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江流苏果然赶到,看到蓝月白被折磨得脸色惨白的样子立刻扑到**前,眼泪哗哗地流着:“阁主!你怎么样?”

蓝月白一声苦笑:“还能怎么样?能够捡回一条命已经算是狼王仁慈,别多说了,我们先离开。www*xshuotxt/com”

江流苏点头,立刻擦去眼泪,上前小心地将他搀扶起来,一步一步慢慢挪到了门口。府门外已经停着一辆马车,江流苏不由愣了一下:“马车?接到狼王的消息我立刻就赶来了,根本没来得及准备……”

“是我准备的,”端木琉璃走到两人面前,“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赶得比较匆忙,所以为你们准备了马车。”

看着她,蓝月白眼中的神情无比复杂,根本非语言所能形容。到了最后,千言万语只化作了一句话:“王妃,从此之后我们是敌人了么?”

端木琉璃抿唇,淡淡地笑笑:“不是。”

蓝月白大喜:“真的?那太好了!多谢王妃!”

端木琉璃依然淡淡地笑着:“为什么不问我们是不是朋友?”

“我没那么贪心的,”蓝月白摇了摇头,“我如此冒犯王妃,只要王妃不拿我当敌人,已经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至于朋友我已经不敢奢求。”

端木琉璃笑笑:“一路平安。”

蓝月白点头道了声谢,便在江流苏的搀扶下上了马车,江流苏跳上车去,对着端木琉璃店头为礼,接着一扬皮鞭,马车缓缓地启动,向前而去。

看着他们渐渐走远,端木琉璃正要转身回府,却正好看到苏天宁走了过来,便停住脚步:“天宁,你来了。”

苏天宁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却有些凝重:“凌云在吗?”

“在,”端木琉璃答应一声,“进来说。”

相伴进入前厅,楚凌云含笑开口:“天宁?坐。”

苏天宁明明有话想说,却似乎不知从何处开口,片刻后他突然没头没尾地说道:“天蔻病了。”

楚凌云看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苏天宁眉头微皱:“这段时间她整日不思饮食,就知道躺在**上发呆,人也瘦得不成样子。一开始我问她,她什么都不肯说,直到刚才才哭着告诉我,说你和你琉璃怀疑她跟蓝月白联合掳走了琉璃,是吗?”

楚凌云笑笑:“我知道了,你是来兴师问罪的。”

“我没有,”苏天宁摇了摇头,“不过我觉得天蔻有句话说的有道理:琉璃怀疑她,她没话说,毕竟他们相识的时间并不长。可是你和天蔻相交十几年,应该深知她的为人。但是你的为人我也了解,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你绝对不会妄下结论,所以我才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凌云并不答话,转头看向了端木琉璃,端木琉璃略一沉吟,起身开口:“用说的比较难以明白,我想还是用做的比较好,请稍等。”

说是稍等,却足足过去一个多时辰之后,她才派人来请两人去后院一趟。两人起身来到后院,苏天宁惊讶地发现,后院已经多了一堆黄沙,黄沙周围垒满了石头,将黄沙固定成了一个大大的长方体。

皱了皱眉。他奇怪地问道:“琉璃,你要做什么?”

端木琉璃指着沙堆说道:“这条隐形钢丝已经穿过了黄沙堆,而这个黄沙堆就是当日我陷入的那片松软的沙地,无论厚度还是高度都是按照一比一的比例设置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苏天林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如今的情形跟那天的情形是一模一样的。”

“对,“端木琉璃点头,”现在你就是当日的我,我就是当日的天蔻,过去站好。”

苏天宁点头,两人便分别在沙堆的两头站好,并且把隐形钢丝缠在了手腕上。一切准备就绪,端木琉璃说道:“好,现在我开始拽动隐形钢丝。”

紧跟着,苏天宁便感觉到钢丝动了两下,端木琉璃已经接着问道:“怎样,能感觉的到吗?”

“可以。”苏天宁毫不犹豫地回答。

端木琉璃笑笑,示意他放下钢丝过来:“我并没有内力,这种力道却可以让你感觉到。天蔻亲口跟我说,感觉到我拽动钢丝时便开始把我向外拉,我却根本没有任何感觉!天宁,你认为这说明了什么?”

苏天宁先是显得有些愕然,片刻之后却一下子反应过来,脸色也跟着变了:“你的意思是说,天蔻当时根本就没有想要拉你出来,而任由你留在沙坑之中,好等着蓝月白把你带走!”

端木琉璃淡淡地笑了笑:“是不是我不知道,但是至少这一点谁都无法解释。当时我的处境十分危险,天蔻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把我从沙子中拉出来,除非她也出了意外,否则任何原因的耽搁都说明她的动机不单纯。但是事后我问过凌云,当时天蔻并没有出任何意外,那么她是否能够解释其中的原因呢?”

苏天明的脸色变得更白,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端木琉璃却又接着说道:“天蔻反复跟我强调,说她当时明明已经拉动钢丝要把我拽出来了,但是通过刚才的实验,你觉得可能吗?”

的确不可能,两人之间的直线距离其实并不远,而沙漠中的那个沙坑又比这些沙土要松散得多,如果她真的曾经拉动钢丝,端木琉璃不可能丝毫感觉都没有。

沉默了很久,苏天宁才吐出一口气:“这么说真的是天蔻?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蓝月白为什么要跟她合作?”

“在这一点上,我的推测是错误的,”端木琉璃沉吟着,“我已经问过蓝月白,他说他从没有跟天蔻合作过。所以我猜天蔻可能另有合作者,只不过被蓝月白抢了先,阴差阳错之下让我落入了蓝月白的手里。”

苏天宁再度沉默,片刻之后突然转身就走。两人也不阻拦,知道他要回去找苏天蔻问个明白。一回头看到楚凌云的脸色有些难看,端木琉璃温声安慰:“不必难过,其实天蔻这样做也不是背叛了你,她的目的只不过是把你抢回去而已,至少她从没有想过伤害你。”

“但她企图伤害你,”楚凌云淡淡地说道,“这比想要伤害我更让我无法忍受。”

端木琉璃皱了皱眉:“你不会因此而牵连天宁?”

“不会,”楚凌云摇头,“除非天宁也背叛我。”

急匆匆地回到家中苏天宁什么也来不及做就冲到了苏天蔻的房间:“天蔻,我有话问你,你先起来。”

躺在**上的苏天蔻的确双目无神、面容憔悴,而且眼窝深陷,一看便知受了不少的折磨。看到苏天宁满脸阴沉,她强撑着坐起身来:“大哥,怎么了?”

苏天宁坐在**前,无比郑重地说道:“天蔻,你跟大哥说实话,到底有没有做对不起凌云和琉璃的事?”

苏天蔻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满脸震惊:“大哥,如今连你都不相信我了?你也怀疑我会害琉璃吗?”

“不是我要怀疑你,是事实就摆在眼前,”苏天宁沉声说着,将端木琉璃方才做的那个实验重复了一遍,“告诉我,这一点你怎么解释?”

苏天蔻的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冷意,面上却平静如常:“我解释不了,当时我明明已经用力把琉璃往外拽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说没有丝毫感觉。可是大哥,当时钢丝的两头分别都只有我们一个人,为什么你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她而不相信我呢?她说没有感觉到就是没有感觉到吗?那我说我已经开始用力你为什么不信?”

苏天宁愣了一下,一时竟然有些无言。因为他太清楚这个妹妹对楚凌云的爱恋究竟有多深,要说为了得到楚凌云他她会做出什么,他是一点都不会怀疑的。

沉默片刻,他突然开口:“好,那你发誓,说你从来没有伤害过琉璃。”

“我发誓我没有,”苏天蔻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一字一字认认真真地说着,“大哥,我根本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琉璃,如果有半句虚言,让我不得好死。”

如此一来,苏天宁更加茫然不知所措了。

难道是琉璃故意陷害天蔻?但她有什么必要这样做呢?两人之间明明无冤无仇。就算天蔻跟凌云青梅竹马,她现在也已经是狼王妃,而且凌云也早就当众立下誓言,此生除了她之外再不要任何人,既然如此她有什么必要陷害天蔻,离间她跟凌云之间的关系呢?

无奈之下,他只得起身说道:“好,只要你问心无愧,事情总能查个水落石出!你和琉璃必定有一个人没有说实话,但是凭凌云的本事,他一定会查到真相的,所以我希望你没有骗我!”

看着他的背影,苏天蔻眼中冷意幽然:不错,我是从没有想过要伤害琉璃,只不过……

蓝月白伤势未愈,不适宜长途跋涉,江流苏并没有带着他走远,而是在京城中寻了一家客栈暂时住了下来,并立刻为他请医医治,等他的伤势好一些之后再回到天上阁。

入夜之后,蓝月白便让忙碌了一天的江流苏先回房间休息,他自己则迟迟不能入睡。如今内外伤都已经大有好转,倒不是因为被剧痛折磨,而是心绪异常烦乱。

然而片刻之后,窗口突然传来一声微响,他立刻目光一寒:“谁?”

“不必担心,是我,”窗口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紧跟着面前人影一闪,她已经站在了**前,“一别数月,蓝阁主怎么变得这么惨了?”

见来人是她,蓝月白果然不曾有太大的动作,只是挪挪身体斜倚在**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消息果然灵通。”

“这不重要,”女子冷冷地说道,“重要的是你为何要违背当初给我的诺言?”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