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华府。

华威英一大早就迎来了自己最不愿见到的一个客人,却还是贵客。

让下人为威廉王子泡了杯咖啡,华威英却皱着眉头浅饮着清茶,一面却用眼睛的余光瞟了瞟坐在一边,怒气冲冲的威廉王子。

华威英可以想象得到威廉王子此时的愤怒和紧张,的确,连红衣主教都死在杜峰的手上,威廉王子哪能不愤怒,而一向以为有了红衣主教的庇护自己就可以安然横行于英国甚至欧洲的威廉王子现在也不得不紧张,因为他失去了自己的保护神,更无法向教庭交待。

红衣主教可不是黑衣主教,死一个可就少了一个,倒说是可以从黑衣主教中再挑选一个,可大卫可是教皇手中的精锐,毫不夸张的说,他甚至还有角逐下一届教皇的实力,所以他的死,也必然会触怒教皇,而教皇一旦怒了,那他虽身份特殊,就算教皇不会真的要了他的性命,可要是让教庭和皇室的关系由此紧张,那却是极有可能的。

所以一面通知了教庭方面,威廉王子这就气冲冲的来找华威英了,他总还是有些怀疑华威英与杜峰是认识的,甚至两人的关系还非同一般,断然不会像华威英说得那般轻松和简单,仅仅是同胞?威廉王子不相信!

其实,华威英的奥斯丁家簇虽与皇室的关系不错,这却是表面上的现象而己,彼此之间都心存芥蒂这也是双方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只是上百年的合作关系,已经趋于稳固,并不是皇室想要放弃就能放弃得了的,可皇室处处要依仗一个华侨家族来合作,也确实让皇室的颜面尽失,更让皇室有些不甘心,这才是皇室与教庭试着合作的最主要原因,利用教庭的力量,逐步蚕食掉奥斯丁家族以及青龙会在英国的地位,这也是皇室的最终目的。

“华先生,大卫死了。”威廉王子盯着华威英的眼睛,想要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出一些端详。

可惜华威英也算是老狐狸了,又如何会让威廉王子看出破绽,明知道对方今天来的目的,华威英自然是早有准备,露出一丝惊诧的神情,华威英奇怪问:“王子阁下,不知道谁叫大卫?”

心里将华威英骂了一通,威廉王子却也不好作得太厉害,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就是天天跟着我的那个保镖,你听说过教庭吧?”

华威英哦了一声,点了点头,貌似同情的道:“哦,这真是个不幸的消息,不过王子还是不要太过伤心,拿我们中国人的说法,还请王子节衷顺便吧!哦,对了,王子所说的教庭又是怎么一回事?”

威廉王子脸色一变,尽量压制住自己的火气,他明白,凭奥斯丁家族在英国的实力和威望,肯定不会不知道教庭的,所以很显然华威英现在是在装。

“华先生,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居然不知道西方教庭的事吧?”

“哦,你是说西方教庭啊,这个我倒是了解一些,不过我也仅仅知道这是欧洲一个较大的组织而己,据说教众上亿,实在是骇人听闻,至于其它的事情,我也就不知道了。”华威英叫装不过去,索性光棍一点,大方的承认,却并不全盘承认,只说知道一些而己。

“既然华先生知道那就好办得多,不错,教庭在欧洲的实力那是绝对强大到你都难以想象的,而大卫就是教庭的人,而且他在教庭里面的地位也是极高。”威廉王子认真的道。

这话却让华威英有些莫明其妙,不过对于威廉王子这一番话,他倒是深以为然,喝了一口茶,华威英皱着眉头道:“我们奥斯丁家族向来与教庭就没有什么交往,不知道王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还请明示。”

威廉王子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有些让人捉摸不定:“华先生,想请你帮一个忙,不知道华先生能否答应我?”

华威英心里一惊,脸上也笑了起来,做出一副诚恳的样子问:“能为王子效劳,那是我华威英的荣幸,更是咱们家族的荣幸,请王子尽管吩咐,如果能办得到,我一定竭尽所能为王子分忧。”

“华先生这么说,那事情就好办得多了。”威廉王子笑道:“我想请华先生帮我找一个人。”

“那倒要请王子将那要找的人的名字,地址什么详细的信息全部告诉我,老朽一定尽力需找便是。”华威英大方的答允,其实他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要是知道对方的名字或地址,哪还用得着他来找啊。

威廉王子盯着华威英的眼睛,说:“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更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甚至他是不是居住在伦敦我都不知道,可我相信华先生一定知道,所以我这才来求华先生。”

“哦?”华威英一愣,道:“我还认识?那可就好办得多了,王子直说吧,你要寻找的人是谁?”

“就是昨天跟咱们看完电影一起聚餐的那个年青人,带着两个中国女人,很漂亮。”说到这里,威廉王子的眼中竟还闪出一缕色光,似乎又回想起肖婉婷和燕子了,舔了舔舌头,却又有些气愤的道:“就是昨天我问的那位,华先生不会忘了吧?”

华威英不再装傻,却皱起眉头道:“王子到现在还不相信我了?我昨天不是已经说过与他只是刚刚认识吗?我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又到哪里去寻他?”

威廉王子吸了口气,知道华威英不会承认与杜峰是朋友的事实,忍住气,笑道:“华先生误会了,你们家族与咱们皇室打交道这么多年,我又如何会不相信华先生呢,只是现在想要华先生替我找到他,或者帮我找到那两个中国女人也行,我想,如果找到她们,也就等于找到我要找的人了!”

“这个嘛,我只能尽力而为,却不能向王子承诺什么了,伦敦这么大,再说他们也不一定是伦敦本地的人,要是来这里旅游的,现在或许已经离开了伦敦,我又如何找得到?”华威英打起太极来,让他去找杜峰倒是简单,可他不但不会告诉威廉王子更会加派人手保护肖婉婷和燕子的安危,又如何会让威廉王子的企图得逞,而且他也明白,威廉王子当也不会将找到杜峰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

“难道凭借你们青龙会十数万人马,连一个人都找不到?那青龙会岂不名不符实?你不会是跟我开玩笑吧?”威廉王子皱起眉头来。

华威英苦笑道:“王子也太高估我们青龙会的实力了,说实话咱们青龙会仅仅是华侨组成的一个小小组织而己,哪有你说的那么多人,最多也不足万人,再说,青龙会的会员除了重大的中国节日才会集会庆祝,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干,又如何会去帮着找人啊!”

威廉王子有些怒气难平了,狠色说道:“这么说来,华先生是不想帮我这个忙了?”

“不是不帮,而是力所不能及了,不过我答应王子,我一定尽力而为,但要让我保证或是承诺什么,那却是真的为难老朽了。”华威英也认真的道。

“我看不是不能,而是不愿吧?”威廉王子的脸色很难看。

华威英也皱起眉头道:“既然王子不信任老朽,那我也不想再说什么,相信凭着王子的手段,要找个人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威廉王子见华威英也生气了,有所收敛的道:“华先生,你们家族与我们皇族的关系非浅,难道你真的要为一个不相干的人而与我们皇室闹得不开心?”

“我看王子的话太过严重了。”华威英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威廉王子站起身来,怒道:“既然如此,希望华先生不要后悔,我也相信,就算他长了翅膀,也休想飞出伦敦!”

看到威廉王子生气要走,华威英也站起来,笑道:“那王子慢走,不送了!”

说什么狠话,要送杜峰离开伦敦,对于华威英来说,那还不是区区一件小事,再说,杜峰也不见得会让他送,他要离开,只需要将阻拦的人杀了便可,万一不想动手,稍稍易一下容,也绝不会有人能认得出来的。

一夜春戏激烈,杜峰与肖婉婷、燕子早上还是被华威英的电话给吵醒的,挂了电话,杜峰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见两女都盯着自己,眼神中爱意浓浓,杜峰有些歉疚的在两女额头分别吻了一口,这才笑道:“两位老婆,非常的对不起,今天逛街的计划又被迫搁浅了,不但不能逛街,甚至最近一段时间你们都不能到处乱跑了。”

两女有些失望,却没有好奇的问东问西,不过杜峰还是将华威英的话告诉了两女,现在整个伦敦城都有不少的人在找着杜峰和两女,要是找到了那可就有点麻烦。

杜峰有点愣,他现在在考虑一个问题,现在威廉王子已经到处在寻找自己了,甚至还在寻找着肖婉婷和燕子两人,他倒是可以一走了之,可两女呢,难道也要随自己一起离开伦敦,那不是让她们的梦想破灭了吗?

要走,有些窝囊,不走,却又有些危险,杜峰陷入两难。

吃过饭,华威英已经亲自开车来接三人,到了华府客厅,接过华惊龙夫妇端上来的香茶,杜峰浅饮一口,皱起眉头向华威英问道:“你确信威廉王子已经在机场和车站以及码头都派了人在找我?”

华威英点了点头,道:“据下面的人传来的消息,他们还拿了你们的照片在找,估计是现在心头的一口气难消吧。”

这倒真有点麻烦了,杜峰有些烦恼,两女也知道事情有些严重了,暗暗有些责怪是自己引来了那威廉王子的注意,所以两女都有些不是滋味的盯着杜峰,希望杜峰拿个主意,其实如果杜峰现在要带她们离开,虽然她们心头会有点遗憾,倒也不至于太过伤心,不管如何,回到国内,也可以与杜峰常聚了,这也算是一种不小的安慰吧。

华惊龙却有不同的意见:“我看这威廉王子也只是一时心头生气难平,按他的性格,可通过不了多久就会重新寻欢作乐,现在之所以如此费心费力的寻找少主,大半也是做给教庭的人看的,相信过不了多久,等这阵子风波过了,就不会有什么事了。”

杜峰思索再三,向华威英道:“我过几天就要离开伦敦,国内还有许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你说我是带她们一起回国,还是让她们留在伦敦,老实说,我对她们的安全有些忧心。”

的确,杜峰与大卫一战,已经让他对那庭教的武功有些忌讳,他是无所谓,可要是再遇到个红衣主教,华威英父子是绝对应付不了的。

不过,杜峰觉得这种可能性极低,按他对教庭的了解,红衣主教可是地位高的存在,现在为威廉王子作保镖就已经算是奇迹,所以再派个红衣主教来,那是绝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倒是对华惊龙的话有些信服。

杜峰这话让华威英心头一惊,他当然明白杜峰说这些话的意思,这是让自己立个保证呢,说实话,他对教庭的实力一样是有些顾忌的,所以心里也没有多少底,可杜峰的言外之意是不想带两女回国,不想让她们的梦想就此破灭,所以那也就是说,杜峰是希望华威英好好保护肖婉婷和燕子两女的。

华威英认真的道:“少主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保护两位小姐的安全,一定不让他们有所损伤,如果失职——”

“算了,不用誓,一切事情都没有绝对的,所以,你们只要竭尽全力就好,万一有什么麻烦,千万要记得通知我,记住了吗?”杜峰不想华威英立什么誓言,其实立誓本就没有多大用处,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这可由不得华威英,所以他还不如干脆让华威英不誓,这样反而可以让华威英感激一把。

华威英的确有些感激,盯了杜峰一眼,知道杜峰心中想些什么,华威英点点头:“嗯,谢谢少主。”

“表哥,对不起。”肖婉婷有些不好意思的盯了杜峰一眼,她觉得自己才是罪魁祸,燕子也在一边有些内疚的盯着杜峰,其意不言而喻。

杜峰哈哈笑了起来,故作轻松的道:“看你们怎么都皱着皱头啊,这就是不相信我了?难道一个教庭真就这么可怕,他要不惹我则罢,要是真敢惹上我,看我不单枪匹马将他一锅端了才怪!”

这自是安慰大家的话,可也半真半假,杜峰虽没有十分的把握,可要是教庭真要惹上自己,他还真有这种雄心壮志,单枪匹马与教庭对抗,他相信自己就算不能取胜,但要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当然了,就算教庭这次不在乎大卫的死,不找他的麻烦,总有一天,杜峰也会找上教庭的,一山不容二虎,杜峰想要称霸世界黑道,就绝不可能容许教庭这种庞大势力的存在,不要说教庭,连青帮这种根深蒂固的小帮派,杜峰都要打压到底,又何况如此庞大的教庭,那更是一大潜存的威胁。

接下来几天,杜峰还真没有带两女一起外出,就在华府玩了个痛快,杜峰可不管这是别人的家,晚上该干嘛干嘛,只是每次干事之前杜峰都会悄悄施上神功在房间周围布上一层罡气层,用以隔绝两女的声音传出太远。

别看肖婉婷天生娇羞,也不要看燕子在外面矜持,到了床上,每每到了**的时候,那可真算是呼天喊地,什么也顾不上了,什么话也敢说,什么词儿也敢做,做么动作也都敢模仿。

明天就要离开伦敦,虽然有华威英主动要求用专机送他离开,可杜峰还是拒绝了,他决定自己去机场,而且还是不化妆的去,临走之前他不但想要给威廉王子一个深刻的教训,更是要让威廉王子明白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已经离开伦敦了,这也是为了两女作想,他走了,威廉王子自然不会再在伦敦到处布控找他,两女也就相对安全了一些。杜峰更是明白,凭着威廉王子在英国的实力,早晚都会查出杜峰的身份,所以教庭的人可能早晚也会到中国来找自己。

第二天,伦敦机场生大血案,数十彪形大汉暴毙,其死状千奇百怪,但每一种都是极其惨忍的,让人惨不忍睹。

威廉王子果然撒走了自己的人,却誓总有一天要找到杜峰,不过他并不准备亲自来找杜峰,他得利用教庭的势力,在他心目中,教庭是无所不能的,而他本身,也是一名教庭的信徒,很忏诚的那种信徒……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