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大家新年快乐,牛年行大运,这一章是今天早上起床码好的,哎,不提了,太忙,太吵,没有一点状态。

杜峰最终答应马上离开北京,却没有依从胡总理的意见连夜离开,而是计划第二天下午才离开,而且是光明正大的离开,在他看来,自己想要到什么地方去,是没有人能够阻拦得了。

而杜峰选择第二天下午才离开,最大的原因还是小欣,走之前,他还是要和小欣打个招呼,最好是中午再一起吃个饭,以免自己白来一趟北京,做事要有始有终,送小欣来了,走的时候肯定应该打个招呼,这是杜峰的习惯。

等在小欣的教学楼下面,杜峰很潇洒的坐在操场的护栏上,嘴上叼支烟,吐吐烟圈,再看看来来往往的美女和恐龙,杜峰立即想起以前的大学生活,那个时候他最喜欢的似乎也是和王江等几个兄弟这样,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杜峰是不敢吸烟的,见到美女也不敢打呼哨。

“喂,你是哪个班的学生?现在上课时间,你不觉得坐在这个位置上吸烟有损形象吗?”一个扫地的老大妈走过来,见到杜峰的样子有些语重心长的道。

杜峰瞄了对方一眼,赶紧跳下来,连连作揖陪不是,香烟自然是要掐熄的,因为杜峰实在不想跟这老大妈争论,因为这大妈长得实在有些抽象,对,就是抽象。

可这大妈却有些不识趣,以为杜峰怕事呢,一个人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了,就算杜峰离开原地都老远了,那老大妈依然有些喋喋不休的说不停,杜峰郁闷得要死,气急以后干脆冲老大妈大吼了一顿,你还别说,这办法还真有些用,虽然那老大妈一脸的不甘,却还是抱怨着走了。

“神经病啊!”杜峰不忘对着老大妈的背影比划了两下,有些余怒未消。

“你骂谁呢?”小欣站在杜峰身后不远处,皱着眉头。

“啊!你下课啦?”杜峰赶紧迎了上去,暗暗在心里将自己自责了一顿,好在小欣似乎也没有太追纠杜峰,眉头展开,笑容立即爬上了脸,笑道:“怎么想起要请我吃午饭?你要离开北京了?”

杜峰笑着点点头,看到小欣脸上的那一抹失落,杜峰的心里还是暗暗有些心喜的,不过知道心急吃不得热豆腐,杜峰并不着急。

“好吧,你说到哪吧?”小欣虽然心里有些失落,可她依然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要不就到你们的食堂吧,我还没在北大吃过饭呢!”杜峰笑呵呵的道。

小欣点点头,在前面带路。

北大不愧是名校,不但学校的设施一流,连食堂也是比其它大学好了不少,环境是一方面,菜单的丰富也是一方面。

一楼自然是不适合两个人共进午餐的,因为人太多,可到了二楼,人少了,菜品却更加丰富和精美,点了几个菜,杜峰特意点了瓶红酒,在校园内喝酒,似乎并不违规,所以没有人说什么。

从小欣进入二楼以后,杜峰就能清楚的感觉到几双色眼从不同的角度在窥视着,可眼睛生在别人脸上,杜峰想要生气也觉得没有一点道理,只好恨恨的埋头吃菜,与小欣干杯的时候,他还故意做出很亲密的姿态,不知道小欣是不是故意气暗中的那些男同学,也很配合,这让杜峰有些自得。

“何欣同学,看来我们真是有缘!”杜峰正高兴,背后就传来熟悉的声音,嘴角暗暗冷笑,人却并不回头。

风少刚刚进门,虽然看到杜峰了,但因为杜峰换了衣服,所以他并没有认出来,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同学在打小欣的主意,暗暗在心里打定主意要给这个不长眼的家伙一点厉害瞧瞧,可走到杜峰面前,风少的脸色就变了,变得极是难看,身子还不经意的抖了一下。

“是你!?”风少说了句废话。

杜峰似笑非笑的道:“原来是风少,哈哈,我觉得,我们其实也算是有缘,对吧?”

风少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面无表情的道:“也许吧。”站在原处,他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背后的一位同学却并不认识杜峰,见杜峰夺了风少所爱,有些讨好的瞪了杜峰一眼:“喂,还不让让位置,这个位置我们也看上了,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杜峰瞧也没瞧那同学一眼,脸色也没有变一下,依然对着风少道:“这是谁家的狗?你家养的吗?”

“,我看你是找抽是吧?”跟风少一起的那同学看来家庭出身也不低,一身名牌就足以说明一切,白净而又有几分帅气的脸被杜峰的话气得煞白,立即出口骂道。

“当狗要会看主人的脸色,否则会被人掌嘴的!”杜峰冷冷一笑,依然盯着风少。

“啪”的一声,风少回头就是一耳光,打得那白净小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愣愣的盯着风少,不过他还算明智和清醒,并没有真的忘了自己是谁。

“滚,从今天起,我不想在学校看到你!”风少的眼中有些怨气。

杜峰是什么样的人物,风少算是了解颇深了,很明显,秦少的死与杜峰是脱不开关系的,而杜峰作为幕后的真凶,秦家却并不能拿他怎么样,这就足够说明杜峰的厉害和不同寻常了,人都是怕死的,秦少的死已经让风少意识到自己的命并不比秦少珍贵多少,所以他很理智的选择不与杜峰作对,正想着如何与杜峰改善一下关系,却被同伴差点坏了大事,所以他别无选择,只能让同伴滚蛋了,自己没有要了他的小命,已经算是很对得起他了。

风少那同伴的脸色也异常的难看,委屈的盯着风少,嗫嗫的道:“风少,这——”

“给你三秒钟时间,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我保证你不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风少的脸有些扭曲,他没想到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同伴现在居然这么不配合自己,所以他已经开始在心里计划如何让同伴神不知鬼不觉得从世上消失了。

那白净的同伴转身离开,而且是一路小跑的离开,在活命与转学之间,他选择了前者,他相信风少,就算太子党现在重新洗过牌了,但风少依然是第二把交椅,自己虽然也算是太子党的核心成员,但一个北京市委常委的儿子那身份又低了许多,所以他一点也不怀疑风少的话。至于转学的手续,那并不成问题,只需要一个电话而己。

“我觉得你现在变得聪明了!”杜峰很满意风少的做法,有些笑意的脸色让风少也觉得这气氛轻松了不少。

“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吗?”风少吞了吞口水,他觉得呆在杜峰面前确实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要不坐下一起喝一杯吧!对了,自己去找老板拿个杯子!”杜峰转过头,对小欣笑道:“让他坐下喝一杯,我想跟他谈谈,可以吗?如果你觉得不好,我可以让他滚蛋的!”杜峰这话可一点也不客气,至少听在风少的耳朵里面有些刺耳,可风少自己却无论如何也不敢作。

“随便!”小欣笑道。

“好吧,现在你可以坐下了。”杜峰这才转过头笑着对风少道,对于后者脸上的那一抹难堪,杜峰一点也不在意。

风少从一边柜台处拿来一瓶红酒,自己又拿来杯子,酒居然还是极品的,在外面的大酒店很容易买到,在这里却是身价的象证。

为小欣和杜峰斟满酒,风少长吸了一口气,举杯道:“以前多有得罪,万望海涵,从今天起,我不会再出现在何欣同学的面前,而且,我保证不会再有人敢乱打她的主意!”

风少也算是聪明人,自然看出杜峰与小欣的关系非同一般,他很识相的选择当一个默默无闻的护花使者,而不是冲在前面去当**者,有些花漂亮是漂亮,可却是很刺手的,小欣就是这种。

“好,这酒我要喝!”杜峰笑着一饮而尽,小欣见杜峰都喝了,也一口喝光。

风少一边喝酒,心里却放下不少,至少脸上有了一丝笑容,在他看来自己这个赌注是下对了,也许以前压在秦少身上也没有错,但现在选择做杜峰的朋友,就算不是朋友,只是一条狗,那也是好的,北京,犹其中太子党内,如今可不平静,就算是太子党的第二号人物,能保身依然是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峰哥!”不知道什么时候,楼上吃饭的人都走了,而站在杜峰面前的却是萧强,这家伙刚刚当上太子,满面红光,比以前神气多了,而且身后还站了四人,每一个人都是一身光鲜,一看就知道也是太子党内的人。

“峰哥!”四人一齐喊道,看来都是被萧强提前交待过。

这些人对一边的风少只是点点头,看不出内心的想法,但对前面的萧强却极是恭敬,这让风少心里有些酸楚,想想这萧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没想到关键时候却能以雷霆手段收服这么多太子党的成员,而且在这件事情上所表现出来的能量也让风少暗暗吃惊,所以现在看萧强,风少真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觉。

“太子!”风少就算心里再恨,还是乖乖的站了起来。

“哦,原来是风少,请坐请坐。”萧强看起来还是如以前一般,笑起来依然是那样不带一点真正的感情,可以前风少还不觉得怎么现,现在看起来他却觉得这萧强确实是个人物,城府之深不是一般人能及的,而且看样子萧强能当上太子党这杜峰也暗中帮了不少忙,萧强能早早的找到杜峰这个靠山,足可见他的眼光之好,非是自己能比得上的,这么想起来,风少倒觉得心理平衡多了。

“坐吧,哈哈,兄弟,你现在可是北京城的太子了,以后可不要让我失望,老板再拿杯子来!”杜峰对萧强的态度,比起对风少的态度,那自然是热情多了。

“峰哥放心,既然峰哥看得起我,我一定不会让峰哥失望!”萧强可能还从没如此直白过,当然,那是指在众人面前,今天他之所以这样说,实际上也是告诉身后的几人,也告诉风少,自己现在是杜峰的人,是天龙会的人。

“这是天龙会的老大,也是我的老大,峰哥!”再一次为风少及身后的几人介绍了一下,萧强的笑容依然那么灿烂,显得那样的自然。

身后的四人脸色俱是一变,可能到现在他们才真正的知道杜峰的身份,而天龙会的名头,他们自然是知道的,现在他们也明白一个事实了,萧强归了天龙会,也就代表着太子党整个都成了天龙会的势力,也就意味着太子党以后与青帮也成了对头,所以几人在心里虽然各自打着主意,却绝没想过要背叛萧强或是杜峰,开玩笑,秦少那么牛逼的人物都不明不白的死了,而且死了也就白死了,自己与秦少能比吗?

“峰哥,我再敬你一杯,以后,以后,以后我也唯太子,唯峰哥马是瞻!”风少很聪明,关键的时候开始表决心,而且从他的脸上,看到的也确实是一番诚意。

杜峰点点头,终于笑了,太子党现在唯一还有点实力能与萧强叫较的也就是风少了,虽然两人如果真有一番争斗其结果依然是萧强获胜,但如果能真正的收服风少,那也是极好的事情。

“好,很好,那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吧,你要不要入天龙会?”杜峰跟风少碰了碰杯。

“谢谢峰哥信任,我一定不会辜负峰哥!”风少有些感动,真正的感动,能混到太子党的第二把交椅,他自然也是有几分能力的,说得好听一点,那叫识实务,说得难听一些,那叫见风使舵。

“好,从今天起,你也算是天龙会的一员了,以后你多配合萧强一点,我不喜欢我的人私底下给我玩什么小动作,你们要相信我,我能给你们很多,也能让你们失去很多!”

杜峰闷头喝酒,似笑非笑,却能萧强和风少都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心里也是一紧,而萧强背后的几人,脸色已经变得有些煞白。

风少和萧强等人并没有老是在杜峰旁边打扰他,自带着人离去,杜峰为小欣倒满一杯酒,举杯笑道:“我下午的飞机,有空,我会来看你的!”

小欣的脸色微微有点变,举起杯,没有说话,小饮了一口,酒是好酒,但现在喝在小欣的嘴里,却有点苦涩,她心里不仅有些失落,更有些伤感,可杜峰要离开也是必须的事情,而自己却又万万不能说些好听的话,连心事都不能说与杜峰听,这对小欣来说,有些辛苦。

走出北大的时候,杜峰转过头,笑道:“好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看你还是回去吧,呵呵!”

“我也不准备再送了,你,你一路小心,听说秦家的人都在暗中盯着你,自己保重!”到现在小欣才提起这件事情,看来,虽然在北京,他知道的事情并不少。

“谢谢,我不会有事的!”杜峰的心里有些开心,小欣这话让他很开心。

校门口外面早有宝马车等着杜峰,坐进车子的时候,杜峰回头向小欣招手,却看到小欣的眼角似乎有泪水滚下,杜峰强扭过头,看到小欣哭,杜峰的心情也有些难受,萧强倒是识相,马上启动车子,向飞机场开去。

“刚才那个开车的是不是太子?”两个在校门口附近的学生互相议论。

“怎么可能?太子会给别人开车?”另一个学生打死也不相信。

“可长得真像!”

从机场出来,来接杜峰的是龙一和龙月,龙一开车,龙月则有些欣喜的坐在杜峰旁边,杜峰的手伸进她的怀里摸索,龙月的脸色微微红,却配合的将胸往上面挺了挺。

“不错,好像长大了不少!”杜峰嘿嘿笑道。

龙月的脸更红了一些,却是将手伸向杜峰的大腿。

“对了,明天到日本,你要不要去?”杜峰手上摸着龙月饱满的**,却并没有被入手的舒服感觉所迷惑,他现在想的还是这次去日本的事情,这次又该带谁呢?

龙月的脸色有些变化,过了半响才坚定的道:“主人到哪,我就到哪,主人叫我干什么,我便干什么!”

杜峰的脸色却并不太好,冷声道:“看来你并不想去?”

“不,主人,对不起,龙月知道错了!”龙月的脸色得有些苍白,杜峰不高兴,他就觉得心里有些慌,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亲人,就是杜峰了……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