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琉璃笑笑:“说父皇啊,听不出来吗?”

楚凌云默然片刻,也笑了笑:“嗯,听出来了。WwW.XshuOTXt..bihu.琉璃,你知不知道父皇为何对凝贵妃那么**爱?”

端木琉璃愣了一下:“怎么话题跳转得这么快?”跟着眼睛突然一亮,“啊!难道你是想说……”

“我就知道你是聪明的,”楚凌云点头,“因为她的眉宇之间,与蓝星有几分相似。父皇对蓝星,始终抱着一份强烈的愧疚之心,所以被立为太之后,他曾数次悄悄打听过蓝星的下落,只可惜,他不知道蓝星已经死在了先皇面前,包括他们的孩。”

端木琉璃有些愕然:“这……这……”

“帝王天,也有真情。”楚凌云笑笑,“只不过生在皇家,尤其是在利益冲突面前,真情往往是第一个被舍弃的。鱼与熊掌,一向很难兼得。”

端木琉璃沉默很久,愕然渐渐消失:“如此说来,凝贵妃岂不只是个可怜的替身?”

“也不尽然。”楚凌云摇头,“她们只是眉宇之间有几分相似,脾气秉性却完全不同,凝贵妃的端庄优雅其实更得父皇的心,因此才能长**不衰,而不仅仅是靠着那一点相似。”

端木琉璃点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真相,为何不告诉父皇蓝星已经不在人世?”

“没有必要,”楚凌云笑笑,笑容居然有些锐利,“就让他以为蓝星还活着,那么不管是一种安慰还是一种惩罚,都是他应该承受的。”

端木琉璃看着他,唇角含笑:“凌云,你是特别的。”

楚凌云握住她的手,笑得很美:“我当你这是夸我,琉璃,你的手好凉。”

端木琉璃神情平静:“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知道。”楚凌云很认真,语速也很慢,似乎是为了将每一个字都刻进端木琉璃的心里,“原谅我说不出什么海誓山盟,但我可以告诉你……”

“我什么都不要听。”端木琉璃轻轻捂住他的嘴,感受着他唇上的温热,“做得到,做给我看,做不到,不需要说给我听。”

楚凌云看着她,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那么,早点睡吧。”

说着他转身欲走,端木琉璃却突然叫住了他:“凌云。”

楚凌云停步转身:“嗯,还有什么事?”

端木琉璃抿了抿唇:“凌云,你是在乎我的,是吗?”

楚凌云干脆走到她面前,笑得很温柔:“琉璃,你想说什么?”

端木琉璃突然叹了口气:“在乎我,为什么不想要我?”

楚凌云也叹了口气,表情很哀怨:“琉璃,你这话问得真残忍。如果你看得到我每天晚上是如何辗转反侧到天明的,我相信你问不出这样的问题。”

端木琉璃想了想:“没有任何人阻止你,是你不想伸手,那么,你是在顾虑什么吗?”

“顾虑什么?”看到他居然点头,端木琉璃眉头微皱,“我说过,一开始你最吸引我的就是你的狂,我想不出究竟是什么事让你如此缩手缩脚?”

“不要问好吗,琉璃?”楚凌云微笑,“既然是顾虑,那就说明不能轻易说出口,但是总有一天,当我不再为此而顾虑,我会把我的顾虑告诉你。”

绕口令吗?端木琉璃有些无奈,但却点了点头:“好,我不逼你。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说了,我随时在等你。”

楚凌云点头:“我知道了。”

我在顾虑什么?琉璃,你不会想知道。

第二天一早,帝王的口谕便传到了飒然居,要二人到御见驾。诚如楚凌云所言,对于蓝星楚天奇心中始终存着一份愧疚。当年他的确是为了保住已经近在咫尺的皇位,才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背弃两人之间的海誓山盟。只是他没有想到那****,蓝星居然就珠胎暗结,但无论怎样都不能动摇他的决定,在他的心中,皇位、江山始终是第一位的。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对当年的事讳莫如深,因为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当年他是如何始乱终弃,伤害了那个无辜的女。与此同时,他也知道蓝星之所以给先皇下了变成吸血鬼的剧毒,其根本原因仍然在他,所以他更不容许当年的事再被人翻出来。

正是因为怀着这样的恐惧,他才脱口对楚凌云说了那句“怀疑你的居心”之类的话,惹恼了楚凌云,令他不得不耐着性听他讲述了所谓的内情。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年蓝星居然还做出过那么疯狂的事,居然用传国玉玺要挟先皇成全!

当楚凌云告诉他这一切,他简直无法相信,只觉脑中不断轰鸣,根本不能思考!此刻回过神来,才发觉有很多细节他都没来得及问。

不多时楚凌云和端木琉璃赶到,上前见礼:“参见父皇的。”

“免礼,”楚天奇挥了挥手,“云儿,朕叫你来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楚凌云毫不意外:“是。”

楚天奇深吸一口气,令自己保持冷静:“云儿,你说当年蓝星曾用传国玉玺要挟先皇成全,可是传国玉玺明明一直就在宫中,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楚凌云笑笑:“父皇已经看过那封信,想必知道并非伪造。而传国玉玺之所以还在宫中,是因为蓝星亲手将她送了回来。”

“什么?”楚天奇忍不住皱眉,“既然还未达到目的,她怎会将玉玺送回?”

楚凌云目光微闪:“当年蓝星知道先皇灭了血族之后,也对自己的鲁莽行为悔恨不已,为了避免酿成更大的祸端,她才将玉玺送了回来。”

楚天奇恍然,迟疑片刻之后装作平静的样问道:“那蓝星呢?她又去了哪里?”

这才是他最想知道的问题,楚凌云既然能够查出那么多内情,这一点他应该知道吧?想到此,他的眼中浮现出一抹隐隐的急切。

可是楚凌云却偏偏摇了摇头:“不知道,将玉玺送回之后,蓝星便彻底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

这么说其实也对,蓝星早就已经香消玉殒,如今二十多年过去,谁知道她已经转世投胎到了何处?希望她能投个好人家,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吧。

楚天奇眼中掠过一抹明显的失望:“既如此,那这些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楚凌云早就知道他会有此一问,淡然一笑说道:“我请通天阁的人查到的。”

“什么?”楚天奇吃了一惊,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云儿,这是咱们皇室内部的事,你怎能随便告诉外人?万一传了出去……”

“父皇放心,绝对不会,”楚凌云摇了摇头,“通天阁的信誉一向是玄大陆所有人都信得过的,他们不知道掌握了多少人的秘密,可是到今天为止,却不曾泄露半个字,这一点父皇想必也知道。”

这倒是,何况通天阁已经知道了这些事,就算多担心也没用了,楚天奇只得点了点头:“以后不得再如此擅作主张,至少也得跟朕说一声。不过既然有你为通天阁作保,朕也就放心了。”

言下之意,若是出了任何问题,也得由你承担一切后果。

楚凌云点头:“我知道。所以父皇也应该相信此事绝对是真实的,通天阁的消息一向可靠。”

被这句话提醒,楚天奇眼睛一亮:“那能不能请他们帮忙查一查蓝星的下落?”

楚凌云愣了一下,暗中有些苦笑不已:把这茬给忘了。说可以吧,那他之前隐瞒还有什么用?说查不到吧,岂不是对通天阁的信誉有影响?

挠了挠眉心,他只得点了点头:“可以试一试,回头我跟他们说一声。”

楚天奇眼中的期待更加明显,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好,你记着些,别忘了。”

楚凌云点头:“真相已明,父皇是否考虑跟蝙蝠公谈一谈,将这件事彻底解决?”

楚天奇皱眉:“这件事的真相蝙蝠公知道了吗?”

“是,我已经告诉他了,”楚凌云点头,“相信他也已经知道,灭族之祸其实是因为蓝星太过鲁莽引起的。但先皇毕竟杀了他们那么多族人,无论谁欠了谁的,这场恩怨就彻底了结了吧。”

**之间遭遇灭族之祸,这对血族而言的确太过残忍,蓝星却的确不该拿传国玉玺开玩笑。盗取传国玉玺罪同谋反,就算是落个灭族的下场也并不冤枉。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之所以有如此过激的行为,也是因为楚天奇背弃当日的誓言。而他之所以背弃,却又是因为先皇的不肯成全,所以或许是连上天也为蓝星打抱不平,才让先皇走过入魔,必须吸食鲜血才能暂时保命,到最后还是英年早逝。

想到这里,楚天奇突然又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对了云儿,你说先皇走入魔也是因为蓝星,那又是怎么回事?”

楚凌云笑笑:“其实先皇走入魔正是因为看到了蓝星留下的那封信。当时他尚未散功,看到传国玉玺被盗,自然知道事关重大,一时情急导致内息走岔,才会令三阴脉络受损,导致了后来的严重后果。”

楚天奇愣愣地听着,许久之后才仰天长叹:“果然,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还真是半点也不错!罢了,如果蝙蝠公同意,这场恩怨就这么了结了吧!归根结底是朕对不起蓝星在先,咱们东越皇室欠血族的。云儿,你告诉蝙蝠公,他所有的条件朕都答应,但是以后他不得再用蝙蝠伤害无辜。”

楚凌云点头:“是,我会告诉他。”

楚天奇挥了挥手,示意两人退下,可是就在他们刚刚走到门口,他却突然说道:“记得请通天阁查一查蓝星的下落,还有……那个孩。”

楚凌云唇线一凝,眼中掠过一丝不忍,到底还是点了点头:“是。”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