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新书《天降风流》已经在开始码了,虽然码得快,但估计离布的时间也不会太远,准备码一个月,有二十万存稿就开始更新,第一天狂更12章哦!

杜峰露出无耻的表情,嘿嘿笑道:“反正要是你不依我一个条件,我明天拍戏的时候就故意出错,我不配合,非得累死你不可!”

切,简直是无赖嘛!

不过谢雨婷似乎并不吃杜峰这一套,见杜峰色眯眯的盯着自己的胸部,不但没有退缩,反而更将胸脯挺了几下,这才笑道:“告诉你,本姑娘可不吃这一套,想要挟我?以前你有机会,不过现在你都到了这里,想要挟我也不成了,你不是说你要故意出错嘛,好吧,到时候我们就一直重复拍下去,反正胶卷也不是我的,是你花钱买的,再说多拍一天,也就意味着多在这北京饭店多住一天,我们剧组的人也不太多,哈哈,你自己慢慢算帐吧!”

杜峰有些不太明白,自己是要挟的一方,谢雨婷却如此的开心,不正常。

其实他哪里知道谢雨婷的心思,谢雨婷巴不得一辈子都跟杜峰在一起拍戏呢,特别是这种扮演情侣的戏份,这也是谢雨婷为什么一直求杜峰去当男主角的最根本的原因所在。

“嘿嘿,你信不信我今天晚上就回上海?”杜峰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谢雨婷知道杜峰这是开玩笑,可刚刚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终究是害怕杜峰真来耍消失,那可有些麻烦,就算这种机率很低,她一样有些不太放心。

“哦,我才不管你玩什么花样,对了,你倒底想跟我谈什么条件,,也许我觉得有趣就答应你了也不一定哦!”尽量将自己的表情扮演得很自若,这对谢雨婷这个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来说,一点也不困难。

杜峰站起身来,逼近谢雨婷几步,在谢雨婷的耳朵边嘀咕几句,后者一巴掌把他推开,嗔骂道:“你流氓!”然后摔门而去。

切,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帮俺吹支箫曲嘛,这丫头又想歪了,嘎嘎,不过话又说回来,又不是没吹过,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转过头,杜峰不再将希望寄托在谢雨婷的身上,虽然谢雨婷嘴上的功夫确实厉害,可又哪里比得上龙儿的真枪实干来得爽快,走到龙一的身边,杜峰嘿嘿笑道:“龙儿,你看如今天色已晚,咱们是不是也该休息了?”

龙一温柔的点点头,被杜峰抱在怀里的时候,那是龙一感觉最幸福的时候,不久,杜峰的房间响起了动人的春曲。

第二天,杜峰一大早就被谢雨婷叫醒了,也不知道这丫头想的什么办法,居然拿到了杜峰房间的门卡,也完全没有昨天的害羞了,不顾杜峰全身光溜溜,直接将他从床上扯了起来。

“喂,昨天晚上又搞到半夜吧?哼,还不快点起床,快点陪我去跑步去!”谢雨婷在外人面前可是相当文雅,甚至浑身都有一种圣洁的光辉,可在杜峰面前,有时候却显得有些粗鲁,杜峰对此一点办法也没有,人啊,就是这样,总是具有两面性的,上午一个样,下午一个样,人前一个样,人后一个样。

有没搞错,大清早起来跑步?杜峰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这才现龙一已经早就不在,想想昨夜在龙一的身上连续泄了三次,杜峰的下面就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挺得老高。

“有没搞错?快点出去,我要睡觉!”杜峰想往被子里面钻,谢雨婷拉不动杜峰,索性连被子一起掀了起来,嗔骂道:“流氓,一大早就不老实!”

谢雨婷转头挺快,可杜峰的眼睛更尖,看到谢雨婷脸上的那一抹红晕,睡意全无,直接一把将谢雨婷拉进自己的怀里,一双魔手更是快的摸到谢雨婷的胸脯,后者穿的是一袭运动装,宽松而又休闲,这也方便了杜峰耍流氓,不顾谢雨婷软弱的抗拒,只两秒钟就从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隔着薄薄的内衣占据了两座高地。

“哦”的一声,谢雨婷的身子一瞬间挺直,双手由抗拒变成了环围,搂住杜峰的脖子,一双美目竟慢慢闭上,鲜红欲滴的小嘴也凑了上来,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与杜峰做这种羞人的事情,可她的身子依然如此敏感,竟微微颤抖起来,而且红晕从她的脖子飞的往下蔓延。

因为昨天晚上玩得尽兴,杜峰还是当了君子,没有硬逼着谢雨婷为他吹奏一曲,他心里清楚,已经被自己的**手法所迷惑的谢雨婷现在绝对是非常感意效劳的。

没吃掉冷如冰,就吃掉谢雨婷,杜峰不是不想,可心里总是有些不适,以后机会还多,现在能忍先忍了,以后实在受不了了再吃掉也不晚,杜峰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放掉谢雨婷的。

可刚刚硬将谢雨婷从自己的怀里推起来以后,看到谢雨婷那双欲语还休,含羞幽怨的眼神时,杜峰马上就后悔了,可已经放弃的肥肉,再想叼起来,终归不太方便,所以他只能嘿嘿的再在谢雨婷的胸脯上多摸了几把这才穿起衣服来,而谢雨婷却白了杜峰一眼,也自整理自己的衣服。

两人出门,将早就猫在门口的戚曼吓了一大跳,当然,戚曼也将两人吓了一大跳。

看到杜峰的时候,戚曼有些神色古怪,那眼神中有欣赏,更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恨意,不理杜峰,直接将谢雨婷拉到一边,杜峰只得自己到一楼餐厅吃早饭。

“喂,我说小婷,你可不要忘了,你已经有杜峰了,切不可再三心二意了,否则以后要真传了出去,对你的演艺事业可不太好。”戚曼将谢雨婷当成自己的妹妹,所以说话可不兴拐弯抹角。

“什么意思啊,我不明白。”谢雨婷无所谓的笑笑,盯了一眼杜峰的背影,她很想将杜峰就是吴明的真相告诉戚曼,可杜峰说了这事要绝对保密,所以她也不好违背了杜峰,只能装着什么也不明白。

戚曼也看了杜峰的背影一眼,郑重的道:“小婷,我知道,吴明的确很吸引女孩子,他似乎天生就对异性有着绝对的吸引力,我承认,连我也被他吸引了,可你要明白,现在虽然媒体天天说你们两人有暧昧关系,可你自己要自重啊,就算你真喜欢上她,也要先和杜峰断绝了关系才能和他交往啊,更不能这么快就,就——就这样啊。”

看到戚曼的脸色一红,谢雨婷心思转得快,马上明白戚曼是误会自己昨天晚上就住在杜峰的房间了,不禁汗了一把,脸也马上转红,嗔道:“曼姐,你误会了,你怎么可以这么不信任我啊,我跟阿峰好得很呢,怎么可能又三心二意,你放心吧,我和吴明之间的关系是正常的,我昨天晚上也没有在这里,我只是叫他起来吃早饭而己,反正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男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阿峰,我绝对不会改变的!”

谢雨婷的话本身就留了余地,跟吴明的关系正常,这正常二字就难说得很了,要是吴明就是杜峰,就算与杜峰一起睡觉,也是算正常啊,在她心里其实吴明也杜峰,杜峰也是吴明,自然不在意这些。

“好了,好了,我也就是提提,你自己注意,走吧,我们一起去吃早餐,一会儿就要去故宫开拍呢,刚才张导就在找你和吴明一起说戏的事情。”戚曼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再追纠下去,就算她把谢雨婷当成亲妹妹,可谢雨婷毕竟是世界级的大明星,她要顾忌到对方的面子,更要认清自己的身份。

不愧是北京饭店,以前虽然也来过,可杜峰没有怎么注意到大厅的布置,今天一看也不禁暗暗感叹一句。

大厅的面积之大这是无可置疑的,可装修得却又温馨,高档,有着西方的高贵和奢华,又具有东方浓浓的古典韵味,墙壁上的巨幅国画被精心嵌装了起来,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堪称国宝,杜峰知道这本不是饭店之物,而是国家提供的,这里可不仅仅为大众开放,更多的时候还要为许多其家国际友人和其它国家的外宾提供用餐。

一典江南萧曲真的在大厅中回旋,声音低沉,不管你的内心有多么慌乱,只要一听到这萧曲,也会不自禁的平静下来,大厅里面用餐的人相当多,只说聚在一起吃饭的剧组人员就多达近百之数,再加上三三两两的外宾和其它正常客人,这里的人数总数绝对突破三百人。

人多的地方往往喧哗,可在这里,却极是安静,就算有人在谈事情,也会放低了声音,绝不影响到他人,当然来这里的人,素质都不低,至少表面上的素质都不低,要是粗俗的人,也断难进入这里,别以为你胆大凶狠就可以,也不要以为你有势力就嚣张,这里的老板虽然不见得能奈你何,可只要一个电话,自会有政府出面请你出去,与政府作对的人,往往死得很惨。

杜峰见张谋艺给他招手,快步走过去,轻声打个招呼,坐下,张谋艺笑问道:“雨婷呢?”

张谋艺这一桌,除了他之外,也就几个剧组的核心人员,没有一个演员,全是副导演和其它几个亲信爱将,还留了几个空位,想来就是给杜峰和谢雨婷留着的。

“后面呢,和曼姐说话。”杜峰一边笑着回答,一边挟了个灌汤小笼包,放在嘴里并不像别人那样慢里斯条的咬个小口先吸光里面的汤汁再慢慢品尝,而是整个放进嘴里,因为有神功保护,倒也不怕伤着嘴里的嫩肉。

杜峰的这个动作让不知道他真实身份的几人暗暗皱了皱眉头,将杜峰看低了几眼,要不是杜峰是张谋艺钦定的男主角,又极受张谋艺的推崇,这些人一定会将杜峰说得一无是处,看一个人的修养和素质,只从吃相就能看出来,这也算是条真理。

可真理也有出错的时候,杜峰现在就是例外。其实这汤包的吃法也没有谁定下来,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一切随意而为,这就是杜峰的想法,咱喜欢这么吃,谁也管不了。

谢雨婷和戚曼也来到大厅,远远的看到杜峰,谢雨婷倒很自觉,乖乖的坐到杜峰的旁边,与杜峰状甚亲密的交谈几句,又关心的帮杜峰挟了个小笼汤包,这个举动让不知情的几人心里暗暗不满,都以为这是谢雨婷为了配合宣传故意做的样子,都暗道:这吴明一副土包子形象,倒真是好运。

戚曼也是欲言又止,暗暗推了谢雨婷一把,可惜后者只是脸红的回笑了一下,没过半响再次帮杜峰挟东西,这让戚曼暗暗婉惜,只道这谢雨婷大半被杜峰给勾引到手了,想起杜峰以前对她也还算不错,不禁暗自觉得有些对不住杜峰,也没将谢雨婷看好,暗中将杜峰和眼前这个吴明比较了一番,实在比不出高下,两人都是一样的吸引异性,却又有着许多不同。

只有张谋艺暗暗好笑,将众人的表情暗自看在心底,暗暗打定主意要找机会给几位部下洗洗脑子,免得这些人找机会给杜峰穿小鞋,到进候惹恼了杜峰,可是让他有些难做,想要将这几个部下炒了鱿鱼吧,可他们虽然人品不是太好,倒也不算坏人,更主要的是他们也算有些能力,可要是不炒他们的鱿鱼吧,那杜峰那边又如何摆得平,不管如何,杜峰总还是他的老板,再说,杜峰对他一向也是很器重和信任的。

大厅中还混着几个媒体的记者,将杜峰和谢雨婷的亲密行径看在眼里,想要拍照是不可能的,这里不允许拍照,但心里已经开始打起腹稿,第二天的各大报纸和媒体都出现了相似的标题和相同的内容,大抵还是说吴明和谢雨婷状甚亲密的在北京饭店互相挟菜,此新闻一经报道,据说网上就吵成一片,杜峰的众多女性粉丝和谢雨婷的众多男性粉丝展开了唇枪舌剑,各说各的偶像好。

不过杜峰虽然确实已经有不少的粉丝,可与谢雨婷比起来,又逊色了不少,所以最终的吵闹也慢慢平息下来,有知情人士透露,谢雨婷的粉丝中数以万计的疯狂者集合在一起,组成了“护神同盟”,他们号称要保护谢雨婷这个女神不被吴明所欺骗,他们更是宣称将要采取一切办法除掉吴明。

杜峰后来看到报纸以后不禁冷汗直流,他万万没想到,与谢雨婷一起吃顿饭,就立即多了数以万计的敌人,更要时刻提防有人要暗害了自己。想想要是让这些人知道自己经常在谢雨婷的身上乱摸,更是夸张的让谢雨婷帮他吹很箫,不知道这些人会有什么样的疯狂反应,杜峰简直不敢想象。

张谋艺为杜峰和谢雨婷说了今天要拍摄的戏份,其实早在这之前两人就已经将剧本反复研究过,台词更是背得熟悉无比,只不过张谋艺害怕杜峰是新手,这才好心教导一番,杜峰就算经过恶补,对张谋艺所说的这些都了如指掌,可面子上还是直点头称是。

吃过早饭,杜峰、谢雨婷与张谋艺在一边的休息厅继续说戏,而其它人则将车子开出车库,直接奔故宫而去,虽然昨天下午已经有人去布置过了,可他们依然还得去补充一下,而杜峰等人则只管一会儿等布置好了赶到现场进行拍摄就好。

上午十点,杜峰和谢雨婷同坐一辆车赶到故宫的一道侧门,虽然这是临时改变的路线,可这侧门一样被一些聪明而又具有远见意识的记者围了起来,其间还有不少粉丝叫喊着两人的名字,面对这样的场面杜峰有些愣,除了友好的对女粉丝们点头致意,挥手告别,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好在谢雨婷颇有经验应付这样的场面,回答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后,这才与杜峰一起挤了进去,门口有盛华保安公司的人员和市公安局派来的警察一起执勤,暗中还有龙一保护,杜峰知道这里自己是相当安全的,就算有人能突破外面的保安,也能以突破龙一这一关,就算突破了龙一这一关,也无法突破杜峰这一关。

故宫外面的人不少,里面的人更多,可只走了十分钟,杜峰就到了今天要拍摄的现场,方圆一公里的地方都被隔离了出来,一般人绝难进来的。

先是化妆,杜峰倒简单,只是换了个行头就好,基本的形象根本不用变,而谢雨婷就麻烦了许多,这一套程序走下来已经是十一点了。

临到拍戏的时候,杜峰就感觉到心慌了,看到几台大型的拍摄机器对准了自己,杜峰的心更是打起鼓来……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