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云冷笑一声:“西门紫照,你还想怎样?你不弄清楚真相就跑到琅王府来对着本王的岳母查来查去,又是看眼睛,又是看右脚,如今你可看出了什么?”

西门紫照心中一跳,终于回过神来,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这、这实在是多有得罪,还请琅王不要见怪。WwW.XsHuoTXt.更新最快最稳定.bihu.”

楚凌云若无其事地笑笑:“见怪不见怪本王说了不算,问过本王的岳母吧。”

西门紫照顿时满脸为难,木灵芝倒不打算追究:“云儿,算了吧,那幅画像与我的确有几分相似,难怪他们会找上门来。误会弄清楚了就好,咱们也别太得理不饶人。”

楚凌云打个呵欠:“好。”

扔出一个字,他居然再不打算说什么,西门紫照尴尬得无以复加,只得对着木灵芝深施一礼:“夫人,在下多有得罪!实在是被逼无奈,请夫人恕罪!”

木灵芝微笑摇头:“四皇不必如此,快快请起。”

站直身体,西门紫照又连连赔罪,这才与两位护法一起退了出去。楚天奇众人,点头说道:“没什么事就好,朕先走了。”

“恭送皇上!”

直到所有人都走远,连影都看不到了,木灵芝才浑身一软瘫在了椅上:“吓死我了……”

端木琉璃笑笑:“怕什么?我不是说过了吗?绝对万无一失。”

“嗯。”楚凌云点头,“连我完全变形的腿琉璃都医得好,这点小事还难得住她吗?”

其实所谓“天鹰神女独有的特征”很简单:木灵芝的右脚天生六趾,在古人看来的确是无法掩饰的特征!不过对法医特工而言,那就再简单不过了!

于是端木琉璃立刻命人准备了相关器具,为木灵芝做了个小小的手术,把那个侧生出来的小趾去掉了。之后,秦铮又专门配制了一种祛除疤痕的药物,三两下便让她刀口处的肌肤完全恢复正常,一丝一毫的痕迹都不曾留下!至于这样做是否有违天理纲常之类,不管是端木凝安还是木灵芝都毫不在乎,只要能与家人快快乐乐地在一起,付出任何代价他们都在所不惜!

因此方才紫陌怎么看都看不出问题,自然就会认为是他们认错了人。本来嘛,眼睛并非紫色,右脚也不是六趾,与画像中的女也不是绝对相像,凭什么硬说人家是天鹰神女?

眼见危机解除,端木凝安笑得更加开心:“琉璃,这次多亏了你,你果然是咱们全家人的福星!”

端木琉璃笑笑:“举手之劳而已。右护法已经亲自验过,回去之后自然会禀明天鹰教主,自此之后便不会再有人说娘是天鹰神女了,你们大可放心。”

此事既了,二人便打算返回渊州。不过为免引人起疑,端木琉璃建议他们再多住几日,最好让别人看到他们是为做生意而来。两人点头:这个太简单了。

“可恶!怎么会是这样?”拜别了楚天奇,西门紫照一路走一路不停地咒骂,“紫陌,你看清楚了吗?确实没有?”

“确实没有,”紫陌摇头,“无论多高明的易容术,都不可能藏住六趾,属下确定,她的右脚与常人无异。”

西门紫照眉头紧皱:“这么说,她真的不是天鹰神女?真是白忙一场……”

身后两人对视一眼,并未作声,但也十分失望。片刻后,西门紫照突然问道:“教主只是说天鹰神女可能潜逃到了潋阳城?还有没有其他线索?”

“没有,”紫陌摇头,“不过请四皇放心,属下等会继续暗中打探。”

如今看来,也只有如此了。西门紫照点头,眼睛微微闪了闪:“那么你们去吧,有什么事本王会再联系你们。”

二人施礼离开,西门紫照也袍袖一挥快步而去:等赶快跟七皇说一声,免得他继续为此徒劳。

夜深之后,楚凌欢便在邢涯的陪伴下来到了瑶池苑。双方见面,顾不得寒暄,西门紫照便将白日之事一一说了出来。楚凌欢闻言不由皱眉:“不是?倒也不奇怪,原先我就说她跟画像中的女并不十分相像,何况眼睛也不是紫色。”

“我也是怕大意错过。”西门紫照叹了口气,“如今已经确定,因此立刻告诉七皇一声。”

楚凌欢虽然也失望,却隐藏得很好,甚至和和气气地安慰了一句:“不必着急,只要她真的在潋阳城,一定会找到的。我也已经派出人手暗中查探,希望能帮上忙。”

“多谢七皇,”西门紫照拱了拱手,突然压低了声音,“四皇,听说大皇弑君谋逆,已经被打入天牢终生监禁,可有此事?”

楚凌欢眸中掠过一抹阴狠,本着对盟友坦诚的态度点了点头:“不错,确有此事。他设局本是为了逼死三皇兄,却没想到把自己逼上了绝路,真是愚蠢之极!也不想想,三皇兄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吗?结果怎么样?本想打雁,却没想到被雁啄了眼。”

“哦?”西门紫照眨了眨眼,“这么说狼王不但没有上当,反而把大皇给扳倒了?”

“不就是说?”楚凌欢咬了咬牙,“其实大皇兄的一举一动早在三皇兄的预料之中,他却故意不揭破,不动声色地把大皇兄送入了天牢!”

西门紫照沉默片刻,突然笑了笑:“那不是很好?至少七皇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好是好,只可惜少了一个竞争对手的不只是我。”楚凌欢冷笑,眼中闪着阴鸷的光芒,“三皇兄此举只怕如了很多人的意,毕竟如此一来,等着踏上皇位的脚又少了一只!”

西门紫照目光闪烁:“贵国四皇成为废人,声名狼藉,难以继续参与竞争,好像也是因为狼王……”

“不错,是三皇兄废了他。”楚凌欢点头,“所以四皇,三皇兄才是我们真正的对手,其余人根本不足为惧!”

西门紫照笑了笑:“这一点谁都知道,问题是我们如何对付他?又是否对付得了?”

楚凌欢沉默良久,轻轻咬牙:“实在不行,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试一试了。”

西门紫照一喜:“什么办法?”

楚凌欢冷笑,昏暗的烛光下,只见他的眼中闪着阴狠的光芒。

几日之后,端木凝安便与木灵芝带着几车货物离开了,十足是做生意的样。自此之后,他们完全可以在渊州过神仙眷侣一般的日,再也不必担心有人打扰。有端木琉璃这么手段高明的女儿,怪不得他们做梦都会笑醒。

然而端木琉璃和楚凌云的日却注定不会太过平静。

这日晚,二人各自回房歇息。端木琉璃早已命人备了热水,此刻正躺在浴池之中安静地闭目养神,享受这难得的时光。

就在此时,一股异常的气息陡然传入鼻端,她猛的睁开眼睛,飞刀同时出手,瞬间击灭了烛,室内顿时一团黑暗,只能看到模糊的影!

下一刻,她已自水中一跃而起,一把抓过外衣披在了身上!多年的特工生涯练就了她罕有人及的高度警觉,即便沐浴的时候身边也带着枪,如今换成了刀,威力依旧不容小觑!

这一连串的动作不过是在眨眼之间,可是不等她站稳脚跟,尖锐的破空声迎面而来,冷锃亮的剑尖距离她的心口已不及一尺:这才是真正高明的杀手,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都不做!

端木琉璃无声冷笑,脚底下迅速踏出几个诡异的步,已躲过了来人的雷霆一击,同时右手一挥,飞刀直奔他的面门!

“雕虫小技!”

来人终于开口,却只说了四个字,声音嘶哑难听。手掌一挥,他将飞刀击落,手中长剑再度刺向了端木琉璃的心口,比方才更快更狠!

端木琉璃脸色微变,情知自己只怕不是他的对手!最糟糕的是她沐浴之时一向不要任何人伺候,早已打发了狼燕等人各自去休息。就算她出声呼救,等他们赶来的功夫她也足以丧生在此人剑下!

不过,幸好她是端木琉璃。

眼见剑尖已经刺到面前,黑暗中她唇角一挑,勾出一抹冷的笑意。紧跟着,她脚底突然踏出了半步,居然并未完全躲开黑衣人的剑,只听嗤的一声轻响,剑尖已经刺入了她的右肩!

冷而尖锐的剧痛瞬间传来,端木琉璃却面不改色。这一下刺中,黑衣人的眼中泛起一道深沉而狠厉的光芒,可是不等他继续拔剑刺杀,突然发现端木琉璃的身体似乎去势未竭,仍然继续向着他冲了过来,又是嗤的一声轻响,长剑已经洞穿了她的身体,剑尖猛的从她背后露了出来!

这一突然变故令黑衣人本能地愣了一下,就是这个瞬间,端木琉璃突然抬手,一把握住了黑衣人的手!陡然感觉到不妙。黑衣人一声怒喝:“你……”

一个字出口,他已经脚尖点地猛的后退,长剑刷的从端木琉璃的身上拔了出来。伤口处立刻血流如注,端木琉璃却似乎丝毫不觉得疼痛,甚至浅浅地笑了笑:“滋味如何?”

手背上传来一阵刺痒,黑衣人本能地低头一看,被端木琉璃碰过的地方已经又红又肿,不由一声惊呼:“鬼见愁?”

“行家呀!”端木琉璃依然淡淡地笑着,“那么你应该知道如果不立刻运功把毒逼出来,毒素就会深入脏腑,神仙难救。”

黑衣人越发恼怒,长剑一挥:“杀了你也来得及!”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