问。”

“我给你《身无彩凤双飞翼》的时间已经不短了,”蓝醉看着她,眸子依然散发着惯常的冷意,“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根本就没有开始修炼,还有,那血魂丹你也并不曾服用,是不是?”

因为那根本就不属于我,我怎么能动呢?端木琉璃叹了口气,坦然点头:“是。”

“为什么?”蓝醉皱眉,眸子倒是越发冰冷了,“琉璃,是不是到现在为止,你仍然坚持认为你不是血族后裔?”

“是,”端木琉璃又毫不犹豫地点头,“我是什么来历我自己知道,我真的不是血族后裔,你认错人了。”

蓝醉冷笑:“好,那你怎么解释天音术和狼王的幻影迷情?”

好,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了。端木琉璃无力地苦笑了一声:“就是因为这两点无法解释,误会才会越来越深,但我不能因此贪图不属于我的东西。不过总有一天你会发现真相,所以现在我就当是暂时替你保管。”

蓝醉看着她,眉头越皱越深:“既然我说服不了你,那就当是我跟你有缘,就算你不是血族后裔,我也心甘情愿地送给你,你可以照着修炼了吗?宝物本来就该赠给有缘人。”

端木琉璃笑笑:“再说,不必太执着,一切随缘。”

“我跟你有缘,”蓝醉仿佛钻入了牛角尖,“既然一切随缘,为何我们之间这份缘你却如此不屑一顾?”

端木琉璃**一声,深吸一口气:“好,等我认为缘分到了,我便开始修炼。”

见她如此固执,蓝醉眼中怒意一闪:“琉璃,你……”

然而三个字出口,他却突然身躯一晃,跟着紧紧闭住了嘴,唇角却已有一丝殷红的血迹流了下来。端木琉璃吃了一惊,立刻扑上去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蓝醉!你怎么了?”

“没事,”蓝醉冷冷地甩开她,抬起手抹去了唇角的血,“死不了。”

然而这一开口,却有更多的血流了出来,端木琉璃眼中早已满是焦急担心,重新抓住了他:“你还骗我?怎么可能会没事?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蓝醉这个样子,她的第一反应自然是盟魂血咒出了问题。毕竟一下子失去了三分之一的血,那么短的时间,她不确定蓝醉是否已经恢复了正常。

“说了我没事,”蓝醉再度甩开了她,语气比方才更加冰冷,“既然你始终怀疑我的居心,便不必理会我的死活,我没事。”

“我没有怀疑你的居心,”端木琉璃试图解释,然而蓝醉根本充耳不闻,居然一转身,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万般无奈,她只得喊了一声,“好,我练。”

蓝醉脚步一顿,却并未回头,冷声说道:“何必如此勉强,我这秘籍又不是送不出去了。”

“不勉强,”就见鬼了,端木琉璃苦笑,“蓝醉,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我始终不肯接受你的东西,不是因为怀疑你的居心,而是觉得受之有愧,因为我真的不是血族人。”

“没有必要,”蓝醉摇了摇头,“我也说过了,就算你不是血族人,我只当跟你有缘,所以心甘情愿。最多我答应你,即便将来发现你真的不是血族后裔,我也依然不会后悔今天说的话、做的事,更不会怀疑你贪图我的宝贝,这样总行了?”

端木琉璃哪里还说的出其他,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行,你吩咐,我照办,谁让你是血族的王呢?”

蓝醉转过身看着她,目光平静:“真的?”

端木琉璃点头:“真的,我练。”

“好,”蓝醉居然笑了笑,“那么,我有事。”

几个字出口,他已经双眼一闭软软地倒了下去。端木琉璃大吃一惊,刷的飞身过来相扶:“蓝醉!”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