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楚凌云没有开口的打算,蓝醉语调轻快地解释了一句:“琉璃,方才狼王对你施展的就是他的独门摄魂术幻影移情。www*xshuotxt/com@!.bihu.”

端木琉璃依然疑惑不解:“那又怎么样?”

蓝醉似乎淡淡地笑了笑:“幻影移情只在两种情况下会无效,第一,碰到内力比狼王还要高的人,第二,碰到血族人。”

端木琉璃一愣:“什么?你的意思是……”

“他的意思是,”楚凌云接过话头,“要么你内力比我高,要么你是血族人,否则我的幻影移情不可能对你无效。”

端木琉璃依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但你怎知……”

“我怎知幻影移情对你无效?”楚凌云微笑,“琉璃,这好歹是你夫君的独门绝技,是不是有效我会看不出来吗?方才的一刹那,你的心神的确被我控制,但连眨眼的功夫都不够便恢复了正常,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端木琉璃目光闪烁,却不曾正面回答:“我的内力不可能比你高。”

蓝醉点头:“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你是血族人。”

端木琉璃摇头:“这样下结论太轻率了,难道就没有例外吗?”

“相信我,真的没有,”蓝醉看着她,眸里的暖意简直前所未有,“或许会天音术的未必一定是血族人,但若不是内力高于琅王,便只有血族人才能抵御幻影移情。”

你该相信我,真的有例外,因为我能抵御幻影移情是因为我来自千年之后的现代社会,是因为那块集成芯片!

可是,这样的话要她如何说出口?即便说出口,又有谁会相信?

端木琉璃无法辩驳,登时变得有气无力:“为什么?”

楚凌云笑笑:“因为无翼血族体质特殊,我只能回答这么多,你若再问如何特殊,我也不知道。”

端木琉璃苦笑:“岂不就是说,你无法对血族使用摄魂术?”

“谁说的?”蓝醉淡然接上,“除了幻影移情,狼王还会另一种摄魂术,名为‘紫瞳**’,横扫天下,包括血族。”

楚凌云又笑了笑:“过奖。”

蓝醉转头,蓝眸中温情闪烁:“琉璃,如今你还要否认吗?你我源出一脉,而且是无翼血族硕果仅存的两个人,所以你放心,我会尽我所能保护你,绝不会让你受到丝毫伤害!”

端木琉璃张了张口,却忍不住想要无语问苍天,楚凌云已经挑唇,勾出一抹看似温和的冷笑:“蓝醉,我还活着。更新最快最稳定”

“我知道。”蓝醉看他一眼,“我知道你身手卓绝,可保琉璃万无一失,不过多一个人保护总不是坏事。身为血族的王,我对我的族人有保护的责任和使命。”

楚凌云看着他,居然不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你打算做靖安侯了?我以为你会拒绝。”

“我已经拒绝了,血族数千条性命,区区一座靖安侯府抵消不了。”蓝醉回答,“楚天奇满足了我的三个条件,我愿意将所有恩怨一笔勾销,我说过,我能为族人做的就只有这些了,其他的我也无能为力。”

楚凌云笑笑:“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说,任何时候,不要太执着。”

这几句话对蓝醉的触动不算小,许久之后他才点了点头:“受教了,多谢狼王。琉璃,这个给你。”

又给我?

端木琉璃只想夺路而逃,不等他话音落地便立刻摇头:“我不要!”

如此激烈的反应让蓝醉的动作一顿,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你还不知道我要给你什么,便说不要?在你眼中,我始终是包藏祸心的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端木琉璃摇头,神情间却很坚决,“我知道你是一番好心,但不管你要给我什么我都不能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血族人。”

蓝醉眼中的寒意又多了几分:“琉璃,这话应该我来说,相信我,你真的是血族后裔,你若不信,问问狼王,你总该知道,就算我会骗你,他也不会骗你。”

端木琉璃皱眉,但还是听话地回头看向了楚凌云,楚凌云笑笑:“至少到目前为止,除了内力比我高的人和血族人,我的幻影移情从来不曾失手。”

那是因为我体内的集成电芯片呀!端木琉璃欲哭无泪,深感无力,勉强点了点头说道:“就算是这样,也只是从一个侧面说明我可能与血族有些渊源,未必就一定说明我真的是血族后裔,我不懂你为何对这一点如此执着?”

“不懂的人是我,真正执着的人是你,”蓝醉看着她,目光冷,“承认是血族人那么困难吗?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对血族如此排斥?”

“我没有,”端木琉璃叹了口气,“我只是不希望将来你发现真相的时候失望,更不希望你认为我是故意隐瞒,目的是为了从你手中得到一些好处。”

“大可不必这样想,”蓝醉摇头,“我确定我没有弄错,退一步说,就算我真的弄错了,那也是我的责任,与你无关,因为我知道你不是那么龌龊的人。”

端木琉璃沉默片刻:“好,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说,就算我是血族人吧!不过记住你的话,将来一旦发现真相,不要认为是我有心欺骗。”

蓝醉点头:“放心,我不会,这个给你。”

你还真执着。端木琉璃一声苦笑,发现他从怀中掏出来的是一个布包,看形状应该是一本

果然,布包打开,露出了一本泛黄的古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身无彩凤双飞翼。她不由疑惑地抬头:“这是……”

“血族之王代代相传的武功秘籍,我这一身所学皆是由此而来。”蓝醉回答,“你毫无内力,难以保护自己,不过好在天赋绝佳,只要照着这本秘籍修炼,用不了多久便至少会达到我这样的水准。”

端木琉璃反而好奇:“你怎么知道我天赋绝佳?”

“我知道你曾经修炼过冷月玲珑诀,”蓝醉淡然说着,“而且如果不是出了意外,你应该已经变练成了第七重,那是从来没有人达到过的高度,若不是天赋绝佳,怎能做到?”

罢了,好汉不提当年勇。端木琉璃摇了摇头:“这秘籍既然是血族之王一脉相传,怎能留给我?还是留给你的孙后代吧。”

蓝醉目光一凝,语气冷淡:“我这一生只怕不会留下孙后代,无翼血族的血脉,只怕必须由你来延续。狼王,勤快些,多耕耘才会有更多收获。”

这算不算冷幽默?

端木琉璃满脸黑线,楚凌云已含笑开口:“琉璃,你就拿着吧。等我闲来无事的时候或者也可以研究研究。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蓝醉毫不犹豫地摇头,“狼王身手卓绝,武功独步天下,即便不研究我已经不是对手,既如此,无所谓。你们既是夫妻,琉璃的就是你的,轮不到我介意。”

“过奖,”楚凌云笑了笑,“我跟琉璃说过,想不到这世间除了地狱门主段修罗,还有我摸不透深浅的高手,所以不如找个机会真刀真枪打一架?”

蓝醉上上下下看他几眼:“狼王这话才真的是过奖了,我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清楚,根本不是狼王的对手,或许是之前的天音术给狼王造成了一些错觉。”

“我看未必,”楚凌云依然摇头,“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父王之所以那么轻易被拿下,其实是因为他天分有限,这身无彩凤双飞翼他根本就不曾修炼到多少。而你不同,依我看来,你应该已经将之全部融会贯通了吧?”

蓝醉点头:“即便如此,我仍然不是你的对手。狼王,为了琉璃,我终生不会与你为敌。你若看得起我,不认为血族肮脏卑贱,我愿交你这个朋友。我对琉璃没有恶意,更没有私心。”

他这话无疑表明对端木琉璃只是族人之亲,并无男女之情。明白他的意思,楚凌云笑得温和:“成交。”

一旁的端木琉璃偷偷松了口气:如此甚好,她就怕楚凌云会因为蓝醉对她那有些**的态度而胡思乱想。

楚凌云的态度同样令蓝醉眼中升起一丝暖意:“果然不愧是狼王,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楚凌云笑笑,抬手指了指他的面具,蓝醉愣了一下:“什么?哦,应该的。”

接着他便反应过来,然后一抬手摘去了脸上的面具。这一刹那,楚凌云眼中的笑意更加明显,而端木琉璃则难以掩饰眼中的惊艳!

果然不愧是以美貌著称的种族,面前这张脸年轻美艳,野性十足,一双眸更是被苍茫的夜色映衬得幽深碧蓝,闪烁着蓝水晶般璀璨的光泽。那样的美艳似乎不应该属于一个须眉男,可是面前的蓝醉却并不给人太过柔媚的感觉,反而像是一坛窖藏了千百年的美酒,散发着醉人的醇香!

唉!好一个美男,难怪琉璃都看呆了……

楚凌云回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琉璃,你确定要继续看得如此津津有味?”

端木琉璃回过神来,很有几分赧然,蓝醉已经淡淡地笑了笑:“如何?我说过,我不难看,至少吓不到你。”

那丝笑容很淡,淡得几乎可以忽略,但却宛如云破月来,岩雪化,瞧在眼中说不出的令人心动!

看他一眼,楚凌云微笑,微笑着磨牙:“你还笑?还嫌那张脸不够勾魂夺魄?”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