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峰手中的匕慢慢的一寸一寸的没入张监的胸口,不管他如何的阻止,就算他完全不顾手上割伤的伤痛,可匕依然慢慢抵达他的心脏,临残前的恐惧充满张监的大脑,此时苍白的头劲根根竖起,汗水顺着他已经完全扭曲的脸流了下来。

卟的一声,杜峰总算不是太残忍,最终使劲的将匕刺进了张监的心脏,原本因恐惧变得砰砰直跳的心脏终于停止了跳动,而原来双脚还不断的在地盘上蹬扯的双脚也再不动弹,张监到死也没有瞑目。

回转身,杜峰再看那铁鹰,不想铁鹰此时已经痛得完全晕迷了过去,竟没有被张监的声声惨叫惊醒,杜峰一脚踢在铁鹰的膝盖处,那里本就已经破碎,此时被杜峰如此重重的一脚踢上,铁鹰哪还能睡得着,立即一声惨叫,痛醒过来,他这辈子还从来没有真正惊恐过,可现在他却惊恐得想要立却死去,因为他看到的是杜峰那张已经笑得相当扭曲的脸,那张脸,活脱脱就是要命的恶魔的脸。

杜峰蹲下身来,嘿嘿笑道:“知道凌迟处死是什么意思吗?”

铁鹰浑身不自禁的抖了起来,他不想死,可他更不想受到凌迟的惩罚,所以眼中闪过一股坚毅和绝望,用力一咬牙就要咬舌自尽,不想杜峰早就料到他这一手,出手如电在铁鹰的腮帮处一指点下,铁鹰立即大张着一张嘴,竟再也不能自绝。

“想要寻死?没有这么容易的,你要对你做的事情负责!”杜峰变态的道。

铁鹰口不能言,他只能睁着一双绝望的双眼盯着杜峰,他对现在的状况无能为力,更不能为此改变,所以他总算认命的闭上双眼。

杜峰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温柔,喃喃的道:“多好的女人,竟被你分了尸。”

突然声音叫重,杜峰咬牙道:“所以,你必须要死,而且要为所犯下的罪恶赎罪,可是死了的人是不能再活过来的,所以你只有受到惩罚,如果下一辈子你再做人,你当然可以继续做恶人,可你千万不能惹上我,因为惹上我的人,下场都几乎是一样的,绝没有善终的。”

杜峰不再多言,手中的匕突然如闪电一般舞了起来,一时铁鹰身上的衣服碎成片片飘出老远,仅仅一分钟不到,铁鹰便裸露出全身,杜峰有些变态的嘿嘿笑道:“很好,有点肌肉嘛,这样才好玩。”

凉气吹到铁鹰裸露的皮肤上,让铁鹰不自禁的竖起了身上的汗毛,微微睁开眼,自己的匕此时在杜峰的手上,闪闪泛着寒光。

杜峰手中的匕再次挥起,铁鹰身上的肉片片纷飞,而铁鹰的身子却颤抖个不停,一直到杜峰的手停了下来,铁鹰还没有断气,睁开眼,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内脏,铁鹰此时的痛苦自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他好想要死,他的眼中露出了乞求的神色,他真的好希望杜峰就这么一刀将自己的心脏扎穿,或是解开自己的**道也好,至少他可以咬舌自尽,甚至痛叫一声也是好的。

可杜峰偏偏不这么干脆,而是提起地上的麻袋,将匕扔在墙角,反手从怀里摸出一包食用盐来,撕开口子往铁鹰的身上乱撒一通,然后一纵身竟提着麻袋从窗口纵身跃下,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铁鹰再次痛晕过去,他的下场这里不需要说,自然是一个死字,就算是神医在世恐怕也对他的伤无能为力,就算植皮,也总不能全身全植上吧?再说,被盐腌上的内脏还能工作多久呢?

董贝妮真的是个很有耐心的人,虽然几个钟头就被封承天骂了几次,她却一直没有哭,而且还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最后搞得封承天都拿她没有办法,硬是被逼着喝了几碗粥,他也想早点让董贝妮出去,在他的面前就让他想起周倩,他心里难过。

可身为女人的董贝妮每每出得房间来,却忍不住掉泪,这泪一半是因为委屈,另一半却是为封承天而掉,更是为周倩而掉的。

看到自己的义妹委屈得直哭,谢雨婷倍感难过,可她也知道,封承天如今的情况是极需要董贝妮的关照的,前期会被他责骂甚至叼难,这都在所难免,只要这个过程过了,那后面应该还是有可能有戏的,所以她不能让董贝妮就此抽身,反而还要尽力的劝慰她。

杜峰没有从大门进来,而是直接从窗户口闪到了封承天的门口,却被正说话的谢雨婷和董贝妮逑了个正着,谢雨婷皱着眉头问:“你这提的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一边又捂住鼻子,确实,杜峰手上那麻袋还真是臭。

董贝妮赶紧转过身将眼泪擦干净,这才转过来,也是疑惑的盯着杜峰,不知道杜峰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没有什么?”杜峰皱着眉头道。

“等等。”见杜峰就要走进封承天的房间,董贝妮赶紧伸手将杜峰拦了下来。

杜峰皱着眉头看着董贝妮,他一样不知道董贝妮这是什么意思。

“他,他刚刚才躺下,要不你让他先睡一会儿吧。”董贝妮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确实,在她看来,自己只是杜峰请来的一个佣人而己,说得好听一点是为杜峰打工,是封承天的助理,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是封承天的保姆,可就算如此,她依然有些忍不住担心杜峰打扰到封承天,对于封承天,她此时竟然自内心有些怜悯和关心。

“他睡下了?”杜峰的眉头展开,虽然这是一件好事,杜峰却依然看出了一些名堂,看来这董贝妮对封承天倒是挺关心的,现在虽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可这毕阄也算是好现象。

董贝妮正要说话,房间里面突然传来噼哩啪啦的一阵扔东西的声音,董贝妮的皱头再次皱起,有些为难的叹了口气,说:“哎,看来他又醒了,今天晚上,他已经是第四次扔书了。”

“书?哪里来的书?”杜峰一愣,这房间以前可没有书的。

“哦,我是怕他心烦,所以按他的吩咐找了些报纸和书给他,哪想到他一看到报纸上的新闻报到,立即就情绪就恶化起来,我现在就是想收回那些报纸和书都不能,他的脾气很大的,我,我有点害怕。”董贝妮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般,有些害怕的盯着杜峰,在她想来,为封承天找来报纸,这本身就是一件相当愚蠢和火上浇油的事情,正因为如此,封承天这么生气的朝她火,她才一直受了下去,否则可能当面就早哭了好几次了。

没料到杜峰竟一点也没有责怪她,笑道:“没事,这不关你的事,其实这些事情他早晚都要面对的,这样也未尝不是一个办法,也许要不了多久,他就从这件事的阴影中走出来了,我相信他!”

杜峰如此安慰董贝妮,其实他心里也是着急,现在给封承天看那报纸确实只有激他内在的仇恨和情绪,没有一点好处,可董贝妮也是一片好意,所以杜峰不好说什么。

敲了几下门,封承天立即吼道:“让我一个人静静,不要来烦我,饭我也吃过了,再不要进来!”他这是把杜峰当董贝妮呢,杜峰从这句话就能想象到董贝妮所受到的委屈,不禁有些感激的望了董贝妮一眼,后者却坦然一笑,似乎从没受过委屈一般。

推开门,封承天正站在窗口抽烟,本来不抽烟的他,现在却抽了一地的烟头,一点也不怕弄脏了杜峰的房间,满地的书报和纸屑,听到关门的声音,封承天头也不回的骂骂咧咧几句,不想身后却没有人说一句话,反倒是一声砰响,立即传来一阵难闻的臭味。

封承天有些好奇的转过头,看到杜峰提着麻袋进来,封承天向杜峰伸出手,说:“再给我一报烟!”

扔了一包烟给封承天,杜峰没有半句相劝的话,反而是自己抽出一根点上,面无表情的道:“封大哥,你想不想报仇?”

封承天一愣,激动的道:“想,当然想,是谁害了周倩,我要他血债血偿。”

杜峰叹了一口气道:“杀害周倩的凶手,我已经替你杀了。”

“什么?为什么不交给我处置?”封承天激动的大叫,没有手刃仇人,他觉得真是一种遗憾。

杜峰坐到一边,说:“那凶手也只是受了别人的命令,所以他只是个刽子手而已,真正的真凶其实是背后主使这一阴谋的人,那才是你真正的仇人。”

封承天的情绪稍稍平息了一点,急道:“那你查出来是谁干的了吗?我敢肯定,这是康华集团的人干的,对,就是那个陈云,前段时间就有人给我写过威胁信,只怪我当初没有重视。”

站起身来,走到一边的麻袋前,提着袋口往下一掀,一个肉球滚了出来,那人不是陈云又是谁。

“这人是谁?”封承天有些奇怪的向杜峰问道,看到这人竟被制成了一个肉球,封承天竟一点也不觉得残忍,看来仇恨还真是强大的武器,可以让人变得残忍和狠心。

“陈云。”

听不得这句话,封承天左右一看,没找到什么方便的东西,竟自用脚踢向那陈云的脑袋,咕碌在原地滚了一圈,陈云竟没有醒来,不过被封承天踢中的陈云,额头马上鼓起一拳头大的包,而且那包下面已经充血,眼看就要流血,却终于差了那么一点。

封承天正要继续施暴,却被杜峰一把抓住,封承天一愣,转过头急声道:“放开我,让我杀了这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他。”

杜峰抓住封承天的双肩,硬是不让他下脚,道:“你杀他是可以,我抓他来也是让你杀的,不过,就算要他死,也要让他知道自己为什么死的,不要让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事了,那倒是便宜了他!”

封承天一想,觉得有理,终于没再继续施暴,这才想起那陈云为何现在也不曾睁开眼,有些疑惑的道:“他是怎么了?不会已经死了吧?”

杜峰嘿嘿冷笑道:“死?那太便宜他了,落到我的手上,就算想要死,也会成为一种奢望的,让我弄醒他。”

也不知道杜峰在陈云的手上做了什么手脚,反正杜峰只是在陈云的身上乱踢了一阵,陈云总算是醒了过来,不过随之而来的拳脚立即让他差一点再次晕了过去。

封承天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也算是有些力气的,可陈云却是深怀武功的高手,所以一身功力虽然没有施出的机会,但挨了这么一顿拳脚居然也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看封承天终于停了下来,吁吁的喘气,陈云除了全身的骨头被杜峰拉错了位无法复原,倒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看了封承天几眼。

“有本事就现在杀了我!”知道落在杜峰的手上,自己几乎没有生还的机会,陈云索性想要做个硬汉,不过这家伙此时心里也还是在打其它的主意,要是有机会,他当然不想死,他在看杜峰和封承天的眼色,想要从两人眼中看出点破绽,然后利用破绽再找脱身的方法。

冷冷的眼了陈云几眼,封承天正要准备继续上前来折磨陈云,杜峰却已经冷笑起来:“你不用激我,想要死,可没有那么容易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孬种!”陈云冷冷的盯着杜峰。

一点也不生气,杜峰才不会上陈云的当,想要死可没有那么容易,杜峰冷冷的笑了起来,一指旁边的封承天,道:“你还认识他吗?”

又仔细的看了封承天几眼,陈云睁大眼睛,终于认出封承天来,竟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你是封承天?”

“不错,我就是封承天,没想到吧?你千方百计要算计我,现在也有落到我手上的时候,今天我就要你血债血偿,替我老婆报仇。”封承天仇视着陈云,恨不得立即一口将陈云咬死。

“你,你的头!”陈云对封承天还是很熟悉的,所以就算封承天变得如今的模样他依然能够识得出来,可看到封承天现在的样子,他却有些吃惊,看来封承天被周倩的事打击的真的相当的惨。

封承天冷冷的道:“还不是拜你所赐,不过没有关系,这一切都无所谓了,因为我终于可以为周倩报仇了!”

“哈哈哈哈!”陈云竟一点也不害怕的狂笑了起来,许久才停下来,索性将眼睛闭上,脸上却露出轻蔑的神色。

“你笑够了吧?”杜峰冷冷的道。

陈云一句话也不说,仿佛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命运,好像真的已经决定一死了,这反而让封承天一时好失望,他本是想陈云哭求饶命,他再慢慢将他折磨死的,不想陈云却对这一切似乎无所谓了,搞得封承天没有一点报仇的快感,反倒不像刚才那么急着下手,问道:“你笑什么?难道你还不服么?”

陈云这才睁开眼道:“我当然不服,不过无所谓,老子一生就没有服过谁,更没有怕过谁,你就放马过来吧,反正我现在也无力反抗,十八年后,老子依然是一条好汉!”

“那你要怎么样才敢服?”封承天冷冷的问道,怒极反笑了。

“都说你封承天是金融天才,是资本操纵之神,可我的陈氏集团,或是康华集团一直与你们作对,也没见你把我的公司怎么样,哈哈,不过是浪得虚名而己,不错,周倩是我指使的人抓的,那只不过是商业上的一种竞争手段而己,我只不过要你脱离盛华集团而己,哪想到你竟将这事告诉了杜峰,然后他再利用自己的天龙会势力强大,居然把我的手下杀了大半,我这才一怒之下将你老婆杀了,要说起来,这也是被他所逼的!你现在借杜峰的手杀我,我怎么可能服气?有本事,在商场上来与我斗上一斗,哈哈哈哈,来吧,杀了我吧,老子不怕死,老子无所谓!”陈云哈哈的狂笑了起来。

杜峰一听,要坏,他可知道封承天的性格,可别被陈云的激将法所骗了,马上接口冷笑道:“你不用想要活命了,不管你如何花言巧语,你现在落到我们的手上,死是难免的,想要活下去,希望几乎为零,你就认命吧!”

“我当然认命了,来吧,来杀我吧,我无所谓!”陈云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杜峰恨不得马上一掌毙了他,免得封承天上当。

封承天当然知道陈云的计策,可陈云的话却真的将他提醒了,现在杀了陈云本是简单的事,他也不用考虑什么面子,可他却突然不想这么快让陈云死了,他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来报仇,他要让陈云一无所有,然后再逼着他自杀,那样才能让他尝到更多的痛苦,那滋味可远比现在一死了之来得难过。

“好吧,今天我就不杀你!”。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