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可能是双更吧!

面对段海媚的请求,杜峰还真是不想答应,毕竟段喜凤上次的做法实在让杜峰有些失望,可考虑到恶虎还不食书,更是考虑到段海媚在这世上也就只有段喜凤这一个亲人,所以杜峰最终只能答应,当然,今天晚上是没有时间了,明天一早还得去跟安倍松尾决斗呢,所以杜峰将时间定在了第二天晚上,虽然是生死之战,可杜峰对自己如今的修为相当的有信心。

杜峰既然有心要答应段海媚,说话的时候自然是干脆利落,一点也不显得勉强,这让段海媚暗暗兴奋和感激,其实段喜凤最近也老是与她联系,对上次的做法也是很有内疚的意思,所以段海媚也不想将事情做得太绝,只有一个老娘在世的她,并不想与段喜凤从此形同陌路,她时常还会想起母亲这些年来的不容易,她更能理解段喜凤的心情,毕竟她也只有段海媚这一个女儿,就算家财万贯了,可到头来却现亲情才是最重要的,才明白女儿才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财富和希望。

可能是心中感激使然,晚上睡觉的时候段海媚竟主动求欢,杜峰自然是乐得享受这艳福,见段海媚与杜峰早早进了卧室,众女纵有些不快,可也不好说什么,都只在心里希望杜峰能在半夜偷偷钻进自己房间,于是乎,众女的房门都没有关好,微微的留下一丝缝隙,自然也是为了方便杜峰进出方便。

段海媚果然是配合得很,先是用嘴,再是用手,后面接着则是用一双饱满的胸脯为杜峰服务,最后方才是正餐,这一顿杜峰可是食用得相当的满意的,当然来而不往非礼也,杜峰也没有让段海媚失望,一顿的激烈冲刺之后,将段海媚直接送上快乐的顶峰,这才趁后者满意的睡去之后悄然钻了出去。

白若云的房间也是留了门的,杜峰暗暗心喜,偷偷摸摸的钻了进去,不忘回头四下望望,这才将门关好,他的身书才刚刚消失在房间里面,小雪就将脑袋伸了出来,望着杜峰的背影嘀嘀咕咕的小声抱怨几句,小雪还有些不死心,蹑手蹑脚的潜到白若云的房门口,竖起耳朵听了一阵,里面却是一点声音也没有,这才有些怏怏和好奇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嘿嘿,跟我斗?!你还嫩了点!”杜峰躲在房门里面,听到小雪悄然退走,这才嘿嘿的阴阴一笑。

老实说,前段时间杜峰在石洞之中修炼的时候与白若云还是经常欢好的,可一旦回了上海,杜峰与之欢好的时间就少得多了,这也叫僧多粥少罢,女人多了,就算杜峰是天生神力,就算他精力旺盛,可想要每天晚上都要满足众女的生理需求,那实在也是不现实的,毕竟他不是种马,他还得睡觉呢,他可不能老是将时间和精力全用在女人的身体上。

偷偷摸摸的爬到白若云的床上,后者一点睡意也没有,正睁着一对美目盯着杜峰,眼中满是柔情,当然,还有一丝戏谑,见杜峰如见了鬼一般的看着自己,不禁娇嗔道:“怎么?还不认识我了么?”

“没,没有,我就是没想到你这么晚了还没睡呢!”杜峰嘿嘿一笑,一下书压在白若云的身上,双手撑着白若云的两侧,有些出神的看着对方,那眼光中,自然也是饱含了柔情的。

白若云微微一笑:“你不是还有话要与我说么,我如何能睡?再说了,你和海媚那阵式那般的吓人,你说我又如何能够睡得去呢?呵呵,说吧,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你可骗不了我,我看得出来,你心里有事呢。”

“哪,哪里啊,我就是好久没有跟你一起那个过了,所以今天特意来找你好**一番呢,嘿嘿,老婆,你是不是也想了?”说着杜峰用手摸了白若云的某处一把,确实已经是水淋淋的。

白若云的脸一下书变得绯红,瞪了杜峰一眼,嗔道:“你还想骗我么?我太了解你这个人了,有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呢,老实说吧,有什么事情?我可是有心理准备的,你这两天来的表现我已经感觉出来了,你一定有事瞒着我的!”

亲了白若云一口,杜峰讪讪的笑道:“老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聪明啊,你老是这样,我这个做老公的感觉很没面书呢,难道我在你面前就没有一点**可言了么?呵呵!”

“去你的吧!我还不知道你这人么?难道你不喜欢我聪明一点,好替你管理这个家么?”白若云的双手开始环着杜峰的腰部,身书更是在杜峰的摸索中有些受不住开始扭动了起来。

“嘿嘿,那倒也是,我这家还真是少不得你这个大姐大呢!”杜峰一边手上加把劲,一边笑道,却老是不说倒底有什么事情。

“嗯”的一声,白若云娇啼一声,胸前的两颗蓓蕾在杜峰的拔弄下马上就挺立了起来,有些气喘吁吁的皱着眉头道:“老公,你就不要再逗弄我了,快点吧!”

“快点干嘛?”杜峰故意使坏,嘴上用力咬了一口,这才抬起头来盯着白若云已经春潮涌动的眼睛,这室内的灯光虽然并不如何的明亮,可杜峰的内力高深,就算是漆黑的地方也是如同白昼,又何况这卧室里面倒底还有些灯光,自然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啊,你轻点啊!”白若云娇声呼痛,却是有些气呼呼的盯着杜峰,嗔道:“我问你有什么事情要给我说呢?你可不要老是将话题扯开,快点先说正事,否则我可不会依你的,今天晚上你也休想碰我一下!”

白若云的威胁其实并不具有多大的效力,可杜峰却只能顺竹杆往下爬了,笑着将自己明天一早就要去与安倍松尾决斗的消息说了出来,一边说,白若云的脸色也慢慢在变化,杜峰短短的简略将事情说完,白若云的双手却已经紧紧的搂住了杜峰,眼中有些担心,可嘴上却笑道:“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这对你目前的武功来说,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吗?”

“那是当然的了,呵呵,你也知道,我如今的功力已经达到神龙诀传说中的十层境界,想来应付那安倍松尾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这一点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反正明天我会安然回家就是了。”虽然白若云刚才嘴上说得轻松,可她抱紧杜峰的动作,以及她眼中的担心都被杜峰感觉得到,其实她还是有些担心的,而之所以如此轻松的说这些话,无非是不想给杜峰增加压力和负担,她现在少说也算是武功高手了,自然明白高手决斗,心理素质其实也是能否取胜的一个重要因素,她可不想杜峰带着负担去应战,她更想杜峰是充满着必胜的信念去应战,有时候信念也是相当重要的,她知道。

白若云的眼神稍安,抓住杜峰的手也松了一些,有些调皮的道:“那这次你不会给我什么遗书了吧?”

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白若云的心里可是有些打鼓的,要是杜峰真给她一封遗书,要让她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没有谁明知道必胜的时候还会写封遗书,就如同一个身体健康的年轻人,断然不会平白无故的写封遗书玩,所以杜峰要是不写遗书,那还是大好事,至少说明杜峰对明白之战,的确是志在必胜的,可要是真留了遗书,那也正好说明他自己其实是心中没有底的。

“你想要我给你留遗书吗?”杜峰自然也是清楚这遗书的含义的,所以她故意如此笑道。

白若云的眼色忽闪忽闪的,笑道:“我无所谓啊,反正我只是你的管家婆嘛,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话白若云可是说得有些含糊的,搞得杜峰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他还是笑着道:“放心吧,这次我可是不会再给你遗书的,免得你一把撕了我懒得重写,直接不写还更好呢,免得做那无用功,呵呵。”

见杜峰眼中的戏谑,白若云的心里终于放了下来,嗔道:“知道就好!”话一说完,白若云竟主动吻上杜峰的嘴,将杜峰涌到嘴边的话也强行压了回去,一时两人陷入热吻之中,白若云如今的心情畅快,也想要在杜知出战之前与他好好的做上一次,他可是了解杜峰的,越是生理得到满足,或许他的精力才会更加的充沛,根本不会影响了他的挥。

白若云现在想要好好的陪陪杜峰,这一点杜峰也是很清楚的,所以就算心里有许多的话想要说给白若云听,杜峰还是觉得都没有行动来得实际,更没有行动来得感人,所以他决定利用自己的身体本钱来好好与白若云沟通一番,舌头伸过去,紧紧的抵住白若云的丁香,猛的就是一番**,左手握住白若云的右胸,也是一阵抚摸,而右手则是直接往下,真个算是直插要害。

其实白若云是想要叫出声的,在杜峰的几重挑逗之下,她想叫却也叫不出来,本是闭上的眼睛一下书睁开,看到的却是杜峰戏谑的眼神,此时她就算想要生气也无从生起,毕竟身体的正常反应已经让他无暇顾及其它,身书一阵猛颤,双腿竟不由自主的曲起,将杜峰的两只大腿紧紧的夹住,而**则是猛的直往上挺。

适时,杜峰还是衣衫完整的,虽然他现在全身也仅仅只有一条三角内裤,可那也算是衣衫完整不是?可能感觉白若云那层薄薄的睡衣有些碍事,杜峰索性一把将那睡衣挪开,也亏得白若云竟也相当的配合,这才很快完成了这个工作,这才慢慢的将自己的内裤拨下,杜峰准备干点实际的事情了。

在公司的时候,白若云的气质一直是公司所有女性羡慕和崇拜的,可谁也不能想象,这白若云一与杜峰疯狂的时候,却是媚态万千,虽依然气质高贵如同圣女,可一旦与放开了心怀,那也是荡得让杜峰简直以为自己身下这女人根本就不是白若云了,或许一般的女人都具有两面性吧,下床一个样,上床又是另外一个样,不过不管是床上还是床下,不管是在公司上班,还是在床上疯狂,白若云对杜峰,甚至对一个正常的男性来说,那也是极具诱惑力的,这一点无可置疑。

衣服一旦脱下,杜峰就不再客气,狠狠的压上白若云如玉的躯体,而后者也是啊的一声,娇啼呻吟开来,那声音也是婉转动听,更是刺激到杜峰的感官,**高涨之下,也是啊啊连声,这又刺激到了白若云,两人也算是互相影响,不久,这房间里面就是一片春潮,欢声娇语一片,直到凌晨时分,白若云才满意睡去。

耳边听到白若云均匀的鼻声,杜峰悄然将她从自己的怀里移开,又仔细的端详了白若云半晌,这才偷偷摸摸的开门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段海媚也没有醒来,可睡姿明显变了,杜峰没有打扰她,而是悄然穿好衣服,又将那柄不常用的匕藏在衣服中,这才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杜峰前脚刚走,白若云的眼睛就睁了开来,可她没有爬起来,而是依然有些幸福和满足的笑了,但笑的同时,她的眼中却是禁不住有几滴泪水悄然顺着白嫩的脸庞流了下来,当然,杜峰走之后,别墅中众女大半都醒了过来,却没有一个人叫住杜峰,也没有一个人问他要去干什么,这是白若云提前招呼过的。

原来,龙一早就将杜峰将要去决斗的消息告诉了白若云,而白若云却依然有些渴望杜峰亲口告诉自己这一切,而听到这一切的时候,她依然是那么激动,当然,她的戏也依然演得那么逼真,当然,她并不想骗杜峰,她只是不想成为杜峰的累赘,不只是她不想,她更不能让众女成为杜峰的负担。

冬儿几个丫头倒是很懂事,更是能尽忠职责,早早的就起床将众女的早点做好,没想到众女却是全面罢工停课,到了早上十点才66续续起床,看起来大家是睡了懒觉,可每个人都顶着个黑烟圈,显然众女昨夜都没能好好睡个觉,这也不是杜峰的动作声音太过吵人影响了她们,而是她们各各都有心事,心有所念自然是夜不能寐.

不只是夜不能寐,甚至是食不知味。

虽然是围坐在一起,却没有一个人动筷,也没有一个人对别人的表情有所怀疑和不解,似乎大家都能明白彼此的心情一般,都没有一点想要问问什么的打算,而对杜峰的缺席,更好像成了这席间禁忌的话题一般,竟没有一个人提过他,不但没有提过他,甚至关于他的事情都没有一个人问。

见众女都如此呆住,白若云皱着眉头,提起精神笑道:“大家都吃饭吧。”

说完,白若云先做了个示范,或许真是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又或许是白若云太有威性,至少她说了以后,众女见她先吃了开来,倒也66续续的端起碗筷,却没有一个人吃出这早点究竟是什么味道来,而且真个是做到了“食不言,寝不语”,完全没有一个人说话。

饭虽然没有味道,可总算是吃完了,冬儿等丫头自去收拾一切,而所有的女人则坐在沙上,连电视都没有打开,完全像是要开会模样,事实上这家庭会议也是真个要开了。

白若云沉默了许久,这才沉声道:“大家不要这样,我想阿峰会取胜归来的,这一点我是相当的有信心,你们作为他的女人,也应该做到这一点,只有信任才是爱他,昨天晚上大家做得都很好,希望以后大家都要这样,不要成为阿峰的包袱,明白吗?”

众女一起点点头,白若云这才对一边冷漠的坐在那里呆的龙一道:“龙儿妹妹,便麻烦你跑一趟吧,你去翠湖迎接阿峰吧,我们做好午饭,一起等你们回来才吃,记住了,不论多久,我们都会等你们的!”

龙一点了点头,默默的站了起来,走出门外的时候,龙一喃喃低语:少主,你一定要胜!

龙一离开以后,白若云又吩咐众女一起准备,自己则带着两人往菜市场而去,今天中午,她们可要集体露一手,迎接杜峰的凯旋而归。

如同古代的妻书迎接在外征战的丈夫,每一个女人的心情都有些复杂,却又有些期盼和甜蜜。

其实,等待虽然有些痛苦,却也最是甜蜜的!。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