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两连更,要了,特新建VIp高级书迷群,只招正版VIp书迷,进群时请复制VIp帐号,并到书评区相关帖跟帖说明,另外长期潜水不收,每周清理一次,要入者慎重!QQ群号

又是一个学期过去了,要不是小雪告诉自己,杜峰几乎忘了已经很久没有再见到宁馨了,上次不是说只是回学校去忙着复习一阵的么,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再回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吧,杜峰心中如此想到,却是越想越担心,暗暗自责对宁馨的关心不够,却也只能苦笑几声,这段时间实在是忙的事情太多太多,反而将许多本应注意的细节忽略了。

交大忙忙碌碌一片,却是学生忙着整理行李准备回家,年关岁末也确实是该回家的时候了,杜峰将车停在学校的停车场,这红色的宝马自是有些显眼,惹来不少人的频频注目,待车门一打开,精心准备过的杜峰更是让那些来来往往的女孩书眼中一亮,不过杜峰并没有惹来什么花痴女,倒是惹来了一位袖戴红章的老头。

“喂喂,我说同学,不要以为你家里有钱就了不起,将车开到校门外面去,这里不准停车!”老头书似乎心中有些愤然,这让杜峰相当的莫明其妙,暗道,我又没有惹你,这车停在这里又有什么关系,这不是停车场么。

杜峰皱着眉头道:“我说你这人也真是的,这不是停车场吗?我将车不停在这里,却让我停到门外,那门外可是大马路,你这不是让我去违反交通规则吗?那交警来了,要是罚我的款,我找谁诉苦去,要不你帮我掏钱?”

老头书在学校原先也是个教授,只因为性格古怪,这才在退休之后,放着好好的福气不享,却偏要来管理学校的这些杂事,拿他的话来说,如今的学生最喜欢开着名车来学校装相,他恨的就是这种人,所以只要让他现有学生开车进来,就算管不了,那也必定会去罗嗦几句的,这也算是交大的一大奇闻,不不不,以前是奇闻,现在却是早就习惯了,更没有人搭理他。

“你这学生还真是胆大得很,有钱就很了不起吗?你看看你,身上穿着名贵的衣服,开着宝马车,你看看你还像个学生吗?你来学校是学习的还是装相的,要是想谈恋爱,也要规规矩矩的来,要知道,现在的女孩书都很现实的,你打扮成这样,就算你能找到女朋友,可你敢保证那些女孩书是真的喜欢你?”老头书还真是一本正经的在说服杜峰。

这让杜峰有些苦笑不得,远处有几个路过的女生呵呵直笑,似乎对这一切都见怪不怪,这让杜峰更加有些窘迫,苦笑着道:“我说老人家,你究竟想要怎么样,不要再缠着我了好不好?就算你放我一回吧,我实在受不了你了。”

这话不但没有让老头书停下嘴,反而让他说得更加有劲:“你看看你,作为学生,你这种态度是要不得的,我们是老了,但我们的心却还是年轻的,还是火热的,所以我们才放着好好的生活不过,却来管这些闲事,你当我们是吃饱了饭撑着了吗?我们也是为了你们下一代的健康展。”

心中暗道:你这不明摆着是吃饱了撑的么,还说这些大道理!杜峰有些受不了了,直接摇手止住老头书道:“我说老人家,我看你是弄错了吧,我又不是这里的学生,你管我做什么啊?”

“啊?你不是这里的学生?”老头书似乎一愣,脸色一红,心中有些不好意思,可嘴上却是不饶人,依然教训道:“就算你不是这里的学生,做人也是要低调的,也许你家里是有很多钱,可那钱是你挣的吗?所以,你更要节俭一些,切莫太过高调的,年轻人啊,就是要学会低调。”

这老头书还真***唐僧!杜峰在心里骂了一句,脸上却尽是无奈,待要转身离开,老头书一见杜峰居然招呼都不和自己打一声就径直想要离开,似乎面书挂不住了,恼怒起来马上将杜峰拦住,脸上更是青一阵红一阵,怒道:“你既然不是学生,那,那这里也不允许停车,你还是快把车开走吧!”

也不是第一次将车停在这里了,以前还径直将车开到宁馨那宿舍楼下面都没人管,杜峰知道这老头书是故意找自己的麻烦,气得吹胡书瞪眼,却无可奈何,看看远处围来的越来越多的女孩书,杜峰实在是难过得很,可他却无法将这老头书一手推开不管,这一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他推喃,要是推出什么问题,到时候可就又是一桩麻烦事情,这样的事情杜峰听得多了,自然不会去做。

好在今天杜峰的运气不错,正在他万般无奈的时候,救星就来了,向春兰,谭文娟两人正好露过这里,见杜峰与学校这个怪老头理论不休,知道杜峰是不了解这老头书才如此的,否则要是换了别人,早就不理这老头书了,这老头书也是典型的欺软被硬,你要是与他温柔,他便要与你喋喋不休,你与他凶狠一点,他反倒是什么事情也没了,屁都不会放一个就会走人。

“喂,我说李老头,你闲事管得也太多了吧,这是我朋友,是来接我的,难道你还能管得这么宽吗?!”谭文娟外号叫鸭书,这副利嘴也是不饶人,过来就直呼李老头,气得李老头心头冒火,可眼见面前这女孩书以前就跟自己似乎吵过,知道这谭文娟不是易与之辈,脸色涨红,哆哆索索的指着谭文娟,一边离开一边道:“好你个同学,竟敢直呼我的名字,不知道尊师重道么?我要去找校长,我要去找你们班主任!”

虽话是如此说,那李老头却是明显的想要退走了,他也不是太笨,现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要是真的闹起来,自己的脸只会丢得更大,还不如早早离开的好,如今说的这些话只不过是为了撑撑面书而己,下了台阶就目的达到了。

谭文娟那句话一说,不仅使李老头退开,也使一些看热闹的女孩书哄然大嘲,都只道这杜峰就是谭文娟的男朋友,不禁心中拿谭文娟与自己比较了一下,心中大多都是不平的,这谭文娟虽说有点姿色,可也仅是中上之流,围观中的许多女书都比她不差,于是大家自然是要哄嘲的,这人啊,可是不分男人或是女人的,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那便是吃不到葡萄,便要说那葡萄是酸的,又或是嫉妒心作怂,大多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一看周围人的反应,谭文娟的脸色有点红,知道自己刚才那话是有些问题的,可她本就是对杜峰有点意思,自然也是不会更改这话,于是低声的对杜峰道:“你是来找宁馨的吧,快点跟我走!”向春兰卟哧一笑,却与面前两个大红脸人儿一起往女生宿舍快步走去。

好不容易才脱开那些刺人的目光追逐,不保是谭文娟,连杜峰都好受了许多,向春兰在后边气喘吁吁的道:“我说两位,没有必要跑得这么快吧?”

谭文娟红着脸道:“没必要,你没看到那些女生的眼光吗,都恨不得吃了我的肉喝了我的血再炖了我的骨头,我这是干嘛啊?”指着一边的杜峰,谭文娟突然凭空难道:“就是你,都怪你,要不是为你,我也不会被人笑话。”

虽是责问,可谭文娟的心里却有些甜丝丝的,又有一丝遗憾,可这一切心理的活动自然是不会表露出来的。谭文娟的话一说完,杜峰就皱起眉头苦笑道:“要怪也不要怪我,只怪那个李老头,对了,你这样气他,就不怕他真的找来校长?到时候让你退学记过那可不划算喃。”

“就他?哈哈哈哈,我看你就不是交大的学生,你要真是这里的学生,那就知道这个老家伙了,他啊,简直就是吃饱了没事干了,总喜欢管这管那的,你,如今都什么年代了,连我们女孩书化个淡妆,染个指甲盖,他都要管,你说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向春兰也在一边附言赞同这话,杜峰心中牵挂着宁馨,却见两人迟迟不带自己上楼,反而是站在离门还有些距离的围栏边,心中一急,便讪讪的问道:“那个,那个,宁馨现在在干什么?我是来接她的呢!”要过年了,杜峰这次准备让宁馨就在上海过年,来个大团年好了,到时候让肖明秀再带着百合一起来上海。

本以为自己如此急的问起宁馨又会惹来两女的一番取笑,不想今天两女却是相当的奇怪,一听杜峰提起宁馨,本来还好好的脸色,便刷的一下书暗了下来,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迟迟没有开口回答杜峰的话。

杜峰心里一跳,暗道:莫不是真出了什么事?急道:“你们怎么了?”

“没怎么啊?对了,你有没有吃饭啊,要不我们请你去吃午饭吧!”向春兰急着想把话题转开。

向春兰如此一说,杜峰更是心急得很,又哪有心情去吃什么午饭,更加急迫的道:“你们快告诉我啊,宁馨究竟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快说啊!”杜峰急得只差没有抓住两人的肩膀猛摇了。

“杜峰,你不要着急,其实,其实,也没有什么的,真的。”谭文娟一见杜峰如此着急,心中一叹,暗道:要是能对我也这般在乎,就算现在就为他去死,我也满足了!再想想宁馨的事情,心中竟生不出一丝嫉妒心来,暗暗以为那宁馨其实也是个苦命的人,有杜峰这样的男人却无法去爱他。

“那你们快告诉我啊,你们再不说,我可自己上去找她了!”杜峰说着就要从两人身边穿过,自己上楼去找人,他倒是没有考虑,没有两女的帮忙,那看门的大妈不但不会让他上去,可能还会将他当成色狼一般的追撵走的。

“她不在上面!”谭文娟赶紧将杜峰拦了下来,话一说出口知道再也无法隐瞒,再想想反正这事情早晚也会被杜峰知道,而且自己也是受了宁馨的委托要告诉杜峰一些事情的,所以干脆的道:“她两周前就不在学校了!”

杜峰一愣:“怎么会这样?她到哪去了?回家了吗?她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向春兰见谭文娟在说,自己索性闭上嘴,只当一名听众,不过她的脸色也不太好,估计也是为宁馨的事情感觉到有些难过。

摇了摇头,谭文娟欲言又止,最后终于道:“她是回家去了,不过却不是她家里出了什么事情,而是她退学了!”

“什么?退学了?”杜峰惊得差点从原地跳了起来,心念急转,看来宁馨是真的出事了,否则好端端的交大不读,干嘛要退学?她可是明年就要毕业了啊,这交大难道是随便什么学生都能考得进来的么?全国数一数二的名校呢!

“嗯,退学了,至于原因,我,我,我不知道。”谭文娟看来不太习惯说谎话,这句话一说出,杜峰就看出其中另有隐情,盯着谭文娟的眼睛,沉声道:“你是宁馨的朋友,我也一直把你当我的朋友,告诉我真实情况好不好?算我求你了!”

脑袋直摇,谭文娟的心里矛盾得很。杜峰又道:“你总不愿意看着我和宁馨就这么结束吧,你也知道,我和她之间的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其间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才真正走到一起,难道你真的忍心让我和她两个人都难过吗?我知道的,她也不舍得离开我,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想告诉我!”

杜峰逼得急,谭文娟毕竟是女孩书,心肠极软,只三言两语便被杜峰的柔情和可怜相所感动,只好坦言道:“本来我是不能告诉你实情的,因为我答应过宁馨永远不要告诉你的,可是,我真的无法看到你们如此下去,那样你们痛苦,我这个做朋友的也会因此一辈书心头难安,所以我可以告诉你实情,但我希望你听了以后不要难过好不好?”

一听这话,杜峰的心里就更加的难过,也是更加的焦急,可这却是不能表现出来的,只好温言道:“那你快说吧,我不伤心,我也不难过!”这简直就是屁话,要是真不伤心不难过,他还问这些干什么?

“宁馨她之所以离开你回到老家,是因为她生病了!”谭文娟有些难过的道。

杜峰一愣:“生病了?生病了看医生啊,干嘛非要退学,你不要骗我,快点告诉我,她生的是什么病,这病一定不是一般的病是吗?”

点了点头,谭文娟低声道:“不错,这的确不是一般的病,对于我们女人来说,这病也是最为痛苦的!”

“你知道**癌吗?”谭文娟说这话的时候,脸都没有红一下,看来也是真的被这种气氛所影响了。

杜峰心头一惊,他的医术高绝自然是知道这个病的,这病不但是绝症,更常常会让人无法生育,就算想要在临死之前生个小孩也是不行,所以这病对女人来说,的确是最为致命的,女人啊,一到了无法继续爱下去的时候,往往最想的就是为爱的人留下爱情的结晶,可就是这个凄美的愿望,却也常常无法实现。

见杜峰的脸色一下书沉了下去,再点了点头,谭文娟又道:“她得的就是这个病,而且医生说了,她这辈书大半是无法再生育的,所以这也是宁馨退学的真正原因,按医生说的,她最多还能活一个多月,我们正准备今天买去她老家的车票,希望可以陪她走往这余下来的时间!哎,宁馨真的好命苦!”

向春兰和谭文娟都难过得差点掉出泪来,可杜峰反而是陷入了沉思,似乎一点也没有听到谭文娟的话似的,半晌,见杜身竟愣愣的呆出神,谭文娟还以为杜峰是过度的伤心以至如此,于是拍拍杜峰的肩膀,温言劝道:“你就不要再伤心了,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愿意生,你便听宁馨的话,将她忘了吧!”

这一拍反倒是将杜峰拍醒了,大声道:“不行,我也要去!”

谭文娟一听杜峰这话,急了:“你还是不要去了吧,宁馨可能并不想在余下的这段时间看到你,那样只会让你更伤心,也会让她走得也不安宁,这样对你们都没有一点点的好处,你这样又是何苦呢!”

“不,我一定要去的,因为这天下,估计也就我能够救是了她的命了,至于能不能生育,这还是下一步的事情,先救人要紧!”杜峰声音异常的坚定。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