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起一日两更,每更五千字,先说好,只是尽量这样更新,能坚持多久,不知道.今日两更已经连续更上来了,大家快有花的有票的都不要怜惜,给偶一点动力,让鱼儿**下去!

杜峰拿出的是什么?众位聪明的看客大概也已经猜出来了,不错,正是国安局给他办的工作证,这工作证的权限之大,前文已经作过阐述,这里就不再多言。

那沈队长以前是部队出身,后来转业才回到地方工作的,对于在部队干过的人来说,这种外皮上就标有红五星和庄严国徽,更标有国安部三个字的工作证可不仅仅是当兵者梦寐以求的东西,更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而这种身份与地位与财富无关。

沈队长精神为之一振,两眼放光,接过工作证,认真的看了起来。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沈队长的脸色变了,先是疑惑,再是郑重,再是敬慕,最后双手还给杜身,立即一个立正,道:“长好。”

杜峰也行了个不入流的军礼,点点头,这才对一边的顾金松笑道:“顾局长,怎么样?现在愿意马上给我准备一百个警力了吗?要是再不配合,可别怪我不客气。”

给龙月使了个眼色,后者收起刀来,坐回到杜峰的身边,乖巧的帮杜峰敲腿,这让顾金松更加愤怒,简直是岂有此理,居然拿着刀来威胁他这个公安局长了,也不管杜峰给沈队长看的什么,低着头,悄悄把手在某处按了一下,一边沉声道:“对不起,我只能按程序来办,不管你是什么人,你现在是来报案,你现在已经达到目的,也可以走了,余下的工作应该是我们警察来做了,你无权调动我们的人!”

龙月又要起身,却被杜峰按下来,杜峰嘿嘿笑道:“看来你是一定不配合我了?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

杜峰的话才一落,门砰的被人推开,也不知道顾金松什么时候把信息传送出去的,外面一下子涌进二十多个警察,而且无一不是全副武装。

“局长,我们来了!”一个年长的警察手握着枪,警惕的盯着杜峰和龙月,看到顾金松一点事也没有,一时愣在当地,不知道顾金松出紧急求救信号是什么原因。

原来这顾金松平时得罪人太多,为防止仇家上办公室来做什么傻事,于是在办公室安了一个隐秘的报警器,直接连通在隔壁的副局长办公室,而副局长一向是他的亲信,说来,这顾金松还真有些神经质,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可你还别说,现在这报警器不就起到作用了么?

“韦局长,将这两个人给我拷起来!”顾金松一下子就嚣张起来了,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上次有驻军为杜峰撑腰,所以他当了一次缩头乌龟,这次却不同,在自己的地盘上,再说了,那周市长虽然是顶头上司,可谁叫杜峰今天是个输道理呢,拿着刀,不不不,拿着凶器来办公室威胁局长,简直是胆大妄为。

那年长的警官一转身,二十多支漆黑的枪筒就对准了杜峰和龙月,可惜就算面对着这么多枪支,杜峰依然面带笑容,而龙月则连敲击的频率都没有改变丝毫,一看就知道,杜峰和龙月根本就对眼前这群人视若无物。

韦局长一愣,总觉得今天这气氛有些不对劲,沈队长在这里,干嘛一直没有动手呢,他年轻的时候可是武警部队的人啊,身手可是局子里最好的了。

可韦局长毕竟是顾金松的亲信,现在听到顾金松一声令下,也无暇多想,就待过来抓人,关键时候却现沈队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枪口对准了他。

“韦局长,放下枪!”沈队长沉声道。

“沈兵,你这是要干什么?造反了啊?你信不信我关你紧闭,再让你停职?!”这是内乱,简直是丢人到家了,顾金松气极大骂。

沈队长犹豫了一下,依然坚持下来,道:“对不起,顾局长,我要保护长的安全!再说,今天是你的错,长有权调动我们的警力,是你一直为难于他。”

杜峰暗暗点头,看来这沈队长头脑还算精楚,特别是他能审时度势,边一点就很难得,看来也是可以造就的人,有心在周市长面前美言几句,可杜峰现在却是不会说出来的,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完全像是个局外人一般,盯着眼前这些人起内哄。

“什么?错误在我?我看你是跟他们一伙的吧?他们都拿刀比在我脖子上了,这是你亲眼所见吧?”顾金松气得从桌子里面抓出一支手枪,对准了沈队长,威胁道:“快点放下枪,要不带你一块儿收拾!”

“你所说的那些事情,我都没有看到,我只看到你拒绝长的命令,反而叫大家进来抓他,顾局长,虽然你是我的领导,可你知不知道,你这种做法才是真正的造反,如果长一声令下,你信不信我这些同事们会将你抓起来,哼哼,叛乱罪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可是会吃枪仔的,至少也是个无期,你以为我这些同事会听你瞎说,会听你瞎指挥么?”

我沈队长果然非常人也,一番话就将这二十多个警察说得心动了,连那韦局长都有些犹豫起来,就算他是顾局长的亲信,可他更了解沈队长的为人,不说刚直不阿,那是有些过了,可还算是个知道轻重的人,而且做事一向谨慎小心,现在连他都这么说,难道事实真如他所说?那自己可要小心了,千万不能被这顾金松当枪使了,到时候跟他一起陪葬可划不来。

韦局长皱着眉头道:“沈队长,你说的这些话是真的?这位是长?那他有什么证件可否给我看一下?”

沈队长见韦局长已经心动,不动声色的道:“韦局长,你我一起同事也有十多年了,你看我什么时候乱说过什么,再说了如此重要的事情,我又哪里敢骗你,我说了这位是长,那就肯定是,至于他的身份和证件,那就不是我能作主的了,给不给你看,那也要看他的意思了。”

没有替杜峰拿主意,这沈队长极知轻重。

见韦局长将目光转了过来,杜峰也很配合的将手中的证件扔了过去,韦局长赶紧接住,看了几眼,马上放下枪,一边又让手下的这些警察一起放下枪,双手将证件送到杜峰手里,脸红道:“对不起长,不知道是您来了,刚才多有得罪,请长多多体谅。”

“反了反了,全反了,韦局长,你不要轻信了这沈兵的话,他们根本就是一伙人,那证件也大半是假的!”顾金松一见韦局长也临阵倒戈,立即心中慌乱了起来,平时他高高在上,成天就是到处吃饭喝酒,局子里面一般都是韦局长和那沈队长作主,所以关键时候,沈兵和韦局长一反对,众警员也就跟着反对起他来了,这让顾金松更是万分愤怒。

没有人理顾金松,倒是沈队长收起枪,走到杜峰面前,恭敬的问道:“请示长,现在该怎么办?”

杜峰心情挺好,问题解决,看到顾金松犹自举着枪,却不知道该对准谁,让他开枪那是万万不敢的,连手都在抖呢,杜峰正经的道:“顾局长,公然违抗上级的命令,还故意想要置我于死地,我想还是麻烦沈队长将他先行扣押起来,等将眼前的要案一解决,再说处理他的话,现在他的职务就由韦局长暂代吧,我一会儿给周市长打个电话支会一声就是了。”

杜峰一句命令下了,沈队长只得转过头,对顾局长严肃的道:“顾局长,对不住了,我看你还是放下枪乖乖配合一下吧,否则我怕伤着你可就不好了,不管怎么说,你也曾经是我的上级。”面对着顾金松的枪,沈兵还是会有所顾忌的,他不是杜峰或是龙月,虽然身手好,却只是会些散打擒拿的功夫,要想空手入白刃,想要徒手与子弹相对抗,那还是不可能的,所以他还是希望顾局长能看得到大势,乖乖的放下枪。

“杜峰,你欺人太甚,我今天就豁出去了,大不了大家一起玩蛋,嘿嘿嘿嘿!”顾金松真的是个疯子,关键时候居然面色狰狞,将手中的枪对准了杜峰,就要扣动扳机。

这可吓坏了所有的人,唯有杜峰笑呵呵的站在原地,这简直是对顾金松最大的挑唆,你还别说,杜峰还真就希望顾金松开枪,这一开枪罪过可就大了,今天这事情要说到谁有理,可能顾金松还真是有理一些,可一旦开了枪,那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龙月的动作快,却依然被杜峰拉了下来,杜峰给她使了个脸色,这才对顾金松笑道:“顾局长,不不不,顾金松,我看你最好还是放下枪投降吧,你这种做法会把你送上绝路的,真的,我是为你好。”

口口声声是为对方好,可杜峰的表情却是极端的挑逗和轻视,这很明显是在惹顾金松生气,人一生气就会干出错事,冲动是魔鬼嘛。

果然,顾金松上当了,手指一使劲,砰的一声,子弹破膛而出,以肉眼难见的度射向杜峰。

所有的人都啊的一声,谁也没有想到顾金松说开枪就开枪,居然没有一丝的犹豫,更没有给所有的人一点反应的机会。

不过,就在所有的人都潜意识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杜峰惨叫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却出现了,那弹头在杜峰身前不远处砰的一声掉在地上,而杜峰好端端的站在远地,身边的龙月却已经冷冷的盯着对面已经傻掉的顾金松,要是杜峰不拦着,她绝对已经将顾金松分尸了。

没有惨叫声,众人睁开眼,见杜峰好端端的站着,都无形中松了一口气,如果杜峰要真被打死了,他的身份又是真的长,那这间屋子里面的所有人估计都脱不开干系。

顾金松愣了半响,不信邪的再次开枪,结果依然如故,七颗子弹打完,再扣动扳手已然没有一点用了,不禁退了一步,此时他才算清楚了一点事实,那杜峰还真不是一般的人,连子弹都伤不得他,天啦,他还是人吗?

杜峰当然是人,要不他现在就不会说话了:“顾金松,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杜峰笑得有些邪,也非常的开心,他的计谋得逞了,从顾金松开枪,杜峰就放下心了,也开心起来。

“你不是人,你是魔鬼,我要杀了你,不,放过我吧!”顾金松这一吓可不轻,见到杜峰逼近两步,连连退后,几乎已经疯了。

沈队长几步过去,将他纠了过来,拷上手拷,现在顾金松已经朝杜峰开枪了,不说杜峰是长,就算是普通人,这顾金松也一定可以背上故意杀人,未遂的罪名了,所以拿手拷来拷他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你们两个过来,将顾金松送到紧闭室,等空了再处理!”韦局长也很开心,终于可以行使局长的权力了,就算是代理,他也已经满足,而且他相信如果顾局长下了台,自己多半也会上位的。

这一切都是杜峰造成的,所以杜峰无形之中成了韦局长的大恩人,对杜峰自然也是毕恭毕敬,将众人叫了出去,只留下杜峰两人以及沈队长,四人坐在顾金松这间办公室里,开始商议起晚上的抓捕行动。

“杜哥,一百名警力,估计会有些难度。”杜峰已经说了,为了拉近彼此的距离,也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特殊身份,还是叫杜哥的好,所以沈队长也就不客气了。

杜峰皱着眉头道:“什么?整个巴中市连一百名警力都没有?”

沈兵叹了一口气道:“整个巴中市一共有两百多名警力,你知道,我们这是小山城,能有这么多警力已经够可以了,可是四个县都隔市区太远,大部份警力都在通江、南江、平昌三个县城,我们市内的警力一共也就只有六十多位了。”

“没事没事,杜兄弟尽管放心,我现在就打电话,从各个县城抽调出警力,马上赶到市里来就是了。”一见杜峰皱眉有些不高兴,那韦局长有些急了,他可真怕将杜峰得罪了,也不管三个县城的人赶过来能不能赶上时间。

“算了吧,我看六十多名也行了,就五十名吧,其余的该干嘛还得干嘛!”杜峰心道:实在不行,也只能让龙月出手了,谅那王强三人也找不到多少人,再说了,警察有枪,又是站在正义的一方,难道还抓不住他们,到时候就算有漏网之鱼,可巴中就这么大,只要想抓捕,也一定能抓捕到案的。

三人又将晚上的行动布置了一番,由沈队长负责警力,配合杜峰一起进行抓捕,而杜峰也没有食言,临走的时候给周市长打电话支会了一声,有他出口解释一切,周市长都是相信的,再说周市长早就知道杜峰与何家的关系,既然都与何家有关系了,那能搞个少将当当也属正常,于是,周市长当然要对杜峰的做法表示肯定,末了还专门给那韦局长打电话交待了一番,这又让韦局长在心里对杜峰感激了一番。

韦局长请客,沈队长作陪,杜峰也不客气,叫上几个得力的部下,一起在附近的饭店吃了一顿,这饭钱当然是要韦局长来负担了,他马上就要升任正职,请客自然是应该的。

看看离晚上还早,杜峰不敢回家,怕被肖明秀再训一通,干脆带着龙月逛了逛巴中城,为龙月买了不少的东西,其中包括三套情趣内衣和五条可爱的透明内裤,杜峰现在的脸皮够厚,在内衣店已经可以做到面不改色了。

龙月倒是娇羞不已,可有杜峰作陪,她自然也是豁出去了,再说,她也不敢惹杜峰不高兴,所以再是害羞也要硬着头皮跟杜峰一起逛那内衣店,不但要逛还要一套一套的试给杜峰看,杜峰也真是的,那更衣室本来就小,他还非一起跟进去不可,惹得卖内衣那女孩子都羞得满脸通红。

当然,巴中城的串串香也是很有特色的,辣、香、麻、油这就是巴中串串香的主要特点,可惜杜峰常年在外,虽然还保持着吃辣椒的习惯,可与地地道道的巴中人比起来,那又差了许多。而龙月更是害怕吃辣椒,以前在日本就很少吃那东西,来中国以后学会了吃辣椒,却总是吃不得太多,一吃得多了,就如同醉酒的女人,那脸红得怕人。可尽管这样,两人还是吃下不少。

杜峰平时少与龙月一起逛街玩耍,此次才故意带了她回老家,又因为担误,迟迟没有找机会陪她,今天有机会,杜峰权当是补偿,直陪得龙月大呼开心满足,两人这才去学校接百合,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