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线索,西门紫照自然不会轻易放弃摇头说道:“七皇子想的太简单了,天鹰神女既然要隐瞒身份,当然会编造一个故事出来,好为自己打造一个全新的身份,旁人才不会起疑。www*xshuotxt/com”

楚凌欢点头:“这一点我当然也想到过,可是之前七皇子曾说过,天鹰神女因为体质特殊,所以眼睛泛着紫色,很容易辨认,而三皇嫂的母亲眼睛却与常人无异。”

这一次,西门紫照果然也有些迟疑起来:“是吗?那会不会是她使用了什么特殊的易容术,改变了自己眼睛的颜色?”

“世上有那样的易容术吗?”楚凌欢皱眉,“虽然最高明的易容术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人的容貌,但至少我还没有听说过连眼睛都可以改变的。”

这正是楚凌欢迟迟没有对木灵芝下手的主要原因。万一她并不是天鹰神女,反而因此惹恼了楚凌云,那不是典型的狐狸没打到、反惹一身骚吗?

一时之间二人都沉默下来,片刻之后西门紫照深吸一口气说道:“无论如何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决不能轻易放弃。天鹰神女本就异于常人,说不定她真的有法子改变眼睛的颜色。”

楚凌欢暗中冷笑,面上却诚恳地说道:“早知如此,我真该将这件事告诉四皇子,也免得耽误这么久。”

“七皇子客气了,”西门紫照微笑,“毕竟我也只是猜测,不过是抱着万一的指望而已。不管怎样,查一查总没有坏处,还请七皇子提供更多关于琅王妃母亲的线索。”

楚凌欢点头,将自己知道的一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倒是没有隐瞒,因为他知道的本来就不多。西门紫照目光闪烁,显然更有着自己的计较。

夜色渐渐深沉,宫中到处一片宁静,除了负责巡逻的侍卫,大多数人都已进入梦乡,虽然因为担心蝙蝠再度出现,都睡得不甚安稳。

在宫中转了几圈,并未发现什么异常,楚凌云和端木琉璃便回到了房中。二人还未成为真正的夫妻,平日都是分房而睡,不过房间离得并不远,好方便随时照顾。

洗漱完毕上了**,端木琉璃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然而不知过了多久,一种本能令她突然睁开双眼,窗口已经传来一个男子冰冷的声音:“警觉性不错。”

蝙蝠公子?不同于之前,他的语气虽然依然冰冷,却带着一丝隐隐的期待。

端木琉璃慢慢翻身坐起,淡然一笑:“狼王就在隔壁,你还敢来?”

蝙蝠公子并未打算入内,隔着窗子紧紧盯着她:“那天晚上,是你吗?”

知道他问的是令蝙蝠失去控制一事,端木琉璃并不否认:“是我。更新最快最稳定”

蝙蝠公子眼中瞬间掠过一道奇异的光芒,原本堪比绝对零度的冰冷中竟然多了一丝热切:“原来真的是你!你也懂天音术?”

原来超声波在蝙蝠公子这边被称为天音术?这个称呼倒是十分贴切。笑了笑,端木琉璃淡淡地开口:“略知一二,倒叫蝙蝠公子见笑了。”

蝙蝠公子暂时没有开口说话,目光却越来越暖意十足,仿佛看着自己一别多年的亲人。看着看着,他突然身形一动……

“不要进来!”端木琉璃立刻出声阻止,“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想让别人伤害你,你走。”

蝙蝠公子居然听话地顿住脚步,静静地凝视着她:“为什么?我杀了那么多人,你不是应该想要杀我而后快吗?为什么不想伤害我?”

“直觉,”端木琉璃浅笑回答,“我觉得你不该死。”

“为什么?”蝙蝠公子依然是这三个字,“给我一个理由,否则我不会走。”

端木琉璃目光一凝,唇角已经挑起一丝清冷的笑意:“我若给你一个理由,无论是什么你都会走吗?”

那丝笑意美到无法用语言形容,至少在那一瞬间,似乎连这苍茫的夜色都退了退,比夜空中的月儿还要皎洁!

蝙蝠公子眼中的热切更加明显,语气却还算冷静:“说来听听,如果满意,我会走。”

端木琉璃凝视着他的眼睛,又是一丝浅笑:“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有一双很美的眼睛?”

这句话并非恭维。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他,端木琉璃才突然发现他虽然带着面具,却遮不住那双令璀璨如星的眼睛。他的眼睛居然闪着淡淡的蓝光,仿佛一潭蓝汪汪的水,荡漾着虽然冰冷但却令人不得不心动的光芒,宛如一杯陈年的酒,醇香浓烈,看久了竟有一种迷醉的感觉。

蝙蝠公子的气息微微一滞,一只手已经不自觉地搭上了窗框:“是吗?那你不妨说一说,美在何处?”

端木琉璃想了想,尽量描述得贴切一些:“像万里无云的天空,湛蓝深远,像一杯陈年佳酿,令人迷醉……”

人影一闪,蝙蝠公子已经出现在端木琉璃面前,双手握住了她的肩膀:“你说什么?”

“找死!”

无数冷森森的光芒陡然****而至,蝙蝠公子虽惊不乱,身形一展向后急退,同时双掌一圈一划,无数银针已经被他用内力筑起的气墙所阻,纷纷跌落在地,传来一阵绵绵密密的叮当声,正是楚凌云的独门暗器无边丝雨细如愁!

将端木琉璃搂在怀中,楚凌云唇角含笑,眸子却冰冷如刀:“蝙蝠公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碰我的人。”

蝙蝠公子静静的站着,只说了几个字:“我并无轻薄之意。”

楚凌云冷笑:“你的目的?”

蝙蝠公子沉默,片刻后淡然说道:“狼王聪明绝顶,不会还什么都不曾想到?”

楚凌云目光闪烁:“也就是说,我的猜测是对的,你果然来自无翼血族!”

“无翼血族”四个字令蝙蝠公子骤然浑身一冷,冰冷的仇恨瞬间在他的周身萦绕:“所以,狼王应该知道我此来的目的。”

楚凌云居然令人意外地沉默了,而且并没有发动攻击的意思。见他如此,蝙蝠公子清冷地开口:“我想要什么狼王想必已经知道,不过此事狼王只怕做不得主。之前我三番五次入宫只不过是想让皇上知道,我有与他谈判的资格。三天之后,我来听狼王的答复。”

说着他身形一展急退而去,楚凌云依然没有阻拦之意,端木琉璃虽然奇怪,却来得及追问了一句:“你的名字?”

“你已经知道了!”蝙蝠公子的声音远远的传了回来,“湛蓝之蓝,迷醉之醉!”

蓝醉?

有没有搞错?怎么也姓蓝?此番穿越与姓蓝的这么有缘吗?怎么左一个右一个没完没了?

端木琉璃忍不住苦笑,楚凌云则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他方才为何那么激动了,因为你在无意间说出了他的名字。”

端木琉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有么?”

“有,”楚凌云点头,“你说他的眼睛很美,湛蓝深远,令人迷醉,岂不正好将他的名字嵌入其中了吗?”

端木琉璃闻言倒是有些意外:“你听到了?也是,你功力深厚,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没道理听不到。不过既然听到了,你为何此时才出现?”

“我在偷听呢!”楚凌云大言不惭,“你那么聪明,一定可以从蝙蝠公子口中问出一些什么,只是我没想到他居然敢对你下手。”

端木琉璃有些好奇:“你那么肯定他不会一进来就对我下手?还是你认为凭我的本事可以对付他?”

“你真看得起自己,”楚凌云毫不客气的,“连我都估不透他的深浅,你居然还认为可以对付他?琉璃,我佩服你的自信。”

端木琉璃若无其事:“那你还那么放心?”

“王妃,您可不要冤枉王爷!”秦铮忙替自家的主子辩解了几句,“王爷知道蝙蝠公子一定会来找您,所以这几夜根本就不曾好好睡过,绝不会给他机会伤害你的。”

端木琉璃很感动:“辛苦了。”

“应该的,”楚凌云笑笑,“所以你放心,他一来我就觉察到了,只是看你们聊的那么投机,不好意思打断。”

这句话中已经含着一丝酸溜溜的味道,端木琉璃吸了吸鼻子:“味道不对。”

“是,好酸,”秦铮点头,“原来是王爷在吃醋。”

楚凌云居然不否认,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端木琉璃,眼眸反倒越来越幽深,令人有些微的不安。端木琉璃却并不在意,反而笑得越发开心:“吃醋是不自信的表现,狼王,你觉得你比不上蝙蝠公子?”

楚凌云笑笑:“琉璃,我吃醋是因为我在乎你,但我的在乎不是给你的束缚,你有完全的自由。”

端木琉璃微笑:“可是从前你不是这么说的。那个时候你总说,无论如何你要定我了,今生今世不会再放手。”

楚凌云沉默,不知是无法回答还是不愿回答,再开口时居然跳过了这个话题:“你曾经问过我蝙蝠公子究竟是什么人,我想我可以回答你了。”

端木琉璃却并打算跳过,眸子里有隐隐的尖锐:“凌云,你在逃避什么?”

“我没有,”楚凌云摇了摇头,“该面对的我从来不会逃避,尤其是与你有关的一切。”

端木琉璃笑得温和:“你知不知道最初见到你,你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什么?”

楚凌云笑笑:“不是因为我长得英俊吗?”

端木琉璃失笑,语气却异常认真:“你的狂。如果你还想要我,记住别放手,否则,你没有第二次机会。”

楚凌云微笑:“如果你想走呢?”

“揍我啊!”端木琉璃一脸理所当然,“守着这么好的丈夫还想走,欠揍。”

楚凌云搂她入怀,呵呵地闷笑出声:“我怎么舍得?”

秦铮摸着下巴:王妃好有个性。这样的女子不知有没有“分号”?我也想要。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