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出浴本就非笔墨所能形容,虽然只着中衣,面容却因刚刚沐浴完毕而水润清透,几粒晶莹剔透的水珠挂在她白皙的颈间和颊上,更令她宛如带雨的梨花,我见犹怜!

本就满心痴恋,蓝月白刹那间沉醉,早已不知今夕何夕。WwW.XshuOTXt.端木琉璃目光一冷,语声如冰:“蓝阁主是不是定要看到我趴在地上的狼狈模样?”

“嗯……嗯?啊!对不起!”蓝月白稍稍回神,这才踏上一步握住了她的手,将内力缓缓度入,“王妃恕罪,我实非有心,只是王妃如此风姿绝世,我……”

感觉到他的内力正在输入自己的体内,端木琉璃眸中闪过一道暗芒,唇角却浮起一丝轻柔的笑意:“蓝阁主这话说得太过了?不过一介凡间女子,怎敢妄称风姿绝世?”

从未看到端木琉璃对着他露出如此柔美的笑容,蓝月白越发心醉神迷,连语声都有些发颤:“若有半字虚言,叫我不得好死……”

“蓝阁主!”端木琉璃眉头一皱,抬手轻轻掩在了他的唇上,“这种话也是随便能说的吗?也不知道忌讳着些!”

佳人的手上不仅有刚刚出浴的清香,更重要的是滑如凝脂,嫩得胜过婴儿的肌肤!浑身如遭雷击,蓝月白哪里还说得出话来:“王妃……”

意乱情迷之下,他好一会儿之后才发觉自己的内力正源源不断地输入端木琉璃体内,不由啊的一声惊呼,紧跟着想要放手:再继续的话,就会全部化掉她身上的药物了!

然而已经迟了!

觉察到他的意图,端木琉璃的目光陡然锐利,紧跟着狠狠攥住他的手皱眉说道:“再等一下!一下就好!”

蓝月白愕然,却本能地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此时他已经发觉自己的内力开始失去控制,竟主动往端木琉璃的体内跑去,或者说,端木琉璃的身体突然像流沙坑一样有了强大的吸力,正越来越快地吸取着他的内力!

难道端木琉璃竟然会吸取旁人内力的邪功?她也太深藏不露了?

脑中只来得及转过这个念头,蓝月白登时惊慌失措,拼命挣扎起来:“放手!王妃快放手!不要!”

没有用,端木琉璃的手仿佛吸盘,牢牢地吸着他的手心,内力如决堤的洪水,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地汹涌而出!蓝月白眼中的恐惧越发浓烈,挣扎的力气却随着内力的失去而越来越小:“王妃!不要!不要……”

看得到他眼中的恐惧,端木琉璃也很想停手,因为她知道内力对于习武之人有多重要,从未想过将别人的努力据为己有。更新最快最稳定然而她却控制不了,也停不下来,只能徒劳地说着:“我……不是故意……你快……放开我……啊!”

她突然尖锐地叫了一声,周身猛的放射出一团冰蓝色的光芒,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与此同时,一股清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面前陡然出现了一座冰山!而随着光芒的炸开,蓝月白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向他涌来,居然连他带他身后的屏风一起送上半空,瞬间通的摔在了地上!

两个人的手,终于分开!

端木琉璃却还在仰天长啸,周身的冰蓝色光芒也越来越盛,如同世间最璀璨的宝石!蓝月白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一幕,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

片刻后,长啸陡止,蓝光终于开始减弱,并渐渐消失。端木琉璃缓缓转过头,眸中居然有冰蓝色的光芒一闪而过!更重要的是她原本白皙无瑕的眉心已出现了一个雪花状的蓝色图案,精美绝伦!

还未来得及起身的蓝月白怔怔地仰望着她,更加说不出话!他知道那不是错觉,面前的端木琉璃还是端木琉璃,气质却已完全改变!

原本的清雅高贵倒是不曾失去,却更多了一种透彻心肺的清凉、纯净,就连最冰清玉洁的天山雪莲都比不上分毫!那双如秋水一般的眼眸光华流转,不,不是秋水,因为秋水没有那么清澈多情,风华绝代!

没有任何字能够形容此刻的端木琉璃,若硬要形容,她便是夜空中那轮清冷、皎洁的明月,足以令尘世间的一切臣服、膜拜!

突然挑唇勾出一抹淡至极致的微笑,蓝月白却觉得天地间骤然亮了一亮,竟连深沉的夜色都要退让三分!心神迷乱间,如玉般清脆的声音已经响起:“蓝阁主,多谢成全。”

“你……”蓝月白怔怔地起身,浑身经脉却剧痛不堪,好不难受!体内真气一转,他脸色大变,“我的内力……”

他的内力居然失去了十之五六,绝对不再是玄冰大陆的顶尖高手!

端木琉璃却不再说话,走到**前将外衣穿好。立刻明白她要离开,蓝月白的脸色又是一变:“冰……”

刷!

端木琉璃纤手一抬,一道冰蓝色的光芒疾射而至,封了他的穴道。看到他瞬间愕然,她笑容如冰:“很吃惊?不过我已来不及跟你解释,后会有期!”

人影一闪,她已消失在门外,只留蓝月白震惊绝望:她的内力什么时候到了如此深不可测的地步?还有,那冰蓝色的光芒是怎么回事?那么美轮美奂……等等!难道是……

天哪!难道她居然得到了那件稀世奇珍?怎么可能?

蓝月白,这次你真的死定了……

端木琉璃并非来不及解释,而是根本解释不了,因为她也不知道这变化究竟是从何而来!

其实方才她并不曾想过吸走蓝月白的内力,一来她没有那个本事,二来即便药物化掉,凭她的功夫只怕也逃不出蓝月白的追捕。之所以利用美色短暂迷惑他的心智,只是想弄清楚丹田内的“冰球”究竟是怎么回事!

所以方才当她察觉到蓝月白被她的美色迷惑,便刹那间想到这正是难得的机会,可以令他在失神之时多输一些内力过来,或许就可以解开谜团!

此计果然奏效,随着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入,丹田处的震动也越来越剧烈,仿佛小鸡正在破壳而出!谁知蓝月白接着便察觉到不妥,立刻就要收手。无奈之下,她只得紧紧抓住他的手,以免前功尽弃。

谁知变故就在那一刻发生,丹田内仿佛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功率的吸尘器,正迅猛地吸收着蓝月白的内力,让她想放手都做不到!紧跟着,那个让她倍感疑惑的“冰球”突然炸开,她只觉得无数冰冷的气流瞬间在她的经脉之中流窜,好不难受!

片刻后,冰冷的感觉渐渐消失,一切重归平静,不走更待何时?若是等他召集起阁中弟子前来拦截,那才真的是前功尽弃了!

至于这诡异的变化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根本无暇顾及。但凭直觉来看,应该不是坏事。

自然,此时的她还不知道,就算蓝月白召集起天上阁所有的弟子前来拦截,也绝对留不住如今的她!

离开之时,她顺手牵羊拿走了蓝月白的钱袋,以备不时之需。生怕楚凌云伤害天上阁的无辜弟子,她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告诉他自己一切平安。

二人之间远隔千山万水,原本极难办到,不过幸好有通天阁。

临行之前东凌孤云便教给她一套独特的联络方法,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让天上阁的人出现在她面前。悄悄找了一间客栈住下,她将那个独特的图案画在了窗纸上:拜托了兄弟,快点来呀!

“嗖!”

一道黑影自窗口窜入,双手抱拳单膝跪地:“通天阁门下参见王妃!王妃请吩咐!”

端木琉璃眨眨眼,忍不住咂舌:这也太快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她含笑开口,“而且来得好快。”

黑衣人不敢抬头,恭敬地回答:“阁主交代,这个图案是王妃专用,凡是通天阁门下看到这个图案,无论多紧急的事都必须放在一旁,先行赶来听候王妃吩咐。而且王妃手中的画笔看似平常,其实是用特殊材料制成,即便夜里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属下是说对通天阁的弟子而言,外人是看不懂的。”

既然如此,不多废话。端木琉璃点头,神情变得凝重:“以最快的速度,把一句话送到天上阁总坛给琅王!”

“是!”黑衣人毫不犹豫地点头,“王妃请说!”

天上阁总坛位于东越国边境的高山之巅,此处虽不及瑶池峰那么险峻,却也处处悬崖,步步峭壁,易守难攻。不过对狼王率领的楚家军而言,是不存在“难攻与否”这回事的,区别只在于“要不要攻”。

当日从打结手法上判断出端木琉璃应该是被人抓走而非陷入流沙坑,楚凌云立刻将目标锁定了蓝月白。因为当时他虽然问了一句“是谁背叛了我”,其实却对自己的眼光有着绝对的自信:跟他的人,绝对不会出卖他,尤其是隐卫和天狼!

于是,他立刻带人离开大沙漠一路回国,并就近抽掉了一部分镇守边关的楚家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天上阁总坛围得水泄不通,命令蓝月白立刻将端木琉璃毫发无伤地送出来,否则便要大开杀戒!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