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妇女节来了,祝所有妹妹节日快乐,正好鱼儿妈妈今天也是生日,祝我妈妈生日快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今天家中会有客人,鱼儿还要回家烧饭,所以还是两章一起更的,大家看完了这一章可别忘了下一章哦!

且说杜峰冲进那树林中,立即感觉眼前的景物一变,四周哪是什么树木,竟似进入了无边无际的沙漠之中,烈日炎炎,足下的细沙竟埋到膝盖以下,眼前更是苍凉的一片,杜峰试图纵身纵起,却突然现,自己的内力竟然无法提聚,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他一直以来做许多的事情都是依靠着神奇的神龙诀内力,而现在自己一直依仗的内力居然无法提聚,这让杜峰一下子像是失去了心理上的依靠,立即沮丧不已。

可再是沮丧,杜峰再是努力却依然是徒劳,最好竟想干脆躺在这细沙之中,可头顶的烈日照得他竟有些汗流浃背的感觉,脚上更无一点力道,好不容易上前走出几米,可一看到眼前那一望无边的沙丘,杜峰又没有信心走下去了。

试图运起精神力,可结果精神力也没有一点用处,竟只感觉视力比平时好了一点,其它感觉却也似失了灵一般,这下子杜峰不仅仅感觉到惊奇,更是感觉到有些绝望。

突然,杜峰眼前似乎一亮,暗道,这本是一座阵法,那眼前这一切都就是虚幻的了,那想要硬冲或是用原始的方法,肯定是不行的,看来还得用脑子才行。

一**坐在地上,杜峰索性闭上眼睛,虽然感觉浑身的汗水都已经将衣服晒湿,可杜峰依然不敢松懈,他现在才知道,朱志辉在信中的确没有夸张,这阵法端的是厉害非常。

就算是无法提聚内力,杜峰依然习惯的运起神龙诀,而且在他的努力下,以往自动运行的神龙诀内力也确实是越来越快的运行,可惜的是杜峰似乎没有因此好过一点,浑身依然感觉燥热无比。

不过杜峰已经无暇顾忌这些,如果长期被困在这个地方,饿死那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当务之急是要想出这阵法的奥妙所在,现在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可不仅仅是后退的结果,甚至可能是船毁人亡的下场。

杜峰在石洞的时候看过不少的阵法之类的书籍,可惜当时他根本没有重视过,也没有想过这些阵法在现实生活中真能派得上用场,所以虽然看了,却没有真正记在心里,或许是记下了,却没有刻意的加深记忆,所以他现在想要记起那些书上所讲述的内容,真是有些困难。

再说,就算是记起了那书上的内容,也不见得真能破得这古阵,因为杜峰已经感觉到了,这阵法绝对比自己看过的那些阵法奥妙神奇得多,因为他虽然没有刻意去记那些阵法的破解之术,可一旦他看过的书,基本上还是有印象的,像这阵法的表现,完全没有见过。

一时记不起那些知识,时间却一分一妙的流逝,杜峰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坐在原地好几个小时,突然,他身上的燥热感觉一下子消失不见,全身竟还隐隐感觉到冷意,而且有风吹了过来,还不是微风,而是狂风大作,杜峰更是感觉到有树枝枯叶竟打在脸上生疼,自从练了神龙诀之后,杜峰就算是大冬天不穿衣服,也不会觉得塞冷,所以现在这冷意就来得愈加的强烈,竟让他不自禁的打了几个冷颤,这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睁开眼睛一看,杜峰吓了一跳,四周的景色又变了,竟似进入了混沌之中,能见度几乎为零,四周全是灰蒙蒙的一片,不断的有枯技和树叶从那灰雾中吹了过来,打在杜峰的身上,狂风更是大作,吹得杜峰几乎要站立不稳。

杜峰一惊,心知这阵法又变了,大概是每过几个时辰阵法就会变一下,这种变化法杜峰是知道一些的,比如一个阵法,如果生门的位置变了,那整个阵式都会跟着生变化,比如三才变四象,**变八卦等等,不过这阵法的生门是如何变化的呢,怎么又能做到自动变化的呢?

在杜峰的认识当中,阵法要变化,必须经过人为来控制,可朱志辉明明说了,这阵法是里面的主人布下的,而里面的高人也绝不会不守自己的信诺来动这阵法,所以很显然,边阵法绝不是人为来变化的,可那又是利用的什么来控制呢?

感觉到脚下站立有些不稳,杜峰索性再次盘膝坐下,这下受力面积小了一些,反而更好受字一点,虽然还有树叶和枯枝飞过来,可再也不用担心被风刮走了,闭上眼,杜峰只能再次回忆以前看过的那些关于阵法的知识,这是唯一有希望出去的一个办法了。

很快的,又是几个小时过去了,杜峰这次醒过来得很早,感觉到两天没吃饭肚子也没有饥饿的感觉,杜峰知道虽然自己的内力和精神力暂时不能使用,可其对身体的部份好处却没有失去,比如一段时间不吃不喝不会感觉受不了,比如视力和听觉等没有失去,最让杜峰感觉到庆幸的是,自己没有因此变得记性不好,而且经过刚才大半天的打坐入定,他已经将以前看过的阵法知识记起了不少,能记起来杜峰就不太担心了,再给他一段时间,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全部记起那些学过的知识,那也就有机会破这阵法了。

不知不觉之间,狂风已经停止,可杜峰才刚刚睁开眼,就算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杜峰还是吓了一跳,周围竟是有人放了黑烟,漆黑一片,看不见一点光,就连头顶也是黑烟,可这黑烟却一点也不熏人,但杜峰刚刚站起来,这阵法却又生了变化。

猛然间,四周传来一种低沉的吼声,凄凉而又悲壮,这声音杜峰识得,那是饿狼群吼出的,可这声音一会儿远一会儿近,让杜峰不自觉的产生出一种悲壮的感觉,一会儿功夫,这声音又消失,竟传来猛虎的吼声,再一会儿,复变成龙吟声,总之,只是半个多小时,竟出了十多种怪兽的声音,有些声音杜峰识得,有些声音杜峰却听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怪兽出来的吼声。

杜峰感觉到有些惧意了,虽然明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幻觉,可他依然觉得有一丝畏意,因为他暂时没法运用精神力和内力,那跟一个普通人也就没得什么区别,试问,一个普通人能抵得过群狼或是群虎的攻击?

看来只能闭目打坐才是上策,杜峰正要坐下,却突然感觉到背后风声一起,虽一时失去了武功,可杜峰的感觉却还在,那是一种危险的感觉,猛转头,一头饿虎竟从黑烟中扑了过来,那真是一头虎,至少杜峰是这么认为的。

要是平时,杜峰一个指头也足以秒杀了这猛虎,可这个时候,他却只能尽力的躲开,但以前是心中想到,动作就已经做到了位,但现在他却再不能这么轻松,虽然转得及时,肩膀仍然被猛虎抓了一条深深的血槽,感觉到肩膀的深深刺痛,杜峰的整条左臂都差点抬不起来,见猛虎再次扑过来,杜峰一脚踢去,这是本能的反应,他现在已经忘了自己的武功全失。

眼看脚尖就要踢中那猛虎的额头,杜峰这才记起自己的武功暂时没法使出,可势已至此,他已经没法再后悔,只能尽力踢去,确实踢了个正着。

出乎杜峰的意料,猛虎竟一声哀号,居然化成一片幻想消失不见,杜峰一愣,暗道:难道这猛虎是幻影,错了,这猛虎本来就是幻影,这阵法中所有的一切都是幻影,除了在外面看到的那些树木!可如何又消失的呢?如果说一但触及就会消失不见,那肯定是说不过去的,因为刚才杜峰已经被虎爪抓过一下,到现在肩膀还痛着呢,可刚才消失又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踢中了它脑袋的原因?

杜峰正总结经验呢,左边风声再起,一回头,一头饿狼再次扑了上来,杜峰这次抱着试探的心理踢了一脚出去,可惜这次不但没有踢中那饿狼,反而被那大青狼咬了口在腿上,立即一**跌倒在地上,却不敢稍作停留,见饿狼竟张开血喷大口向自己喉咙咬来,口中的几根獠牙分外醒目,杜峰心胆俱寒,闭着眼睛再次挥出一拳,这次的目标依然是畜牲的脑袋,还好,杜峰的猜想是正确的,那饿狼竟一生悲叫忽的消失不见。

现在总算找到消灭这些幻兽的方法,杜峰心里不由得一喜,刚刚爬起,右侧一头不知名的怪兽虽然扑得及时,杜峰却已经能从容的击中那怪兽的脑袋,那怪兽也如杜峰所愿,一下子就烟消云散。

看来这布阵的人还算仁慈,可能是考虑到阵中的人不可能对付得了群兽,这才布置了这些怪兽一只一只的跳出来向阵中的人进攻,否则杜峰现在可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如此三个多小时再次过去,杜峰被活活累得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好在就在他爬下的时候,四周的景物竟又生了变化,入木处一片翠绿,竟是竹林,那翠绿色的竹叶上面,还残留着颗颗露珠,杜峰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半夜时分,可这阵法之中竟似不受外面天气的影响,竟然还是晴朗的天。

手机快没电了,杜峰试着拔打出电话,真如他所料,没有信号,一点信号也没有,正要关机省点电,那手机已经自动关机,至此,杜峰再不能借助手机查看时间,也至此不再知道现在的真实时间。

将手机揣好,杜峰试图往前走,可惜四周全是竹林,自己虽置身于一处十字路口,可他竟不知道走向哪一条,随便走了一条,杜峰慢慢的往前走,可走了都快两个时辰,却又遇到一十字路口,仔细一看,杜峰都想哭了,竟然又走了回来,刚才自己生气将抽空的烟盒扔在地上,现在竟又在脚边看到那物件了,杜峰明白了,原来自己是白走了一圈,竟在原地打了一个圈。

不敢再这么胡走下去,杜峰知道再过几个时辰可能这阵法又该到狂风大作了,赶紧原地盘坐起来,一边回忆以前学过的阵法,一边还得自行运功,让神龙诀运行起来是有好处的,至少可以恢复自己的体力,要知道明天还要跟那些不知名的怪兽大战几个小时呢。

在上海杜峰的别墅,现在正在进行紧张的家庭会议,白若云、谢雨婷、小雪、叶梦、龙一、龙月以及冬儿众女都在,另外龙二、龙十三、龙七三人也在,这些都是杜峰至亲的人,他们现在的脸色都不太好,有难过的,有气愤的,不过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有些担心。

今天是谢雨婷回上海一个星期了,杜峰依然没有音讯,虽然杜峰说过最长可能会一个月,但现在才仅仅过了一个星期,大家就受不了了,因为杜峰的手机关机已经好几天了,而最开初那几天,虽然无法连通,却还没说关机的。

“雨婷,阿峰走的时候没说他去干什么事?”白若云这句话已经问过好几次了。

而谢雨婷的回答仍然还是那样:“若云姐,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阿峰他什么也没告诉我,我问他他都不肯说。”

“我去找他!他肯定遇到麻烦了。”龙一一下子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她与杜峰的感情可一点也不比众女稍浅,所以杜峰一个星期没有音讯她已经忍无可忍了。

“我也去!”龙月跟了起来。

龙十三也一下子站了起来,跟着站起来的是小雪,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此时也如同大人一般愁眉不展,眼眶竟似还红红的,看来也流过泪,哦,对了,她已经是大人了,女孩子一旦成了真正的女人,是不论年龄大小,都要算作大人的,这是她曾经告诉过杜峰的理论。

“都坐下!”白若云很有威性的一声吼,立即将所有的人都吼得坐了回去,唯有龙一站在原地,也没说走,更没说不走。

“妹妹,你也坐吧,我知道你心里着急,可就算再着急,你也不要冲动,你都不知道他在哪里,你又如何寻得到她?”白若云与龙一已经是姐妹了,同为朱志辉的义女,她当然了解龙一的性格,若不好言相劝,可能龙一也不会卖她这个大姐头的帐,龙一可绝对是这群女人中的异数。

龙一默默的坐了回去,不再言语,可眼中的急切却是很明显的,她已经在打算一会儿私自行动了,就算找遍天涯海脚也一定要找到杜峰,这就是她的心思。

有人敲门,冬儿去开门,进来的是从北京赶回来的李铁军,后面还有吕良和杨天威,三人进来的时候,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很显然,他们也知道杜峰又失踪的消息了。

“坐吧!”白若云的表情不冷不热。

三人坐下,吕良先问道:“峰哥倒底是怎么了?”

白若云沉声道:“阿峰已经有一个星期没联系上了,不过我估计他也不会有什么大事,依他的武功,肯定是没有危险的,不过,为了慎重起见,你们还是派手下的得力兄弟,暗中寻找一下,记住了,是暗中寻找,不要大张旗鼓,另外,阿峰不在的时间,你们要好好管理天龙会,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或是决断不了的,可以来找我也一样!”

白若云拿出大姐头和一家之主的架子,倒真是不怒自威,三人连连点头。

“雨婷,你再回忆一下,他走之间是不是还告诉过你什么?或是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对了,他还接触过什么不一般的人?我们来好好分析一下,你不要着急,慢慢想!”白若云还是准备从谢雨婷身上找到图破口。

谢雨婷无奈的想了想,突然记起一件事情,竟似有些内疚的道:“对了,我还忘了说,阿峰曾经说过,要去找位世外高人。”

“啊!”众人一起惊叫道。

现在还有世外高人?

杜峰在阵中整整被困了三个多星期了,杜峰是凭着阵法治的变化次数在心里算出日期的,眼看着自己给谢雨婷订下的期限已经逼近,这阵法却依然如初,竟还是破解不了,杜峰心里暗暗着急。

好在每次早下醒过来的时候,前一天的伤口都奇迹般的消失不见,这也是杜峰能一直存活的重要前提,否则那伤口日积月累,他不挂在阵中才怪,想来这也是那高人的布置和设计。

杜峰早在十多天以前就将以前那些看过的阵法知识全记好了,又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将这些知识重新学习研究了一番,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要是生在古代,杜峰现在绝对是行军布阵的行家高手了。

这三天来,杜峰也不是全无收获,经过三天的观察和思考,他已经对这阵法有些认识,至少他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这阵法之所以会生变化,完全是受阳光的照射,这里所说的阳光可不是太阳光,而是光线,不管外面的天气是刮风下雨,光线是不可能会变的,阵法一天变四次,每过三个时辰也就是六个小时一变。

而且杜峰还有一种感觉,要破阵,只能是在半夜,也就是四周是翠竹的时候,这是一种感觉,很奇妙的感觉,可杜峰却坚信这一点。

但具体该如何去破呢?且听鱼儿下回为你分解……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