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间并不怎么大的茶馆,真正的茶馆,里面泡的茶也很正宗,虽身在闹市,却又一点也不显眼,其实入这茶馆中喝茶的人,大多是爱茶之人,平常人自然不会入内,而如今这个时代,不是人人都不爱喝茶,而是人人都没了喝闲茶的时间,所以茶馆也就成了常常被人遗忘的一种场所。当然,真正爱茶之人还是有的,比如现在是华灯初上时分,这茶馆的上座率已经达到八成,生意还算不错。茶馆足有两百多个平方,共几十张桌子,每张桌子都被巧妙的隔开,以便互相聊天谈事不受别人的影响,茶馆的装修不错,说不上豪华,也并没有什么艺术的氛围,茶文化元素并不浓厚,可给人的感觉却有些亲切,入了这里,你像是回了家一般,温馨得很。

离与王陵影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杜峰便早早的到了,一进了茶馆,本是想要找个安逸的位置,比如某个角落,这样也好谈事,结果却只能皱眉随便找了个位置,没有办法,真正的好位置都被人抢光了。杜峰坐在靠窗的位置,旁边便是过道,自己点了壶茶,自斟自饮倒也不错,可心里却是老想着王陵影的事情,他不知道王陵影这次主动约见自己究竟是什么事,不是说合作么,可自己怎么可能与王坤合作?老实说,杜峰并不想来赴这个约,可他又无法去拒绝王陵影,至于是什么原因让他无法去拒绝,他自己也不太明白,只是每每见到王陵影的时候,他心底便会不自禁的有一丝内疚,于是王陵影说什么话,杜峰也就不好去反驳了。

坐在位置上,随处可以听到一些称赞这茶好的声音,杜峰明白,这其中有许多人并没有喝出这茶的味道来,甚至对茶文化也是浅薄得很,只不过为赋新词强说愁罢了,淡淡一笑,这茶却是真的算不得上品,不管是茶叶本身,还是泡茶的火候,都只能算是中品,不过能在这闹市之中喝到如此正宗的茶,也算是个奇迹了,所以杜峰心中也是有些欣慰,钱赚得再多,也不是万能的,生活中多一些情趣,培养一下自己的情调,其实也是对的,修身养性嘛。

谁说啤酒喝多了才上厕所的?这茶喝得多了,一样尿多,杜峰便是如此,许久没有专心喝过茶,就算这茶算不得上品,也同样一口气喝了一壶,自然便会尿意上来,上厕所的时候,杜峰无意间竟看到自己座位的隔壁便坐着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每个人的胸前都有天龙会的标志,杜峰心中一笑,暗道:“没有想到这些兄弟打打杀杀之余居然还有闲情别致来这里喝茶,看来这倒是一件好事。”

“哎哟,老板,老板,快来一下,这是怎么搞的啊?烫死我了!”杜峰刚刚坐下来,便听到邻座那几个天龙会的兄弟叫了起来,其中一人大声的惨叫。

杜峰将头伸到走道一瞧,明白了,只看了正手足无措的女服务员也知道,可能正是她走路的时候不小心,将那热烫的开水洒在了同样靠近走道边那瘦高个儿肩膀上了,夏天,这些家伙只穿着露膀的内衣,怎么可能不跳脚大骂,不过还算好,这几个家伙没有马上将自己这桌子都掀了,只是痛呼一声,便要叫来老板理论一番,正说着话,那老板已经屁滚尿流的跑了过来,一看,居然认识,马上吓傻了。

“蛋妈,怎么是你老人家的兄弟啊?这可怎么办,这么招吧,我现在开车送这位兄弟去医院,其余的等回头再说,反正这事儿是我们做得不好,回头我摆酒席请蛋妈你们吃饭压惊,该赔钱的,我赔钱,怎么样?”这老板倒是个直爽人,其实也由不得他不直爽,他口中的蛋妈,那个长得胖胖的,个头矮矮的人,可是天龙会的一名小头目,虽算不得一街的大哥,可在这条街上,那也是叫得上字号的人物啊,再说了,现在整个上海滩,以至于整个中国的黑道市场都被天龙会控制着,蛋妈这样的小头目当然地位不低了,所以这事情不管这老板如何做,都不一定讨得了便宜,还不如光棍一点,主动一些,赢得天龙会兄弟高兴,这事儿也还有回旋的余地,否则这茶馆也不用开了,甚至老板本人也会有麻烦。

看来老板是个聪明人,他这话一说,那被叫住蛋妈的胖子果然气消了不少,不过自己兄弟被烫了,不管事情大小,这赔钱是必须的,不过他也没有过余的要砸店闹市,而是沉声道:“王经理,我们也算是老熟人了,你这店又是我们在罩的,本来要是外人伤了我们兄弟,别的不说,先就是一个砸字,今天是你,那咱们也不过余,拿十万块,咱们当什么事也没生过。”

十万块,对于这家小茶馆来说,无疑是太高了一些,老板苦着脸开始求情道:“蛋妈,你又不是不知道兄弟我这本小利薄,十万块?要把我这店卖了,也凑不出来啊,要不这样吧,你看这兄弟其实也没有烫得太厉害,医药费我出,另外我拿一万块钱给兄弟们压惊,怎么样?”

“什么?一万块?你当我们是要饭的啊?”天龙会的兄弟一共来了四人,此时另外两人也站了起来,引来许多的客人侧目,这声调一高,老板便有些害怕了,又怕影响了自己生意,于是赶紧说好话:“几位大哥,你们都别生气,我再想想办法,两万块行了吧?我真的凑不出钱了!”老板只差没有哭着下跪了,而旁边那惹祸的女孩子则吓得小脸煞白,浑身有些颤抖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这茶壶只是轻轻荡了一点,就惹出这么大的祸事来,不就是洒了几滴水在肩膀上吗?至于这样吗?女孩子现在有些气愤,更多的则是害怕,丢了工作事小,可别问她要钱就惨了,她从福建乡下来这里打工的,可不想为这么一点事赔一笔钱出来,她生活都成问题,又哪里来的钱赔啊。

“不行,五万块,一分也不能少,三天之内将钱凑好,否则可别说我们不够兄弟!”蛋妈依然没有吭声,旁边被烫了的那名兄弟开价了,蛋妈皱起眉头,有些欲言又止。

那老板见蛋妈没说话,又赶紧向他求情道:“蛋妈,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赔两万块,其余的我真的再也想不到办法了,你就做做好事吧,我从福建老家跑到这里来做点生意,也不容易呢,我还上有老下有小,老婆肚子里面还怀了一个,我是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要是这样,可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啊,我死不打紧,我家中那妻儿老小可就惨啦!”老板声泪俱下般的道,看来这家伙也是真的没有钱的,穷光蛋一个。

蛋妈与兄弟商量道:“兄弟,我看这老板平时对我们还不错,就收他一万块钱算了吧,就当是做件好事!”

“蛋哥,你看,我这都红肿了,才一万块钱?那怎么行,他不是说的两万么,就两万吧!”那被烫的兄弟卖了蛋妈一个面子,那老板一听这话,对蛋妈可是感激涕零,对自己却是恨到骨子里,他就恨自己刚才不该许诺两万块,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意不去么?本身一万块钱可以解决的事情,现在非要两万块才能搞定了。

“老板,你自己说的两万,那便两万吧!”蛋妈有些可怜的看了一眼老板,面无表情的道:“你们两个也给我坐也,不要影响了老板做生意。”看起来,这蛋妈还不算太坏,又不够狠又不狗毒,看起来还有些善良,杜峰有些好笑,没有想到天龙会中居然还真有这样的好人,也算是异数了,不过杜峰也是有些开心的,如果天龙会的兄弟个个变得心狠手辣,变成自己的侩子手,那只能说明天龙会与以前的青帮一样,只是一普通的黑道组织,那并不是杜峰希望看到的结果。

“还不快点去做事?!”老板怒气冲冲的对惹祸的服务员骂道,看他的眼光,回头这服务员也不会好受的。

“不行,她不能走!”那被烫伤的兄弟笑道:“她将我伤成这个样子,今天也不用上班了,就陪我在这里喝茶吧,不不不,你这里有没有酒?我想喝酒,让她陪我喝几杯怎么样?”

老板皱起眉头:“我说这位大哥,这个恐怕不太方便吧?”

蛋妈也皱起眉头道:“兄弟,我看还是算了吧,不要惹事生非了,要是上面知道了,那可不太好的。”

“什么不太好?蛋哥,咱们又不做什么坏事,就让她陪我喝点酒,算是赔礼道歉,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啊!”那被烫伤的兄弟看来与蛋妈的地位差不多,就算有差距,也差距不大,或者就是这蛋妈在下面兄弟的眼中并没有多少威性,否则这家伙不敢与蛋妈讨价还价,在黑道中,有这种讨价还价的事情么?肯定不会有的。

那老板盯着蛋妈,那服务员也盯着蛋妈,都希望蛋妈说两句硬话饶了自己这一遭,不想蛋妈脸色却有些难看,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将自己面前那茶喝了个干净,那兄弟又道:“我的话你没有听到吗?去给我拿点酒来,我要与这位小姐单独喝两杯,我想她不会介意吧?”介意?恐怕介意也没有办法,那女孩子小脸依然煞白,有些担心的看着那兄弟,又用比较可怜的眼神看了老板和蛋妈一样,结果什么结果也没有。

“我说这位大哥,求求你,放了她吧,她还是个孩子,她不懂事的!”老板又开始低声下气的说好话,虽被这服务员气得要死,却还是不忍心看着这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落入到这兄弟的手中,那无疑是送她进了火坑,这老板还算是有点良心,杜峰暗暗点头,决定出手帮忙了,这事儿还非得杜峰出面不可,一方面,这是杜峰律己不严,手下的兄弟做错事,杜身自然要承担后果,第二,就为这老板的德性,杜峰也决定要帮他一把,这值得。

“罗嗦什么废话啊,就是这么的,再不听话,那就拿五万块,一个仔儿也不能少,马上给钱,我就不为难她了!”那被烫的兄弟有些生气了。

“慢着。”杜峰突然出现在那兄弟的面前,微微一笑道:“我说这位兄弟,我看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这小女孩也不是故意烫你的,你那伤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自己去弄点药擦擦就好了,也不要什么赔偿了,这件事情由我作主,就当什么也没生过,今天你喝茶的费用呢,我看就由老板免了,你们说我说的这办法怎么样?”杜峰抽出一根烟点上,看了看那女孩子,从她的眼中,他看到了感激,老板同样是感激得很,不过更多的还是怀疑,他可是认识蛋妈这一行人的,正宗的天龙会兄弟,一般人的话,他们会听吗?这实在让他没有几分信心。

“凭什么?你凭什么?”包括蛋妈在内,四个兄弟都站了起来,有人出面来揽事儿,他们自然便将矛头指向了杜峰,那兄弟又道:“可以啊,那这样吧,这五万块钱你来付,我当什么事情也没有生过,你看如何?”

“你问我凭什么?”杜峰突然笑了起来,举起左手的大拇指,一枚青龙戒就戴在大拇指上,看起来这戒指古朴得很,有些年月了,像是古董,却还是闪着光芒。

“就凭这个,够了么?”杜峰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这些兄弟也实在是太过份了一点,这不是敲诈么?五万块,五百块还差不多。

蛋妈和几个兄弟都脸色齐变,那老板和小女孩却有些不明所以,糊涂的看着杜峰,不知道杜峰手上那戒指意味着什么。

“你什么意思?你这是什么?”蛋妈有些颤声问道,脸色涨得通红。

“你们是天龙会的兄弟,进帮之前一定学过帮规吧?那帮规的第一条你们总还记得吧?见了青龙戒指如同见帮主本人,有没有这一条?”杜峰声音不高,而且用了传音入密的功夫,四人刚刚听到,但一边的老板和小女孩,以及那许多看热闹的人都没有听到什么。

蛋妈几人身子都抖了一下,那被烫伤的兄弟还不放心,低声道:“我们怎么知道你这戒指是真是假?”

“好,很好,非常好,我看今天这事儿就是你一人挑起来的,我先问问你们另外几位,你们相不相信我?如果相信,就马上从这里消失,然后回去以后自己去刑堂领罚,不相信的可以继续留在这里!”杜峰严肃的道。

蛋妈想走,可看了看自己的兄弟还在这里,很义气的留下来了,不过他心里却是知道今天的事情完蛋了,另外两名天龙会的兄弟见蛋妈没有走,也留了下来,气得杜峰怒极反笑:“好啊,那我便证明给你们看。”说完,直接拔通了杨天威的电话,电话中,杜峰怒了,直骂杨天威教育无方,让这等天龙会的人出来丢人现眼,而且公然违背帮规最重要的一条,竟然敢蔑视自己这个老大的权势,实在是罪大了。

杜峰一边打电话,其余四名兄弟一边擦汗水,他们没有听到杨天威的声音,就算听到了也是听不出来的,现在的天龙会规模大得很,他们这等最低层的兄弟又如何会见过杨天威这等高层,不过听杜峰说话的口气,他们也知道杜峰肯定是货真价实的老大,现在想起来,要是杜峰不是老大,断然不会准备一枚戒指来骗他们了,再说那戒指也不是普通戒指能比拟的,一看就看得出来,而且杜峰能知道帮规第一条呢,现在想明白这一切已经晚了,杜峰的电话刚挂,不到两分钟,蛋妈的电话就响了。

接了个电话,蛋妈的脸色已经惨白,有些颤抖的对杜峰道:“峰哥,对不起,今天是我们的错,我们现在就离开,马上回去就向刑堂领罚!”说完看了一边被烫的那名兄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还不走?!快点跟我滚!”

蛋妈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过怒,一直比较温和的他,现在突然飚可真是吓了几名兄弟一跳,灰溜溜的走了,临走的时候还把茶钱也一起算了,丢了几百元都不用找零便跑了。

老板和那小女孩都向杜峰不停的致谢,又应允今天的消费完全免单,那老板更是要给杜峰亲自泡茶去,都被杜峰一一拒绝,看热闹的人见没有热闹可看,自回头喝茶,而杜峰一回头,王陵影早就站在一边看了,笑看着杜峰。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