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云一抿唇,轻轻晃晃她的手:“琉璃?”

“嗯?嗯!好。www/xshuotxt/com”端木琉璃这才回神,立刻点头,接着却眨了眨眼,“你说什么?”

楚凌云很怨念:“父皇召见。”

“哦,”端木琉璃答应一声,“那走。”

楚凌云原本还想问些什么,接着又决定不如见到楚天奇之后一次说个明白。

楚天奇正在御內满地转圈,见二人进来,他立刻挥手阻止他们的参拜,急声问道:“云儿,琉璃,怎样了?”

楚凌云将方才的经过简述一遍:“可惜被他跑了,不过既然把他逼了出来,正好可以向世人证明并非吸血鬼所为。”

楚天奇虽也觉得有些遗憾,一听此言却也连连点头:“不错,正是如此,从此之后,看谁还敢胡说道!对了云儿,可曾看出他是什么来头?”

楚凌云摇头:“我将他逼出来之后,他立刻便退走了,为了阻止我们追赶,他召唤出了那种能够吸血的怪物,否则他没那么容易脱身。”

楚天奇心中一跳,继而又是一喜:“这么说,你知道那种怪物是什么了?”

楚凌云摇头:“夜色太暗,看不到,不过可以肯定的是……”

众人调动起全部的注意力凝神静听,便听他老人家一本正经地接了下去:“这玩意儿叫得真难听。”

众皆无语:琅王,好歹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稍微严肃一点好不好?

知道这个儿子向来如此,楚天奇倒是不以为意,却听端木琉璃淡淡地开口:“蝙蝠。”

众人一愣:什么?

“蝙蝠。”端木琉璃重复了一遍,“那种吸血的怪物,其实是蝙蝠。不过很显然,那些蝙蝠已经被那个男子驯化,那男子正是以笛声指挥蝙蝠发动攻击的。”

众人这才恍然,但对于这种向来只闻其声不见其形的东西却都不甚了解,只不过一想到蝙蝠那令人厌恶的样子,还是不由一阵恶寒,各自打了个寒战。

“没错,”楚天奇冷哼一声开口,“那种东西的确是会吸人血的,民间也常把它们称作吸血鬼。此人处心积虑做这一切,分明就是居心**。云儿,下次务必将他拿住,问问他究竟意欲何为!”

楚凌云点头:“是。不过他此次无功而返,下一次布置会更周密,来势会更凶猛,万不可掉以轻心。”

尽管未能抓住凶手,但是托琅王的福,这一次总算没有任何人员伤亡,宫中上下无不拍手称庆。尤其听说是琅王妃发现了凶手的踪迹,众人更是纷纷赞颂夫妇二人无人可比的本事,齐齐声称“有狼王,保平安”!

回到飒然居,楚凌云首先开口:“琉璃,你方才应该真的听到了笛声,因为那个男子的手中拿着一支白色的玉笛。但是为什么我听不到?”

“我也听不到,”秦铮跟着开口,“如果距离太远,算我功力不足,但那人近在眼前却还听不到,岂非太过匪夷所思?”

“我确定他吹了笛子,否则蝙蝠群不会突然冒出来,而且如此进退有序。”楚凌云又接过话头,“琉璃,我觉得你知道原因。”

“是的,”秦铮眼睛亮闪闪,“王妃,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的确猜到了某种可能,”端木琉璃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神情凝重地说着,“原先我一直以为凶手是用笛声操纵蝙蝠来杀人,今日你们也亲眼看到了笛子。但在如此近的距离你们却听不到,其实是因为他发出的并不是声音,而是超声波!”

“超声波?”楚凌云皱眉,“那是什么?”

端木琉璃张了张口,却发现要跟古代人讲清楚“超声波”这玩意儿好像有些困难,便简单地说道:“蝙蝠是昼伏夜出的动物,它们在夜间活动捕食时,靠的并不是眼睛,是口中发出的声音。而声音是由物体振动产生的,振动速度在合适的范围内我们才能接收,如果振动得太快或者太慢,人类就听不到。蝙蝠发出声音就是因为振动太快,你们才听不到,所以叫做‘超声波’。也就是说,除非把蝙蝠的声音速度放慢到原来的分之一,人类才能听到。凶手就是利用了这个原理,用笛子发出超声波来操纵蝙蝠,才会令人觉得他来无影去无踪,其实说穿了根本不值一哂。”

她自以为已经解释得足够清楚,两人却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满脸匪夷所思。她不由皱了皱眉:“怎么,不相信我?是不是觉得我在胡说道?”

“不是,”楚凌云摇头,“别的我听不懂,不过你说这什么超声波人听不到。”

端木琉璃点头:“是啊!有什么问题?”

“问题就是,”楚凌云笑笑,“你听到了。”

端木琉璃愣了一下:那是因为我不但受过特训,而且体内有高科技装置。然后她若无其事地点头:“嗯,我耳力一向不错。”

楚凌云静静地看着她,眸子幽深如碧潭,片刻后居然笑笑点头:“说得对。”

秦铮却明显不敢苟同,踏上一步嚷道:“那怎么能是耳力的问题……噢!”

一脚踩在秦铮的脚面上,虽然听到了他的惨叫,楚凌云却面不改色:“既然如此,你可有法子对付他?”

端木琉璃假装没有看到他的小动作,略一沉吟,她微微一笑:碰到我这个来自现代社会的特工,算你倒霉,我就跟你玩点高科技好了!

商议完毕,她先回房歇息,秦铮一瘸一拐地走到桌旁落座,抬起脚踩在凳子上委屈地撅着嘴:“痛死我了!王爷你干嘛踩我?你明明知道王妃在说谎!”

“嗯。”楚凌云点头,“那你知不知道琉璃为什么要撒谎?”

“不知道!”秦铮摇头,满脸期待,“你知道?”

楚凌云淡然一笑:“因为至少到现在为止,她不想说实话。”

既如此,问有何用?

秦铮点头,慢慢摸着自己的下巴,贼兮兮地“奸笑”着:“王妃,你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

几日之后是梅皇后的生辰,依照往年的惯例,宫中早早便做好了准备为她庆贺。尽管如今正是多事之秋,但若被几只蝙蝠一闹便吓得什么都不敢做了,国威何在?

何况,不是还有不败神话坐镇吗?

夜幕降临之后,大殿上早已张灯结彩,宫女侍从往来穿梭,很是热闹。作为梅皇后的儿子,楚凌扬自然不能缺席。只是当他的目光转到端木琉璃和楚凌云的脸上,一抹深沉的怨毒便一掠而过,很快消失于无踪。

“琉璃,他在瞪我。”楚凌云很无辜。

“嗯,”端木琉璃点了点头,“不打你算不错了,让他瞪几眼又怎么样?”

楚凌云想了想,突然伸手把端木琉璃搂在怀中,旁若无人地在她脸上亲了亲,然后回头冲着楚凌扬笑了笑。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左拥右抱,而我就再也不能碰女人了?一股羞愤怨恨刹那间上涌,楚凌扬原本发白的脸瞬间涨得通红,不得不拼尽全力扭过头,装作不曾看到。

明白他的意思,端木琉璃很无奈:“积点德行不行?他都已经这样了,你何必再刺激他?”

“好玩儿呗!”楚凌云一点都不认为自己做的过分,虽然满脸笑意,语气中却透着一丝寒意,“我就是想让他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而且他并非第一次了,我不是每一次都会手下留情的。”

“大皇兄,你不舒服?”

楚凌扬正在不停地哆哆嗦嗦,耳边突然传来而楚凌欢的声音。知道这个七弟一向精明得跟鬼是的,他暗中吃了一惊,立刻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淡淡地笑了笑:“有劳七弟关心了,我没事,只是昨夜偶感风寒,这会儿身上阵冷阵热,有些难受。”

“怎么那么不小心呢?”楚凌欢皱了皱眉,“不过好在宫中太医多的是,治好这点风寒应该不在话下,大皇兄可曾找太医看过。”

楚凌扬勉强点了点头:“已经看过了,多谢七弟关心。我还要去拜见母后,失陪了。”

说完他转过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向梅皇后走去。看着他的背影,楚凌欢有些玩味地摸着自己的下巴:大皇兄的样子好像不太对劲,前几天深夜,听说梅皇后紧急召见了太医,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梅皇后正在对着众人微笑,以尽量展示出她身为一国之后端庄华贵的一面。看到楚凌扬咬牙切齿地走过来,她暗中吃了一惊,故意亲亲热热地拉着他坐在自己身边,面上的神情保持不变,口中却压低声音问道:“怎么了扬儿?难道有人知道……”

“没有,”楚凌扬从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我要杀了他们,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他们!杀!杀!”

那股浓烈的杀气仿佛从地狱边缘吹来的风,居然连梅皇后都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涌上一股想要逃开的冲动。这个儿子是指望不上了,幸亏自己的年纪也不算太大,看看还能否生个儿子出来,下半生或许还有些指望。

不多时,美酒佳肴已经准备齐全,众人开怀畅饮,尽量将恐惧和担忧压在心底。毕竟那吸血鬼还不曾抓住,虽然有狼王坐镇,依然令人防不胜防。

而楚凌云和端木琉璃看似一片轻松,其实比谁都紧张,一直不停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就在此时,端木琉璃陡然听到耳边传来那阵奇怪的笛声,握着筷子的手顿时一紧,楚凌云立刻察觉:“琉璃?”

“来了,”端木琉璃低声回答,“小心……”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