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琅王和琅王妃走了。WwW.XshuOTXt.”西门紫龙正沿着宫中小路散步,赵臻疾奔而来,低声禀报。

“哦?”西门紫龙脚步一顿,唇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意,“很好!这对瘟神终于回到他们该去的地方了!接下来……”

头痛的就不是他了。鬼面大人,祝你好运。

“殿下,我们还要派人半路下手吗?”赵臻悄声问道,“他们一路长途跋涉,必定疲惫不堪,咱们若是以逸待劳……”

“劳个鬼。”西门紫龙看他一眼,毫不客气地骂了一句,“知不知道什么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琅王就算再疲惫不堪,那也是头绿眼的狼,不是红眼的兔子!让他们走,不必理会!”

赵臻老老实实地点头:“是,属下知道了!”

西门紫龙哼了一声,暂时没有开口。无名说得对,既然是三国共同的心腹大患,凭什么只让他自己折损人手?何况狼王好不容易要走了,他才没那么笨,追着赶着去招惹他!

要对付狼王,必须经过周密的计划,就像上次那样才能一击而中,绝对不能临时起意,否则将会死得很惨!

“殿下,四皇子过来了!”

西门紫龙回神,才发现西门紫照已大步而来,对着他抱拳行礼:“臣弟参见太子哥哥!”

“四弟免礼。”西门紫龙笑容可掬,“如此行色匆匆,可是有什么要事?”

“也没有,”西门紫照摇头,“臣弟要去给母妃请安。”

西门紫龙点头:“那你快去,我也要去给母后请安了。”

西门紫照施礼离开,很快来到了袁贵妃的寝宫:“儿臣参见母妃!母妃这里怎的如此清静,一个人都没有?莫不是下人们胆敢偷懒?”

袁贵妃正在桌前作画,头也不抬:“本宫命他们退下了,并吩咐不准任何人打扰。照儿,你过来。”

说着话,她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才发现她虽人已中年,却依然唇红齿白,肤如凝脂,娇嫩如少女,居然是个沉鱼落雁的大美人。更重要的是她眉宇之间有一种宁静、圣洁的味道,颇能给人超然世外、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难怪能让帝王长**不衰。

西门紫照答应一声上前,才发现袁贵妃笔下所画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而当他看到那女子的脸,登时脸色一变失声惊呼:“是她?”

袁贵妃本已准备说些什么,看到他的反应不由愣了一下:“你认识她?”

西门紫照迅速收起满脸的惊愕,故意仔细看了两眼之后才摇了摇头:“不认识,儿臣看错了。更新最快最稳定母妃,这女子好美,她是谁呀?”

“本宫就说,你怎么可能认识她。”袁贵妃松了口气,“照儿,这女子事关重大,母妃才会屏退了左右。听着,她是天鹰神女!”

“什么?”西门紫照吃惊更甚,“天鹰教神女?”

天鹰教乃是西朗国护国神教,同时也是一门三阁五教中的五教之一,而天鹰神女则是守护天鹰教的人。神女一般从五岁左右的女童中选出,一旦被选中,便要进入神女塔接受十年的严苛训练,十五岁时正式接任神女职位。

接下来十年间,天鹰神女便要独居神女塔,直到满二十五岁,再由下一任神女接任。而自五岁到二十五岁这二十年间,神女必须一直戴着面纱,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看到她的容貌。

卸任之后,天鹰神女便可摘去面纱回到家中自行婚配,或者留在天鹰教,往往会被委以重任。

“确切地说,是上任天鹰神女。”袁贵妃冷笑一声,“当年母妃年满二十五岁,便将神女权杖传给了她,谁知她刚刚接任没多久便叛逃天鹰教,从此下落不明!”

袁贵妃当年也被选为神女,卸任之后被当今天子看中,立为贵妃,自此享尽荣华富贵,也算是历任神女之中少见的幸运者。这也难怪她会那么圣洁、宁静,仿佛不食人间烟火,那十年的训练毕竟太过根深蒂固,已融入她的生命。

西门紫照反而越发满脸疑惑,皱眉问道:“这怎么可能?当年母妃卸任之后,天鹰神女不是一直在神女塔上吗?”

“那是假的。”袁贵妃冷笑,“二十年前,她年满十五岁,从母妃手中接过了权杖。谁知不过半年之后,她便突然趁着夜色叛逃,生怕身边唯一伺候的侍女泄露秘密,她居然以金针刺穴之术封了那侍女的记忆。教主一看大事不妙,立刻向皇上禀报。皇上生怕事情传出之后会人心惶惶,便下令封锁这个消息,并偷偷安排了一个假神女住进神女塔。直到十年前,新任神女年满十五岁,才将那个假神女替了出来,总算有惊无险。”

西门紫照这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由低头看着画中的女子:“不是说神女卸任之前必须戴着面纱吗?她居然刚接任半年便已叛逃,母妃如何知道她的样子?”

袁贵妃衣袖一挥落座:“便是那个侍女了。为了找神女,天鹰教教主一直试图解开她被封的穴道,让她恢复记忆。但神女不知从哪里学来的点穴手法,居然一直无人会解。直到不久前,新任教主才终于成功。母妃一向画功了得,又曾是天鹰神女,教主便让那侍女前来口述她的样子,母妃才依据她的描述画了出来。”

西门紫照依然皱眉:“不过是个神女,叛逃就叛逃了,为何一定要找到她?她不在的十年,无论是西朗国还是天鹰教,不都没有什么损失吗?”

“天鹰神女带给西朗国和天鹰教的本就是一种精神力量,只不过是为了让国人有所寄托而已,”袁贵妃淡淡地笑了笑,“所以如果失踪的仅仅是她,倒不至于令教主如此费尽心思。只是她叛逃之时,顺便带走了天鹰教的圣物,那就不可原谅了!”

“什么?圣物?”西门紫照又是一声惊呼,“难怪……她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就不怕遭受千刀万剐之刑?”

袁贵妃看着画中的女子冷笑:“她叛逃的原因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知道她为何要盗走圣物。不过如今既然已经知道她的样子,总算有了一点线索,只要把她抓回来,真相自然大白。”

“事情只怕没那么顺利。”西门紫照摇头,倒是不抱多大的希望,“神女既然叛逃,她自然不希望别人找到,怎会以真面目示人?”

“不错,这自然大有可能。”袁贵妃点头,“不过你别忘了,除了那被她封了记忆的神女,没有人看到过她的容貌,她自然不必天天易容那么麻烦。何况好不容易才有了这点线索,不能轻易放过。”

西门紫照皱眉:“母妃的意思,是要按图找人?”

“对。”袁贵妃又点了点头,“神女的样貌本宫已画好交给教主,这一幅是刚刚画好的。照儿,你若能将神女和圣物带回来,就是大功一件,自然能令皇上龙心大悦,对你大有好处。”

西门紫照心中一动:“父皇肯让儿臣去吗?”

“嗯。”袁贵妃挑唇,“本宫已禀明皇上,就说你不愿做温室中的花朵,想借此机会出去历练历练,皇上很是赞成,让你万事小心。”

西门紫照目光闪烁,片刻后展颜一笑:“母妃说得有道理,这的确是个极好的机会。不过天下之大,儿臣该从何处入手?”

尽管左右无人,袁贵妃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据教主所说,有人曾在……”

接下来她的语声更低,几乎已无法耳闻。片刻后,西门紫照沉吟问道:“消息可靠吗?”

“应该错不了,”袁贵妃点头,“何况就算消息有误,你也只当是出门游历,长长见识。”

西门紫照终于点头:“既如此,儿臣立刻启程!”

“千万小心,”袁贵妃反而有些不放心起来,“多带些人保护,尤其要带上洛暝,他身手绝佳,足可应付大多数状况。还有,若有需要,可随时与天鹰教的人联络,他们会鼎力相助。”

西门紫照点头,连连答应:“是,儿臣知道了,母妃放心!”

自寝宫出来,他一路前行,眼睛不停地闪烁着。第一眼看到那画像中的女子时他之所以那么失态,是因为不久之前他刚刚看到过一幅类似的画像,就是赵臻怀中那一幅!

当时他还以为那是赵臻为西门紫龙搜寻的美女,如今才知道原来是已失踪二十年的天鹰神女!

方才之所以对袁贵妃隐瞒此事倒并非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信不过,而是两幅画像并不一模一样,乍一看来十分相似,仔细想想差别还是很大的,二人大约只有五六分像而已。万一只是巧合呢?

太子哥哥,不会是你也打听到了天鹰神女之事,所以才想按图找人?

既如此,那就看我们谁的动作更快!

回到寝宫,西门紫照立刻吩咐:“来人!让洛暝来见本王!”

侍卫答应让一声退下,不多时,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快步而来:“殿下有何吩咐?”

这男子面容冷峻,一看便知是个不苟言笑的主儿,生得倒是剑眉星目,十分英俊。他就是洛暝,西门紫照麾下的第一高手。

招手示意他靠近,西门紫照低声吩咐几句。洛暝点头:“是!”

透过窗口看向东宫的方向,西门紫照含义不明地笑了笑。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