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到了,鱼儿的存稿全部光了,本来计划每天两更,但现在说不准了,会不会双更要看能不能码出字来,今年特忙,明天开始天天要走亲访友,不过晚上我还是会抽时间码字节,至少保证一章.

前面鱼儿说过每天两更,但现在却食言了,实在惭愧,如果大家有气就骂几句吧,不过大家过年可以玩,鱼儿却还要随时记挂着码字,大家骂的时候尽量不要骂得太毒就好,呵呵.

祝大家新年快乐,牛年大吉,男的越来越帅,女的越来越漂亮.

杜峰来到胡佳所住的小区外面,胡佳已经在门口等候了,有她等候在这里,门口的警卫自然不会为难杜峰,连证件都懒得检查,就放杜峰一起进去,将车开到胡总理所居住的别墅外面停车场,杜峰正待往别墅进去,胡佳已经拉住了杜峰的胳膊。

“对了,秦少真是你杀的?”胡佳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急迫。

杜峰眨眨眼睛,笑道:“不是我亲手杀的!”

“那就是你派人杀的了?我看你,哎,你怎么真将他给杀了?!哎,完了完了,一会儿爷爷肯定要找你训话,你可别惹他生气啊,我可知道他那个脾气!你只要乖乖的听话,相信爷爷一定可以帮你的!”胡佳对杜峰嘱咐道。

转过头,杜峰似笑非笑的道:“怎么?杀了他你还心疼了?”

胡佳心里一惊,也不知道杜峰是不是真这么想的,不过既然杜峰这么说,她就不得不解释一番了。

“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心疼,我看你是专门来气我是吧?哼,我可全是为了你好,你这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杜峰摸了摸胡佳的脑袋,将她本已经转过去肩膀硬转过来,笑道:“瞧你这样子,瘪着的嘴巴都快可以挂茶壶了,我逗你玩呢,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这秦少我是不得不杀的,他都打上你的主意了,你说我要不杀了他,那以后还不把你给哄骗了啊!”

胡佳本来还在生气,可听杜峰这么一说,立即就心花怒放,也不再抗拒杜峰趁机占便宜的咸猪手,瞪着杜峰的眼睛,认真的道:“你,你真是为了我?”

“不是!”

“你——”胡佳的心头一急,气得又要转过身,没想到杜峰却牢牢将她抱住,在她耳朵边嘀咕道:“不是才怪!”

“别贫嘴了,快点进去吧,他们都在里面等你了!”胡佳走在前面,脸上有了一丝笑容,心里更是喜滋滋的,秦少的死对于她来说,抛开会给杜峰带来的麻烦不说,她是一百万个愿意,至于要说与秦少从小一块儿长大,那是小的时候,早就忘了,再说,胡佳也从来没有喜欢过秦少。

客厅里坐着胡佳的家人,今天是胡佳的生日,所有的人都到齐了。这客厅的装修还是不错的,墙上虽然只挂了一幅书法作品,但从题字上也能看出这是出自某位国内名家的手笔,价值不菲,其它的装修虽算不上奢侈,也足够称得上豪华了。

围形的沙上坐着三人,胡总理坐在对杜峰的对面,看到杜峰时眼中有一丝气愤,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味道,旁边坐着一男一女,女的自然是胡佳的妈妈张佳玉,而男的自然是胡佳的爸爸胡文武。

张佳玉虽已经年近五十,可因为长期在医院工作,保养得还算不错,看起来不像过了四十的人,而且面容有些贤淑,长得也算过得去,有几分官家太太的气质,见到杜峰,笑着点了点头。

而胡文兵更是笑嘻嘻的一副样子,不过杜峰能分辩得出来,这胡文兵的笑容并不是因为自己来了而做出的欢迎的态度,而是长期在家没有地位而养成的习惯,笑,有时候并不是心理活动的一个表现形式。

杜峰料得不错,要说起来,胡家就算胡文兵最没有地位,出了名的怕老婆,别看他在军区的时候贵为司令,可回了家,上有威严的胡总理,下有任性乖巧的女儿,中间还有外柔内刚的老婆,所以在军区威武不凡的他,一到了家,那可是最没有地位的了。

“爸、妈,杜峰来了!”胡佳并没有将杜峰称为哥,这也说明她此刻是将杜峰当成男朋友介绍给胡文武和张佳玉的。

“原来是小峰啊,快来坐,快来坐,我来帮你泡杯茶!”张佳玉在客人面前显得热情适度,将杜峰让到沙上就起身要帮杜峰泡茶,却被胡佳拦住了。

“妈,你也坐吧,还是我来泡茶吧,我可是专门学过的哦!”胡佳从来没有今天这么乖巧过。

张佳玉笑道:“好好好,我坐下,你来泡茶,我可是知道,你最近是专门学过的,不过,我以前可是知道你最烦这些东西的,不知道最近是不是犯了傻了,居然还喜欢上这些名堂。”

“妈,你瞎说什么啊,我早就学会了好不好?”胡佳脸色一红,瞪了老妈一眼,将老妈接下来的话给硬逼了回去,这才偷偷瞟了杜峰一眼,见杜峰现在似笑非笑的坐下,这才慌慌张张的跑去倒茶。

茶泡过以后,杜峰先尝了一口,赞道:“嗯,味道不错嘛,呵呵。”在胡佳的家人面前,就算这茶再难喝,他也得夸奖一句。

“真的?”胡佳眼睛一亮,再帮杜峰续满,有些惊喜的问道。

杜峰点了点头,却不再喝茶,胡佳皱眉道:“怎么?你不是骗我吧?”

“没有,没有,我哪敢在伯父伯母还有胡爷爷面前说假话啊!”杜峰不得己再次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真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味道,一回头,见胡佳的父母和胡总理都皱着眉头喝茶,暗暗叹了一声,看来胡佳在家里的地位还真有些然。

“小峰,走,跟我上楼上去一下,我想跟你谈点事情!”胡总理的态度看不出他的喜怒,不过杜峰可是知道,胡总理现在叫他上楼,八成是为了秦少的事找他的麻烦,不过杜峰并不害怕,既然敢杀人,还怕被人问?

见杜峰起身跟上,胡佳也跟了上去,胡总理回过头,皱着眉头道:“小佳,你跟上来干嘛?小峰来了,你该跟你妈妈一起做饭才是啊!”

“不行,我要一起听听,我知道你想要干什么!”胡佳最近越来越像个女孩子,可惜也越来越让胡总理有些头疼了。

“我跟小峰有正事要谈,事关国家机密,你是军人,怎么还不知道政策了吗?”胡总理拿这些话来搪塞胡佳。

可惜胡佳不是笨蛋,小嘴一翘,嗔道:“你肯定是要训他,不就是死了个人吗,不行,我要一起来,免得一会儿你要骂他!”

“你——”胡总理无奈的把目光对向杜峰,他的意思很明显,是要让杜峰出面让胡佳不要跟上来,两个大男人说话,一个小姑娘跟上来确实有点不方便,再说现在也只有杜峰才能说得动胡佳了,恋爱中的小姑娘,对男朋友的话那是言叶计从的。

杜峰虽然真想胡佳一起陪同,免得一会儿挨了训没人帮忙说上话,可现在胡总理的意思都这么明显了,他也不得不说话了。

“小佳,我看你就在下面吧,你放心,爷爷不会为难我的,我说得对吧,爷爷?”杜峰也不笨,马上用话套住胡总理。

“咳咳,那是当然,我们就是谈点正事吧,就小佳的想法这么多,还真是的!”胡总理苦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他心里还真想好好骂骂杜峰的,因为杜峰给他惹下的麻烦还真不小,整个高层都因为一个秦少闹成了一团,不过要说为难杜峰,胡总理还真是舍不得,不管是为了国家,还是为了胡佳,别说一个秦少,就算杜峰将天给捅破了,估计胡总理也只能帮着杜峰一起去找五彩石,这不只是他的想法,更是温主席的想法。

“那爷爷你要说话算数哦!”胡佳疑惑的向胡总理撒娇。

“当然,爷爷什么时候骗过你啊?哈哈!”胡总理连连点头,没有办法,他实在有些害怕了自己这个孙女,别看她有时候懂事听话,可要是任起性来,胡总理还真拿她没有一点办法,就这一个孙女,现在的政策,胡佳自然成了全家的希望,也自然是全家的宝贝,谁敢,谁会舍得去训她啊。

胡佳这才回到沙上,偕同张佳玉一起进厨房忙活,她本来是想一起上去的,可想想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为了今天在生日晚宴上露上一手,她已经准备了几个月了,自然是舍不得这次机会的。

“是不是我说的话你都当成是耳边风了?”胡总理果然一坐下就开始向杜峰难。

杜峰倒也不客气,虽然胡总理没有招呼,她还是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这才有些疑惑的问道:“胡爷爷,这话从何说起啊,不要说你是国家的总理,就算你只是普通百姓,可你毕竟是我爷爷啊,你的话我怎么可能不听呢?”

“别跟我打马虎眼,我又不是小孩子,用不着你拿好听的话来哄,你说,我昨天晚上已经打电话给你了,你也答应了暂时不动秦少,你说才过了几个小时,你居然就将秦少给杀了呢?你这让我如何与那秦老爷子交待?虽然我们是不同的派系,可大家都是为了国家在一起商量和工作,以后你让我如何面对他,他这次是狠下了心,一定要找你麻烦,你说我又该怎么办?”胡总理的说话度有点快,这和他平时作政府工作报告上的情形完全是两样,这也能够说明他现在对杜峰是真的相当的生气。

杜峰笑呵呵的道:“原来爷爷是为了这件事情啊,呵呵,不过这秦少还真不是我动的手!”

“什么?不是你动的手?”胡总理一愣,他原来是料定这事情是杜峰干的,结果现在却得到这个答案,他自然是有些意外的。

“是我叫人动的手!”杜峰又是呵呵一笑。

“你——小兔崽子,你胆子倒是挺大,你倒底有没有把我当你爷爷看待,居然敢来逗我玩啊?!”胡总理气得拍桌子。

“爷爷,你别生气,我这不是看气氛这么严肃,调解一下气氛嘛,你看咱爷俩关起门来说话,你用得着这么生气吗?”杜峰一直都是嘻嘻哈哈。

胡总理一愣,暗道,这话倒是不错,再生气,事情也干了,现在就算杀了杜峰,这秦少也活不过来,再说要杀了杜峰也不可能。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胡总理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一下,这才缓声道:“那你,你怎么不听话,一定要现在将这秦少杀了,你就算收拾他一下还没什么,反正他平时也做了不少坏事,他爷爷也还算是个明白人,不会与你计较,你说你现在将他杀了,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杜峰见胡总理的情绪稳定了下来,这才认真的道:“爷爷,你也说了,这秦少平时也是做了不少恶,仅我了解到的他的罪证,就足够让他死十遍了,你说我杀了他,这不是为民除害吗?”

“小峰,这是法制社会,你以为凭借武力就能将一切事情解决掉?你既然有证据,为什么不交给警察去办?”胡总理随口道。

“哼,交给警察?爷爷,你这话我可不爱听,昨天晚上的事你也清楚,他秦少一个电话,公安局的人马上就要来抓我,连九局都出动了,要不是叶局长来得及时,估计我要是被他们带走了,今天我的命也不知道还在不在呢,你说说,法律真的可以惩办他吗?再说了,现在的确是法制社会,不过武力有时候也的确是解决一般问题的好办法,所以能用武力解决好的事情,我是不会找警察的,不是我不相信他们,而是事实就是这样!”不提起警察还好,一提起来,杜峰就有些生气,说话也有些激动起来。

胡总理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见杜峰现在有些气愤,过了半响,胡总理才低声叹道:“哎,可不管怎么说,你这次总算是惹下了祸了,好在你这次没有亲自动手,你也有不在现场的证据,所以他们找不到你,可私底下,我想秦老爷子一定不会罢休。”

杜峰哈哈笑道:“随便吧,我不犯人,人不犯我,人要犯我,哼哼,那可是自寻死路!”

“小峰,我知道你是高人,可你个人能力再高,你也不能太狂妄了,如果你真出了格,你说你能对付得了枪炮,就算你真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你能保证你的亲人和朋友都如你这样?我这么说,你该明白了吧?”胡总理其实是好意,他并不知道杜峰真不畏刀枪,可他明白一个道理,只要是人,都会有破绽,有弱点,而如果真要报复一个人,找不到当事人,往往又会牵怒到当事人的朋友或亲人身上。

杜峰惊出一声冷汗,虽然自己的朋友和亲人都有人保护,可还是频频受伤,这说明自己依然不是万能的,无奈的道:“如果真有这种仇人,实在没有办法,我也只能先下手为强了,斩草除根!”

其实杜峰这也是气话,他自己也明白这根本不现实,难道别人心里对你有仇,不说出来,不表现出来,你也能现?

胡总理也看出杜峰现在的心态了,安慰道:“你也别着急,我不过是就事论事,现在事情还没有我说的那么严重,放心吧,这次的事情我会尽量帮忙周旋,不过我也只能在暗中出点力,这样吧,今天晚上你就离开北京,先回上海呆一段时间,最近你最好还是不要太高调了,免得将那秦老爷子逗出了真火!”

想想前两天龙一已经传话过来,龙二在日本找到了逆龙道的总巢,正好回上海就去日本闹一番,于是想了想才勉强道:“好吧,爷爷,我都听你的,不过秦少的死也是必然,天龙会要取代青帮,就必须要进入北京城,而太子党这股力量,青帮掌控不了,我却一定要掌握到手上的,本来我是想收服的,既然他不识趣,人品又这么差,自然只能采取这样极端的手段了,给爷爷惹了麻烦,实在对不起。”

见杜峰都已经服软,胡总理叹道:“小峰你也别怕,这件事情我已经暗中和主席通过电话沟通过,你放心,我们不会因此而放弃你们天龙会的,你也不会因此有什么事情!”

杜峰感激的点了点头。

“对了,太子党这些年来也的确太过高调,看样子你已经胸有成竹,给爷爷露个底,那个萧强是不是你的人?”胡总理盯着杜峰的眼睛。

“爷爷目光如炬,我不敢隐瞒,的确是这样。”杜峰不想瞒住胡总理,坦然承认。

胡总理舒了一口气,叹道:“这就好,这就好,我也在怀疑,按萧强家的情况,这次上位似乎太过意外了一点,有你暗中的支持,这一切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了,希望你掌握了太子党,一定要好好利用,不要让我和主席失望,这次太子党洗牌,对你还是很有好处的,至少秦家不会有太多的人支持了,你也不会显得孤立无援。”

“爷爷,饭好了,啊,你们怎么没吵起来?”胡佳的脑袋出现在书房门口,对两人没有吵起来,胡佳似乎还有些不太相信,饭一做好,她就在第一时间跑了上来,也是担心杜峰被胡总理批得太惨,可结果却真是让她有些大跌眼镜……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