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白冷冷地看着他,淡然开口:“陷入流沙坑的人不可能生还,连尸体都挖不出来!蓝某要这血寒玉只不过是为了做笔生意,既然拿不到,大不了生意不做了,怎能为了它再让其他弟子去冒生命危险?何况若不是你们不讲道义出手抢夺,刘堂主怎会陷入流沙坑?”

西门紫龙毫不脸红地冷哼一声:“自古以来任何宝物都是有能者得之,说什么道义不道义?蓝阁主既已决定放弃,那么咱们若是把血寒玉挖了出来,还请蓝阁主不要再伸手。WwW.XsHuotXT.”

蓝月白轻蔑地笑了笑:“蓝某以盗墓为生,常年与沙漠作战,对沙漠的了解不亚于任何人,你们是挖不到的!阁下既然不相信,只管继续,告辞!”

看着他们的背影,三人心中均有些起疑,南宫剑鸿上前几步低声问道:“大人,会不会有诈?蓝月白果真会那么轻易放弃血寒玉吗?”

“是啊!”北宫律川紧跟着开口,“会不会血寒玉根本不在那刘堂主身上,而被蓝月白悄悄带走了?”

西门紫龙脸色一变:“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难怪他要将如此重要之物交给一个堂主保管,根本是为了迷惑我们!来人……”

“不可能。”黑衣人挥手阻止他,淡淡地开口,“血寒玉为何会在刘堂主身上我不知道,但至少绝不在蓝月白及其他任何人手中。因为方才刘堂主周身那股白雾正是血寒玉散发出来的,这一点瞒不过我!”

三人闻言不由一愣:方才那层白雾也是他们亲眼所见。彼此对视一眼,西门紫龙不由皱眉:“这么说,血寒玉真的陷入流沙坑了?我们必须继续挖掘?但蓝月白如此轻易便放弃血寒玉,我总觉得难以相信。”

黑衣人沉默片刻,淡淡地冷笑:“没什么难以置信的,血寒玉对他并不像对我们那么至关重要。他要拿血寒玉,应该只是为了跟琅王做交易,而琅王是否康复关系着我们的大业,对他来说却没有多大影响。”

西门紫龙恍然:“大人的意思是说,他知道琅王需要血寒玉解毒,所以想以此物要挟琅王答应他什么条件或得到什么好处,但若拿不到血寒玉,对他也没有什么损失?”

“嗯。”黑衣人点头,“所以血寒玉既已陷入流沙坑,他也犯不着为此浪费人力和时间,更没必要冒生命危险。”

“可是……不对呀!”南宫剑鸿突然开口,“之前我们不是猜测那些是琅王的人吗?纵然蓝月白肯放弃,他们怎么会连试也不试就离开了?他们应该比我们更心急于挖出血寒玉才是?”

黑衣人刚要开口说话,突然一声冷笑:“谁说琅王的人不急?喏,那不是来了?”

来了?

三人一呆,立刻顺着他指点的方向看了过去,这才发现不远处果然有一队黑衣人正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往这边行进!

南宫剑鸿瞳孔一缩,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天狼!”

不需要特殊标记,也不需要什么证明,这支令人闻风丧胆的部队就是有那么一种神奇的魔力,一眼便能认得出来!

“此刻才赶来,不嫌太迟了吗?”黑衣人一声冷笑,眼中却闪过一丝恨意,“撤!”

三人都是一呆,齐声反问:“撤?”

“不然呢?”黑衣人又冷笑了一声,“你们谁敢说自己手下的人能够敌得过天狼的进攻?”

三人彼此对视一眼,整齐划一地挥了挥手:“撤!”

三国之人立刻跟随各自的主子迅速撤退,倒也训练有素。随后赶到的天狼虽然看到了他们,却显然顾不得理会,径直奔到端木琉璃陷入的流沙坑前继续挖掘起来……

一直撤到玉露关内各自安顿好,三国首脑才齐齐赶到鬼面人的房中集合,各自眉头紧皱,只觉心中七上下不踏实。

看了三人一眼,鬼面人沉吟着开口:“我已调查清楚,天狼是接到蓝月白的信之后赶来接应,只是中途走错了方向才来迟一步。蓝月白告诉他们血寒玉已陷入流沙坑,他们不死心才一路寻来,继续挖掘。”

北宫律川摸着下巴开口:“如此说来,之前陶然居客栈内的那些人并不是琅王的手下,而是天上阁的弟子?”

“这不重要。”南宫剑鸿摇头,“重要的是蓝月白与琅王果然有交易,所以才会合作。能够让蓝月白出让血寒玉,琅王给出的好处必定不小。”

“那倒未必,”北宫律川冷笑,“别忘了蓝月白有言在先,他必须与琅王平分琉璃球内的惊喜,或许琅王根本不必给他什么好处。”

“这也不重要。”西门紫龙插上一句,“重要的是如今我们该怎么办?我瞧这次来的天狼并不多,准备不足之下我们或许不是对手,但咱们胜在人多势众,就算用车轮战,也足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鬼面人眼中透出晶亮的光芒,淡然一笑:“打得过也好,打不过也罢,我们为何要跟他们硬碰硬?横竖血寒玉根本无法隐藏,就让他们替我们将之从流沙坑中挖出来,不是很好?”

三人不由一愣,继而诡异地笑了起来!

因为天狼的突然出现,三国之人立刻撤走,所以他们并不曾看到蓝月白等人并没有走远。

转过一座沙丘,众人立刻停下脚步,蓝月白拱了拱手,含笑开口:“血寒玉已经找到,在下告辞了!只愿琅王早日康复,并与王妃白头偕老!”

苏天宁抱拳回礼:“多谢蓝阁主相助,天宁感激不尽!请!”

蓝月白点头,转身离开,很快便没了踪影。苏天宁更不耽搁,转头低声说道:“快走!去皇陵与王妃会合!”

狼燕答应一声,立刻与他带领众人一起赶到了皇陵的入口。然而令他们齐齐呆住的是,墓门倒如事先约定的那般紧闭,本该躲在墓中的苏天蔻却在门外,正拼命挖掘着面前的沙壁!

“天蔻?”心头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苏天宁一步窜了过去,“你在做什么?王妃呢?”

苏天蔻动作不停,只是转头看了他一眼,满脸泪痕和焦急:“大哥!不好了!这下我们只怕真的死定了!”

苏天宁的心猛然一沉,瞬间有些透不过气:“你说什么?难道是血寒玉出了问题?”

“如果是就好了!”苏天蔻呜呜大哭,回身指了指墓门,“血寒玉我已放在里面,可是……王妃不见了!这次是真的不见了!呜呜呜呜……”

苏天宁踉跄倒退,通的一声撞在了石壁上,脸色早已一片苍白:“你……你说什么不见了?不见了……是什么意思?她不是应该在此处与你会合吗?”

所谓端木琉璃陷入流沙坑自然是假的,不过是她苦思冥想之后想出来的计策而已!

得知血寒玉会令佩戴之人身上泛起白雾,端木琉璃便开始思考如何才能瞒过楚凌云那个厉害的对头。思来想去,她想到了利用沙漠中的流沙坑,让所有人以为她已和血寒玉一起陷了进去,如此才能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她则趁乱与苏天宁等人悄悄会合并离开大沙漠。

但流沙坑毕竟凶险万分,若果真陷了进去,必定十死无生。于是,赶到皇陵、并趁众人挖掘墓门之时,她提前悄悄勘查了附近的地形,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地点:那个地方的沙子比较松散,类似一个规模较小的流沙坑,最妙的是距离墓门的入口并不远!

看到这一幕,一个完整的计划很快在她脑中成型:假装不知道外面有人监视,堂而皇之地带着血寒玉离开皇陵来到外面。那些人、尤其是楚凌云那个厉害的对头看到她身上泛起白雾,便知道血寒玉就在她的身上,自然会瞬间将目标锁定,对着她猛攻。

此时,她便假装被逼得无路可退,一脚踏进提前找好的流沙坑,并故意用力挣扎,好令自己的身体以最快的速度陷入其中。而在这个计划之中,最关键的便是隐形钢丝。

之前她和狼燕便是利用隐形钢丝假装跌落悬崖,诈死赶到了这大沙漠之中。这种钢丝虽然极细,肉眼难辨,却坚韧无比,足以承受上千斤的重量!

端木琉璃原先的计划是将两人身上的隐形钢丝连接到一起,一头固定在皇陵入口的石柱上,另一头则拴在她的腰上,长度便完全可以满足需要。接着,留下狼燕一个人在皇陵之中接应,等她假装陷入流沙坑,便立刻拽动钢丝给出信号,狼燕便以最快的速度利用钢丝把她拉出来,免得埋在沙中时间过长而造成窒息。

为了确保不出意外,端木琉璃选择的这个流沙坑距离皇陵入口非常近,直线距离不过六尺左右,凭狼燕的力气是完全可以把她拉出来的。

紧跟着,端木琉璃便带着血寒玉与狼燕进入皇陵之中暂避,为防万一,她们也会暂时关闭墓门,再根据接下来的局势采取相应的对策。

虽然陷入沙中的深度不足,但沙土本身就能够遮掩血寒玉的白雾,在绝对够短的时间内,白雾更无法透出地面,保证那些黑衣人绝对看不出破绽。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