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新房子封顶仪式,许多客人会来,所以没时间写,现在写上来三千更新出来,明日应该不会再有三千字的了,至少五千是有保证的.

“看来你们天龙会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样差劲,不过多亏了你这个老大领导有方!”王陵影笑道,对杜峰做了个请的姿势,看起来她倒像是这里的主人一般。

杜峰无所谓的笑笑,坐到王陵影的对面,那老板见王陵影与杜峰有说有笑,知道是杜峰将要等的客人到了,给刚才那惹祸的服务员打了眼色,后者赶紧为王陵影送来一副茶杯,又热情的为杜峰再提来一壶由老板亲自泡出的好茶过来,对杜峰鞠躬行礼,感激的道:“谢谢你刚才的帮忙,否则,我可能连这份工作都保不住了!”

笑了笑,杜峰为王陵影倒了一杯茶,摆摆手道:“没有什么,其实你老板也还不坏的,遇到这样的老板,也算是你的运气,你要好好工作才是,以后有什么事情,我想他也会帮你的!”

那女孩子狠狠的点点头:“嗯,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谢谢你了,先生。”

王陵影在一边笑道:“算了,小妹妹,我看你也不要一个尽的给他道谢了,他这个人啊,不喜欢这一套的,你还是去上班去吧,否则岂不是影响了我们谈事情了,呵呵。”

那女孩子一听这话,赶紧红着脸说了声谢谢,离开。

杜峰见那女孩子走了,用有些惊异的眼光盯着王陵影,淡然笑道:“现在没有外人了,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了吧,你不是说有一笔交易想要找我谈吗?我实在不明白我们盛华集团与你们王氏集团会有什么样的交易,在这里,我们也不用虚套了,老实说吧,你们视我们如眼中钉,我们看你们也是眼中刺,彼此都不用说那些没用的了,你说是吧!”

“我们王氏集团与你们盛华集团之间的竞争我是知道的,我也不想就这个问题说什么,我想问你,抛开公司的事情,我们王家与你真的就有那么深刻的仇恨么?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才肯罢休?”王陵影神色复杂的盯了杜峰一眼,道。

杜峰一愣:“难道我们两家还没有仇恨了吗?”哈哈一笑,杜峰道:“那我倒真是有些奇怪了,你哥可抢了我的女人,你们又非说我杀了你父亲,这两种仇恨难道还算不上深刻吗?”

王陵影欲言又止,半天才勉强笑了笑:“你和我哥之间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其中另有隐情,事实也并非你想象中的那样,不过这事儿我答应过我哥不说出来,所以我们就不用在这件事情上废话了,不过上次我倒是真的错怪了你,我父亲的死与你无关,我们已经查清楚了,所以今天找你,我们也是真的想要与你谈笔交易,另外我也想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知道,咱们武林帝国之所以会有今天的成绩,都是因为你故意放我们一马,否则你们盛华集团要是全力阻击,我想武林帝国就算不会败,也绝不会取得如今这般辉煌的成绩!”

“另有隐情?哼,我看未必吧,不过既然你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纠缠,我想这事儿也是我和你哥之间的事情,这是我们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我杜峰行事光明磊落,向来都是恩怨分明的,这事情与你无关,我们今天就抛开不淡,不过要说到你父亲的死,我却也没有兴趣听,因为我一点也不关心他的生和死,虽然我无心杀他,但我更是对他的生死毫不关心,你明白吗?”杜峰冷笑道,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起来他心头就有些余气未消。

“你太固执了,难道我们之间就不能好好说次话么,要说起来我们真正意义上见面,这还是第二次吧,上次也是我约你的,不过上次是我对不起你,可我已经向你道歉了,所谓不知者不罪,我的父亲去世了,我这个做女儿的心中悲伤,所以才对你恶语相向,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还要与我一般见识么?这可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屠夫。”王陵影眼神有些悲伤,皱着眉头道。

被王陵影叫着屠夫,似乎勾起了杜峰许多的回忆,叹了一口气,努力的将自己的气压制了下去,杜峰道:“好吧,当我什么也没有说过,你今天约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你现在可以说了吧?除了一些原则性的问题,我答应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事情,我一定尽量的帮你,怎么说咱们也是合作了多年的搭档了,而且你又于我有恩,这一点我还是很清楚的。”

“谢谢,我并不需要你帮忙,我没有骗你,我今天找你来也是真的有事要和你谈谈合作,你知道我父亲究竟是谁害死的么?”王陵影低下头沉声道。

“反正不是我。”杜峰闷声道,半天也不见王陵影吭声,知道她有些生气自己如此的态度,又接口试探道:“你不是说查出来了么?不是我哪又会是谁?难道还会是陈云?”

“不错。”王陵影的眼中闪过一丝仇恨的神色,沉声道:“杀我父亲的凶手正是陈云,对了,你既然猜出来了,为什么上次不告诉我,害我误会了你这么久?”

杜峰闷声道:“原来真的是他。”有些郁闷的道:“你也不想想,当时你气势汹汹的那样子,我说什么话你也不会听信的,如果我真说是陈云干的,恐怕你还会怀疑我想要挑拔你们抗华联盟的内部矛盾,你说我说的有没有一点道理?”

王陵影脸色一红,道:“好像是这样吧,这事儿过去了也就算了,我们都不要再提起了,这事也不怪你,要怪就怪我们当时头脑热,没有想到太多的事情,所以才会误会你,好在现在真相大白了。”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今天找我究竟有什么事呢。”杜峰旧话再提。

王陵影道:“我想要和你合作,一起对付陈云。”干脆利落,开门见山,王陵影的性格杜峰倒是有几分佩服。

“陈云?对付他?”杜峰嘿嘿冷笑:“如果真要对付他,我早就可以让他死一万次了,不过我现在还不能让他死,因为我答应过我朋友,要留着他的命,我要看着他倾家荡产,我要看到他一步步走向死亡,那才叫做惩罚,否则就是便宜了他!”杜峰的眼中也是闪过一丝仇恨,不过想到封承天的誓言,杜峰还是忍了下来。

王陵影的眼中同样闪过一片深刻的仇恨,恨声道:“你说得没错,他这种人,要是让他死,确产是对他的一种解脱,所以我倒是挺佩服你这个意见的,杀了他太简单,要让他变成一事无成一无所有的人,要看着了一步步走向灭亡!”

杜峰与王陵影一直谈到很晚才分手,两人谈得怎么样没有人知道结果,不过两人却因此成为好朋友,这确是事实,拿两人的话来说,这叫各交各的,这叫恩怨分明,两人交好并不影响杜峰与王坤之间的仇恨。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不过想到第二天便要离开,家中众人都在等着杜峰,睡觉前杜峰开了个家庭会议,将一切事情安排妥当,这才与众女一道休息,睡觉前杜峰还做了一件事情,那便是与封承天通了个电话,作了一些交待,这是两人之间的秘密,外人不得而知。

第二天并不是周末,不过杜峰家众女没有一个人出去上班或是上学,更没有一个人睡懒觉,早早的便在饭桌上等候着杜峰,大门外,安倍松尾来得更早,接到指令的他在半夜就到了,不过因为与几个龙卫有些仇恨不得解开,所以也不方便进来,这家伙倒也随便,就席地而坐便是半夜,早上依然坐在那大门外,身上也不再如以前那般背跨着倭刀,这是因为他此刻早就到了无招胜有招,早就到了无剑的境界,自然就不用凡间的刀枪,真正到了摘叶伤人的境界,又岂会愁没有武器。

众女的脸色都不太好,全都是面带戚色的看着杜峰,没有一个人动筷子,坐在杜峰下是的刚刚从老家探亲归来的宁馨,此时宁馨也是一副戚戚然的神色,真像是生离死别一般,杜峰成了小丑,在桌上讲出无数个笑话,想要逗得大家大笑,以图化解这种气氛,可他失败了,直到他准备好行李出大门时,也没见谁说一句话,也不见一个人哭出声来。

好算歹数,还是晚了几天,杜峰暗暗算了算时间,与教皇约定的期限早在昨天就到了,到了大门口,杜峰正待要离开,却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大洋彼暗的华威英亲自打来的,华威英语气甚急的告诉杜峰一个天大的坏消息:燕子和肖婉婷都被教廷的人抓了去,现在正等着杜峰去救呢。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