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集两更,这是第一更,不要忘了下面还有一章.

北京秦家所在的别墅。

最近一直因为天龙会和青帮的事情烦恼的秦老爷子今天难得心情不错,张青及时送来的战报让他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很显然,天龙会落入下风,对于秦老爷子来说,的确是一件好消息。

秦钢今天也一直高兴得不得了,甚至爷子俩都准备晚上要好好庆祝一番,秦钢帮老爷子添了杯茶,嘿嘿的笑道:“爸,我就说这青帮怎么说也有百年历史,哪是天龙会所能比得下去的,这不,关键时候就看出高低来了吧,听张青说,这次北京之战,青帮有八成的把握全胜,而且他还让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杜峰正被青帮的高手团团围住,估计这次是不会再有命活着回来了!”

提到杜峰,秦老爷子的笑容更加的灿烂,却似乎又想起某件不开心的事情,皱起眉头,片刻方才叹道:“这也是咱们秦家支持的结果,要不是我们秦家给他们政治上的支持,就算那青帮再有能耐,又岂能让青帮在北京城立足?”

“那是,在北京,咱们秦家的影响力,自然不是别家能比得上的!”秦钢自得的笑道。

秦老爷子又叹道:“这张青倒也不算太过没用,也不枉我们秦家如此挺他,如果他这次真能杀了杜峰,也算是帮我们秦家报了大仇,这份人情我们还是要还他的,哎,可惜了我那孙儿,如此年轻就被杜峰那厮所害,这仇实在是不共戴天,真恨不得亲手结果了他的性命,否则这口气还真是难消。”

秦钢见老爷子又伤心起来,赶紧在一边安慰道:“爸,你就不要再提斌儿的事了,这也算是他命中有此一劫,你不要担心,我保证让你在有生之年再抱孙子!”

狠狠的恨了儿子一眼,秦老爷子心里却莫明的更加难过,他知道秦钢的风流,也知道秦钢暗中还有几个情妇,可就算他能再造个儿子出来,那儿子还能有这个孙儿这般能干么?再说,自己这一把老骨头了,倒底能活得了多少年?

不过转念又一想,这一代只管一代,不管如何,就算这秦钢没多大能耐,如今在自己的扶持下,也算是进了中央的班子,位置说高不高,却也绝对不低,自己也算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这下下一代的事情就交给秦钢去承担了,这么一想,秦老爷又嘱咐道:“你现在在中央做事,可千万要记住,玩政治的人,手要狠,更不要将自己的把柄落到别人手中,可别小看那些小问题,关键时候可能就会要了你的命,现在我还能保得往你,可我这把老骨头,早晚也会去的,到那时你可就要全靠自己了,明白吗?”

冷汗从背上流下,印象中,老爷子还没有如此深情的嘱咐过自己,秦钢有短暂的感动,可马上就想得开了,暗道:“我秦钢倒底也算是条汉子,这能力也不算太差,老爸这却是杞人忧天了。”

父子俩正说着话,刘先生从外面进来,拿了个手机,对秦老爷子道:“老爷子,有你的电话。”

“你就说我现在忙着开会,没有空接电话,或者你替我问问有什么事情?”秦老爷子现在正聊得开心,难得心情如此之好,所以一听到电话,马上推脱开来。

没想到那刘先生脸色却有点犹豫的道:“是上面打来的呢。”

秦老爷子一惊,不知道这个关键的时候,上面打电话却是什么原因,难道又是因为天龙会和青帮的事情?

不敢怠慢,老爷子接过电话,听了几句,只问了句:“现在就来吗?”说着再嗯嗯两声,挂掉电话,将手机交给刘先生,老爷子在屋子里面转了几个圈,终于对刘先生道:“给我备车,去中南海。”

何爱国与张伯这次来北京其实已经是相当的低调了,可到了北京机场,却现温主席和胡总理两人竟亲自在机场接待,走下飞机的时候,何爱国脸色有些难看,眼中却又有些欣慰和感动,毕竟能得到两位中央大人物的亲自接待,对于他来说,可是地位和威望的肯定,更是国家对他功绩的承认。

“你们怎么来了?”何爱国皱起眉头,与温主席和胡总理握了握手,一起往专用的通道走运,后面留下许多的乘客和机场人员的交头接耳,好在这里没有记者,否则明天报纸上又会现出相关的报道。

“呵呵,我和老胡一起来接您老人家嘛,呵呵!”温主席与何爱国肩并着肩一起走,话却是客气得很。

何爱国故作惊讶的道:“我一个平头老百姓,怎么还用得着你们来接?你们这不是为难我么?”

胡总理跟在后面赶紧接话道:“何老你这才是折煞我们呢,谁不知道何老一生的功绩,我们要是不这样对待何老,怕是与天下所有人为难呢,到那时别人不但要骂我们,甚至要连我们中央都一起骂了。”

“我早就退下来了,你们又是何苦这样呢,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何爱国叹了口气。

温主席笑道:“我们正要开个重要的紧急会议,听到何老突然来了,这才马上来接您老人家,等着您一起去呢!有些事情,我们还得和您商量商量,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嘛,我们还是要听听您的意见的。”

何爱国皱起眉头道:“你们这样可真有些不妥,我退下这么久了,那些所谓的会议,我参加有些不方便,还不如有时间我请你们喝喝茶算了,你们就不要再烦着我了,我来北京可不是找你们。”

“那怎么行啊,就算要请喝茶也该我们请才是,你这可是在骂我们喃。”温主席笑道。

出了机场,早有几辆保安森严的红旗牌小轿车停在那里,将何老和张伯一起接上车,车子直朝中南海开去,一路上何爱国都使劲的朝车窗外张望,许多年没有来,北京的变化真的挺大,他心中有些感慨,以前退下来的时候,他可是过誓的终生不想再踏进北京一步,没想到现在竟为了后辈还非得来北京一趟不可。

其实虽然没有说明,但何爱国来北京的原因中央也是知道的,无非不是为了给杜峰的天龙会助助威,更是想要威慑到老秦家,可中央做梦也没有想到何爱国不但在电话中声援杜峰,更是动自己的能量威胁秦家,现在居然还亲自来北京,这实在是让大家感到震惊,原来杜峰在何爱国的心中竟是真的那般重要。

谁也不知道,何爱国来北京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为小欣而来,小欣回到上海的第三天,何爱国才从儿媳刘静宜的嘴里知道,原来杜峰竟和小欣闹得不欢而散,对实在让他难过,他与小欣感情深厚,自然能看出小欣对杜峰有着深厚的感情,而他本人也是非常欣赏杜峰,所以他是巴不得杜峰和小欣真个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所以他才亲自来北京,一方面当然是威慑秦家在这关键的时候不要放肆,另一个方面却是要见见杜峰的,有些话他还要与杜峰说个明白,他更想要鼓励杜峰重新振作起来,再向小欣起感情的攻势。

何爱国与温主席、胡总理三人走进绝密会议室,其余的人全都被挡在外面,趁其余几个委员还没有到,三人正好趁机互相交换了一下意见,对于天龙会和青帮大半天斗得如此大的规模,实在出乎中央的意料之外,所以原本给两帮七天的处理期限,现在也被迫要提前了,中央有中央的难处,闹得这么大也不管一管,那实在是政府的无能,再说这事情知道的人太多,要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估计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秦老爷子被请进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里面已经坐满了人,看到除了几大委员之外,另外还有许久不曾在北京露面的何爱国,秦老爷子的心里一震,隐隐觉得今天这会有些不同一般,他的心里更是有些不舒服,在他看来,何爱国就算有天大的能量,但七委员开会,还是不应该请他来的,而他来这里,不正是对自己的一种威慑么?

不过,就算秦老爷子心里有诸多不满,可看到何爱国的时候,他还是马上前去打招呼,而且态度还异常的尊敬,这也由不得他,何爱国在中国的地位,并不是他一个秦家所能撼得动的,而且何爱国的功绩也是他一枪一炮打出来的,是他从血与火,从无数次生死战场上用命换来的,所以这由不得他不尊敬。

“小秦啊,看你精神头还不错嘛,这就对了嘛,做人不要太累,你也这么一把年龄了,说实话,能活到现在也算不易,可千万不要太劳累过度,否则要是有个什么闪失,这委员名单可又要变动了,那可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也是党和国家的重大损失,你们说是不是?”何爱国笑呵呵的和秦老爷子打招呼,他称呼已经六十好几的秦老爷子为小秦,没有人觉得好笑,何爱国比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大了不止二十岁,叫一声小秦,那还是亲昵的称呼。

心里暗暗惴测何爱国这句话的意思,秦老爷子却连连点头称是,一边的几个委员不论是不是秦老爷子这一派系的,无不点头笑称何爱国说得有理,更是对何爱国好一阵客气,却完全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何爱国坐在这里,在这样会议上出现有什么不对。

倒是何爱国先说话了:“诸位,诸位,我先说一下,我刚才因私事到北京,刚刚下了飞机就被邀请来参加今天这个会议,老实说,虽然我在军委还挂了一个顾问的闲职,可我并不是委员,所以今天这会议我本就没有资格来参加。不过,因为温主席盛情相邀,我又实在对你们这些以前的同事好生想念,所以也就厚着脸皮来了,不过我重申一下,我只是来和大家见见面,叙叙旧的,所以我不言,也没有资格言,所以请大家放心,我绝不会影响大家的正常工作的,一会儿散会以后,我作东请各位去喝喝茶,还请赏光啊!”

大家都笑着说何爱国客气了,不过也并不反对他这话,不过在心底却是对这何爱国更心存了敬意,也一点不敢真无视了他的存在,暗暗告诫自己一会儿言了万万要看看这位何老爷子的脸色才说话,否则可别无意间得罪了他才好,这诺大一个中国,也就除了一个何爱国,要是得罪了他,那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

“开会之前,我先来宣布一下会场纪律,今天的会议任何人不得将内容传达出去,更不会记录在史,会议属于绝密会议。”温主席坐在上,两边分别坐着何爱国和胡总理。

大家心头又是一振,知道今天这会绝对是非同小可,这样的绝密会议以前不是没有开过,可绝对是极难出现的,秦老爷子暗暗和自己的几个好友对了个眼色,几人脸上全都是茫然不知的表情,秦老爷子知道,原来自己来之前,这会议是真的还没有开始,想要从他们脸上看出一点端倪来,那是不可能了。

看大家没有说话,温主席接着道:“刚刚收到消息,今天早上,青帮对天龙会在北京的据点动了突袭,双方由此拉开大战,至现在,估计双方伤亡都有数千之多,这可是几千条人命啊,光天化日之下,两帮也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一点,现在我们考虑的是,如何处理这次青帮和天龙会之间的拼斗,本来这只是国内两大黑帮之间的争斗,是不应该拿到会议上来说的,不过我说了,今天的会议属于绝密的,所以大家还请畅所欲言,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就是了,集思才能广意嘛。”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倒是全都先拿眼光往何爱国那边瞟去,没想到何爱国却闭着眼睛什么话也没说,完全像是在打盹一般,看起来他倒是真的想要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

以前没有何爱国在的时候,大家还真敢畅所欲言,可现在有了他在场,这些人一时还真不敢放肆,于是你盯着我,我盯着你,谁都不想轻易开口,半晌,见没有人先提意见,早就和温主席以及何爱国商量好了的胡总理举手言,先看了看大家,这才缓缓道:“正如温主席所说,光天化日子下,在北京城内居然生这样猖狂的事,简直是不把我们政府放在眼中,没有把国家的法律放在眼中,我的意见是,一定要严肃处理这件事情。”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秦老爷子心里暗暗冷笑不已,他和胡总理是老唱对台戏,此时忍不住又道:“胡总理,那你认为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胡总理淡淡一笑,这才道:“老秦你先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吧。”这却是伤了秦老爷子的面子,不过他却不好作,老脸一红,全当没听到。

“本来,我的意见是要双方各打五十大板,可当前国际国内形式都比较复杂,国家也一直在提倡和谐,天龙会和青帮虽然平时都没有多少恶迹,双方都有十数万帮众,如果太直接处理,那会破坏了当前安定团结和稳定的社会大局,所以我的意见是,马上让双方停止争斗,让天龙会马上退回上海,在宣布停战以后,双方不得再为难对方,若有哪一方不听从,就由我们政府出面来处理,我想他们终还是会顾忌一下我们政府吧!”

幸亏这是绝密会议,否则要是让别人听了去,那还了得,中央竟召开委员会议来说两大黑帮的事情,实在是可笑了一点。

胡总理说话的时候,秦老爷子一直注意在观察温主席的脸色,现在他敢保证,自己来之前,更有可能是在其它委员来之前,温主席和胡总理就对这个意见进行了讨论,现在虽是胡总理在言,可这意思大概也就是温主席的意思了,甚至可能连何爱国也是这个意思。

如今青帮占了上风,秦老爷子正指望着将天龙会彻底打败,可关键时候胡总理却出面干涉,说到底,还不是维护天龙会的利益,维护他那个干孙子的利益,这实在让秦老爷子心里不爽和不服,虽然明知道自己的话不会有多大作用,可他还是据理力争。

“我反对,上次开会我们就决定要给两个帮派七天的时间来处理他们之间的矛盾,现在才仅仅过了三天,这不是出耳反尔吗?我觉得,应该让七天之期满了再议,否则中央的颜面何在?威严何在?”秦老爷子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何老爷子在场了。

关键时候,何爱国睁开眼睛,眼中有一丝慑人的威严……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