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白深吸一口气,尽力保持微笑:“月白御下无方,叫琅王见笑了。WwW.XshuOTXt.琅王请。”

楚凌云目光清澈,虽然只是随随便便站在那里,却说不出的风华绝代,令人望尘莫及:“你不必摆出一副束手待毙的样子,我从来不杀毫不抵抗的人。听着:用尽全力与我打一场,我让你死得痛快些,或者……”

明白了他的意思,蓝月白不由叹气:“或者怎样?”

“打了之后你就知道了。”楚凌云眸中掠过一丝狡黠,“还有,不要妄想随随便便接我几招便可应付过去,你是否尽了全力我看得出来,你若未尽全力,我灭你天上阁满门!”

蓝月白心中一凛,立刻点头:“是!”

无论如何,能在临死之前与蓝月白这样的绝世高手痛痛快快地打一场,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死而无憾!

片刻后,两人已在院中的空地上摆开阵势,大战一触即发!

端木琉璃站在一旁,眼眸平静:难道她居然要眼睁睁地看着蓝月白死在楚凌云的手上?

在她身后,中间站着秦铮,左边是狼鹰和狼歌,右边是狼燕和狼舞,同样一语不发,只管静静地看着两人。

蓝月白的身后则只有牙关紧咬的江流苏,尽管竭力控制,她的眸中依然泪光闪烁。

一撩衣襟,楚凌云淡然开口:“武器随你选。”

“不必!”蓝月白摇头,“请琅王赐教。”

楚凌云唇线一凝,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一只白生生的手掌已经闪电般奔到了面前!蓝月白脚尖点地急速后退,同时挥掌反击,二人瞬间斗在了一起!

因为楚凌云的警告,蓝月白果然不敢偷工减料,一招一式都用尽了全力,唯恐一个不慎殃及阁中的弟子。他的武功施展开来潇洒飘逸,令人赏心悦目,的确是不多见的绝世高手。

可是与他相比,楚凌云却更加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一招一式之间不仅尽显高手本色,而且有一种蓝月白无法比拟的高贵气质,那种高贵,该是皇室中人多少年气质的沉淀?

不管蓝月白有没有用尽全力,总之楚凌云下手毫不留情,一开始两人还堪堪打个平手,然而百余招之后,蓝月白已经渐渐落在了下风,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了。也就在这个时候,蓝月白才终于明白,他根本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楚凌云的实力,狼王的武功才真正称得上“深不可测”这四个字!

就在此时,端木琉璃突然淡淡地开口:“不出十招,蓝月白必败无疑。更新最快最稳定”

秦铮点头:“没错,而且他会败得相当彻底。”

十招的时间眨眼而过,秦铮话音未落,便见楚凌云突然化作一道雪白的闪电,瞬间射到了蓝月白面前,跟着砰的一声巨响,他的手掌已经结结实实地击在了蓝月白的胸膛上。蓝月白的身体顿时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很远,才通得摔在地上,口中鲜血狂喷!

“不要!阁主!”

一旁观战的江流苏惊叫一声就要往上扑,可是不等她靠近,端木琉璃已经脚步一横拦在她面前,口中淡淡地说道:“不要碰他,他肋骨已断,若是随意移动,断骨刺中心脏,必死无疑。”

江流苏刷的抬头瞪向楚凌云:“你……”

“流苏,不得对狼王……无礼,咳咳咳……”蓝月白虽然动弹不得,却立刻开口阻止了她,但他每说一个字,口中便会涌出大量的鲜血,很快将他胸前的衣襟染得一片血红。

江流苏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站在原地连连跺脚:“阁主你怎么样?”

“还……死不了”,蓝月白苦笑一声,又是一大口鲜血涌出,接着把目光转向了楚凌云,“狼王你……为何手下留情?”

楚凌云满脸无辜,双手早已负在了身后,“我有吗?”

“有没有狼王心里……比谁都清楚!”蓝月白急促地喘息着,胸口的剧痛令他浑身都在轻轻地抽搐,“如果不是手下留情,刚才这一掌足以把我打得灰飞烟灭,又怎麽……可能留下这口气……”

楚凌云看着他,突然淡淡地笑了笑:“嗯,还能说这么多话,看来我刚才这一掌是打得有些轻了。”

其实蓝月白虽然可以勉强说话,外人看来似乎受伤不重,但唯有他自己知道,胸口的疼痛已剧烈到常人根本无法忍受!明明想就此昏过去逃避一二,但正是因为那股剧痛,他却又偏偏保持着清醒,竟然连昏过去都成了一种奢望!

看到蓝月白痛苦得浑身抽搐,眼睛更是不时闭起,江流苏更是急得眼泪直流:“阁主,你究竟怎么样了?”

蓝月白暂时说不出话,楚凌云已经笑嘻嘻地开口:“放心,昏不了的,我敢保证他的肋骨至少断了十根,每根至少断成两三截,那可是很痛的,在这种情况下他若能昏过去,我佩服他。”

蓝月白昏不昏得过去江流苏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快要昏过去了!天哪!那还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吗?楚凌云这一掌,根本就相当于把蓝月白打散了架,让他比死还难受!

咬了咬牙,她强撑着说道:“狼王,你到底想怎么样?是杀还是饶,你给个痛快话!”

楚凌云淡淡地笑笑:“我不杀,也不饶。”

江流苏一愣:“什么?那你……”

“你走!”楚凌云打断她的话,“蓝月白留在王府。”

“不行!”江流苏急了,毫不犹豫地拒绝,“如果阁主留下,我也得留下照顾他!”

楚凌云不开口,只把目光转向了蓝月白。明白他的意思,蓝月白有气无力地说道:“流苏,你先走,等狼王什么时候通知你来收尸你再来不迟。”

不迟?到了那个时候就什么都迟了!江流苏咬着牙,仍然摇头:“我不走,要死一起死,否则你若是出了意外,我也无法向阁中弟子交代!”

“不必你交代,该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好了。”蓝月白就了皱眉,“我再说一次,你立刻离开,否则我就自断心脉而死!”

知道他不是吓唬自己,江流苏又气又急,突然狠狠一跺脚转身跑了出去。蓝月白喘了口气,觉得吐血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不知是不是快要把体内的血都吐完了?

勉强支撑着笑了笑,他接着说道:“好了,接下来狼王打算如何?”

“不如何。”楚凌云好整以暇地说着,“接下来就没有本王的事了,而要看你是不是诚心请罪,会不会照我的吩咐去做。”

“我会的。”蓝月白费力地点了点头,“无论狼王有什么吩咐,我都会照做。”

楚凌云笑笑:“秦铮,把他抬进去,不过要小心一些,别把他弄死了,否则就没得玩了。”

比起**上的痛苦,这种羞辱才是蓝月白真正无法承受的,可是他又能如何?理亏在先,受伤在后,无论如何这一次他是真的栽在楚凌云的手里了。

在端木琉璃的指挥下,秦铮与另外几人小心地把蓝月白抬到了客房之中,轻轻放在了**上,然后退到一旁。

楚凌云上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从今日起你就留在王府,但是我不会派人给你治疗外伤,也不准你自己运功治疗内伤,不过一日三餐我会派人按时给你送来,至于能不能吃进去就是你的事了。”

也就是说,你让我硬挺呗,挺过去就活,挺不过去就死。蓝月白简直哭笑不得,叹的口气说道:“你若怕我自己……运功治疗内伤,为何不干脆封了我的内力?”

“那不行,显得你太没有诚意了。”楚凌云笑笑,“我留着你的内力,如果你实在受不了的话,可以自己运功疗伤试试,但我不敢保证你能够承担接下来的后果。”

那你还说?这不是一句废话吗?

蓝月白闭了闭眼,认真地摇头:“我真的不会的,我说过会……完全照你的吩咐去做,就算我不怕死,还怕连累阁……中的弟子呢!不过只是这样而已吗?狼王就打算让我一直这样躺在这里?”

楚凌云方才那一掌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他只觉得五脏六腑无处不痛,就连说句话都要拼尽全力!

楚凌云笑笑,突然伸出了右手。手指之间已经夹着一粒小小的白色药丸:“张嘴。”

蓝月白听话地张开嘴,接着便感到那粒药丸落入了口中,耳中已听楚凌云说声“咽下去”,便咕咚一声把药丸咽下,这才疑惑地问道:“什么东西?”

“现在才问是什么东西,不嫌太晚了吗?”楚凌云若无其事,“其实也不是什么要命的东西,只不过是让你的喉咙有些痒痒而已。”

痒痒?为什么?蓝月白越发满腹疑惑,然而紧跟着他便明白了楚凌云的意思!

不多时,他便感到喉咙一阵发痒,便不自觉地咳嗽了一声,若是在平时自然无关紧要,然而这一咳嗽震动了胸腔,内伤外伤便全部被引发,两股剧痛同时向他袭来,令他瞬间眼前一黑,几乎就要昏死过去,可是却又被那剧烈的疼痛逼得很快恢复清醒!

不等这阵剧痛稍稍落下一些,喉咙又是一阵发痒,让他再度咳嗽了一声,又被那股剧痛折磨的眼前阵阵发黑。实在是怕了那股剧痛,他咬紧牙关拼命想要克制住不再咳嗽,可是喉咙却越来越痒。

很快蓝月白便被这非人的折磨整得浑身痉挛,整个身体都缩成了一团,喘息着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狼王算你狠……”

“我一向都是这么狠的,你现在才知道吗?”楚凌云温温柔柔地说着,“刚才我说过,或者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些,另一个或者就是我可以让你活着比死了更痛苦,如今你觉得如何?”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