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车子,同样的庄园,可这次再进入罗马诺的这处秘密庄园,给杜峰的感觉却是大不一样,一种无形之中的压力让杜峰倍感难受,跟随着巴顿管家,皱着眉头往里面走,杜峰的精神力搜索之下,竟现这庄园中潜伏着大量的高手,这些高手的武功修为之高,也让杜峰大感吃惊,至少也已经到了龙五等人的水平,而且这些人似乎还都会些精神力的修炼,这一点也让杜峰倍感困惑,上午来的时候,这里不是没有高手,却不足十人,给杜峰的压力也没有这般大,可现在却一下子多出二十多人,这一下子便让杜峰有些担心起来,看来自己对教廷实力的估计委实不足,区区一个颇具野心的罗马诺便有如此多的高手,就算他势力滔天,可那教皇的实力该有多强?至少也不会比罗马诺差太多吧?那自己此行岂不是危险重重?

带着这样的困惑,杜峰的心里有些不安,心情更是有些复杂起来,走到大厅,那罗马诺这次可比上次热情得多了,老远便站起身来迎接,待杜峰和安倍松尾坐下,又吩咐安顿管家叫人送上茶水,自己则是泡了一杯极品咖啡,他倒也懂得生活。杜峰见对方不再说什么,只是微笑着,似乎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心里颇不是滋味,如今被动的局面已经形成,杜峰只好道:“罗马诺先生,你叫我过来,难道只是喝茶聊天的么?我的朋友呢?现在是你证明自己能力的时候了。”

罗马诺哈哈笑道:“我有多大的能力,想来杜先生进门的时候已经略知一二,不过我想要说的是,杜先生现在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这教廷并不是杜先生想象的那般简单,这其中的复杂远不是常人可猜得出的,好吧,安顿,你去将杜先生的两位朋友请上来!”朝一边的安顿管家挤了个眼,后者笑着点头答应,同时朝侧门而去,不消片刻,一阵悉悉的脚步声传来,杜峰仅凭耳朵,就能清楚的分辩出走在最前面的是个男人,想来便是那巴顿管家,而后面的两位女人,想来便是肖婉婷和燕子了,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自己的这两位红颜知己,杜峰竟有些心情激动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侧门。

果然如同杜峰感觉的那般,先进来的果然是巴顿,而走在后面的正是一脸惊喜却又隐有忧色的肖婉婷和燕子,看到杜峰果真在大厅中坐着,肖婉婷和燕子的脸色变得更加的激动,与杜峰一样,她们早就渴望能见到杜峰了,可又隐隐有些担心,因为两女都相当的聪明,知道自己此次虽然被罗马诺从教皇的手中解救出来,可谁又能保证这不是出得虎牢又入狼群呢?或许这罗马诺也是想以自己为人质要求杜峰办什么事呢,否则岂会如此好心的去解救自己,而且看起来罗马诺早就有了准备,救她们的时候也一点不顾同门之谊,至少杀了足足有二十名看守自己的神圣骑士或红衣教主,那说明什么,说明这罗马诺虽是教廷的人,却是有着自己的势力的,与教皇也是貌合神离。

“表哥!”“老公!”两女一声急喊,就待扑过来,却被巴顿及时制止,拦住两女,巴顿的脸色有点难看,望向一边的罗马诺,看得出来,他是在征询罗马诺的意见,看来在他心中,这两女正是要挟杜峰的筹码。

杜峰的脸色相当的难看,刚刚站起身,本要将两女拥入怀中好好安慰一番,不料却被巴顿拦了下来,当下杀气迸然而,安顿的脸色马上变得煞白,浑身颤抖着,却终于没有让开,而是有些小心的看了杜峰一眼,又艰难的望向一边的罗马诺,后者的脸色也不太好,微红着脸,深吸一口气,一边为杜峰的功力折服,一边见杜峰用愤怒的眼睛瞪着自己,马上笑了起来:“巴顿,你怎么可以如此怠慢了我们最尊贵的客人,让开道路,要知道杜先生可是我们最好的盟友,我们本就是要帮他救出人的,你拦住她们做什么?”

巴顿听不得这句话,赶紧让开,小心的对杜峰道歉道:“对不起。”

杜峰冷哼一声,将奔过来的两女搂在怀里,要不是这里还有外人,估计又是好一阵的亲热,甚至就地疯狂也未尝可知,不过此时却没有这番心意,一阵问寒问暖,知道两女没有受太大的苦难,杜峰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杜峰却又犯起愁来,这两女算是已经救出来了,可要带她们回国,似乎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不说教廷不会同意,可能罗马诺也难以答应下来吧,再说,现在这罗马可是梵蒂冈的天下,是教廷的地盘,能轻易让自己走,以前是不知道教廷的实力,也可以说以前是低估了教廷的实力,现在看起来,教廷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厉害许多,此次罗马之行看来也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杜先生,我罗马诺说话算数吧?呵呵!”见杜峰三人抱成一团,两女却已经流出眼泪,一时半会也不分开,罗马诺在一边插话道,也由不得他不插话,现在这气氛的确有些尴尬,他与安倍松尾一样,简直如同是死物一般,竟完全被杜峰无视了,而安倍松尾还好,团上眼睛养神,又像是在修炼一种极厉害的内功心法一般,可他却没有安倍松尾这份闲情逸致,只好开口说话。

两女一听罗马诺说话了,赶紧止住哭声,脱开杜峰的怀抱后,两女勉强一笑,却是笑得隐有忧色,杜峰自然是明白两女急于想要回家的心思,却只能安慰的笑了几声,这才将两女安置在自己两边坐下,看了罗马诺一眼,有些感激的道:“罗马诺先生果然是守信用的人,看来与你合作,倒不算太吃亏!”

罗马诺笑道:“我说过的话自然是算数的,不瞒杜先生,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好权势,可男儿生在这世上,要是不能做人上人,不能拥有权势,那也实在无趣得很,而我最大的优点便是守信义,所以对此杜先生尽可以放心,我说过要和你好好合作,一起对付那个人,就一定会全力支持和配合你的!只是,现在该我做的我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要看杜先生的表现了!”

杜峰笑道:“我杜峰自然也是守信之人,我答应你,不管成功与否,我都会帮你杀掉那个人,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希望不管我是不是成功,你都要保我的家人或是亲人的安全,你能不能答应?”看起来,杜峰这话说得没有多少意义,似乎将自己家人或亲人的安全交置在一个才刚刚认识的,又颇具野心的罗马诺身上有些幼稚,可事实上,杜峰却是通过相人之术对这罗马诺相过一次,这罗马诺还真是信义之人,而且杜峰能够看得出来,这罗马诺将来还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说不定这教廷还真会被他收归到麾下,这才有如此一番嘱咐。

果然,正如杜峰所料,这罗马诺皱起眉头,想了半天,这才勉强答应道:“我希望你能成功,你的要求我也尽量的答应你就是了!”

能得到这样一个结果,杜峰已经心满意足,告辞道:“好吧,天色已经很晚,我便带她们一起回去了,明天我便去见教皇,成功与否,明日便见分晓!”

没想到罗马诺却皱眉道:“杜先生,你走我不拦你,不过有句话,我想要说,却又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对这个罗马诺,杜峰还不算印象太差,心中有些犹豫,却是皱着眉头道:“你说罢,你都没有说,我怎么知道当讲不当讲?不过,只要你说得有道理,我也不会怪你的!”

罗马诺正经的道:“本来,我救你的朋友出来,也的确是想以此为筹码来要挟你的,不过现在我看你这人也是讲信义的人,我也不想如此做了,你可以带你的朋友一起走,不过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带她们走,留在我这里,也许更加的安全,你放心,我不是用她们做人质,我也不会限制她们的自由,如果她们想要到什么地方,我可以给她们化妆后亲自护送,你们也可以保持随时的电话联系,因为这罗巴市,或者说梵蒂冈全是教廷的天下,你在这边也没有什么势力或是据点,你觉得你能保护得了她们吗?再说,现在我们刚刚救出她们,说不定现在教皇正派人四处找寻她们,你又是她们第一个要怀疑的人,你说明天你去赴教皇的约,她们怎么办?”

杜峰的脸色相当难看,可听到后来,却似乎并不生气了,反而是有些感激的望了那罗马诺一眼,有些为难的看着眼前的两个有些可怜的女人,杜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正如罗马诺所说,要是带她们离开,无疑是不安全的,甚至真有可能于被教廷抓回去,这罗马诺虽不一定真的如他所说的那般光明磊落,但他的势力却是摆在那里的,要是没有几分势力,敢在教皇的眼皮底下公然救人,那岂不是在老虎嘴里拔牙,找死么?

杜峰正为难呢,那肖婉婷却是脑筋急转,道:“表哥,我看我们就留在这里吧,我相信罗马诺先生也是守信之人,你放心吧,我们不会成为你的包袱,教皇想要以为我们为人质来要挟你,我们就不准备让他得逞,关键的时候,我们自然不会给你留下麻烦,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这话可是说得杜峰心神巨震,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在决别吧?杜峰不知道该如何说,却被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方才道:“记住,你们是我杜峰的女人,你们永远都不是我的包袱,不要说什么傻话,更不要做什么傻事,谁要是敢动你们一根汗毛,我誓,我杜峰一定让他不得好死,我会十倍,百倍,千倍的奉还,就算教皇也是这样!明白了吗?”

肖婉婷和燕子狠狠的点头,眼泪却是在眼中打着圈,终于被忍了回去,没有再掉下来。

“杜先生,我可不想要挟你,我只想和你做朋友,如果你不信任我,你可以带她们离开,我绝对不会拦着你的!”罗马诺被杜峰的话震动了心神,刚才,就在刚才,杜峰的气势突然暴涨,让他都有些害怕,于是情不自禁的声明自己的观点和态度,也不敢再拦着杜峰,只好以退为进的道,要说他一点没想过以两女做人质,那是骗人的,可他更想的,确实是与杜峰一起将教皇除去,这才是他的根本目的。

“你不用说了!”杜峰大手一挥:“我接受你的建议,她们暂时留在你这里,不过你给我听清楚了,不管是谁,都不要动我女人一根汗毛,教皇不行,你同样不行,你可以将我这话理解为警告!”关键时候,可不能打马虎眼,杜峰不得不再三嘱咐,可一点也不给罗马诺的面子了,后者的脸色也是很不好看,好像真有许多的气要泄一般,不过他还是忍了下来,半天才回答道:“你放心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坐在巴顿的车上,安倍松尾依然一副万事不惊的模样,闭目养神,罗马市的夜景再是漂亮却一点也吸引不了他,似乎这天下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事实上像他这样的孤儿加武痴,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几件事能让他动容的,这也是他武功能大成的一个重要的前提,事事关心则乱,扰心的事越多,修炼起武功来,自然也就会大打折扣了。

与安倍松尾一样,杜峰对周围的夜景也没有一点兴趣,不同的是,他是眼望着车外,心思却是急转,他现在相当的忧虑,从罗马诺的身上,他已经可以预知教皇的功力有多高了,至少是胜过自己的,可眼下的情况与自己初来时完全不同了,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现在自己唯一能走的一条路也只有将教皇除去了,不管是罗马诺的要挟条件也好,还是出于对天龙会的前途作想,好像除了将教皇杀掉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与教皇的一战势难免去,可自己现在虽然有安倍松尾一起,难道真就能一战而成?

难,很难,相当的难!杜峰自然心知肚明得很,武功一道可来不得半点虚假,行就是行,不行再勇猛也难行,想要杀掉教皇,那得拿出真功夫来,不说教皇本身的功力就高,关键是他还会使用圣经的奇异能量,杜峰虽没有真正见识过教皇的出手,可这一点从一些交过手的神圣骑士那里已经可见一斑了。

杜峰正想着事,车子却嘎然停了下来,杜峰回过神来,车子却不是到了旅馆,而是在市区的一个十字路口,前面的车子正接受检查呢,自己坐的这车子自然也难以幸免,终于轮到巴顿所开的车子接受检查了,几名交警让巴顿将车停在路边,两位红衣教主走了过来,看到巴顿,眼中神色一闪,将几名交警使将开去,却压低声音对巴顿道:“巴顿管家,出大事儿了!”

“什么大事儿?”巴顿做出一副相当惊奇的表情来。

一名红衣教主道:“你还不知道吧,今天晚上,有人在教廷救走了那两个中国女孩儿,对了,巴顿管家,你怎么打扮成这副模样啊?”

巴顿呵呵一笑:“这可是个秘密,对了,这事儿你们可不要乱说啊!来,拿去喝酒!”说完,从身上摸出一扎钱来,看起来不少了。

那名红衣教主赶紧讨好似的笑道:“巴顿管家,你就放心吧,咱们与你的交情也不浇了,怎么会乱说话,对了,你不是说什么时候将我介绍给神使大人么?”

巴顿笑道:“放心吧,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你们现在就已经是神使的人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两名红衣教主千恩万谢,拿着钱便放了行,到了旅馆,杜峰暗叹这罗马诺的势力确实非同小可,也难怪他面带吉相,看来他将来能做上教皇的位置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当然后天的努力也是必须的。

巴顿将杜峰和安倍松尾送到房间门口这才离去,现在他不太敢和杜峰两人呆在一处了,杜峰刚才在罗马诺家的气势虽然只是稍稍放了一点出来,却是对他造成了极大的震憾,可以说,他从那时候起,已经害怕上杜峰了,更不敢轻易与杜峰说话,杜峰自然也是懒得理他的,与安倍松尾一起进房间,让安倍松尾好好休息,自己则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时,那安倍松尾竟还没有睡,见杜峰出来,睁开双眼,从沙上跳下来,走到自己的房门口,突然又转过身道:“明白是不是会有一战?真的要杀了教皇!?”

“杀,非杀不可!”杜峰无奈的,却又有几分坚决的道。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