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爱国脸色看起来有些暖昧,这让杜峰有些不妙的感觉,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吞吞吐吐的道:“爷爷,你干嘛用那种眼光看着我啊,让我觉得心跳得有点厉害,好难受的!”

“嘿嘿,其实呢也没有什么——”何爱国故意做出一种无所谓的样子,然后又接着问道:“我就是想问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娶咱们家小欣呢?”

“啊!?”不只是杜峰惊讶,一屋子的人都是大张着嘴有些不适应,这个问题,似乎,好像,也许,太突兀了一点了吧,而且选择在这个时候问出来,这让小欣和杜峰如何受得了。自

的确,杜峰和小欣都闹了大红脸,小欣急声道:“爷爷,你说什么呢,我还这么小呢!”

“那你的意思是你不嫁给你这个日思夜想的大哥哥了?”何爱国嘿嘿的笑了起来,故意逗弄道。

小欣羞急道:“说什么啊,爷爷你越说越过分了,气死我了!”

咳咳几声之后,何爱国正经的道:“也许我的话有些没有讲清楚吧,我的意思是说,你什么时候搬到杜峰爱去住?”

汗,这话真是越说越难听了,真是急坏了一边的刘静宜与何富民,都有些尴尬和难堪,其实这个问题也是他们最想要问的,不过他们关心的是杜峰用什么样的手段和方式将小欣接过去,而现在这个状况,似乎他们也感觉到自己不好插言,虽然急得不行,却只能是干着急,帮不上半点的忙。

好在杜峰脸皮已经足够厚了,虽然也是羞得可以,可毕竟是男人,这皮也够厚了,于是嘿嘿干笑几声,却是认真的道:“爷爷,你就放心吧,这一天不会太久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给小欣一个隆重的婚礼,绝不会亏待了她!”

“你的意思是说你要正正经经的娶小欣过门?”刘静宜有些喜悦的问道,小欣也是一脸惊喜,却又羞得脸红,只得低下头,悄悄的拿眼睛来瞧向杜峰,心里更是如同小鹿乱撞一般。

“当然了。”杜峰正经的道:“我一直就是这么想的。”想起自己的那么多女人,每一个与自己生关系,似乎都有些意外生或是凑巧的成分,杜峰有些内疚,暗暗下定决心,这小欣一定要给个最浪漫的氛围才能吃了,切不可心急。

盛华集团现在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而杜峰就相当于是这商业帝国的君王,而封承天便成了宰相,自然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而自古以来,宰相都是苦差事,这国家的大小事情都要经过你的耳目方能放下去让人做,所以封承天的生活其实还是很辛苦的,不过好在他自己有一个好的生活习惯,所以倒不至于累得趴下,可也差之不多了。

原来,盛华集团还没有壮大到如今这个地步的时候,封承天还能坦然应付,可现在他还真是忙得焦头烂额,幸亏周倩死后,被杜峰强行送了个董贝妮来当助理,这董贝妮从演员到助理,半路出家倒也把工作做得不错,实在是帮了封承天不少的忙,更是为他分担了许多的工作,这自然又让封承天这个对爱情痴情的男人对她感激不己,更是引为知己。

时间是最厉害的武器,这话一点儿也不假。男女之间久而久之必然会处出感情来,这是杜峰原来的一厢情愿的想法,可他这想法还真是不假,几乎就是真理,封承天和董贝妮就是如此,虽然并没有将周倩忘掉,更是主动的不去忘掉对方,可封承天依然现董贝妮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正越来越重要,而周倩的身影却正慢慢变淡,这种感觉让他相当的痛苦,却又无法改变这个事实。自

董贝妮真是个好女人,善解人意,坦白的说,他从来就没有强迫过封承天,她准备用后半生来温暖和感化封承天那颗心,他这是打的老实主意呢,于是封承天自然便败下阵来,正一天一天被董贝妮迷上,这一点双方都能从彼此的眼神中感觉到。

于是董贝妮就常常自个儿乐,工作也是越干越是舒心,只要是与封承天呆在一处,只要是能够帮封承天分担工作,他就算每天工作二十五个小时,她也再所不惜,并且她会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有意义,这样的日子过得才充实。

公司还有一个大忙人儿,那就是段海媚,这么大一个商业帝国,所有的人事任免都得经过她的手,虽然也有助理帮忙,但她可就没有封承天这样大的本事了,整天都是皱着眉头工作,她已经被沉重的工作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于是她便常常想起珍姐来,要是珍姐在,或许以她的工作经验,两人联手,还是能够从容应付现在的繁重工作吧!

杜峰这个甩手掌柜,总是习惯给公司指命一条路,然后自个儿便躲起来享清福,真正落实政策和计划的便是封承天,后者现在也是抱怨得很,可惜老是见不到杜峰的面,也只好自个儿抱怨自己命不好,跟了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老板,可话又转回来说,有这么一个信任自己的老板,封承天偶尔也会觉得幸福的。

抗华联盟现在真正的头脑人物成了王坤,这引起了封承天的足够重视,从王坤上台至今,虽没有太长的时间,可成绩却是显著的,特别是双方在房地产和电脑软件开这一块上,几乎是战得难分难解,这让封承天对王坤倒是真个儿比较佩服了。

陈氏集团现在正一步一步走着下坡路,封承天说过的话迟早要实现,双方的距离越拉越大,陈云对此却是无能为力,要不是王坤帮衬着,他的陈氏集团也许现在情况更加的糟糕,封承天不急,他想要慢慢的逼死陈云,为周倩报仇,每每想到这些事情,封承天便觉得工作有了动力,而生活也就有了希望,有时候,仇恨的确可以让人进步,当然更多的时候,仇恨只能使人丧失了理智,又或是彻底的疯狂。

刚刚参加完一个高层会议,封承天有些疲惫的坐在办公桌前,接过董贝妮递过来的咖啡,轻轻的喝了一口,而后者却非常体贴的站到他的背后为他捏肩,董贝妮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而封承天此时也有些享受的闭上了眼睛。:a

董贝妮的十指如白玉一般,娇嫩光滑异常,可按在封承天的肩膀上却让他舒服得闭上眼,微微的露出一丝笑容,他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也挺好的。董贝妮的双手从肩膀慢慢移到头上,为了帮封承天按摩,其实她自己私下找人学过位按摩的,双手慢慢在封承天的太阳处轻揉了一阵,却用小指在封承天的脸上轻轻的掠过,这个动作显得有些不经意,看不出来是挑逗还是无意识的碰到的。

不过封承天的身子却颤了一下,董贝妮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半晌之后第二次用小指拂过封承天的耳垂,这可是个敏感地带,封承天不自禁的再次点头,董贝妮的脸色有点红,神情有些紧张,她想要做出更大的努力和动作,可又担心封承天会生气。

矛盾过后,董贝妮终于没有忍得住,慢慢的将身体往前贴了一点,将封承天的头倚靠在自己的胸前,而两个肉团慢慢的抵得比较紧了,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封承天此时的紧张,当然,她自己更是芳心犹如小鹿般乱撞开来,让她的心也卟通卟通的跳个不停,这种微妙的变化两人都能感受得到。

按摩还在继续,可封承天却是难过得很,他拼命的忍住自己的身体上的刺激感受,可那种刺激的感觉却来得那么的突然和猛烈,让他无法去控制,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处已经起了明显的反应,封承天悄悄的将双腿紧紧紧闭在一起,心也同时跳得更加的激烈了。

现场的气氛相当的暧昧,两人的脸色都有些红,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封承天毕竟是个男人,实在是忍受不住了,突然间睁开眼睛,双手将董贝妮的双手拉住,一个侧身站起来,将董贝妮拉过来靠在自己怀里。

“封总——”董贝妮惊叫一声,身体却是紧紧的贴住封承天。

将董贝妮抱在怀里一会儿,感受到董贝妮粗重的喘息声,以及泌人香味,那是一种女人特有的香味,却与以前周倩身上的味道大不一样,封承天捧起董贝妮的脑袋,有些疯狂的吻住董贝妮的小嘴,后者也相当的激动,甚至全身都在颤抖,她等这一刻可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见封承天终于受不住诱惑要将自己吃下,心中自然是愿意得很,可又有些紧张,女孩子嘛特别是像董贝妮这样没有多少恋爱经验的女孩子,在面对自己真正喜欢的男人做出如此的动作时,自然是芳心乱跳,茫然不知所措,这都是正常的反应。

将小嘴凑了上去,董贝妮用比较笨拙却又相当热烈的方式来回应着封承天的索取,感觉到封承天的双手已经开始在自己的胸脯处乱摸,董贝妮吓了一跳,这可是办公室,一般的人是不能进来,可外面过路的人却能透过玻璃看到里面呢,赶紧死死的按住封承天的手,急声道:“封总,不要在这里!”

一边说,一边自己往那办公室后面的小房间移动,封承天也相当配合的一起往那边移动,可嘴上和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很快,那小门便砰的一声关上,两人滚在床上,都有些兴奋莫明,似乎都对这一刻的到来充满了期盼,封承天三下五去二将董贝妮的衣服脱得干干净净,自己也脱了个精光,扑到董贝妮的身上,对准了那一团白花花的嫩肉便咬了上去,董贝妮一声娇啼,身体瞬间绷紧,死死的抱住封承天的头,又用力的往下按,似乎真要将封承天按到自己身体里面才肯罢休,封承天呜呜两声,嘴里被凑了个满满,只能用鼻子出气了,却是贪婪的了起来,两人状似疯狂的在床上扭成一团,滚来滚去之后,两人都到了崩溃的边缘。

董贝妮的双腿已经盘到封承天的背后,秀眉皱起,满脸潮红,似乎已经准备好迎接封承天接下来的冲击了,而封承天此时也陷入了疯狂的状态,一种男人原始的本能冲动,让他想要马上将这董贝妮吃掉,他极其需要女人,正要翻身上马,却在此时,响起了手机铃声,封承天一愣,马上清醒过来,看清了面前的女人,心中一惊,马上从床上弹身跳起,迅的将衣服穿好,接了个电话,这才转过头来看董贝妮,后者正无助的缩在床上,衣服也没有穿,只是光溜溜的缩成一团,看起来让人异常的心疼和可怜,她的样子看起来实在让封承天心酸不已。

“你——穿好衣服再说吧!”封承天有些内疚的道。

“封总——我,我!”说了半天,董贝妮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实在没法解释这一切,要说她没有勾引,那也说不过去,可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也不能全怪她的,再说她现在心中还郁闷呢,摸也摸了,吸也吸了,就差最后一件事情没有做了,自己的全身都被封承天看了个精光,摸了个通遍,现在却又半路刹车,这让她一时还真有些接受不了,她不知道接下来封承天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要是因为这件事情的生而娶了自己,那自己真的会幸福吗?那是封承天的真爱还是他为了负责而做出的牺牲呢?她不想勉强封承天,她宁可花一辈子的时间来感化他,也不愿意用这样的手段来缠住她。

封承天叹了口气:“先穿好衣服再说吧,这事儿,不,不怪你,怪我!”不可否认,封承天现正渐渐被董贝妮迷住,也正慢慢的爱上这个女人,可他却一时忘不掉周倩,就算周倩的影子越来越淡,但那个影子却不可能彻底的消失不见,他觉得自己有些愧对周倩,可要是真正打一辈子光棍,正如杜峰所说,九泉之下的周倩难道就会高兴和幸福了吗?封承天有些为难和矛盾,迟迟的走不出自己为自己设下的这种束缚。

董贝妮慢慢的穿衣,一点也不顾忌一边还站着一个大男人,而封承天却是自觉的转过身去,可身体某处还是有了应有的变化和反应,吞了吞口水,封承天真的有些受不了,那悉悉索索的穿衣服的声音,像是一曲醉人的乐章,让他的心也跟着痒痒了起来。

“对不起!”封承天坐在床边,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异常美丽,却又温柔贤惠的董贝妮,有些面愧的道:“我今天不该这样对你的,你不会怪我吧?”

“不!”董贝妮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悲伤,又有些失望:“我不怪你,其实,这事情也不能全怪你,我自己心甘情愿的,封总你也不要有什么内疚的,真的,只是可能我不够优秀,实在入不得封总的法眼,这不怪你,怪我自己!”这话有些说气话的感觉,一边说,董贝妮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那眼泪便如同下雨一般的往下直掉。

封承天急了,赶紧递过纸巾,有些激动的道:“不不不,你先不要哭了,这事情不怪你,真的是怪我啊,再说,我也是真的喜欢你的,只是,只是——”

心里一喜,董贝妮脸现惊喜的道:“你真的喜欢我吗?”见封承天点点头,董贝妮又道:“我知道你一时忘不了嫂子,你不要着急,我会等你的,我会等你一辈子,如果这辈子你不能接受我,那我就等到下辈子,要是下辈子你还是无法接受我,那我再等到下下辈子!”

“值得吗?”封承天也有些感动的看了董贝妮一眼,见董贝妮不哭了,心中稍稍安心了一些。

“值得,我觉得值得。”董贝妮嫣然一笑,犹如雨后的梨花,有泪水还挂在笑脸上的。

“可我到现在还无法忘记你嫂子,或许这一辈子我都忘不掉,你还喜欢我?你这样我会觉得内疚的!那我岂不是等于误了两个女人?”封承天动情的道。

董贝妮叹道:“封总,正是你的痴情打动了我,至情至性,方才是大丈夫啊,你就不用说了,反正我是真正爱上你了,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你是我所要寻找的真男人,这与其它任何事情都没有关系的!”

再次将董贝妮抱在怀里,这一次两人都有些幸福。

封承天沉声道:“好吧,你等着我,我会早点走出来,然后再娶你做我的妻子!”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