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人是怎么一回事啊?明明都和你朋友分手了,还死缠着她干什么?还将她灌成这样,哎,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也真是的,好吧,我便好心送她回去,记得回头给你女朋友打个电话好好解释一下!”看来这中年男人也是长期做这一行的,加之头脑灵光,倒也能随机应变,一见杜峰追来,立即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初听还真以为这是个好人喃。自

杜峰冷冷一笑:“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下来,我送她回去!”从男人的眼中看到了那一丝邪,杜峰如何不明白这男人心中所想,不禁冷笑出声。

“哎呀,你放开,我下来就是了,你别捏了。”那男人失声痛叫,原来肩膀被杜峰捏住了,痛得冷汗直流。

杜峰闻听此言,这才松手,那男子从始至终都没有熄火的打算,此时见杜峰松了手,马上做出一副要下车的样子,却在杜峰一失神的功夫,猛的一踩油门,车子嗖的一声便冲了出去,这法拉利果然不同凡想,瞬间便到了六十码,幸亏这条马路还比较幽静,来往的人也不多,加上现在正是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自然也不怕伤了人,那男人一边开车,一边往后瞧,却哪里还能见到杜峰的人影,也不知道此时杜峰究竟到了哪里。

索性将度降了下来,中年男人看了一眼身边的王陵影,有些失声的笑了起来:“嘿嘿,今天还真算是捡了宝了,小丫头,落到哥哥的手中,一会儿便让你尝尝的滋味,嘿嘿,你还不知道吧,哥哥在这一方面可是厉害得很呢,保证让你醒来以后便离不开哥哥我,哈哈。”这中年男人乐得咧嘴大笑,来到十字路口,直接将车往沪太路的方向开去,照直开下去,可以出上海到江浙一带了,再开一个小时,就是郊外,那里可是成片没有开的荒山,将车停在那里,来往的车辆也不多,随便找一地儿,也能将事办了,等丫头醒了过后,在那种荒凉的地儿,也最是能让女人产生孤单的感觉,到时候或许便会自然而然的将自己看作唯一的安全依靠,到时候自己有任何的要求,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啊?

男人如此做着美梦,还真就叫那车开到了沪太路上,途中王陵影的手机响了好几次,这中年男人看了看,直接关机,免得扰了自己的美梦,到了郊外,这车子的度也就提上来了,荒山野郊,来往的车子果然很少,空气清新,挺适合干点浪漫的事情,当然,这中年男人接下来想要干的事情却是与浪漫没有丝毫的关系,可一百人便会有一百种感觉,比如他现在,就觉得这事儿浪漫得多,比他当初结婚进洞房,比他当初上破处时还要让他兴奋和激动,一边开车一边拿眼瞧向一边的王陵影,这男人禁不住真有些想要流口水的冲动,一边开车一边干事儿,他还没有这本事,车技还不到家呢,于是乎,他便加快了度,这种环境下,来往的车子又少,双车道任他冲刺,一时倒将车子开得飞快。

找到条荒弃的支公路开了进去,以前这里或许是一片工业区,后来工业区搬走了,这房屋都已经塌得差不多了,周围几乎几十公里以内都没有人烟,将车停了下来,中年男人自己倒是有些害怕,这地方实在是太偏僻了一点,沪太路离现在所停车的位置虽只有几十米远,这里也能看到外面偶尔路过的车子,但这车子此时熄了火,从外面却是绝对现不了里面的情况的,中年男人先给自己壮了壮胆子,这才转过头,看了王陵影一眼,嘿嘿笑了起来,此时方才露出邪的本性来,那笑容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我=

“你倒真会找地方,这地儿还真是不错,除了比较阴森之外,倒也算是风水极佳的地儿!”车子的后排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中年男子一大跳,一转身,便看到正坐在车内的杜峰,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刚才中年男子绝对没有看到杜峰的存在,而此时咋一看到,立即吓得尖叫了起来:“你是谁?你是人是鬼?!”

杜峰嘿嘿笑了起来,那笑容有些邪气,也有些残忍,中年男人想要逃出去,车门打开,见杜峰没有跟着跑出来,也顾不得再开车,此时早就被吓破了胆,已经将尿都吓了一裤裆的他还知道逃命,也难为了他,才跑了几步,杜峰支又像是厉鬼一般,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依然是那种邪邪的笑容,不过此时峰总算是说话了:“我不是鬼,我是人,不过这里却有鬼!”

“你别过来,你别吓我,光天化日之下哪里来的鬼?!”男人慌不择言,也不管现在是深夜,连光天化日这种话也能说得出来,一边说还一边往后退,那腿弯犹如他说话一般,颤颤慷慷的,才退了几步,见杜峰依然是那般邪邪的笑意,背心像是被人泼了些凉水一般,突然便感觉有些寒气从骨子里冒了出来,再也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跪倒在杜峰的面前,人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啊,大爷,大英雄,大兄弟,鬼爷爷,你饶了我吧,我还不想死啊,我也没有干什么坏事儿,我只是好心要送她回家的,你就饶了我这一遭吧,从今往后,我一定洗新革面,重新做人,一定不辜负你老人家的大恩大德,你就放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老婆在家等我拿钱回去买盐打醋,你就可怜可怜我那一家老小吧!”

或许是类似的情节从电视中看得够多,这男人嘴还真是快,一套接着一套的哭了出来,可惜此时杜峰却已经是下了决心要让他死的,于是嘿嘿冷笑起来:“这里现在是没有鬼,可是你不是马上便要成鬼了吗?你变了鬼,我也不怕你的,你可以随时随地来找我,嘿嘿,你口口声声称你是要送她回家,却送到这里来干什么?你分明是居心不良!”

“大爷,没有的事儿啊,我迷路了,我走错方向了,我,我不知道她家在哪里!小说整理布于男人慌忙辩解道。

“不用再说了。”杜峰冷冷一笑:“今日你是非死不可,否则我就不会等到了这里才收拾你了,不过你找的这地儿还真是不错,确实风水很好,你死后在这里,或许还会有个好去处呢,你就死了逃命的心吧,安安心心的去死,这人一死啊,什么样的罪孽都是可以得到宽恕的,你不是想要洗新革面重新做人么,这便是你最好的机会,下辈子不要再遇到我,最后我再说一句,其实我真的是人,真的。”

“不,不要——”男人的话只说了半句便噎在喉咙处了,因为他的脖子已经被杜峰捏住,整个人也被提升到空中,手舞足蹈也是没有一点用处的,倒是一股臊臭味传过来,让杜峰皱起眉头,感觉时间也不早了,而且今天晚上与千刀的约会并不顺利或是成功,所以杜峰的心情也不见得有多好,一用力,那中年男子脑袋一偏,便魂归地狱了,而他的尸体也被杜峰一下子扔到几丈外,砰的一声,具体怎么样,杜峰一点也不关心,自个儿钻进一边的法拉利跑车中。

王陵影还在昏迷之中,睡梦中的她看起来异常的漂亮,却又柔弱得惹人怜爱,杜峰竟突生出一种心痛的感觉,连忙安慰自己,逼自己坚强起来,一定要铁石心肠的对待面前这个女人,虽然她有恩于自己却毕竟是仇人之妹,无论如何也不可以为她而心痛,今天晚上救下她都是额外的恩惠了,杜峰如此告诉自己,却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自己的那种心痛的感觉,看到王陵影时不时的皱起眉头,在睡梦中还叫出父亲的名字,杜峰就有些不忍心再看她,知道她的日子也不好过,一踩油门,那法拉利跑车便啦的一声飚了出去,杜峰的车技自然是比那中年男人好得太多,所以一路行去,只不足半个小时便到了王陵影的家。

王坤正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与张婧站在门口张望,今天晚上他已经不止一次的打过妹妹的电话,结果刚开初是没人接,后来干脆关了机,这让他更加的担心和害怕,他和王陵影的关系极其亲密,后者也是他在这世上仅有的亲人之一,他又如何能不急啊,远远的看到王陵影的爱车飞了过来,暗骂妹妹将车开到这般快也不怕出了什么事情,人却还是迎了上去。

车子停下,王坤与杜峰对视几眼,张婧早从车上将王陵影从车上扶了下来,从女人的直觉,她看出王陵影并没有被男人碰过,于是悄悄朝王坤使了个放心的眼神,王坤皱着眉头盯住杜峰许久,才问道:“杜峰,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和我妹妹在一起的?”

“你觉得你问我,我就要告诉你吗?”杜峰从车上下来,眼中的仇恨之火有些熊熊燃烧起来的冲动,可想想一边的千刀,杜峰终于克制住自己的冲动,看在千刀的份上,今天便馓了你吧,杜峰暗暗下定决心,可嘴上却是没有半句好话。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喝了这么多的酒?”张婧将王陵影扶到王坤的身边,夫妻二人一左一右的将王陵影扶住,而一边的佣人却早就将那法拉利开到车库中存放了起来,十多个保安都团团将杜峰围了起来,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来攻他,当然其中一部分人在上次的婚宴上已经见识过杜峰的厉害,是真的不敢过来,另外一部分人却是没有得到王坤的命令,自然也是不能上前来攻击杜峰的。

杜峰冷笑道:“就是她喝醉了酒,然后差点被人占了便宜,然后便是被我送了回来,就是这样!”看来杜峰确实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张婧问出来的问题杜峰便是认真的回答的,倒没有像刚才那般冲。

“谁?谁这么大的胆子?”王坤急声道,却被一边的张婧拉了一下,现在王陵影安然回来,他还如此生气,虽表现出他和妹妹的感情之好,却也让他有些失礼了,感觉到自己的状态有点过了,王坤咳嗽一声,道:“那就谢了,这笔恩情我记下了,不过恩是恩,仇是仇,我的杀父之仇还是非报不可的!”

哈哈一阵笑,杜峰怒道:“不要说你不会放过我,我自然也是不会放过你的,我们之间迟早会好好算上一笔的,只是不知道你们王家的人是天生猪脑还是故意如此的,竟硬要把王远山的死记到我的头上,不过冤枉我也无所谓,反正咱们之间的仇恨是不能化解的,多误给我记一笔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哈哈!”

“我父亲不是你杀了的?你这人还真不是男人,敢作敢当才是真男人,看来我倒是高估你了!”王坤皱着眉头冷声道。

杜峰也冷笑道:“是不是真男人,不是你说了算,杀没杀人我自己心里有数,今天便看在你妹妹的份上,饶过你,否则,哼!我见你一次打一次,你放心吧,我才不会让你那么快便去死,我会慢慢的折磨你,一直到你痛不欲生,一直到你痛苦的自杀,然后让你家破人亡,一无所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杜峰像是完全了疯一般,竟有些变态的狂笑了起来。

转身要走,几个胆大的保安见杜峰与王坤竟是死敌,有些讨好王坤的意思,竟要来围截住杜峰,却被张婧叫了停,王坤涨红着脸,道:“也看在你今天送我妹妹回来的分上,今天晚上我也不为难你,你走吧!”这是打着脸来冲胖子,自己打不过杜峰,也知道仅凭这几个保安也是无济于事的王坤还是忍不住说了句场面话在这里,不料那杜峰却是一点也不客气,转过头,冷笑道:“你可以改变主意,我不领你这个情,你也不用打着脸冲胖子了,你知道的,他来来堵我,全都等于是送死,你也知道,杀几个人,我并没有太大的麻烦,你信不信?”

“我信!”王坤艰难的道。

“那你还敢为难我?”杜峰嘿嘿笑道。

“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一回事,就如同我们王氏集团并不一定能敌得过你们盛华集团,但事在人为,我还是会尽力打败你们的!”王坤突然有些豪气干云的道,那种豪气深深的感染了一边的张婧,这一点从她眼中的爱慕和安慰便能看出来,她现在也是真的觉得欣慰,她要嫁的男人便是此等的男人,虽不一定能成功,却是会为了成功付出所有的男人,而王坤便是这种男人。

“好!”杜峰眼神一转,竟有些佩服的道:“我就给你机会,我等着你来打败我!只是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虽是徒步,可有武功在身的杜峰,依然足够快,先是赶到回春楼,将自己的车子开到别墅,众女都已经睡了,唯有龙一和白若云还在客厅,见到杜峰回来,白若云将她迎到沙上坐下,龙一自去为杜峰泡了一壶茶,再站到身后为杜峰捏肩按摩,却被杜峰阻止了,叫到自己旁边坐下,杜峰叹了一口气,什么话也没有说,但他此刻的表情却是很明显的告诉大家,他现在很郁闷。

白若云皱起眉头道:“出了什么样的事情?你居然这么没有精神?”

杜峰没有说话,白若云又道:“是不是为武林帝国游戏而担心?你放心吧,据我来看,这武林帝国虽然做得极为成功,可要想越咱们的盛华英雄传,却还是有些距离的,就算将来他们能从游戏界分得一杯羹,我觉得也没有什么,毕竟咱们都是中国人,他们也算是为国争光了嘛,再说,如今咱们公司正日益壮大,只要咱们愿意,早晚是可以将他们王氏集团收购进来的,这些事情都是有可能的你还担心什么?”

感觉自己的难处无法向别人诉说,杜峰只得笑逐颜开,眼中却是仍有忧色,看出了杜峰仍然没有真正放下心怀,可白若云也没有一点办法,只好不再提这事儿,要是这事儿再说下去,那倒真成了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戳杜峰的伤心骨头吗?

“好了,都去休息吧!”杜峰站起身来,准备睡觉了,今天晚上他已经没有一点兴趣和某位老婆来段戏,心中老是出现王陵影的那张脸,那张让他心疼的脸,而且他现在真是有点矛盾,以前王陵影没有出现,现在有了王陵影,不不不,现在有了千刀夹在中间,这让杜峰相当的为难,他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他不得不考虑千刀曾经对他的好,而且他对千刀还有一种乎朋友的感情,他说不出来那种感情是兄弟之间的情谊,还是男女之间的感情。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