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遇到重在创伤之后,往往会留下后遗症的,比如心理方面的影响,比如性情上面的突然改变。

陈云狠狠的将桌上的一叠文件砸向对面新来的秘书,他依然频繁的换着秘书,可这次的秘书却与以前的那些个秘书有很大的不同,而最大的不同就是这秘书是个男的,而且是个对性取向有些问题的男人,长得端正帅气,却满脸的媚气。

每每看到这个秘书的时候,陈云都会在心里生一丝改变,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他本已经阳萎的身体居然会有一丝反应,这让他几乎痛不欲生,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拜杜峰所赐,以前他可是对男人没有一点性趣的,而现在他却鬼使神差的找来这个男秘书,很显然是他自己的性取向也有点变化了,可这种变化是他所不愿看到的,更是他无法改变的,所以对杜峰,对龙二的恨就更加的深刻。

“姓王的,你欺我太甚!”陈云恨恨的骂了一句。

那男秘书吓了一跳,这大半个月以来,陈云对他总是这样,一会儿好得让他心动,一会儿却似乎讨厌他得很,这让他有些摸不着陈云的心思,当初陈云找上他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被陈云看上了,那也该从此傍上大款了罢?事实上也真像是那么一回事,除了两人没有真正做那苟且之事,两人看起来就完全是一对玻璃,陈云甚至还拉过他的手好几次了,可关键的时候陈云却总是怒冲冠让他滚得远远的。

这秘书心里对陈云也是颇有好感的,毕竟陈云要相貌有相貌,要肌肉有肌肉,要财富有财富,秘书心动也是正常的。可他哪里知道陈云内心的矛盾和痛苦,的是,眼看着自己一天天的变成玻璃,自己却完全控制不了,这的确算是最痛苦莫明的一件事。

“陈,陈总,别生气,我为你冲杯咖啡,喝了就好了!”男秘书似乎对陈云的这个脾气已经相当的熟悉和适应,赶紧将地上的文件捡了起来,帮陈云收拾好后,自去冲咖啡,他的心里却有些委屈。

看到秘书有些委屈的将咖啡端来,陈云的脸色缓和了下来,他真不想缓和的,可他控制不了自己,他又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了,他不知道是自己所开的中药产生了作用,还是这秘书对他起到了作用,可他却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每次与这秘书单独呆在一起的时候,特别是两人身体接触到的时候,闻到对方的气息,他都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

“你,你出去吧!”陈云的语气温柔了不少。

那男秘书见陈云如此温和,马上顺着竹杆往上爬,跑到陈云身后,帮陈云按摩,一边拖着柔和的半女腔道:“陈总,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陈云的身体颤动了一下,欲言又止,他真的想叫这个秘书现在就滚出去,他甚至想现在就炒了他,可他的内心却有些渴望被这秘书按摩,其实这秘书不会按摩的,可他的手才刚刚摸到陈云的肩膀上面,陈云就有些激动起来,他甚至产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那就是让这个男人脱光了衣服与自己干上一场,对,像龙二当初干他那样,他已经能够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了,某个洞口也有些痒痒的感觉。

前面说过了,陈云的心理是矛盾和复杂的,明知道这一切都是龙二搞的鬼,这一切都是杜峰所愿意看到的结果,他也非常恶心和反感变成玻璃,可他却总是无法控制自己,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头,陈云一下子站了起来,将秘书的手抖落,看到秘书奇怪和委屈的眼神,陈云如避蛇蝎一般,闪出老远,一指房门,大声叫道:“滚,滚出去!”

看到男秘书消失在门口,陈云的眼神还追随着秘书那肥大的**,直到门都关上了,他这才回过神来,恨恨的骂了一句:“姓杜的,总有一天,我也要让你尝到我现在所遭受到的痛苦!”

咖啡的确有镇神的作用,一杯咖啡下肚,陈云觉得自己正常了许多,他开始思考起来。

不管他愿不愿意,康华集团所产生的问题都不会就这么轻松自己解决,既然王远山和张震涛只给他半年时间,那他自己也只好抓住这半年时间来干些事情,利用三大家族的势力与杜峰继续斗下去,不管如何,他和杜峰的仇恨已经达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这次要不是自己机灵,可能小命都难保,他有些恨,恨杜峰的武功怎么会那么高明,否则惹火了他也可以自己出手,取了杜峰的性命就可以了,在这之前,他对自己的武功都很有信心,可现在想到要取杜峰的性命,他自己都觉得这实在是荒谬可笑的一个想法。

半年后,王坤和张婧接掌王张两大家族的生意,王远山已经说过了,两个年轻人都对联合抗华的计划有些抵触,不管这事情是真是假,陈云都知道这不是一件好事,也许提前对王坤和张婧做些工作和准备那才是长远之计,否则这半年时间王远山和张震涛不管怎么说还会给一些协助的,可半年过后呢,也许真如他们所说,无能为力了。

打了个电话,不久,一个一脸阴沉的男人进来,这男人长得有些矮小,不过却一看就身体素质极好,不错,这就是陈云现在唯一的一个铁鹰队员了,上次在外面有任务,所以躲过了杜峰的剿灭,也让他捡了一条性命。

所谓物以稀为贵,要是在以前,陈云绝不会重用现在这个命名为一号的队员,因为在几百名铁鹰队员中,这一号一点也不出众,他当时的排名还在一百多开外,因为前面的人都死光了,这才升到一号,不过就算他现在成了一号,可已经是独木难成林,光杆司令而己。

“少主!”一号面无表情的向陈云行礼。

陈云想起铁鹰队的那些死去的兄弟,心中有些悲痛莫明,他当然不是因为与这些人的感情深才悲痛,而是因为自己的王牌部队已经被消灭干净了。

“一号,现在铁鹰队已经只余下你一人了,我的心腹干将也只余下你一个,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不过你也要记住一句话,我陈云的兄弟,要是谁敢背叛,那下场我不说你也知道。”陈云先给一号打了剂预防针。

一号脸色一变,马上正容道:“少主放心,为少主效力,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好,很好,给你一个任务,调查两个人的关系和所有一切的情况,关于这两个人的粗步资料现在你拿去!”陈云从抽屉里面拿出两张照片和两份简历,那照片赫然就是王坤和张婧的。

“是。”一号接过资料。

陈云又加了一句:“要详细,越详细越好。”

看到一号出去了,陈云这才想抽了一根烟,突然精神一振,他突然想到一张王牌,那张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会用得上的王牌,赶紧提笔写了个字条,又是一声呼哨,窗外竟无端的飞来一张白鸽,将纸条绑好,陈云将那鸟儿从高楼上扔出去,嘱咐了一句:“赶到天池死峰,回。”

一天以后,同样是在陈云的办公室,两声鸟鸣,一白一黑两只小鸟停在陈云的窗口,陈云早就等不及了,连忙问道:“你家主人呢?”

那白鸟当然就是陈云养了多年的信鸽,那黑鸟却是一只八哥,而且它还居然能说话:“主人外出,三月方回。”

这八哥不是杜峰在死峰上遇见的那一只么?不错,正是。

盛华英雄传这款游戏已经进入收费阶段,第一天营运的收入作了个统计,当时就吓了杜峰一大跳,那是一笔他都意想不到的天文数字。

与盛华英雄传的宣传一样,《天决》的广告也是铺天盖地,随着电影后期制作接近尾声,网上随处可见的电影花絮已经调足了全世界影迷们的口味,盛华娱乐已经公布了确切的消息,将在圣诞节前夕,也就是平安夜,在全球所有的大小影院同步上映,全球各处的影院都开始预售电影票,可才一天,原先计划的票就被抢购一空。

**的校园里面,杜峰正与宁馨一起散步,许久没来看过宁馨了,这丫头倒也没有给杜峰添什么麻烦,除了偶尔一个电话或短信,她绝口不提要杜峰来看望自己,其实她的内心却是极度的渴望与杜峰一见,可她也知道杜峰有多累,有多忙。

万万没有想到,杜峰却主动来找自己了,这让宁馨有些受宠若惊,更是幸福得不行,两人一起在校园内散步,吸引了不少同学的眼光,可现在却少有人敢来打宁馨的主意,她本身的强悍自不必说,不少想要打她主意的人都是非死即残,大学生的头脑并不太笨,特别是能进交大的学生,大半也是真有些头脑的人,所以种种迹象已经告诉了他们一个事实,那就是宁馨是惹不得的,背后有人罩呢,而且罩的人还不是一般人,他们的猜测果然正确。

“对了,过几天我们学校要举行文艺晚会,到时候你能不能来?”宁馨试探着问道,她不敢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表露在脸上,因为她怕杜峰为难,让男人为难的女人,绝不是好女人,宁馨常常这么想。

杜峰自然能看到宁馨眼中隐藏的那一份期盼,虽然很忙,却不忍让她失望,但杜峰还是想先骗骗她,于是故意为难的道:“星期六晚上吗?好端端的怎么搞文艺晚会啊?”

宁馨笑道:“我们学校要搞校庆嘛,当然就要搞了,年年都有的,星期六晚上,我还有节目要表演呢。”

宁馨是**,有节目要表演也正常,不过杜峰还是笑问道:“你表演节目?表演什么节目?不会是跳舞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跳舞?”宁馨一愣。

汗,还真是跳舞,想想一向火爆刚烈的宁馨居然要在舞台上跳舞,杜峰真不能想象到时候是个什么样子,不过他却有些想要看看,有些急迫的想要看看,同时心里却产生出一种邪恶的想法:要是跟我在床上跳脱衣舞就好了,那我一定要来看。

“你跳舞?”杜峰讶然。

宁馨嗔道:“怎么?瞧不起人啊?我以前就学过舞蹈,只是好多年没跳过了。对了,你倒底来不来啊?”见杜峰扯来扯去,就是不说正题,宁馨禁不住问道。

“实在不好意思,我周六有个重要的会议,哎呀,大概是来不了了。”杜峰认直的道。

宁馨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却又立即恢复,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道:“那你工作要紧,没空就算了吧。”其实她言语中的失落味道还是很重的。

见宁馨有些失落,杜峰却还是坚持没有坦白,为的只是想给宁馨一个惊喜。

“下次吧,明年要是有机会,我一定来。”杜峰许下诺言,其实明年宁馨都快毕业了。

三天以后,交大的校庆如期举行,与杜峰想象的一样,宁馨将要跳舞的消息简直让所有的师生大跌了眼镜,除了极少数几个同学知道宁馨本就是从小在学跳舞之外,其余的人都有些不能想象宁馨跳舞时的样子。

不过惊奇归惊奇,所有的人都对宁馨的表演抱有很大的期盼和关注,毕竟是交大出了名的系花**,**总是受到关注,这都很正常。

其实宁馨只是想把自己温柔的一面展示给杜峰,所以就算杜峰没有突然来找她,她也准备打电话让杜峰过来的,也好让杜峰好好感受一下她的温柔似水,可惜现在杜峰却说不来,这让宁馨有些郁闷,要不是节目单已经报上去了,她都想返悔说不跳了,她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

交大一向对校庆比较重视,学校到处都是彩旗和灯笼,一片喜气洋洋的感觉,横幅标语更是到处都是,下午五点,一行车队开进校大,这全是政府专车,里面坐着的有谢书记,张市长,还有教育局的一些领导,他们年年都要来参加校庆的,旨在表示政府对高校的支持和重视。

停了车,先到学校的食堂吃了顿便饭,可别小看这便饭,在学生食堂吃那是想让媒体没有话说,这也叫与民同乐,可真正吃的什么菜,也就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那绝对不比外面五星级酒店吃得稍差,交大可不比一般的大学或中学校,有的是钱,吃得好一点,大家都无所谓,反倒要是吃不好,那倒有问题了。

晚上七点,文艺晚会正式开始,可以容纳五千人的汇演厅人满为患,座无虚席,除了最前面几排是政府官员和学校领导的专座以外,后面几乎连站人的地方都没有了,将要参加演出的人员都在后台化妆准备,宁馨当然也不例外。

宁馨穿得可真是漂亮得很,虽然天气有些寒冷,室外温度也接近零度,可这室内的空调打到二十五度,加上人多了,气温自然上升,已经实达三十度了,所以穿了一身白裙的宁馨一点也不觉得冷,而且这一身套裙是宁馨特意订做的,所以穿在身上一下子就改变了她的气质,原来她如果像是刚烈难驯的小烈马,那现在简直就是温柔似水的兔子,对了,更像是月宫的嫦娥,美到极至,让一边的众人都有些惊讶和羡慕,他们绝对想不到宁馨居然能打扮成这样,现在他们才知道,原来气质这东西也是可以变的。

“宁馨,哇,你太漂亮了,今天晚上特等奖的头街非你莫属了。”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开始讨好似的对宁馨道。

更多的同学虽然心中对自己的表演充满了信心,可谁也知道,**,要是美到了极致,举手投足之间都会尽显风情,像宁馨现在这形象和气质,不要说她本来就很会跳舞,就算她不会跳,出去扭几下身子,也会迷倒一大片人。

宁馨却显得兴趣平平,心中失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想想杜峰不会来,她心中竟有些委屈的感觉,所以对大家的话,她也是爱理不理,一个人愣。

节目已经开始表演了,宁馨的表演排在中间,因为知道她会跳舞的人不多,为了避免宁馨的表演影响了演出的质量,所以才夹在中间,这也是演出的惯例了,第一个出场搞得好,那叫开门红,后面结属的搞得好,那叫压轴戏。

阵阵掌声和喝彩声让宁馨回过神来,偶尔看到远处有人似乎有些瞧不起自己似的议论纷纷,宁馨耳朵又尖,马上就听到了,不禁心中一气:你们看不起我,我就偏要好好跳,我气死你们!

汗,这丫头的脾气又出来了。

下一个节目就该是宁馨出场了,在后台深吸了一口气,将心情调节好,外面突然响起了震天的叫声,所有的人几乎是齐声高叫起来:“宁馨,宁馨!”

那呼声几欲把这演艺厅的天花板都要掀翻一般。

看来,宁馨的人气确实很足啊!。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