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醉抿‘唇’,不答……端木琉璃一见便知事情绝对不简单,不由目光一凝:“你会怎样?我要听实话。”

蓝醉摇头:“不会怎样,我……”

话未说完,端木琉璃突然把手放在了他的心口,跟着淡然一笑:“不许对我说谎,你要知道,谎言会令你的心跳加速,瞒不过我。”

蓝醉眉头一皱,立刻后退两步躲开她:“我说过不会怎样……”

“那你心虚什么?”端木琉璃浅浅一笑,“不说实话,你休想离开。”

她的语气很淡,一如一直以来的温润,然而看着那双澄澈的眼眸,蓝醉知道她说得出,做得到。

抿了抿‘唇’,蓝醉依然摇头:“我真的没事……”

端木琉璃笑笑,突然转头看向楚凌云:“凌云,你知道吧?”

用的虽然是问句,语气却无比肯定。楚凌云不知道的事,只怕真的不多。

楚凌云刚要开口,蓝醉已经盯紧了他:“琅王!你……”

“蓝醉,你不了解琉璃,”楚凌云笑笑,“不说实话,今天你过不了关。”

蓝醉一时有些无言,楚凌云已经接着说道:“琉璃,盟魂血咒虽然可以保护你,但是蓝醉会因此活不过四十岁……”

“什么?”端木琉璃眉头一皱,立刻坚决地摇头:“那么我不要,蓝醉,你把法术解掉吧。”

蓝醉的身体晃了晃,脸‘色’是透明的惨白:“琉璃,不要任‘性’……”

“我不是任‘性’,”端木琉璃摇头,目光很温暖,“你并不欠我,我没有资格要你为了守护我折损寿命。”

蓝醉皱眉:“不是你要我这样做的,我自己愿意。”

“我不愿意。”端木琉璃微笑,“我的平安是以蚕食你的生命为代价,你要我如何安心?盟魂血咒能施应该就能解,快帮我解掉,我不能要。”

蓝醉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深邃而悠远:“你确定不要吗?”

“我确定,”心头掠过一丝迟疑,端木琉璃还是点了点头,“你的命是你自己的,我没有资格分享,帮我解掉可以吗?”

蓝醉突然挑了挑‘唇’,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可以。”

“好,”端木琉璃脸上掠过一抹喜‘色’,“那你告诉我,该怎么解?”

“我的血与你的血并没有融合在一起,”蓝醉静静地看着她,慢慢地说着,“你只需要重新划破方才那两个伤口,我的血就会流出来,当你感觉到流出的血不再是冷的,法术便解掉了。”

端木琉璃点头,退回到桌旁一把抓起‘药’箱中的手术刀,对着自己的手心就要划下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琉璃,不可以。”

端木琉璃抬头,万分不解:“为什么?你希望蓝醉因此活不过四十岁?”

楚凌云微笑,拿过手术刀放回到了‘药’箱里,把她的两只手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当然不想,但是琉璃,你不可以把蓝醉的血放出来。”

被他的双手握着,端木琉璃无比安心,却依然不解:“为什么不可以?只要血流出来,法术不就解了吗?”

楚凌云笑笑:“法术是可以解,但是蓝醉就会死。”

端木琉璃一愣:“真的?”

楚凌云点头:“所以你不可以那样做。”

端木琉璃愕然半晌,转头看向蓝醉:“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蓝醉笑了笑,“解不解都是死,没有区别。”

端木琉璃彻底无言:不解,蓝醉活不过四十岁,解了,蓝醉活不过今晚。就是说无论怎样他都不能长命百岁了呗?

沉默许久,她长长地叹了口气:“蓝醉,你这样做将会让我的余生都活在愧疚之中。你确定这样的守护比没有对我更好?”

只要一想到另一个人的生命将会因为自己大大折损,是个好人就不可能心安理得。恰巧,端木琉璃不算坏。

蓝醉的身体又晃了晃:“我没打算告诉你后果,何况我说过是我心甘情愿,你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原本应该神不知鬼不觉地进行,譬如可以点了她的昏睡‘穴’,再叮嘱楚凌云务必守口如瓶。可惜听到端木琉璃险些死于非命他便‘乱’了,什么都来不及考虑,结果……

端木琉璃摇头:“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怎么可能当做没有?你先回去休息,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在保住你‘性’命的前提下解掉盟魂血咒。”

“没有那种办法,”蓝醉皱眉,“琉璃,你不必……”

“那是我的事,”端木琉璃打断他,眸中有浓浓的责怪,“凌云说得对,你真的不了解我,我绝不可能安然享受你这样的保护。蓝醉,你不觉得你很过分?为了求得你的心安,就不管我是不是心安?”

蓝醉愕然,盯着她看了半晌,居然什么也不曾说便转过身,一步一步走了出去,只留下一个孤独而苍凉的背影。

看着他的背影,端木琉璃心中也有些难受,却只是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楚凌云的神情倒是早就已经恢复平静,拉着她在桌旁坐了下来:“琉璃,他是一番好心。”

“我知道,但我不能,所以帮我想想办法。”端木琉璃点头,“你那么聪明,一定可以想到的。”

楚凌云失笑:“好,我尽量想。不过我想除了你之外,恐怕任何人都巴不得蓝醉对他使用这样的法术。”

端木琉璃顿了顿,好奇地问道:“凌云,这个法术真的有他说的那么厉害吗?无论我们相隔多远,只要我一有危险,他就能感应到?”

楚凌云点头:“据说是可以,但我没有亲眼见过,不过我知道这法术虽然有效,但是你们之间的距离却不能太远,否则便会失效。”

端木琉璃恍然:她就说嘛!尽管是科学解释不了的,但也不可能玄妙到那种地步,如果他们两个一个在天南,一个在海北,就算她有危险,蓝醉怎么可能感应的到?

不过不等她说什么,楚凌云已经接着说道:“不过我倒是明白为何蓝醉突然又肯做靖安侯了。”

端木琉璃皱眉:“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楚凌云笑笑:“因为靖安侯府跟琅王府之间隔的并不远,在这个范围之内他是可以感应到的。所以他只需要住在靖安侯府,便可以随时感应到你是安好还是有危险。”

端木琉璃顿时有些好奇:“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今天他去找父皇了,”楚凌云笑了笑,“他跟父皇说虽然之前拒绝,但此刻又想通了,父皇已经答应了他。”

端木琉璃愣了好一会儿,禁不住埋怨了一句:“父皇也真是的,所谓君无戏言,怎能如此朝令夕改,又怎能任由蓝醉如此翻来覆去?”

楚凌云并不觉得意外:“蓝醉毕竟是蓝星的侄儿,父皇又一直对蓝星心存愧疚,之所以对他如此,想必也是为了弥补对蓝星造成的伤害,也好让自己的心里好过一点。”

端木琉璃沉默半晌,摇头说道:“我还是不相信将他的血注入我的体内,就可以跟我形成感应,再说即便感应到了,他又怎能来得及赶过来?”

“应该可以吧,”楚凌云对此倒是十分相信,“血族这种古老的法术由来已久,而且据说灵验得很,算的上是血族的不传之秘之一。但具体为什么会有效,我也不知道。”

端木琉璃皱眉:“那你刚才说如果把蓝醉的血放掉他就会死,是真的么?”

“是真的,”楚凌云点头,“虽然这样说你可能觉得难以置信,但我却不能让你去验证,因为一旦验证过了,蓝醉就死翘翘了。”

端木琉璃忍不住失笑:“我有危险他能感应到,那他若是有危险……”

“跟你没关系,”楚凌云抿了抿‘唇’,“这种法术是单向的,他有什么危险、是死是活你都无法感应,但是,琉璃,你若不幸……死掉,他也不能活。”

端木琉璃彻底愣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虽然蓝醉做这一切只是因为她是血族人,但是依然被深深地震撼了:是不是对待每一个血族人,他都会做到这样的地步?

楚凌云察言观‘色’,居然猜到了她的心思,眸中闪烁着微微的光芒:“琉璃,你是不是在想蓝醉会不会对每一个血族人都做到这样的地步?”

“你好厉害,”端木琉璃怔怔地看着他,“没错,我是在想这个,你能回答吗?”

楚凌云笑笑:“血族已经没有别人,这个答案恐怕我们都不会知道了。”

端木琉璃看着他,突然微微一笑:“凌云,我是你的妻子,却跟别的男子生死与共,你真的不在乎?”

楚凌云笑了笑,坦然地点头:“我不可能不在乎。可是琉璃,这个法术对你而言是有好处的,至少可以多一重保障。因为如今你我都处在漩涡的中心,尤其是你,更是所有人的眼中钉,多了这重保障,至少安全一些。”

尽管楚凌云的话合情合理,端木琉璃却依然敏锐的地觉察到了什么,不由仔细看着他,许久不说话。楚凌云原本还静静地与她对视,然而持续片刻之后,他的眼底深处便隐隐出现了一丝不安,终于不自觉地移开了视线:“琉璃,你看什么?”

“我觉得你没有说实话,”端木琉璃慢慢摇了摇头,“凌云,还记得当初天宁曾经说天蔻的那句话吗?我现在才发现如今的感觉跟他是一样的,我对你其实远不如我想象的或者说我认为的那么了解,而我了解到的都是你愿意让我了解的,其实你的背后还有着无数的秘密,都不曾与我分享。”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