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无力的感觉实在太糟,不过说了几句话,端木琉璃便有些气喘,眉头不由又是一皱:“我怎么了?为何……一点力气都没有?”

蓝月白依然不回答,慢慢在**前坐了下来,微微地笑着:“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若是能与自己所爱之人在这里居住,是不是会很幸福、很快乐?”

端木琉璃心中一凛,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按照计划,她陷入坑中之后便会立刻按照事先的约定拽动隐形钢丝,苏天蔻便会将她从沙土之中拉出来。www*xshuotxt/com更新最快最稳定然而当时她拽完之后,苏天蔻却没有任何动静,仿佛早已不在了一样!

那个地方是她精心挑选过的,严格来说并不是真正的流沙坑,只是沙子异乎寻常的松软,一脚踩中便很容易陷入其中而已。再加上她故意用力挣扎,也在无形中加快了下陷的速度。

可是苏天蔻为何还没有反应?莫非那些人也是熟知沙漠的大行家,早已瞧出了破绽?

虽然周围的沙子十分松软,呼吸却也开始变得困难起来。无奈之下,她只得抓紧钢丝,咬着牙一点一点艰难地挪动着,试图靠自己的力量钻出沙层。然而就在此时,她突然感到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因为蓝月白奇怪的反应,她陡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失声惊呼:“难道是你……”

“嗯,是我。”蓝月白居然痛痛快快地点了点头,“是我钻到你身边封了你的穴道,然后把你带到了这里。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分毫,绝对不会。”

因为前世经受过严酷的训练,已经很少有什么事能令端木琉璃感到惊讶,而这,无疑就是其中之一。若非浑身无力,只怕她早已跳起来了!

满脸愕然地看着蓝月白,她万分不解:“为什么?难道是为了血寒玉?”

“我对天发誓,绝对不是。”蓝月白微微叹了口气,举起手做发誓状,“我已将血寒玉绑在钢丝上,估计此时苏姑娘已经拿到,并且很快就会送到琅王手中。”

端木琉璃心下稍安,更多的依然是不解:“既如此,你将我抓到此处还有什么意义?”

蓝月白痴痴地看着她,仿佛看着自己此生最爱的恋人,连口中说出的话也变得更像是梦呓:“我不是抓你,只是想安安静静地陪你留在这里,过一过神仙眷侣的日子……”

端木琉璃眸中寒光一闪:“你疯了?我已是琅王的王妃,与你怎能成为神仙眷侣?如此说来,我之所以浑身无力,也是你动了手脚?”

一个“疯”字令蓝月白的眼神瞬间一变:“是我。而且你说得对,我是疯了!我早就疯了!早就为你而疯了,你知道吗?”

看到他眼中陡然射出了狂热的光芒,端木琉璃心中瞬间警铃大作:“蓝阁主!你冷静一些,我并无恶意!”

蓝月白急促地喘息了几口,却好在并没有任何冒犯之举。片刻后,他有些痛苦地闭了闭眼:“你放心,我只是给你下了一种药,虽然可以令你浑身无力,却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端木琉璃迅速恢复冷静:“你的目的呢?除了血寒玉,我瞧不出还有什么值得你如此费尽心机。”

蓝月白沉默片刻,重新睁开眼睛痴痴地看着她:“我是为了什么,你不知道吗?虽然知道你已是琅王妃,每次面对你的时候我依然无法自制,你不是早就看出来了?”

端木琉璃点头:“但我以为你知道该怎么做。”

“我知道,我只是做不到。”蓝月白抿唇,片刻后轻声一叹,“你一定奇怪,世间女子千千万万,王妃虽容颜倾城,却也并非天下仅有,我为何对你如此不能自制?”

端木琉璃沉住气,尽力让他的情绪保持平稳:“确实有些奇怪,世人皆知蓝阁主从不近女色,甚至一度传言你有断袖之好。”

“哪里来的断袖之好?”蓝月白忍不住苦笑,“只不过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罢了!”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白绢轻轻展开,正是之前在陶然居他曾经打开过的画像。端木琉璃定睛一看,顿时惊讶万分:“我?这是你画的?”

“不是王妃,只是凑巧与王妃相像。”蓝月白痴痴地看着画中的女子,声音中透出一种淡淡的磁性,令人心动,“这幅画像是我画的不假,但画中人并非王妃。大约五年前,我带领天上阁挖掘了一座三千年前的皇陵,至于是哪座皇陵,原谅我不便相告。”

“我明白。”端木琉璃点头,“你是说画中人来自那座皇陵?”

“是。”蓝月白轻轻点头,“当时我们一路进入盛放棺椁的主墓室,我第一眼便看到四周的石壁上画满了这个女子的画像,她身穿白衣,正在翩翩起舞,每一个动作都仿佛具有勾魂夺魄的力量,令我心神迷乱,不可自拔,甚至连那琳琅满目的金银珠宝都已引不起我丝毫的兴趣!”

端木琉璃微微有些吃惊:“怎会如此?莫非是墓室中有古怪?”

“没有。”蓝月白毫不犹豫地摇头,“因为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很正常。他们虽然也惊叹于那女子的美丽,却只是议论几句而已,唯有我仿佛走火入魔,迟迟不愿离开!回到天上阁之后,我立刻将那女子画出来带在身上,再也不曾放下过。”

端木琉璃吃惊更甚:“什么?你……你居然……”

“是,我爱上了一幅画像。”蓝月白的笑容也越发苦涩,“我也知道那女子已是三千年前的人,如今已不知转世投胎了多少回,却偏偏控制不住自己,整日为一幅画像**,从此看任何女子都与男子没有什么两样!王妃,如今你可知道当日七夕盛会上我第一眼看到你时,为何会那么失礼了?”

好荒谬的故事!

睿智如蓝月白,居然会爱上一幅画像?若非亲耳听到,端木琉璃绝对不会相信居然会有这样的事!

一幅画像都能令他这般疯狂,当日骤然看到画中人居然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他内心的狂喜可想而知!难怪会连琅王在场都顾不得,只顾盯着端木琉璃猛瞧,还险些赔上一双眼睛!

端木琉璃已说不出话来,却不经意间看到画像中的女子唇边有一粒小小的黑痣,她却没有,这几乎已是两人之间唯一的区别!

苦笑一声,蓝月白放下白绢起身,双手陡然一分,一股内力疾射而至,石壁上垂着的纱帐瞬间退到了两旁。端木琉璃吃惊地发现石壁上雕刻着一个巨大的白衣女子,几乎占满了整面墙壁,如他所说的那般正在翩翩起舞,容貌依然与她极为相似!

皱了皱眉,她目光微闪:“这是……”

“是我刻的。”蓝月白微笑,重新坐回到**前,“因为不可自拔,我特意寻了这个山洞,花了近一年的时间将她的画像刻好,又将山洞布置成如今的样子。”

端木琉璃依然不解:“有什么意义?那个时候你并不知道我的存在,这一切自然并非为我而做。”

“我不知道有什么意义。”蓝月白笑容苦涩,“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在你之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布置妥当之后,每隔一段时间我便会悄悄来到此处住上十天半月,便觉得是与自己最心爱的人在一起,以慰相思之苦。起先隔三两个月来一次即可,后来间隔的时间便越来越短,几乎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地步。旁人看我似乎没有任何异常,但唯有我自己知道,我已濒临崩溃的边缘。”

若是像他这样,不崩溃才比较奇怪?难怪之前端木琉璃虽然看得出蓝月白是个正人君子,却又总觉得他有些异于常人之处,想不到居然“异”得这么离谱!

“王妃这是什么眼神?”蓝月白笑了笑,“是不是觉得,我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端木琉璃抿唇,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不过纵然如此,你把我带到此处又能怎样?总不成,你想让我取代画像中的女子?”

蓝月白脸上的痛苦渐渐隐没,连原本温润的眼眸也渐渐变得幽深:“如果我说是呢?”

端木琉璃紧盯着他的眼眸,慢慢摇了摇头:“我相信你不会愿意与凌云为敌。”

“这一点我承认。”蓝月白唇角一挑,勾出一抹含义不明的笑意,“只不过他不会知道你在我这里,只会以为你已陷入流沙坑,尸骨无存。”

端木琉璃的大脑急速运转,紧急思谋着应对之策,面上却一片淡然:“你认为真的可以瞒过他?或者说,你以为你做的一切果真天衣无缝?”

“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想不出什么破绽。”蓝月白微笑,显得十分自信,“而且方才我已说过,这里没有人知道。”

端木琉璃盯着他俊朗的脸,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如果你此刻放我走,我会对凌云隐瞒所有的一切,告诉他是你救了我。”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