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楚家军的威力,副阁主江流苏立刻赶来,告知楚凌云蓝月白并不在总坛,但会立即传他,让他回来将一切解释清楚。www*xshuotxt/com

楚凌云冷笑,知道她没有说谎,因为他早已将整座总坛翻了个底朝天,蓝月白如果在,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睛!否则他怎会让蓝月白主动交人?

二十天,这是他给蓝月白最后的期限。就算他远在天边,也必须在二十天之内将端木琉璃护送到他面前,否则天上阁之名将从此消失在这玄冰大陆!

“唉!这可怎么办……”

远远瞧着窗边那道人影,江流苏愁得双眉紧皱,无力地跌坐在了椅子上。虽已是天上阁副阁主,她却不过二十岁出头,且生得花容月貌,也是世间少见的美人,身手也只比蓝月白稍逊一筹,是蓝月白最为倚重的左右手。

侍女聘婷也往窗口看了一眼,颇有些不满:“副阁主,琅王是不是太狂了些?居然住进了阁主的居所,里面可有无数机密呢!”

“有什么办法?谁让阁主居然去招惹这尊天神!”江流苏苦笑,“他若真的动了琅王妃的脑筋,莫说是一座小楼,整个总坛都将不复存在!”

聘婷愣了一下,满脸疑惑:“可是怎么会呢?阁主不是不知道琅王的厉害,好好的他为什么要招惹琅王妃?”

江流苏叹了口气:“我若是知道就好了。所以必须等阁主回来解释,希望一切都来得及。”

聘婷沉默片刻,又看了看大刺刺地霸占着阁主居所的狼王:“那就任由琅王在这里撒野?若是传了出去,天上阁颜面何存?”

“不然呢?你去赶他走?”江流苏看她一眼,眉头微皱,“最重要的是此事咱们不占理,琅王就算打了天上阁的脸,咱们也只能打落门牙和血吞!”

聘婷缩了缩脖子:我不去,我怕他咬我。可是我真的很奇怪啊!阁主究竟向谁借了胆,敢觊觎琅王妃?

沉默了许久,江流苏有气无力地挥挥手:“快到中午了,吩咐厨房给琅王上菜!”

聘婷无奈地点头:“是!”

通天阁号称“通天”,自然有其通天彻地之能。仅仅十二个时辰之后,秦铮便满脸狂喜地奔到了楚凌云面前:“王爷!好消息!”

窗前的男子长身玉立,浑身白雾萦绕,寒气逼人,正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狼王楚凌云。更新最快最稳定头也不回,他淡然开口:“你应该知道如今对我而言,什么才是好消息。”

“是!”秦铮依然兴奋得抓耳挠腮,“正是天大的好消息,我刚刚接到通天阁传来的口讯,他们说是王妃吩咐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告诉王爷!”

楚凌云豁然回头:“那还废话?说!”

秦铮点头:“王妃说:‘平安,勿念,等我。’”

楚凌云扶着窗框的手一紧,眸中掠过明显的喜悦,令他整个脸庞都前所未有地生动起来:“平安?”

“嗯!”秦铮欢欢喜喜地答应着,“他们说王妃一切都好,让王爷放心,而且她正在往东越国走,王爷可在边境等她。”

楚凌云微微地笑了:“在这里等?难道她不知道我有多想早一点见到她?告诉他们原地待命,没有我的吩咐不准撤兵,我要去接琉璃!”

话未说完,他已没了踪影,秦铮急得大叫:“王爷!我也想去啊!”

“那你来追我啊!”楚凌云的声音凉凉地传了回来,“追得到就一起去!”

秦铮蹬蹬腿,嗖的跟了上去:“我来了!”

太好了!雨过天晴了!王妃,你可千万别再出事了,小的们受不起呀!

听到这个消息,江流苏简直比楚凌云还要兴奋:“什么?琅王妃平安?谢天谢地,总坛保住了……阁主,你可吓死我们了!”

尽管楚家军并未撤退,但只要琅王妃没事,也不过多等几天而已。只不过琅王既然说阁主跟琅王妃在一起,那琅王妃既然有了消息,阁主呢?

西朗国的都城虽然比不上潋阳城繁华富庶,却也不乏皇朝都市的笑语喧哗。临近中午,街上的酒楼、茶楼等等都人满为患,即便是路旁的茶水摊、小吃摊旁也围了不少人吃吃喝喝,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

一身黑衣的端木琉璃坐在“醉客楼”二楼的雅间,神情淡然地望着楼下的街市。面前虽摆着几样精致的菜肴,她却很少动筷。那独特的清冷气质依然萦绕在周身,奇怪的是眉心的蓝色雪花状标记却已消失不见。

接到她的口讯之后,楚凌云也让通天阁回了一句,说正赶过来接她,让她千万小心保护自己,不要再出任何状况。所以她并不急着赶路,正好趁机领略一番西朗国的风土人情。

简单吃了几口,她起身戴上面纱,准备结账离开。谁知就在楼梯口,她却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西门紫龙。

不欲多生事端,她尽量贴着右侧拾级而下。然而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西门紫龙突然脚步一横拦在了她的面前:“站住!”

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她只得停住脚步:“这位公子有何指教?”

懒得再做任何掩饰,那清冷如玉石撞击一般的声音令人迷醉。

西门紫龙紧盯着她的面纱,略有些阴沉地冷笑着:“居然连本宫都不认识,你不是西朗国人?”

这个女子实在太过特别,处身人群之时,如同一粒珍珠跌落在尘埃,说不出的夺人眼球,令人想刻意忽略都做不到。

“原来是太子殿下,有礼了。”端木琉璃拂了一拂,“我的确并非西朗国人,只是游历至此,冒犯之处请殿下海涵,告辞。”

“站住!”西门紫龙依然拦在她面前,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藏头露尾,本宫看你并非游历,而是别国奸细!你潜入西朗国,究竟意欲何为?”

端木琉璃挑了挑唇,淡然说道:“殿下多虑了,我只是途经西朗国,并无**企图。我赶时间,请殿下让开。”

“好!”西门紫龙冷笑,“你若果真心怀坦荡,便揭去面纱,让本宫看看你的真面目!若是不敢,便说明你心怀不轨!”

什么见鬼的逻辑?

端木琉璃眸中冷芒一闪,微微冷笑:“是殿下别有用心才对?这酒楼内外人来人往,殿下为何偏偏跟一个外乡人过不去?”

这个问题的答案西门紫龙也想知道,酒楼内外人虽然多,却并不妨碍他一眼就锁定了这个一身黑衣、黑纱蒙面的独特女子!

眼见周围已有不少人被惊动,并对着他们指指点点,西门紫龙目光一沉,干脆速战速决:“那是因为本宫神目如电,一眼就看出你是别国奸细!来人!将这奸细带回去,严加审问!”

一声令下,随从的侍卫立刻各执刀剑扑了上来,唯有西门紫龙身旁的灰衣男子站立不动,瞧他眼中光华内敛,便知这才是真正的高手。看着面前的端木琉璃,他本能地将西门紫龙护在了身后:他有预感,这女子绝对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听到西门紫龙的话,端木琉璃双眉一扬:这是**裸地找事了?很好!

一声冷笑,她突然如燕子般飞身而起,掠过众人的头顶落在了一楼的厅堂之中,跟着迈步向外走去。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已没了端木琉璃的踪影,不由愕然回头,各自呆立。西门紫龙脸色铁青,厉声呵斥:“本宫果然没有看错!你如此深藏不露,不是奸细是什么?无名,把她拿下!”

“是!”

灰衣男子,无名点头答应,身形一展已疾掠而至,一把抓向了端木琉璃的后心:“姑娘请留步!”

刷!

一道冰蓝色的光芒闪电般射到眼前,无名登时吃了一惊,脚步一错往旁急闪!蓝芒擦着他的脸颊射中了楼梯的扶手,但见木屑四散飞扬,一个水滴状的小洞已出现在众人面前!

好诡异的功夫!

无名脸上惊异更甚,眸中光芒闪烁:“姑娘好身手,不知师从何人?”

“与你无关。”端木琉璃语声虽淡,却又偏偏给人一种君临天下般的轻狂,“我只是途经西朗国,并无恶意。若再纠缠,那就是下场!”

语毕,她翩然转身而去,风姿绝世。

西门紫龙的心神居然刹那间有些迷乱,片刻后不由恼羞成怒:“可恶!无名!你还不追?一定要把她抓回来!”

“属下无能。”无名摇头,看着那个水滴状的小洞,脸上浮现出一抹深思,“即便属下真的追上去,也万万不是她的对手,弄不好死无全尸。”

“什么?”西门紫龙一怔,“你是西朗国十大高手之一,居然打不过一个女人?”

无名点头:“是。而且属下敢说,即便十大高手齐聚,也未必拿得住她,因为属下怀疑……”

凑过去在他耳边低语几句,西门紫龙立刻变了脸色:“什么?怎么可能?那不是只是个传说吗?”

“属下也以为是……”无名指了指楼梯上那个水滴状的小洞,“但除了那个之外,属下从未听说过还有哪种绝技能够留下如此奇特的痕迹。”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