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起,一日双更,每章五千,尽量而为,能坚持多久,暂时还不知道.

杜峰本来可以立即灭了这三头狼的,不过他没有这么干。

其实杜峰本不是一个非常仁慈的人,可毕竟是家乡的人,多少还想留几分,总不能一遇到这种事情就灭掉对方,那也太过了一点,这只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三个家伙下午还会动手,所以杜峰决定暂时放他们一马,不是不怕警察吗?老子还就让警察来抓你们。

暗中护送百合进到学校,杜峰这才开车离开,到李冰清家里去了一趟,老师的病已经痊愈,而唐老师也被王江召到工厂做了一名高管,这些情况是李老师说的,而李老师的新家地址还是杜峰在电话中问出来的。

李冰清一听说杜峰要到她家去,马上请假回来的,可杜峰只坐了片刻就离开了,任她如何的留也留不住,看到杜峰的车子开远了,李冰清心里有些欣慰,暗暗庆幸当年没有因为杜峰家贫而失去一个老师应该有的素质。

肖明秀正在房前的一块菜地上忙活,虽然现在日子好过了,可她依然没有落下劳动的习惯,三天不劳动更是浑身不自在。

有些搞笑的是,从来没有做过农活的龙雪姐妹现在也在一边帮忙,居然看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看到杜身的车停在院子里,龙雨赶紧跑了过来,将杜峰迎进客厅,又倒来一杯茶,正要再帮杜峰捏肩,却被杜峰一把楼了过来,将龙雨抱在怀里,杜峰有些不怀好意的在龙雨的身上摸索,一边笑着,说:“对了,百合的武功是你们教的吧?”

“是,我和姐姐怕她在学校受欺负,所以教了她一点,不过因为体质的原因,她学的还只是皮毛!”龙雨的声音有些颤抖,脸色逐渐转红,媚眼如丝。

“没事,等我空了,我来教教她。”杜峰自有办法改变百合的体质。

昨天晚上被百合诱惑了一夜,虽做过春梦,却没真的干过,所以杜峰现在憋得有些难受,正想要将龙雨骗到楼上玩玩,不想肖明秀的声音却在外面响了起来。

杜峰手上刚刚把龙雨松开,肖明秀和龙雪就进来了,见到龙雨的衣服都还没有完全理好,肖明秀白了杜峰一眼,坐到杜峰对面,正经的道:“百合送到学校了?”

点了点头,杜峰有些郁闷,他就有些受不了肖明秀这种正经的模样,这与她平时的形象大相径庭。

肖明秀并没有立即放过杜峰,又就早上的话题开始给杜峰做思想教育工作,转弯抹角都是要杜峰千万不要打百合的主意,这更让杜身有些胆颤心惊,这叫做贼者心虚,所以杜峰很理智的找了个借口逃也似的离开。

刚刚上车,本来在楼上练功的龙月又跟了出来,杜峰见后者一脸的幽怨,暗暗明白这是因为自己最近有些冷落了她,于是叫她上车。

杜峰此行的目的地是市公安局,一路上杜峰都在计划如何将王强等人抓进局子,最好是给他们这些人判个十年八年,也算是为民除了害,可事情真会如杜峰所预想的那样吗?

当然不是,因为杜峰一到公安局就受到了落遇。

其实杜峰的运气还是不错的,一进公安局的大门就遇到了局长,而且局长还是他的老熟人,顾金松看到杜峰,一愣,眼中随即有些怨恨,上次杜峰利用驻军,当着他的面将顾浩打成残废,而顾浩又是他的侄子,所以这个仇是结下了。

“哦哟,这不是杜先生吗?今天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座小庙来了?”顾金松本来已经坐进车子里了,又钻了出来,来到杜峰的面前,有些得意洋洋的道。

上次顾金松的侄子打上谢雨婷和肖婉婷的主意,结果被杜峰打得半死,而且是当着顾金松的面打的,后来周市长来了却将顾浩训了一通,要不是上下活得得快,估计他这局长也坐不下去了,可事隔这么久,这顾金松又遇到杜峰,已经被时间消磨掉的仇恨又涌上心头。

“你是?”杜峰的记性很好,其实他早就已经认出顾金松,只是现在还不知道顾金松还是不是巴中市的公安局长,于是笑着说:“对了,我记起来了,你是顾局长对吧?”自己如今是以报案人的身份来的,杜峰自然语气还好。

可杜峰的语气好,听在顾金松的耳朵里面,却成了示弱的表现,于是他更加的得意,轻视的笑道:“杜先生倒是好记性,不过我的记性也不错,上次一别,一晃就一两年了,真是时间如流水啊,不过杜先生当年给我的印象可是相当的深啊,对了,杜先生没事来我们公安局干什么啊?莫不是你家有什么亲戚出事了?被绑架了,还是失踪了?你放心,我们人民警察为人民,一定会帮你的,来来来,我带你去大厅报案去!”

顾金松的话可不好听,很明显这是故意为难和打击杜峰,本来心情还不错,可听了这一番话,杜峰倒真的皱起眉头来,暗暗打定了主意今天再收拾这顾金松一顿,于是笑道:“我正是来报案来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大厅,办公大厅的人不少,大概有二十多个,分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隔断隔开了开,杜峰眼尖,看到有人玩游戏,有人聊电话,都是忙得不可开交,更是在心里摇了摇头,对这顾金松的印象更坏。

顾金松在局里的人缘倒不错,一路走到角落那间局长办公室,虽然只有十米左右,可大家却纷纷与他打招呼,顾金松笑呵呵的点头,末了又叫了一位警察进来,这才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将杜峰让到沙上,却不给倒水,两根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击起来。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这是在的刑警大队的沈队长,你有什么案要报就直接给他说吧,一会儿再让他给你作个笔录什么的。”顾金松嘿嘿笑了起来,脸上没有一点真正关心的表情。

杜峰一五一十的将王强几人的事情说了一下,问道:“顾局长,我想来你们公安局抽调一些人手,也不用太多,一百名就足够了,到时候对他们来个一网打尽,也算是为地方上除了一害,你看怎么样?”

沈队长生得浓眉大眼,右脸生了一颗痣,看起来还有些正经,很干练的一副样子,听完杜峰的话,面向局长,没有表什么态,很明显是在等顾金松的命令,看来这家伙也是个惟命是从的人。

“哎呀,杜先生啊,这事情可不好办啊,一中三狼的名头我倒是听说过,我们也抓过几次,可据我所知,他们也只是平时喜欢欺负学生罢了,这也算不得犯什么大事,所以我们一直没有收拾他们,可你现在提供的这个线索,如果情况属实,我们自然是有义务要将他们绳之于法,可关键是你有什么确实的消息来源呢?”顾金松开始打起官腔来。

“我自己听到的还不可靠吗?”杜峰皱着眉头。

顾金松大笑一阵,又道:“你听到的谁能证明呢,再说我们哪有这么多警力供你调遗?你又有什么权利调遗我们公安系统的人呢?你莫不是喝酒喝坏了脑子吧?据然说起胡话来。”

杜峰还没吭声,龙月已经一闪身到了顾金松的面前,啪的就是一耳光,打得顾金松一个趔趄摔了个四仰八叉,椅子也被掀翻在地。

龙月的行动很快,沈队长睁大了眼睛,顾金松的嘴巴则被煽得肿得老高,爬起来就待摸枪,结果才刚刚摸到枪,一把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那刀刃凉嗖嗖的感觉,放在脖子上让顾金松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不敢再动了。

“你们要干什么?这里可是公安局,如果你们敢乱来,我保证你们一定走不出公安局,而且我要郑重的告诉你,你们现在的行动已经触犯了法律,这是与国家作对。”沈队长长年从事刑侦事务,倒也显得镇定,其实在心里还是很欢喜的,他对顾金松也有些意见,所以顾金松挨揍,他心里是巴不得的,可为了以后能在局子里面继续混下去,他还是不得不阻止杜峰接下来的行动,不过沈队长自己一样很紧张。

杜峰这才站了起来,笑道:“我当然不是要与国家作对,我只过来你们公安局借调几个人手而己,他一个堂堂的局长,居然还敢不配合工作,还骂我,这简直是岂有此理啊!”

点了一支烟,又递了一支给沈队长,后者本来是不想接的,可看到杜峰的眼神,他还是乖乖的接下来的,他总觉得自己不是杜峰与龙月的对手,这一点从龙月刚才的动作已经很能说明问题,所以他明智的选择了配合。

“那,那就快点放了局长,你们要报案可以去外面的大厅找刘警官登记,然后你们就可以走了!”沈队长公事公办。

“那怎么行,我是来借人的,马上给我调齐一百个警力,归我指挥,听到没有!?”杜峰的表情很严肃。

“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沈队长也被杜峰的话搞得有些莫明其妙。

“凭什么?就凭这个!”杜峰从身上摸出一样东西在沈队长的眼前晃了晃……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