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你说你喜欢我?”杜峰大吃一惊,虽然早就料到今天蒋苇苇找来自己约会,大半也是想要向自己表白,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蒋苇苇会这么直接。

“不错,我就是喜欢上你了,而且已经喜欢上很久了!”蒋苇苇睁着一双动人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杜峰,既然豁出去了,他倒也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了,反倒是内心有种说不出的轻松,爱要大声说出来,说出来以后,不管对方是不是爱自己,这就够了,至少不会后悔。

蒋苇苇真就是这么想的。

杜峰回过神来,立即拒绝道:“不会的!”

蒋苇苇皱着眉头道:“你什么意思?你是怀疑我的诚意还是别的意思?你刚才不是说喜欢直来直去的吗?你干脆将话挑明了吧!”

杜峰艰难的道:“我是说,我们不可能。”

“为什么?”蒋苇苇的心猛的向下沉去,这一刻他已经等了许久许久,可真正到了今天,似乎一切的希望都马上灰飞烟灭了,也许自己今天的冲动是错的,就算曾经是在做梦,也该让梦做得更久一点。

杜峰皱着眉头,叹道:“蒋苇苇,你知道,这种事情,要靠感觉的,你让我说原因,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反正我觉得我们是不可能的,万万不可能的。”

就算性格再刚强,就算再豁出去了,听到杜峰如此绝情的话,蒋苇苇的心也依然疼得让她差点掉下泪来:“我知道,是我不够漂亮,我知道你的女人都很漂亮!”

“不不不,你误会了,你很漂亮,真的!”杜峰知道蒋苇苇说的是气话,看到蒋苇苇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赶紧安慰道。

“那是什么?”蒋苇苇并不笨,杜峰已经说的和他将要说的话她都明白,可她毕竟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所以这时她下意识的问道。

杜峰郑重的道:“爱情本就是两厢情愿的事情,跟财富和长相无关,可爱情又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打个比方来说吧,如果两个人真的合适,那两人彼此都会产生出强大的吸引力,互相都会有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的,而且喜欢跟爱,原本就是两码事,你可别混淆了!”

见蒋苇苇似乎并没有用心的听自己说话,杜峰道:“你明不明白我说什么?”

蒋苇苇摇摇头,她现在的脑袋里很乱,就算她早就将这种结果想得很透彻了,但真正面临杜峰的拒绝时,他也难免一时心里难过,这总得有个过渡期。

“总之,我们之间的感情是友情,而不是爱情,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爱上我了,但我坦白的说,我真的没有爱上你,就算我勉强接受了你,你说我连对你都没有一点感觉,我们在一起会幸福吗?”杜峰这话有些伤蒋苇苇的心了,可话毒一些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能让蒋苇苇早些醒悟过来,这也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你,你对我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蒋苇苇睁大眼睛,拼命的把要滚落出来的一串泪珠强忍了回去。

杜峰默默的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做朋友,好不好?”蒋苇苇擦了擦眼睛,笑了起来,不过笑得却有些勉强。

“不错,我们永远是好朋友!”杜峰也笑了起来,他的笑一样有些苦涩,他现在已经不知道如何去安慰蒋苇苇了。

两人接下来没有过多的谈什么,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场面显得有点尴尬,蒋苇苇虽然笑呵呵的又要了一杯咖啡,可连服务员也看得出来,她今天晚上有些不太对劲,而杜峰就算想要劝也无从劝起,不管别人心里如何想,至少现在看起来别人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你还能说什么?

“你看天时也不早了,要不咱们都早些回去吧,我开车送你!”其实两人约会的时间并不长,但就杜峰看来却真是度日如年,所以他主动提议。

蒋苇苇虽然颇有些不舍,可该表白的已经表白,与其在这里尴尬的互对着,倒也真不如早些回去的好,也只得点头答应下来,杜峰买单,再开着车将蒋苇苇送到她所住的小区。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气氛依然存在一些问题,其实先前蒋苇苇有提出自己打车的,可杜峰又如何会让她单身一人离去,做不成爱人就做朋友,那朋友之间,送送又何妨?

杜峰非常绅士的下车为蒋苇苇打开车门,蒋苇苇都走出好几步了,又转过头,走到杜峰面前,艰难的道:“我说过的话一定算数的,过了今天晚上,我们就是好朋友,不过,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汗,不会是要在今天晚上以身相许吧,天啦,这种事可有点难以选择啊!杜峰自己先yy了一顿,这才笑道:“好吧,你,只要我能帮得到你的,我一定不会拒绝。”

“真的?”蒋苇苇眼睛一亮,跟杜峰在一起的这几个小时,就数这个笑容来得最真。

“当然是真的!”话都说出口了,杜峰自然要坚持。

“好吧,吻我一下!”蒋苇苇的要求真的一点也不难办到,对杜峰也有些诱惑,可真正要让杜峰去吻一个自己根本就不爱的女人,就算是**,杜峰也觉得有些难受,完全没有占**便宜应有的兴奋。

“这个——”杜峰有些犹豫起来,不知道该不该满足蒋苇苇这个“过份”的要求。

蒋苇苇本来还满脸笑容,突然间变得楚楚可怜的样子,幽怨的道:“难道你连这个小小的要求也不肯答应我吗?”

杜峰心软,如何受得了这一招,一见对方嫣然欲泣,立即豁了出去,将蒋苇苇的双肩扳了过来,嘴唇向对方的小嘴慢慢靠近,杜峰能清楚的感觉到蒋苇苇的激动,身子颤抖不说,连嘴唇都哆哆嗦嗦起来,喘气的声音清晰加大,本来扶住杜峰手背的双手也瞬间将杜峰抱得紧紧的。

两人终于吻在了一处,按杜峰的想法,是来一招“蜻蜒点水”般就好,可真正吻在一起,蒋苇苇却不肯再轻易的放过杜峰,虽然动作有些生涩,可她却是百分之两百的投入,死死的吻住杜峰的嘴唇,更是将丁香小舌硬行顶开杜峰的牙关,与杜峰的舌头打成一团,互相纠缠不清。

轰的一声,杜峰的脑袋中一片空白,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与**接吻的事情他干得挺多,所以这感觉很熟悉,也让他很快就投入到这种状态中,两人一番长吻可真是经历了好长的时间,要不是旁边有车经过,司机拼命的按喇叭,可能两人还要继续在这里做这有伤风化的事情。

拼命的将蒋苇苇推开,后者这次没有再硬扑过来,杜峰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这才艰难的笑道:“好了,乖,你说的,明天开始,我们就是普通朋友了,你再也不可以喜欢上我!”

蒋苇苇也笑道:“放心吧,我说话算数,呵呵,原来接吻这么好玩!”

汗,杜峰感到痛上又开始冒汗了。

蒋苇苇接着道:“你不是说喜欢不等于爱吗?我还会喜欢你,但我一定不会再爱上你,放心吧,我会想办法控制我自己的,而且有机会我也想给你讲讲小欣的故事,我也希望你们真的能走到一起,虽然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其实她哪里知道,杜峰和小欣现在的感情已经有所回温了,估计要不了多久,两人就会真正的好上,而她这个小欣的闺中密友到现在还蒙在骨里,以为小欣还是如原来那般讨厌和反感杜峰喃。

“谢谢你!”杜峰诚心实意的向蒋苇苇道谢。

“好了,你回去吧,拜拜!”蒋苇苇满脸笑意的转头离去,杜峰眼尖,看到蒋苇苇眼角的泪水了,可他却不能再多说什么,手伸到半空,却也只能怏怏的收回来,再坐回车上,抽出一根烟点上。

烟真是个好东西。

杜峰回到家里的时候,众女还在等他吃饭,不过杜峰今天的兴趣可不太高,虽然他并不喜欢蒋苇苇,但今天凭白无故伤了一个**的心,这对杜峰来说,也确实是一件挺郁闷的事情,可要不拒绝,杜峰的良心更过不去。

“喂,你今天是怎么了,一个约会就搞成这副样子了,你们都说了些什么啊?”吃过饭后,见杜峰坐在沙上愣,谢雨婷主动为杜峰炮了一壶茶,杜峰的苦闷,她是感同身受的。

“没有什么,心情有点不好,呵呵,一会儿就没事了。”杜峰抽出根烟,这烟总是抽不够。

白若云给一边的谢雨婷挤了挤眼,让后者不要再继续问这个敏感的问题,以免杜峰生气,谢雨婷吐了吐舌头,可爱的样子与一般人又自不同。

“对了,咱们的开机仪式就订在四月一号,只有一个星期了哦,到时候会有许多媒体进行现场的采访和直播,除了我们公司的一些一线演员,你和我作为男女一号都必须到场的!”谢雨婷提前一个星期跟杜峰预约。

“什么?这个还要开机仪式么?”杜峰对这一行真是不懂的。

谢雨婷笑道:“那当然了,开机仪式是必须的,我知道你害怕这样的场面,没关系,到时候你就只需要装酷就行,所有的问题都让我来回答就可以了,哦,对了,你想好你的艺名了吗?你不会用杜峰这个名字去拍戏吧,那估计这部戏拍完,你就比我还要更红了,走到哪都会有数不清的女子为你尖叫。”

杜峰听出了谢雨婷话里面的浓浓醋意,笑道:“你就放心吧,反正以后我就只管自己化好妆,你们叫做啥我就做啥,绝不乱说话,等这戏一拍完,我就玩次消失得了。至于艺名嘛,那是肯定要取的,我看就取个吴明吧,吴明吴明,没有名也!哈哈哈。”

“我才不管你取什么名字,反正一星期后的开机仪式你是一定不能缺习的,这是你自己的公司,你可不能拖后退啊,白姐姐,你说对不对?”谢雨婷现在学乖了,知道拉帮结派了。

白若云笑道:“对,我看这次阿峰也确实该到现场去一下,阿峰,你就去一下吧!”

本来杜峰还真有到时候溜号的打算,可现在被白若云如此一说,杜峰也不敢再这么想,闷声道:“好吧,到时候我去就是了,可刚才我们说好的啊,我只管露面,回答问题的事情可别找我,我累!”

“好好好,只要你听话,只要你乖,我们什么都答应你!”谢雨婷心花怒放。

“真的?什么都答应我?”杜峰眼珠子一转,色计又上来了。

“你那是什么眼光,色眯眯的,刚才我什么都没说,我上去洗澡睡觉了。”谢雨婷说完话,直接起身离开。

小雪并没有天天回家,刚开学,可能也有不少同学要在一起聊聊天,所以晚上并没有回家,家里就只有叶梦,龙一,龙月,白若云,谢雨婷和冬儿等女了,谢雨婷现在是不能吃的,晚上要想吃肉,杜峰也只能打余下这几女的主意。

好在杜峰这些女人都有个好脾气,对杜峰的话几乎就是百依百顺,所以杜峰晚上提议大被同眠,立即得到龙一和龙月的响应,至于叶梦,她是无所谓的,而白若云就算有时候还顾忌一点,可身为大姐大,她也不能走单线,其它几女都同意的事情,她大半也没有什么异议。

一夜春光无限,杜峰是拼了老命,众女也是卯起精神迎战,这可叫隔壁的谢雨婷难受了整整一个晚上,想用被子将头捂住,可又忍不住想听听众女那极具感染力的声音,她在心里暗暗将杜峰骂了一通,谁叫杜峰将房门大开着,这不是故意将声音传播出来吗?

第二天一大早,等杜峰醒过来时,床上除了龙一和龙月之外,其余众女早就起床了。带着两女起床,冬儿等人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而白若云等人已经上班去了。

早餐很简单,不过因为长期没在家吃过,所以杜峰吃得格外的香甜,等他一个人慢悠悠的到了公司,已经是上午十点多,到张谋艺的办公室讨论了一番,吃午饭的时候,杜峰有意先去,怕就怕遇到蒋苇苇以免尴尬。

确实没遇到蒋苇苇,可却遇到了谢雨婷,原来谢雨婷昨天晚上被杜峰折腾得一夜没睡着觉,天要亮时才睡着,等她醒过来已经快到上班的时间,所以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就赶到公司,所以才这么早来到餐厅,不想一眼就看到杜峰这个罪魁祸了。

恨恨的盯了杜峰一眼,谢雨婷已经将一餐盘的饭菜吃得精光,起身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再瞪了杜峰一眼,杜峰心知肚明,嘿嘿笑。

下午又与封承天聊了聊公司的近况,杜峰才知道康华集团与盛华集团之间的商战一直在持续着,只不过凭康华集团的力量现在已经不能从根本上动摇盛华集团的根基,同样的道理,盛华集团一样没有精力腾出手脚来对付康华集团,再说,康华集团背后是三大家族,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两人又布置了一番,并彼此交换了意见,杜峰无聊正要离开封承天的办公室,不想段海媚却敲门进来了,看到杜峰也在这里,段海媚的脸色有点异样,怪怪的盯了杜峰一眼,这才道:“正好杜总和封总都在这里,我这里有一份人事调动的申请,你们看看怎么处理吧!”

杜峰与封承天对视一眼,都有些奇怪,按理说,这种小事,作为人事部经理的段海媚就能作主的,可她为什么要来请示呢?

先从段海媚的手上接过申请书,杜峰大略看了一遍,立即皱紧了眉头,他不明白,昨天还好端端的蒋苇苇怎么一夜之间就想要到西南边陲之地去开市场,难道是自己昨天真的伤透了她的心?

杜峰将手上的申请书交给封承天,后者看了一遍,却轻松的笑道:“段经理,我看这件事情就让杜总去处理吧,哈哈,杜总,想来我不说你也会去找她吧,你可要注意了,蒋苇苇我是知道的,也算是个难得的人才,你可别让她飞了啊,否则不只是我要找你麻烦,可能对公司也有巨大的损失啊!”

“好吧,你先回去工作,我这就去找她谈谈!”杜峰看似轻松的对段海媚吩咐了一句,接过申请书就朝电梯口走去。

杜峰才刚刚开门走了不远,段海媚就跟了过来。

“你来干什么?”杜峰一愣。

“没什么!”段海媚预言又止。其实段海媚是想问问昨天晚上杜峰与蒋苇苇究竟生了什么事情,昨天两人一约会,今天蒋苇苇就申请调走,这很明显与杜峰有关,智商正常的人都会这么想。

可段海媚最终没有问出口……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