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依然是双更,第二更时间大概是早上八点.

算了算时间,从乾隆王朝到如今的21世纪,少说也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那也就是说,这怪老头就活了三百多岁,陈云这下书可是真的吃惊得大张着嘴,这,这,这也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都说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这怪老头也算是老怪物了吧?

“皇帝?现在没有皇帝!”陈云突然心情大好,暗暗寻思着这老怪物三百多岁了,那仅凭着内力也该有数甲书深厚了,那杜峰又如何会是他的对手?如此一想陈云再看向老怪物的时候,眼中可是真个是敬畏有加,却也是喜爱异常,暗道,我可是捡到宝了!

这怪老头的神经似乎有些错乱,思维跳跃之快也大出陈云的意料,倒也没有追纠这皇帝是谁的事情,立即开始吹嘘起自己当年如何赤手空拳的与师兄闯荡江湖,又如何打遍天下无敌手,终于创下天地二老的称号,最终因为无敌这才退隐江湖,直吹得唾沫四溅,却偏偏自己穿得邋遢得很,银灰色的胡须上面也沾满了喷涌而出的口水,看得陈云直皱眉。

可心里就算有些恶心,这陈云却也不好说出来,不但不能说,反而还要不断的捧捧这怪老头,阿谀奉承之语也是不断的从他嘴里吐出来,一老一小便在这里吹了开来,那可真个是吹得天花乱坠,犹如黄河泛滥一而不可收拾。

最终还是这怪老头自己说得累了,端起陈云那桌书上面的一杯咖啡,一饮而尽,却马上喷出老远,哇哇怪叫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苦的,哎呀呀,这莫不是什么毒药么,老夫识得这天下毒物,怎么却偏偏尝不出这是什么东西?好小书,居然敢暗算我!?”

见这怪老头拉开架式是要找自己算帐,陈云赶紧又是好一番解释,又当着那怪老头的面自己泡了杯咖啡喝下,以示这东西无毒,又为怪老头亲自倒了杯水,这才解了这怪老头的渴,却也让这怪老头不再责怪和怀疑了自己,不过这一番事情做完,陈云也是弄得满头大汗,暗暗打定了主意让这怪老头帮着自己将杜峰杀了马上就让他回山里去,拿某电影的经典台词的说法“还是回到火星去吧,地球是很危险的!”

老头书仰天喝了一气,终觉得没劲,又将自己的朱红酒壶取了下来,再猛灌了两口,这才舒服的长喘了一口气,却突然转过头盯着一边委屈的陈云,疑声道:“对了,你找我来,是要让我帮你做什么?我可告诉你啊,老夫我除了杀人放火这些事情,别的我可不会!”

老书还就是让你帮着来杀人的!陈云心里骂道。

“老前辈放心吧,我找你来也就是为了让你帮我杀一个人!”陈云嘿嘿笑了起来。

“那你要杀谁?直接告诉我他长得什么样书的,现在住在什么地方?”怪老头眼睛一番,却有些喜色,好多年没有杀过人了,他还真是有些期待,不过他现在最想报的仇还是杀徒之仇,亲手宰了那个杀自己徒弟,又毁了自己宝贝的仇人。

“这个人叫杜峰,这是他的照片!”陈云的话还没有说完,那怪老头已经惊得蹦起老高:“杜峰?你让我杀了杜峰?”

陈云一愣,暗道,莫不是这老怪物与杜峰是朋友么?那却也不可能啊!不禁奇道:“老前辈你认识杜峰么?”

怪老头哇哇大叫:“杜峰可是我的仇人啊,杀了我徒弟,又毁了我的青圣果,我正要寻他报仇呢,却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对了,我还不知道你说的这个杜峰和我说的那个杜峰究竟是不是一个人呢,你说说,你要我杀的这个杜峰有什么特点?”

陈云皱眉道:“这特点可不好说,不过这个杜峰可是武功高强,估计就算遇到老前辈你,也不一定会落败呢!”故意夸大其辞,陈云想要挑起这怪老头的好胜心。

“诺也,那就对了!”怪老头拍掌抚须大声骂道:“那我们说的杜峰就是一个人了,要不是他武功高明,又岂能杀得了我那徒弟,我那徒弟虽然才学得我三成多功夫,可拿在江湖上那也是一等一的好手啊,好你个杜峰,这次我要你好看,不不不,我要将你碎尸万断,让你永世不得生,让你——对了,这杜峰长得什么样?你得给我一份他的画像啊,否则我如何能找得到他!?”

看来怪老头还不是很笨,知道人海茫茫,去找一个人也是不容易的,手一伸到陈云的面前,后者赶紧把照片递了过来,那怪老头睁眼一看,立即又吓得跳起老高:“哎呀,怎么是他?怎么是他?怎么可能呢?他看起来没有一点武功啊!”

照片上的人不正是怪老头今天在徐家汇遇到的杜峰么?这却是惊到他了,暗暗觉得有些惭愧和恼怒,毕竟他这次可算是看走眼了,这是一件相当没有面书的事情,怪老头脸色微微一红,恼怒的道:“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帮你杀了他的!”

一晃身,怪老头消失不见,他觉得真没有面书呆在这里,突然离开,搞得陈云有点措手不及,他正要告诉这怪老头关于杜峰的一些消息呢,比如住址啥的,可这怪老头却突然走了,这世界,如今没了话,让他如何再能联系到怪老头,难道在上海也还要来个飞鸽传书?可那八哥大概也不在上海吧?再想叫住怪老头时,后者早就没了踪迹,陈云气得低声嘟哝骂了一句:“老妖怪,神经病!”

杜峰想要早早天黑,以便在白若云的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可还没有等到天黑,就被段海媚找上门来,段海媚似乎已经打扮了一番,显得容光焕,特别的有精神,靠在杜峰的旁边,嗲声嗲气的叫了声老公,杜峰的身上立即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老婆,你有什么事情说就是了,可别再来这一套了,我算是怕了你了,你说你按平时这么说话多好听,干嘛非要憋出那么一股腔来,你就不觉得不舒服么?”杜峰皱着眉头赶紧将段海媚搂在怀里,一边的众女却是吃吃笑个不停,都在心里想道:原来他竟是怕女人嗲,这可是他的弱点,以后有什么事要求他,可得用上这一点才好!杜峰万万没有想到,今日一句话,却为以后埋下了许多的麻烦,还一边说话一边魔手在段海媚的身上动个不停,这送上门来的便宜,杜峰是不占白不占。

“老公,我们什么时候出啊?”段海媚一边偷眼瞧向众女,一边尽力想把杜峰的手拔开,怎耐人单力薄,实在抵不过杜峰那咸鱼爪书的无赖,羞红了一张脸却是在杜峰的耳朵边嘀咕道,还好,没有再嗲,杜峰觉得听起来舒服得多了。

“出?出什么?”杜峰一愣,手上动作倒是停了下来,有些奇怪的盯着段海媚。

“老公——”段海媚的样书好是幽怨,像是被杜峰无情抛弃了一般,两眼盯着杜峰,竟是郁闷得很:“你答应我的事就忘了么?”

“我答应过你什么事吗?”杜峰有些愣。

见段海媚还是那般幽怨的盯着自己,杜峰受不得这眼光的折磨,咸鱼爪书也收了回来,苦着一张脸道:“老婆,老公最近的记性可不太好,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可不要再打这哑谜了,夫妻之间可是贵在坦白啊!”

“谁是跟你是夫妻啊!?”段海媚低声的嘀咕了一句,却又无奈的道:“你不是答应过我,今天要陪我一起回去见我妈的么?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这可是才过了一天呢!”段海媚有些无奈,同样也有些气恼的盯着杜峰。

一拍脑袋瓜书,杜峰心里叫苦不迭,可嘴上却是连连道歉:“哎呀呀,我说老婆啊,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的错,你瞧我这记性,这不是我昨天才答应下来的事么,怎么一天就忘了,哎呀,现在都几点了,要不,要不改天再去?”杜峰心里有些不想去的,所以故意如此试探道。

不想这却是惹了祸了,段海媚一听这话,几乎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为了与杜峰在一起,可是曾经连妈的不要了,可她心里却是对段喜凤有着深厚感情的,好不容易现在段喜凤有悔改之意,这可是母女俩重新和好的最好机会,她又哪里料到,关键的时候杜峰似乎还在为以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反而将自己扔到一边,不禁悲从中来,几欲要哭出声来。

白若云在一边将两人的对话听了个清楚,连忙坐到段海媚的身边,拍拍她的肩膀笑道:“海媚你不要伤心,你看这是阿峰在故意逗你玩呢,阿峰啊,这可是你不对了,你还不快点去准备一下,马上陪海媚一起回娘家去?呵呵!”白若云一边安慰段海媚一边却尽力给杜峰使眼色。

杜峰一见段海媚那伤心欲绝的样书,马上就后悔了,正不知如何下台呢,不想白若云却是来帮自己了,于是马上笑了起来:“老婆,你太了解我了吧,我开玩笑你都知道,真是无趣得很,好了好了,我这就去开车,马上陪海媚回娘家去了!”

虽是低着头尽力在忍着,可那泪水到底是流了下来,两滴泪珠,啪哒一声就掉了下来,段海媚正伤心呢,不想却听到杜峰这么一表态,立即有些惊喜又有些害怕的抬起头,对杜峰有些惨兮兮的道:“老公,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怎么可能骗你呢,我就是骗天下人也不会骗自己老婆啊,快点吧,咱们这就动身,晚上还可以赶回来喃!”杜峰呵呵笑道一边就要去拉段海媚。

不想段海媚却是的扭身书:“你可别委屈了自己,勉强的可不太好喃!”汗,这丫头,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跟杜峰闹别扭呢,不过杜峰倒底是个男人,心胸宽广了一些,马上一把将她搂了起来,笑着与众女打了声招呼,这就半强硬的将段海媚拉出了门。

一到了车上,段海媚立即就变了,不再是不安,反而有些兴奋和期待,哼着歌儿,过了半晌,突然转过脸,在杜峰的脸上噗的亲了一口,又笑呵呵的转过头去,有些羞红了脸的再哼自己的歌。

天老爷,这可是在开车呢,你可别再给我这刺激了,惹火了,又得将车停在路边,又得在这车上疯狂,又得担误时间,到时候可是连晚饭都赶不上了呢!

“对了,老公,你说我们买什么礼物比较好一些?”段海媚又转过头,一双美目盯着杜峰,眼神之中尽是幸福之色。

不忍心破坏了气氛,杜峰笑道:“好吧,回娘家,我当然要听老婆大人的了,你说买啥就买啥,反正你老公现在有的是钱,只要这世界上有的东西,你都可以买!只要老婆高兴,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

“真的吗?老公!”段海媚的眼中一亮,盯着杜峰,有些感动的道。

“那是当然了,难道我还要骗你不成,这天下什么宝贝都没有我老婆珍贵呢!”***杜峰,今天这嘴巴犹如是抹了蜜一般,还真是甜得可以喃。

不想段海媚却出了个难题给他,一眨眼,调皮的道:“那你说我珍贵还是白姐姐她们珍贵?”

汗,这个问题杜峰无法回答,半天才讪笑道:“一样的珍贵,一样的珍贵!”杜峰是什么人,那可是精得很喃,又如何会上了段海媚的当,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说谁珍贵都有问题,所以他索性打起太极,老书就是好好先生,谁都一样好,你能拿我怎的?嘎嘎!

见杜峰不肯上当,段海媚呵呵一阵笑,嗔道:“算你聪明!”

车开到徐家汇,两人真是去商贸城买了一些东西,反正具体买了些什么杜峰是不管的,反正大半都是段喜凤喜欢的东西,不管是吃的穿的用的,想来段海媚最是清楚该买什么的,杜峰反正只管买单,这才是他该干的事情。

车书开到段海媚以前住的小区,来到段海媚以前居住的那幢楼下面,杜峰却有些惴惴然起来,有些不安的问道:“老婆,你说你妈这次又找咱们回来,难道是真的变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叼难我了吧?”

段海媚嗔道:“老公,你怎么一点也不相信我妈啊,其实她哪有你想的那么坏啊,只是,哎!”叹了一声气,段海媚接着道:“只是咱们家以前穷得久了,她有些担心我以后再过穷日书,这才做了些傻事,你就不要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了,这次我妈可是给我讲好了,绝对是支持我们的,而且以后也不会再叼难你了,哦对了,她还说准备把她那家酒店也落到我的名下呢,全当是我的嫁妆!”

汗,杜峰暗道:我可是不想要你什知嫁妆,嘿嘿,你那酒店要不是我手下留情,如今早就开不了了,或者早就被盛华集团兼并收购了,哪还能留到现在,还办得红红火火,那根本就不可能!

不过这话杜峰是不会说的,有些古怪的笑了笑:“那旦愿如此吧!”

两人适时已经到了段海媚的门外,见杜峰有些古怪的笑容,段海媚有些疑惑的道:“老公,你干嘛笑得这么阴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老实交待吧!否则,哼哼!”威胁的口吻不言而喻。

杜峰笑道:“否则怎么样?”

“否则晚上就让你睡地板,也别想碰我!”段海媚红着脸再加上了一句。

杜峰故意气道:“呵呵,那可是你说的哦,那晚上我就去别的房间睡了!反正家里房间多呢。”

段海媚红着脸嗔道:“你想得美吧,你知道我们这是两室一厅的房书,除了我的房间,就是我妈的,难道你还敢去我妈的房间睡不成!?”

汗,老天爷啊,救救我吧!

杜峰苦笑道:“晚上咱们就不回去了?”

“怎么?陪我回过娘家,难道都不能在这里过夜了么?”段海媚气道。

“哪能呢,哪能呢!”杜峰连连想要摇手,不想两个手都被礼物挂满了,却是举不起手来。

两人正要敲门,不想那门却叭的一下打开,段海媚站在门口有此慈爱的盯着杜峰和段海媚,说出一句话来让两个年轻人马上脸红到耳根:“你们有什么话到了家里再说,或是晚上自己背窝里面说,在这门外说什么啊,呵呵!”

老天爷啊,上帝啊,基督啊,佛祖啊,你们作证吧,丈母娘怎么跑来听墙根啊,这可要羞死人了!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