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如冰来到富贵楼的时候,正好是上灯时分,也是酒店生意最好的时候,不说一千平方米的大厅里面顾客是人满为患,连二三楼的包间都难以找到一个空闲下来的。

看到冷如冰如约而来,早就恭候在一边的酒店老板赶紧迎了上来,冷如冰作为南京市的刑警大队大队长,平时办案自然也有机会来富贵楼的,不说酒店老板早就认识冷如冰,只说888号包间里面的客人们已经详细向他描述了冷如冰的样子,他也能够一眼认出来。

穿警服的顾客,又是**,这两条已经基本上把冷如冰定了型,老板不想认出她来都不可能。

“冷警官,你终于来了,888号包间里面的客人已经等候了你多时了,让我在这里等你呢。”老板的资产上千万,可在冷如冰面前,他一样是很恭敬,而且还有点讨好的意思,一脸的陷媚的笑。

老板当得大了,不是就不会陷媚了,而是需要他陷媚的机会就少了,但今天888号包厢里面的几位客人,无论哪一个,都足以让他卑恭屈膝的陷媚。

以前办案的时候,曾经识得这老板,冷如冰心里暗暗有些吃惊和恍然:果然不是一般人,不但能包得888号包厢,竟还能让老板如此态度的恭候在这里!

“陈老板,888号房间里面的人你认识吗?”冷如冰的脸色并不见得多好,不过想要知道约自己的人的底细,她的脸色也不再像在单位那般严肃,轻松了不少。

“不是全部都认识。”作为土生土长的南京本地人,又能开这么大的酒店,陈老板的社交范围是很宽的,所以他没有说谎,包厢里面,除了杜峰以外,他没有一个不认得的,而且还都为这些大人物的到来感到吃惊过。

冷如冰一惊:“你的意思是说,里面的人很多了?那你认得的都是些什么人?”冷如冰一时忘了自己现在何处,居然像是审问犯人一般的问话道。

陈老板一听冷如冰的语气,他心里也有点不爽,可再不爽,他可不敢作,也不能作,还得陪着笑脸道:“冷警官,实在不好意思,里面的客人吩咐过了,让你自己一个人上去就好,你去了自然就明白了,让我不能透露他们的底,还请冷警官配合一下。”

要是在单位,有人敢这么跟冷如冰说话,那大半是结果惨然,但在这酒店中,冷如冰也不能太放纵自己,虽心里极度不舒服,可她也只能冷冷的哼了一声,自己向电梯口走去,那是通往四楼的专用电梯。

四楼是这酒店的特殊层,上面全是贵宾包间,接待的也不是一般的人,而888号包间正好是在四楼的最末一间,这里的门牌号并不是按楼次来的,四楼也不仅有888号包间,还有666、808、818等包间,只不过888号包间是这里最好最贵最不容易订到的包间,就算是平时没有人预定,这包间也是不容易订到的,因为酒店还得为一些特殊人物留着,或许偶尔一个电话,人就来了,到时候难道要把已经订好的客人退了?那还不如像现在这样,一般是不预订的。

到了四层,电梯一开门,外面两位长得相当标致的姑娘穿着旗袍站在门口迎接,这四层冷如冰也是来过的,她记得以前这里也就配有两个服务员,只是服务员是一男一女,不想现在却换成了两个女的,而且看这两个姑娘穿着都很有点暴露的意味,特别旗袍的开衩极低几乎能隐约看到内裤。

而且冷如冰记得以前这服务员是要将客人送到要去的包间的,不想今天这两位服务员却只是微笑着向冷如冰问了声好就了事,不过冷如冰也不在乎这些,自往最里面的888号包厢走去,其实她记性不错,不但以前,就是现在,一般的客人来了四层也有服务员引进,可今天不一样,受了嘱咐的服务员,当然一眼就能认出冷如冰,自然也就不用去带她过去。

一路走过去,有些包间的门没有关,冷如冰还看到有性感的小姐和客人们在嘻笑打闹,甚至看到有女人已经被男人按倒在沙上,喘息声阵阵传来,让冷如冰有些生气,却又无端的从心里升起一腾**,这**虽然微弱,却让她一下子想起杜峰,想起自己中了**杜峰用手指让她满足的事情,想起杜峰到南京来吃到自己亲手做的饭菜的情景。

冷如冰其实也算是一个称职的警察,也办过不少大案要案,又最是嫉恶如仇,可像现在这种现象,却是无法杜绝的,管得再严也避免不了,而且冷如冰现在有正事要办,所以她没有去管,而是往888号包厢而去。

888号包厢里面相当的安静,安静得让人害怕,冷如冰站在门口半响,听了半天也听不到一句话传出来,有些疑惑,又有些好奇,见电梯口两位服务员盯了自己一眼又赶紧将头转到一边假装没有看到她,冷如冰站不住了,摸了摸怀里的枪,打开房门。

黑,黑得让冷如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凭着感觉,她知道这屋子里面有人,而且人还不止一个,更有女人在内,因为她闻到了一种香味,那香味她也很熟悉,只是一时没想起在哪闻到过。

整个房间没有开灯,估计连窗帘都重重的拉上了,所以这里面真的一点也看不到,冷如冰进来以后,没有感觉到有人袭击过来,不过她还是有些昆张,悄悄将枪抽了出来,双手举起,正要退到门口摸出手机靠手机屏幕那点光来看清屋子里面的情况,想退到房门口再住这件事,当然也是怕危险,到了门口,进退两如。

可冷如冰才刚刚退了一步,房间中央竟一下子亮出一支蜡烛来,紧接着一支支的蜡烛在一暧间全烯了起来,总共24支,蜡烛燃起,冷如冰早就呆在当场,当众人的生日祝福歌响起的时候,冷如冰看到那一张张熟悉的脸,竟一下子想要哭出声来,特别是看到杜峰的时候,冷如冰竟突然想要扑到杜峰怀里委屈的哭一次,放纵的哭一次,她真的觉得委屈。

在唱生日歌的时候,众人的心中也是微微有酸意的,特别是看到冷如冰双手握枪,眼中隐有泪花的样子,众人都突然觉得冷如冰真的好可怜。

“如冰,祝你生日快乐!”杜峰走了过来,代表众人向冷如表笑道,那笑容很真诚,却真诚得冷如冰惊醒过来,一种马上要哭出来的感觉涌上心头,冷如冰把枪放下,却突然冲向一边的洗手间,砰的一声关上房门,至始至终还没有说一句话。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都不知道冷如冰会不会被大家精心布置的生日宴感到满意或是感动,冷如冰的性格不能依常理判断,而且她刚才的行为真的让大家有些不所所措。

冷如冰拼命的往脸上浇水,却仍然止不住自己纷涌而下的眼泪,竟一**坐在门后的地板上,双手抱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哭声并不大,可杜峰听力群,所以也能清楚听到,但他不能说,更不想告诉众人。蜡烛已经熄灭了,众人都有些愣在当场,有些着急的盯着厕所里面的冷如冰。

冷如冰走出来的时候,似乎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禁没了往日的冷意,更是从骨子里出一股温柔的感觉,这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的。

虽然清洗过无数遍了,可看到冷如冰有些微红的眼圈,大家也能猜到冷如冰刚才在厕所里面究竟干了些什么,可大家都不会提的,因为冷如冰现在看起来虽然柔弱,却至少还是有些幸福的。

冷如冰也是真的感觉到幸福了,从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如此隆重的庆祝过生日,当然,满月时那次不算。原先所有的恨意似乎已经烟消云散,在自己忘了的情况下,大家还记得她的生日,还这么煞费苦心的准备了惊喜送给她,如果冷如冰还像以前那样没有一丝改变,半点也不被感动,那只能说明她无可救药,只能说她是只冷血动物。

“谢谢你们!”冷如冰深深的给大家鞠了一个躬。

大家都为冷如冰的行为搞得有些莫明其妙,不知道冷如冰这又是唱的哪一出,这与平时的冷如冰反差也太大了一些。不过谁都不会说什么。

谢雨婷将冷如冰拉到自己杜峰之间,将嘴巴凑到她耳根,低声笑道:“如冰,这可是杜峰专门为你准备的惊喜哦,怎么样?是不是幸福死了,一会儿我叫杜峰,我们三人一起出去玩,今天晚上我可是准备好好陪你玩玩的哦。”

要是在以前,谢雨婷这样的动作,冷如冰绝对会打她的坏主意,可现在性取向已经正常了的冷如冰却没有以前那种感觉了,反而是望了一边的杜峰一眼,感激的笑了笑。

“来来来,我们重新吹蜡烛!”冷老爷子看到自己的女儿改变如此之大,竟老眼湿润,忙悄悄擦了擦眼睛,这才将早就重新插好的蜡烛点上,要冷如冰吹蜡烛。

冷如平也在一边笑道:“对对对,今天是妹妹24岁生日,希望妹妹能早日给我找个妹夫,哈哈!”

看到所有的人都有些奇怪的盯着自己,杜峰感觉有些如坐针毯,连忙自告奋勇的帮着点蜡烛。

生日宴会相当的成功,至少在大家看来是这样。

冷如冰相当的好脾气,一直都笑到最好,愿也许过了,蜡烛也吹过了,最后还亲手为大家切了蛋糕,让大家一起分享了她的快乐,由此看来,似乎,也许,好像她是真的幸福的,大家都这么想。

吃过饭以后,走出酒店的时候,大家跟来时一样,还是走的专门电梯,直接到的地下室的车库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光是两个**也就罢了,其中一个还是国际顶级的三栖明星,那不引起轰动才怪。

冷老爷子带着儿子回家,两个酒鬼今天心情都不错,准备回家再好好喝几盅,谢德军也带着老婆回家了,余下的是早就提议晚上要一起去玩的杜峰及两女。

杜峰开车,沿着江边开去,长江码头的夜景也还不错,江岸渔火不多,可沿江的路灯出的光,也是一种极漂亮的装饰,特别是远处的跨海大桥,那更是漂亮得让人眼炫。

或许是大家的心情都不错吧,所以就算有阵阵的凉风吹进,大家依然觉得心情舒畅。

冷如冰坐在后坐,谢雨婷自然坐前面,杜峰当然是开车。

一坐到车上,冷如冰的话也就少了,她不知道如何单独的面对杜峰,两人之间生了太多的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真让她为难。

索性不吭声,冷如冰有一搭没一搭的与谢雨婷聊天,一边看着沿江的景色,并从心里享受与杜峰相处的那种幸福得让她心动的感觉,特别是杜峰现在就在她的正前方,因为身高的原因,她能清楚的看到杜峰的一举一动,能闻到杜峰特殊的气味,她觉得真好。

没想到原来还叽叽喳喳的谢雨婷突然好长时间没说话了,而且前面两人的气息也越来越重,车子更是行驶得越来越慢,几乎要停了下来,幸亏这路上几乎没有车经过,否则那后面的车还不按爆喇叭啊。

冷如冰一愣,将视线从窗外转过来,她立即脸色一红,心跳加,你猜怎么着,原来谢雨婷不知是故意做给冷如冰看的,还是她真的就是个****的**,居然已经与杜峰粘在一起了。

只见谢雨婷的衣服已经开开身体扔在一边,连内衣都不见了踪迹,两只大白兔一晃一晃的动个不停,而胸脯上面的两颗红艳艳的肉粒刺激得冷如冰的血液都加了流通,浑身竟也有些**起来。

更加过份的是,谢雨婷此时竟趴在杜峰的大腿上,看不见她究竟在做什么,可看着她的头一上一下的在杜峰的双腿之间起伏个不停,再听到那犹如小孩吃冰琪淋的特殊声音传过来,再结合谢雨婷从喉咙深处出的呜呜呻吟声和杜峰忍不住出的粗重喘息声,冷如冰当然知道两人这是在做什么事情。

这谢雨婷也真是胆大,可能知道杜峰的车技好,又是武林高手,所以一点也不怕杜峰将车开到河堤下面的江中,杜峰的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却在谢雨婷的脑袋上按个不停,浑身竟也在抖个不停,看来谢雨婷吹箫的技术是真的越来越强,当然,也有可能是感觉到冷如冰正偷偷的盯着自己这边,杜峰的感觉竟像要爆一般。

杜峰的车技确实是好,可他却还是忍不住将车停在一边,他似乎已经忘了身后还有冷如冰的存在,竟呻吟声越来越重,手在谢雨婷的头上按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谢雨婷的呜呜声也是越来越大声。

终于,杜峰**数下,一下子靠在坐椅上喘着粗气,而谢雨婷却剧烈的咳嗽几声,又动了许久,这才将头抬了起来,满脸通红,眼中含春,嘴角竟还有一团白晶晶的液体,混着几丝唾液,让人看了倍感暧昧和秽。

“如冰,是不是也想了?”谢雨婷突然转过头,对着一直**这一切的冷如冰笑眯眯的道。

“啊!?”冷如冰吓了一跳,知道两人今天是有意要在自己面前做这羞人的事情,不禁想要逃出去,却又舍不得,将头低下,半天不敢抬头。

不过冷如冰的心也是砰砰的跳个不停,刚才在酒店的时候,谢雨婷已经暗示过她了,今天晚上要好好玩玩,还有杜峰,三个人玩,怎么玩?难道要

“如冰,要不你跟杜峰玩玩吧,我来当观众,我也想体会一下你刚才是什么感觉,嘿嘿。”谢雨婷可没打算放过冷如冰,今天是冷如冰的生日,他得让自己的这个好姐妹好好享受一下。

是的,对于谢雨婷来说,与杜峰缠绵起来,那真是很享受的一件事,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最让人享受的事情。

有福有享,有爱同做,这才是好姐妹。

冷如冰更是羞极,可她也是极其向往谢雨婷说的那件事,虽然她没有真正与杜峰做过什么事,可上次中了**,要不是杜峰用手帮她,她也早就一命呜呼了,所以在她看来,杜峰是她的救命恩人,更是第一个真正看到她所有的男人,因此,对于谢雨婷的提议,她并不是特别的抵触,更是有些向往。

女人,就是一种好奇的动物,对未知的事总是充满了好奇,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少男少女偷尝禁果,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妇产科医生忙得不可开交,嘎嘎……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