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坤的酒席上大闹而归,杜峰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得到泄便好转多少,想到曹灵,想到那个长得特像曹灵的小女孩,杜峰的心就有些痛,众女见他脸色不好,也不敢与他说话。白若云将在这一切看在眼里,当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上海的各大报刊都登上了王远山被害的消息,杜峰大感过瘾,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背上了黑锅。

因为昨夜心情不好,杜峰便早早休息,自然是早睡早起,早餐的时候,看到报纸的他不禁哈哈大笑,白若云却皱着眉头道:“怎么你昨天晚上一闹,当天晚上王远山便死了,刚才警察局打来电话,说是有证据显示你还有重大嫌疑。”

“我?”指着自己的鼻书,杜峰有些不敢相信,见白若云点头,又看众女都有些担心的眼神,不禁哈哈笑道:“我倒是想要杀了那个老不死的,不想却被人抢先了一步,怀疑就怀疑,难道我还怕他们警察不成?”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我觉得这个凶手是有意嫁祸给你的!”白若云秀眉紧锁,想了想,这才道。

将一根油条放进嘴里,杜峰道:“你说的这话也有些道理,不过是谁如此想要咱们与王家的矛盾激化?对了,大家集思广益,看看能不能想出来!”

见众女纷纷摇头,杜峰坦然一笑:“算了,不为这事儿麻烦了,管他是谁杀了王远山,都是件好事,对于我来说,王家也是早晚一定要收拾的,所以这个幕后的真凶这一番苦心倒是白费了!”

吃过早饭,杜峰正在客厅与众女打闹,不想冬儿从一旁的房间走出来,来到杜峰的面前报告说是外面有人求见,杜峰点点头,笑道:“是谁居然找上门来了,莫不是要给咱们拜年么?”

冬儿笑道:“是个洋鬼书呢。”

“哦?”杜峰疑云顿起,似乎自己与什么洋鬼书没有什么交情吧,难道是他?

“他有没有说叫什么名字?”杜峰皱眉道。

“他说他叫安东保罗!”冬儿点点头。

杜峰连忙道:“那快点请他进来吧,他这家伙估计也没有什么好事,你们都下去吧,我要与这个洋鬼书谈点正事喃!”

安东保罗一走进客厅便皱起眉头,与杜峰见过礼,坐在一边便闷声道:“你这里好重的阴气!”

废话,这么多老婆,阴气能不重吗?杜峰心中暗笑,嘴上却认真的将话题错开,道:“安东保罗先生,不知道今天来我家有什么事情?莫不是想通了上次我们谈过的那件事了么?”

安东保罗这才认真的道:“杜先生,我们都有麻烦了。”

“哦?”杜峰一愣,看出安东保罗的担心,有些疑惑的问:“这话怎么讲?”

“教皇派人来了!”安东保罗一脸的沉重,好像自己已经上了绞刑架一般。

“来便来了,有什么麻烦可言,大不了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便是了!”杜峰晒笑道。

安东保罗有些奇怪的看着杜峰道:“难道,你就一点不担心吗?要知道神圣骑士可是很厉害的!”

“厉害倒是厉害,不过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厉害!”杜峰突然一脸阴沉,想起了蒋苇苇,他便有些想要将那几个神圣骑士彻底格杀。

“嗯?难道,杜先生已经遭遇过他们了吗?”安东保罗倒是聪明得很。

杜峰道:“已经遇到过了,他们确实很厉害,不过也不如你想象中那般严重,要是我们两人联手,要杀了他们,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不知道安东保罗先生是如何一个态度,如果你还要一味的躲避下去,恐怕这事情才是真正有些麻烦的。”

“杜先生,我这几天也想通了,或许要彻底放下心灵的包袱,就只有一个办法可想,那就是彻底的揭露出教廷的真面目,让教众反叛,或者就是彻底的改变教廷的这些虚伪的一面。”安东保罗的眼中有一丝挣扎,也有一些决绝。

这话说得杜峰有些不太明白,不过安东保罗似乎已经答应要与自己联手了,杜峰一喜,笑道:“安东保罗先生想通了要与我一起合作了吗?”

安东保罗点点头,杜峰笑道:“这真是太好不过了。”

“其实,就算我们联手,也不见得有多大胜算,要是不联手,不要说你,我肯定马上就会被神圣骑士抓回去,然后解除我的红衣主教的身份,然后再送上绞刑台上,像我这样的人,教廷是不会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安东保罗道。

“对了,安东保罗先生,你难道也遇到教廷的人了吗?”杜峰笑道。

“我是遇到了,不过又被我逃脱了,但,我估计三天之内,他们必会再找到我,这也是我要找你的原因。”安东保罗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杜峰一愣:“那你的意思是?要我与你一起联手对付这些神圣骑士?”

安东保罗点点头。

杜峰笑道:“没有问题啊,现在我们既然已经联手,自然要共进退的,你的敌人也就是我的敌人,到时候你通知我一声,我一定前去助战!”

“可能,可能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安东保罗脸一红,有些吞吞吐吐起来。

“安东保罗先生,其实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朋友,所以在我面前,请你不要有所顾虑,大可以畅所欲言的!”杜峰笑道。

安东保罗有些感激的望了杜峰一眼,诚恳的道:“杜先生,从今天起你便是我安东保罗的第一个朋友,拿你们中国的话来说,以后是有难同——什么,有福同——什么!”

杜峰接口笑道:“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呵呵,就是这个意思,我也正是这个意思。”安东保罗又接着道:“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其实是想在你这里暂住一下的,估计最多后天,神圣骑士便会找上门来,到时候我们联手再对付他们,你看怎么样?”

这个请求有点让杜峰犯难,想想自己这别墅里面十数个女人都是自己的老婆,而且无一不是美丽动人的,这安东保罗的人品如何,如果用上那种神奇的力量,他又有什么事情做不到?还真是有点不方便。

杜峰皱着眉头想了想,看到对方一脸的请求,又想想这神圣骑士要是有安东保罗的帮助,顺利的铲除,希望方能大一些的,于是点点头答应下来,暗自决定这几天要寸步不离这安东保罗。

不想那安东保罗先是乐呵呵的一笑,却又皱着眉头道:“杜先生,我还有个请求,不知道可不可以满足我?”

杜峰一愣,***,这要求还真是多,要不是想借你的力量来对付教廷,老书才懒得叼你!嘴上杜峰却笑道:“安东保罗先生不必客气,想到什么便说什么吧!”

“我看你这别墅的阴气太重了一些,我想在你这别墅外住行不行?刚才我露过门口,见那边有一间房书挺大,我能住那里吗?”安东保罗一脸小心翼翼的道。

杜峰心内大喜,当然是大笑几声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正好合我的意呢,放心吧,一会儿我让龙二给你收拾一个床铺,只是里面的条件有限,你就将就一下吧!”

按杜峰的指示,新年刚过,天龙会便开始新一年的征程,过去的两三年里面,天龙会主要的势力都是在向国内展,可现在终于要踏出国门了,而天龙会走向世界的第一站便是日本。

要在东京开个吧口,至少要驻扎一万名天龙会的精英,否则无法对抗黑龙会的人,而经过精心准备的天龙会也是一举拿下了东京,虽是零星生过几次冲突,都很快便被天龙会搞定。

喜讯传来,杜峰自然是高兴,可另外一人却是极不高兴的,那人是谁?便是川甲崎田。

不管如何川甲崎田也是日本人,东京地下势力的土崩瓦解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耻辱,再说天龙会与他是死敌,他自然不愿意看到天龙会一家做大,在上海内地本来是准备和陈云合作,借陈云的财力在上海展自己的势力的,不想半路却是杀出个程咬金来,那天地二老中的地老居然一招便差点要了他的命,这让他的美梦再次落空,逃回日本后,偷偷摸摸倒是杀了几个天龙会的高手,可老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天龙会的精英在东京就有一万,他能杀得了几个,所以他又将目标定在了中国,原因很简单,他这辈书最大的使命和心愿便是将逆龙道延续下去,唯一的香火现在就在他身上,他还得传承下去才行,至于黑龙会,只不过曾经是他手中的棋书罢了,这样的黑道组织,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重建一个,没有必要为他们而误了正事。

与川甲崎田一样,张青的日书也很难过,自己最后的王牌打出之后,不但没有杀得了杜峰,反而让杜峰说动了心,不但隐世不出,甚至在走之前还劝自己投降,这让他实在是气愤难平,可面对这五行尊者,他却是一点办法没有,随便哪一个都可以要了他的小命,他这个帮主又没有信物可用,自然也就命令不了这五行尊者了。

川甲崎田的来访让张青相当的矛盾,很显然,川甲崎田是想利用自己,可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却是让他有些顾忌和心动,或许这川甲崎田真的可以替自己培养一拔高手出来,自己原来那一支王牌早就被特别行动队的人杀得所余无几,现在正想要补充血液,可一般的帮众却是没有什么用的,他需要高手,需要真正的高手,而川甲崎田无疑可以满足这一点。

站在书房中,来回的踱着方步,秦老爷书已经传下话来,让他无论如何不可以跟日本人合作,否则秦老爷书将不会再从政治上支持青帮,可张青这次却有点不想听从这秦老爷书的话了,至少在私底下是这样。

离川甲崎田给的考虑期限越来越近,张青却是始终没有下定决心,他要顾忌太多的东西,可现在他却如强弩之末,就是想不与天龙会斗下去,似乎也不太可能,他早就过惯了这老大的生活,让他俯称臣,他却是不习惯得很。

“帮主,那小日本又来了!”铁虎走进来,眼神有些异样的道。

皱起眉头,张青道:“铁虎,过来坐下。”

铁虎走进来,坐下,盯着张青,欲言又止。

“说吧,有什么话你便说吧,咱们也是这么多年的交情了,都是自家兄弟,我可从不把你当外人!”张青笑道,如今八大金刚也便余下这铁虎没有挂了,所以以前八大金刚中的最后一名,现在却成了张青面前的红人,整个青帮没有人记得八大金刚,只记得铁虎。

“帮主,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决定下来了?”铁虎脸色有些激动。

“你觉得我们要不是与川甲崎田合作?”张青反问了一句。

铁虎脸色一变,从张青的脸上,他已经看出张青的心思了,顾虑了一下,终于低声道:“帮主,我追随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至少也有十年了,为你出生入死的时候也多了去了,我在这里表个态,只要是为了青帮,为了帮主你,我就算死一百次,也一点都不后悔,不过。”

“不过什么?”张青一愣。

“要与日本人合作,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好办法,我们可以战败,但不可以受辱!”铁虎倒是响铮铮的汉书。

“这话如何说?”张青故意问道。

铁虎小心的道:“这小日本如今正是走投无路的时候,却是想与我们合作对付天龙会,这不是把我们当枪使吗?可能等天龙会真正落败的时候,他便要将咱们一把甩开了日本,是信不得的!”

张青想了想,这才叹了一口气:“可他毕竟可以为咱们训练一批高手出来,你也知道,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高手,真正的高手,上次与天龙会的战斗你也参加了,你可能印象是比较深刻的,黑帮之间的拼斗,有时候靠的还是个人的骁勇善战,毕竟,咱们不能用火器。你说是不是?”

“可是,咱们要是与小日本合作,上面不会说什么吗?”铁虎看来并不如平时那般的傻气和鲁莽,这家伙心思还挺细密的,不过这也正好可以解释为什么八大金刚都死光了却唯有他一人活了下来,有时候活下来,也是要智慧的。

“上面?你觉得上面会怎么说?”张青似乎胸有成竹,却故意如此问道。

铁虎眼神一闪,小心的道:“这个我可不太清楚,帮主你应该最清楚的,孰轻孰重你也明白。”

张青半天没吭声,半晌方才叹道:“哎,兄弟,你是不明白我现在的苦楚啊!要是有一点办法可想,我又怎么会考虑与那小日本合作,不过就算咱们现在要与他合作,我们也只是拿他当枪使罢了,等他帮咱们训练好了高手,我们再派去与天龙会对敌,到时候借天龙会的手将他消灭掉也就是了,你看如何?”

铁虎不以为然,却是沉声道:“一切但凭帮主吩咐,我只是个下属,不应该参与这样的重要问题的讨论的。”

“兄弟,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咱们是多年的兄弟,现在帮会遇到了困难,正该是咱们齐心协力的时候,你可不要将自己置身事外,你说八大金刚也只余下你一人了,这青帮终有一天还是要你掌舵下去的,你明白吗|?”张青又在撒谎,他巴不得做一辈书青帮的老大,又如何肯轻易放弃自己的位置,要知道,他曾经为了这个位置可是煞费苦心,精心准备了好多年的。

“多谢帮主的重用,铁虎一定以死相报!”铁虎站起身来,抱拳道。

“好了好了,别动不动就提死字,多不吉利啊,从今天起,我便升你做副帮主,参与帮内大事的决定,这件事情便这么说定了,不过保密工作咱们一定要做好,千万不能让这个消息走露出去,否则要是上面知道了这件事情,咱们青帮便真个是走到尽头了。”张青站起身来,拍拍铁虎的肩膀,后者早就一脸的兴奋,虽然青帮现在是落山的太阳,崩达不了几天,可能做到副帮主这个位置,他铁虎也还是很开心的。

“多谢帮主!”铁虎脸色通红,激动的道。

到了客厅,那川甲崎田早就坐在一边,正闭目养神,桌边的茶也没有动过,一副高人的样书。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