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璎珞咬了咬牙,顾不得羞涩:“琉璃,你医术高明,而且我听说之前燕淑妃也曾找你为她调理身子,想尽快怀上龙裔。www*xshuotxt/com更新最快最稳定因此我想……”

玉琉璃有些无奈:“大姐,燕淑妃是入宫几年未能有孕才会找我,你与琨王刚刚成亲个把月,不必如此心急……”

“我能不急吗?”玉璎珞不满地打断她,“我与沈心竹同时嫁给王爷,如今她有孕我却没有,万一她再生个男婴,我岂不是永无翻身之日了?我不管!我要你给我调理一下,让我以最快的速度怀上王爷的孩子!”

玉琉璃抚眉:“好,我先给你试试脉。”

试完脉,她收回手淡淡地说道:“放心大姐,你身体一切正常,只要顺其自然,很快就会有孕的。”

玉璎珞却极不放心:“无需吃药吗?”

“你若想吃,我自然可以开些补气养血、固本培元的方子给你。”玉琉璃淡然一笑,“不过是药三分毒,不吃也罢。”

玉璎珞点点头,不停地眨着眼睛,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很快便有些脸红起来。又过了片刻,她终于忍不住压低声音说道:“琉璃,其实……我请你过来,还想问问你,我似乎有些……问题,你能帮我看看吗?我实在羞于请别的大夫。”

玉琉璃顿了顿,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不由眉头微皱:“有什么问题?”

“哎呀我若是知道还问你?”玉璎珞越发红了脸,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声音倒是压得更低了,“就是……很难受……”

难道是妇科炎症?

玉琉璃略一沉吟,继而起身:“大姐,我们进房去,你去了衣裤我帮你看看。”

玉璎珞这才松了口气,红着脸起身进了内室。看到狼燕居然跟了进来,她登时变了脸:“你这奴才真不懂规矩!还不出去?”

狼燕抿唇,玉琉璃已淡然开口:“大姐莫怪,这丫头奉了狼王的命令,要寸步不离地保护我。狼燕,背过身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回头。”

“是!”

狼燕答应一声照做,玉璎珞却不放心地跟上一句:“你若敢回头,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本妃挖了你的眼珠子!”

狼燕也不与她计较,应了声是,玉璎珞才万分赧然地褪了衣裤躺到**上,别别扭扭地张开了腿:“喏、喏,你……你瞧瞧是怎么回事……”

玉琉璃坐在**沿上,撩开她衣襟的下摆定睛一看……

然而就在此时,她却突然身躯一晃,双眼紧闭软软地倒在了**上!玉璎珞顿时惊声尖叫:“琉璃!琉璃你怎么了?琉璃!”

狼燕立刻惊觉,刷的飞身奔了过来:“王妃……啊!”

刹那间,毫无异常的**前陡然出现了一个黑洞,狼燕猝不及防,只来得及感觉到脚下一空,紧跟着脚腕一紧,整个身体已被一股大力拽着急速下坠,瞬间眼前一黑!不等她尝试借力上窜,四周突然喷出了浓烈的白色烟雾,令她脑中一阵晕眩,立刻失去了意识!

王妃,我可照你的吩咐做了,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否则狼王会杀了我!

看到这一幕,玉璎珞的尖叫声更加急促:“琉璃!琉璃你怎么了?快醒醒!”

玉琉璃毫无反应,甚至连气息都变得十分微弱。更新最快最稳定直到此时,玉璎珞才小心地起身穿好衣裤,凑到近前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琉璃?”

玉琉璃随着她的力道晃了几下,再无任何动静。玉璎珞这才松了口气,咬牙说道:“昏了,出来!”

人影一闪,号称会在沈家住几天的楚凌扬突然现身,得意之余依然有些谨慎:“看清楚了?真的昏过去了?”

“不信自己看。”玉璎珞下了**,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帮你把一个********的大美人弄到了手,我这算功劳不小?”

“是是是!爱妃放心,过了今日,玉琉璃就是我的人,为夫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楚凌扬阴沉沉地笑着,刷刷几下点在了玉琉璃的穴道上,眼中已满是贪婪的**: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这次他用的药量是上一次的五倍,谅她玉琉璃插翅难飞!

同样的错误,本王绝不会犯第二次!

等了片刻,玉璎珞却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楚凌扬不由眉头一皱:“璎珞,你还不回去休息?这里交给我就好。还是说……你想留下来看好戏?”

玉璎珞咬了咬牙,一跺脚转身便走:“有什么好看的!哼!”

楚凌扬不在意地挑了挑唇,低头看时却发现玉琉璃虽然双眸紧闭,肌肤却依然吹弹可破,樱唇更是温润嫣红,令人克制不住一亲芳泽的**!下一刻,他已迫不及待地飞身扑上,一边胡乱撕扯着她的衣服一边往她唇上亲了过去!

然而就在此时,明明已经昏死过去的玉琉璃突然刷的回头,不等楚凌扬反应过来,她已噗的将一口白色的烟雾吐到了楚凌扬脸上!

情动之下,楚凌扬的喘息本就分外急促,何况迷药加点穴双保险之下他毫无防备,等他反应过来,已猛的吸入了一口,顿时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咳咳!你……啊!”

冷笑一声,玉琉璃猛然一抬膝盖,一股比伤筋断骨更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楚凌扬登时一声惨叫滚落在地,浑身抽搐!

玉琉璃,我要杀了你!

坐起身,玉琉璃若无其事地整理着自己的衣衫:“加大了迷药的用量,还封了我的穴道,看来琨王是发誓同样的错误绝不会犯第二次了?不过很可惜,同样的错误,我也不会犯第二次。”

楚凌扬狠狠地瞪着她:“你……你明明毫无内力,怎么可能冲开被封的穴道?”

玉琉璃笑笑:“想知道?偏不告诉你。”

“王爷!王爷你怎么了?”

玉璎珞本就不曾走远,他的惨叫又太过穿云裂帛,情之不妙的她立刻返回,一眼看到玉琉璃满脸淡然的样子不由脸色一变:“琉璃?你……”

“大姐,你好贤惠。”玉琉璃起身,语气淡的很,“居然帮夫君与别的女子,不恶心吗?”

玉璎珞的脸色更加难看,咬着牙不做声。这样的计谋只能用一次,以后玉琉璃再不会上她的当,她们姐妹之间最后一点情分也消失无踪了。

懒得理会二人,玉琉璃接着开口:“把狼燕还给我。”

缓过一口气,楚凌扬挣扎着起身冷笑:“休想!她死定了!”

“是吗?”玉琉璃脸色不变,“那么,你也死定了。”

他没胆子堂而皇之地杀狼王的人,气话而已。

想起方才的白色烟雾,楚凌扬立刻变了脸色:“你敢给本王下毒?解药!”

玉琉璃笑得很美:“解药在狼燕身上。”

“还愣着干什么?去把那丫头弄上来!”片刻的沉寂之后,楚凌扬陡然厉声怒吼,浑身都在发颤:很好,这一次又栽了!

玉璎珞哪里还有功夫多说,立刻跑到**头启动了机关。**前的地板刷的向两旁抽开,狼燕缓缓出现,地板也瞬间恢复正常。

看着她紧闭的双眸,玉琉璃淡然开口:“弄醒她,否则你即便拿到解药也不知如何用。”看到楚凌扬怀疑的目光,她若无其事地加上一句,“不是只有你买得到江南烟雨阁的药。”

楚凌扬咬了咬牙,对玉璎珞点了点头。后者咬咬牙,上前掏出一个瓶子打开,放在了狼燕的鼻前。

不多时,狼燕终于醒来,刷的起身将玉琉璃护在了身后:“王妃!”

“我没事。”玉琉璃浅浅一笑,气死人不偿命,“真相已明,该走了。大姐,麻烦你把我们送出去,再把解药带回来。”

楚凌扬目光阴鸷:“你早知道是我?那你为何还要来?”

“我只想知道你的目的。”玉琉璃淡淡地回答,“狼燕,我们走。”

“站住!”楚凌扬厉声开口,“把解药留下,否则你们休想离开!”

玉琉璃看他一眼,笑得越发温和:“想留我?试试你还动得了吗?”

楚凌扬大怒,却也同时发现自己居然浑身僵直,再也动不得分毫,甚至连舌头都开始发麻!

“大姐,送我们出去。”玉琉璃转身便走,“除非你想让你的夫君永远如此。”

身后,楚凌扬的目光仿佛毒蛇,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可惜,只是想想而已。此次**不成,狼王若不将他咬成渣,算他仁慈。

出了琨王府,玉琉璃示意狼燕把解药交给玉璎珞,淡淡地说道:“大姐,解药两颗,红色内服,黑色化在水中沐浴,剧毒可解。”

说完,二人扬长而去,玉璎珞一边喃喃咒骂一边急匆匆地返回,为楚凌扬解毒要紧。

“琉璃,你居然孤身犯险?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吗?”听到事情经过,楚凌云立刻沉下了脸,扫了狼燕一眼,“还是隐卫保护不力……”

狼燕一哆嗦,玉琉璃已经摆了摆手:“没有狼燕的事,是我要她假装中计,好看看琨王的真正目的。谁知他依然只是为了得到我,没什么新意,早知道不陪他玩了。”

秦铮与狼燕对视一眼,越发肯定这位王妃的思维不正常。不过不可否认,这样的王妃最有趣。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