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杜峰和珍姐全情投入的时候,悄悄屏息溜进床下面的小雪,要说起来真是侥幸得很,虽然他现在的武功也算小有成就,可要与杜峰比起来,那无异于露珠比之大海,差距实在是大得让人无法想象,所以未被杜峰现,已经是她的万幸了,可幸运的事情并没有一直让她遇到,比如在床下面偷听到杜峰和珍姐的聊天,本是想要出来的,结果一愣神的功夫,两人又疯狂上了,她这里一激动,头便碰着床底了,所以才出那一声闷哼,也正是这一声呼痛声,暴露了她的行踪,此时从床下面钻出来,小雪的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这样的事情被人当面揭穿,实在是让小雪大没面子,而且有些尴尬,可话又说回来,看到珍姐若隐隐现的身体,小雪还是有一丝兴奋的。

“小雪,真的是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只是小雪有些难堪,珍姐见自己的**被小雪窥破,更是窘得不行了,脸色变得有些羞红,更是有一丝恼怒。

小雪脸色变化极快,迅的换上一副笑呵呵的面容道:“妈妈姐姐,你今天好漂亮哦,我好爱你的!”这回答有些风马牛不相及,似乎有意要转移珍姐的注意力。

杜峰给小雪眨了几下眼,如今小雪已经出来了,最不愿意生的事情已经生,再想挽回已然不及,所以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珍姐不是总是无法打开心扉么?现在有小雪这个小魔女在,干脆长痛不如短痛,就让两母女陪自己一晚上,更是辛苦一下自己,将母女俩完全摆平,说不定从此以后,天下大定,这珍姐就不再会有那种放不开的情怀,这也算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小雪与杜峰长期在斗嘴,对杜峰的眼光自然能够读得懂,还了个眼色给杜峰,意思是说:要我帮你当然可以,不过你以后对俺可得好一些,乖一些,要是什么时候再敢和我作对,到时候我可要旧帐再提,你今天可是欠了我的人情了!杜峰无奈的还以眼神,那意思也很明显:今天要是你帮我将珍姐摆平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对你,绝不与你再作对了!这个承诺其实并没有多少可信度的,不管是小雪还是杜峰,他们两人之间的承诺就从来没有算过数的,不过两人对外人倒是极重信义的,这也算是欢喜冤家,不闹那才真是怪事儿了。

“你快点出去啊,快回去睡觉吧,都这么晚了!”珍姐羞道,也顾不得再和小雪见气,其实就算小雪再是干出什么大胆的事情来,她也无法真生气,不过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竟隐隐感觉身体的好几处都生了明显的变化,难道是因为小雪看到了自己的羞事,所以便会觉得刺激么?珍姐暗暗思量:可这事情如此的变态呢,而且母女同侍一夫,这本就是**,有违常纲呢,就算不是亲生母女又怎么样,总是有些别扭不是?

“妈,我要跟你一起睡,我还有好多话要和你说呢!”得到杜峰支持和肯的小雪胆子愈加的大了,索性放开了心怀,竟一下子跃到床上,钻到珍姐的身边,被子一掀,立即将珍姐的春光暴露无遗。

“小雪,你干什么啊?还不快点出去,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明天我专门陪你聊一天,这总可以了吧,你现在快些出去吧!”珍姐羞得闭上眼睛,想要再拉回被子,不料却被小雪将那被子硬是掀到一边,小雪的眼光有些亮,一下子挤到珍姐的怀里,紧紧的抱住珍姐,看到珍姐的双胸被她自己捂住,却偏偏因为太大而又完全捂不住,竟露出一粒嫣红,这让小雪暗吞了吞口水,嘿嘿笑道:“妈,我不出去,我要和你一起睡!”

珍姐早就羞得满脸通红,更是紧闭了双眼,似乎已经预感到接下来会生的事情了,竟有些身子微颤的道:“不要,不要。”

“珍姐,我看小雪既然来了,那你索性放开心怀吧,机会难得啊,也许今天晚上之后,你就会再无顾虑了,你为什么不自己努力去适应一下呢?”杜峰也在一边劝道。

“可是我,可是我——”珍姐眼睛微睁,看到小雪竟脱下睡衣,竟露出一点不比自己逊色多少的身体,赶紧又闭上了双眼,竟连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窘得可以。

小雪和杜峰一左一右将珍姐拥紧,互相使了个眼色,杜峰的一双手慢慢的移到珍姐的大腿附近,游离之际已经使出了神龙诀中特有的挑情手法,而小雪也没有闲着,硬是趁珍姐用双手去护下面的时候,赶紧牢牢的占据了珍姐胸前的两处高地,竟嘿嘿的色眯眯的笑道:“妈妈,我小时候还没有吃过你的奶吧,你也当了我这么多年的妈了,也该履行一下你这个当妈的职责了吧!”说完,一下子叼住珍姐的一颗已经坚挺竖起的肉粒,拼命的**起来,虽是吸不出一点奶汁,可也让珍姐有些受不了,身体狂颤起来,**更是拼命的往上挺起,一手在下紧紧抓住杜峰的那只魔爪,另外一只手却是拼命的将小雪的脑袋往自己的胸前按,这情景实在是太刺激和变态了一点,而愈是变态和刺激的事情,越是能让人狂,珍姐现在就觉得自己要狂了,非常疯狂的想要死去,因为现在这滋味实在让她难以忍受,想得到的得不到,这种滋味太难受了。

“求求你们,饶了我吧!”珍姐断断续续的道,只求能更加痛快一些,可小雪却只是努力的抬起脑袋,换了一处高地,继续做自己的功课,而杜峰则更是嘿嘿一笑,手法中加进了丝丝真气,这让珍姐的**更加的高涨,可偏偏这杜峰和小雪似乎都很有默契的不想珍姐这么早得到,于是挑情便挑情,却绝不满足于她,很快的,珍姐便真个是受不了了,声音愈来愈大,一会儿叫乖女儿,一会儿叫老公,狂叫起来再不顾忌隔壁众女听到,只求两人能给她满足,最终杜峰和小雪没有按珍姐的想法去做,不过也还算不错,在一声娇吼之后,珍姐终于达到了快乐的顶峰,身了狂颤之后,终于不再动弹,杜峰和小雪,这才慢慢的停止了自己手口的动作,一起点点头,这才同时抬起头来。

见杜峰和小雪面时用挑逗的眼神看着自己,珍姐微睁迷人的醉眼,喃喃的道:“你们,你们真是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这么对我,你们,你们好坏啊!”这话听起来有些肉麻,杜峰却是嘿嘿一笑,道:“老婆,不是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么,刚才舒服吧?要不是我坏一点,你怎么能那么舒服呢,所以,我看以后我还是要经常的坏一点,这样你才更爽喃。”

“就是就是,妈妈,感觉怎么样啊?是不是觉得特别的刺激啊?”小雪眨巴眨巴眼睛,也凑过来笑道。

珍姐其实已经放开了不少,此时见小雪也来取笑自己,笑骂道:“好你个小丫头,竟敢合着别人来欺负你妈,改天看我不打你的**!这么久没有在你身边,没想到你现在越学越坏了,看来以后我得一步不离的跟紧了你,得天天教导你才行了,否则你要是学坏了,那可怎么办啊?”珍姐想起小雪刚才那些羞人的动作,又感到自己的身体某处开始潮湿,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只好拼命的让自己忘了刚才那种感觉,可那感觉实在是太刺激,对她的刺激也太震憾了一点,竟一时半刻忘不掉。

“妈妈,我坏吗?我觉得我一点也不坏啊,不信你问你老公,对了,也是我老公呢,你不离开最好了,哈哈,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以后你要是再敢玩离家出走,我可就不认你这个妈了!”小雪嘿嘿笑了起来,对珍姐撒娇道,一边说话,又握住珍姐的一对****起来,惹得后者更是连连用手来推,却是推开这个那个又占,推开那个,这个又占,索性不再来推了,只是笑骂道:“死丫头,真是个小色魔!”

杜峰见珍姐已经放开得差不多了,心中也极是欣慰,于是在珍姐的下面摸了一把,笑道:“老婆,你现在是爽够了,那也不能冷落了你女儿啊,怎么样,她刚才不是欺负你了么?那咱们现在一起去欺负她好不好?你帮忙按住她,我来冲锋陷阵,我们一定要好好惩罚一下她,不叫她跪地求饶,咱们绝不呜金收兵,哈哈哈哈!”杜峰一边说自己先是笑了起来。

“好啊好啊,你们都来欺负我吧,我好害怕啊,妈你不是要打我**么,那你现在就能打啊,或者你干脆来咬我**吧,使点力气,用力点咬好不好?”小雪的精神一下子就上来了,这可是她最喜欢玩的游戏了,以前与杜峰一起玩得也够多了,只不过与珍姐一起玩,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或许以前她也想过这一天,可绝没有想到真会有这一天的来临,于是先将**转过来,竟蹲在床上,就将那小巧却又翘得厉害的**朝在珍姐的面前,看来她倒是很认真呢。

天啦,小雪小时候虽然也有些调皮,可谁能想得到现在竟变得这般的变态与**了?珍姐吃惊的道:“小雪,你不会是说真的吧?你,你,你也太那个了一点吧?”

小雪头也不回的将**摇了摇,笑道:“妈,以后你也会喜欢上这种感觉的,你帮帮我吧,真的**的!”

“你就帮帮她吧!”杜峰也在一边鼓动道。

“死丫头,就这一次啊!”珍姐其实也是有心来尝试一下的,只不过却又扼不过这面子,所以见杜峰与小雪一起劝她,也便顺势答应下来,伸出舌头在小雪的股屁上轻轻的舔了一口,滑溜得很,没有异味,说明小雪倒是洗过澡的,身上还挺干净的,珍姐暗道,可这一舔却没有将小雪舔好,只听小雪有些郁闷的道:“我说妈妈,你就不能使点力气吗?你以为这是和老公在亲嘴呢?你得用点力啊,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用力的咬,最好能给我咬出个牙齿印来才好!”说完,小雪又将**凑了上去。

这可是你叫我用力咬的啊,可怪不得我了,珍姐暗道,使劲一口,原以为自己可以狠下心来将小雪咬得叫痛,不想虽然小雪的**上真的落了个浅浅的牙齿印,但小雪不但没有呼痛,反而鼓励道:“妈妈,再用点力啊,我有点感觉了!”天啦,这小雪的话里面真的有一股兴奋的味道,却又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说完又把**往后顶了两下。

“啊!”这次小雪大叫起来,仍然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爽,天啦,这丫头也实在太变态了一点,杜峰爬到小雪的身边,先侧躺进小雪的身下,再让小雪自己压了上去,哼哼几声,小雪便爽得皱紧了眉头,却又随着杜峰的动作马上将眉头舒展开来,再不皱起,一直是比较愉悦的大叫起来,而一边叫还不忘让珍姐在她身上乱施展手脚步,珍姐对此本是没有什么经验的,可在小雪的教导下,没多长时间,竟也变得轻车熟路起来,甚至也暗暗溶入到这种角色中,有些自乐而不可拔了。

三人之间的戏可远比两人唱戏来得爽快和持久,一番大战下来,三人呼呼大睡,等到早上醒来的时候,冬儿已经在门外叫吃早餐了,杜峰还想再睡一会儿,却被小雪使劲从床上拉了起来,一边抱怨道:“老公,老公,你不是说了今天要陪妈妈回公司的么,你不回去,你让妈妈怎么回去上班啊?”

杜峰郁闷的睁开眼,有些抱怨的盯了小雪一眼:“这种小事一会儿再办,我们还是先睡觉的好啊!”说完又待闭目再睡,却被珍姐在另一边摇醒,珍姐的脸色有点红,特别是看到小雪肆无禁讳的在自己面前裸露着全身,她就有一丝别扭,可又有一丝觉得刺激,皱眉道:“老公,我看你还是早点起来的好啊,我还是早点回去上班,你也好去办你的事啊。”

杜峰慢慢爬起来坐下,笑道:“没事没事,我那些事情不急的,就算再急的事情,我也要先将你安顿好才是啊,有什么事情比得上咱老婆的事情大啊!?”

“我可不敢当!”珍姐白了杜峰一眼,开始穿衣服,话虽是如此说,其实心里对杜峰倒是感激得很,这种感人的话其实也正是杜峰最擅长的。

“哎呀,完了,我的胸罩呢?”珍姐突然惊叫出声,小雪在一边偷笑,也不出声,穿上衣服就要出去。

珍姐急了,马上叫住小雪道:“对了,小雪,你去将我的行李箱拿进来,我要换衣服!还有,你悄悄去客厅看看,我的胸罩是不是丢在那里了,天啦,真是要羞死人了!”

“哎呀,一家人,有什么害不害羞的,一个胸罩而己嘛,一会儿我陪你去买就是了!”说完杜峰自己开始穿衣服。

珍姐一个人缩在床的一角,也不下来,也不穿衣,只是焦急的盯着门口,很快,小雪便进来了,身后真拖了珍姐的行李箱,见到自己的行李箱,犹如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珍姐这才赶紧开始换衣服,一边换又对小雪道:“你去客厅找过了吗?”

“妈,你就放心吧,不会丢在那里的!”小雪站在一边,欣赏珍姐换衣服,杜峰从厕所洗濑出来,见小雪那阴谋得逞的样子,心中有了计较。

“小雪,你妈的胸罩不会是被你收起来了吧?”杜峰嘿嘿笑了起来。

小雪白了杜峰一眼,嗔道:“你就知道欺负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拿了?”

珍姐也在一边帮忙道:“老公,你就不要冤枉了小雪了,她去拿我的胸罩干什么啊,八成是哪个姐妹帮我收起来了,一会儿,一会儿还是你去帮我问问吧,对了,不能声张啊,要悄悄的问了然后帮我拿回来。”

“说不定已经被收垃圾的给收走了呢?”小雪在一边笑道。

“那可不行,那件胸罩可千万不能丢,无论如何要帮我找回来。”珍姐赶紧认真的道。

杜峰一愣:“难道那胸罩还有什么特别么?我帮你再买就是了!”

“那是你以前陪我一起去买的,还是你亲自帮我挑选的,你忘了么?”珍姐有些幽怨的盯了杜峰一眼。

“是么,嘿嘿。”杜峰干笑几声:“那倒真是要找回来的,小雪!”转过头,盯着小雪,杜身的眼神有些得意的道:“昨天晚上我和你妈在客厅,就你在楼梯口偷看,自己把你妈的胸罩交出来吧,可不要让我动手来搜,我相信,那东西现在八成已经被你藏在你房间的某处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能找得到的!”

“我,我,胸罩是我拿的,怎么样?又不是你的,管你什么事?”小雪开始不讲道理了。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