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网络已经开通,以后更新应该没有问题了,每日一万字度,希望大家一直支持鱼儿,让鱼儿的成绩能一直红下去,奇迹等着大家和我一起创造!

现场的气氛一触及,子弹已经上膛,6光军的人手虽然众多,可面对外围的八挺冲锋枪,几十个手下也不由得心中打鼓,可6光军的性格他们也是了解的,固执得紧,对上司的命令执行起来是从不打半分折扣的,而命令的对与错,并不是他想要去分辩的,更不会生出违抗的心理,这就是军人的性格,执行命令是天生的使命。

不过6光军心里也是清楚的,今天两帮人真的生了火拼的事情,那后果一定是相当严重的。后果严重却不会在外面传开,绝对是高层内部处理和调和,而今天要死去的人都只能成为秦少的炮灰,死后不但成不了烈士,可能连消息都会成为绝对的机密,封口令一下,谁也不敢传扬出去,对于军人来说,6光军心里要说没有一点想法那明显也是不现实的,谁不想为国捐躯?谁不想名留青史?

6光军的人开始向杜峰逼过来,而叶笑天此的的脸色,与众人也没有两样,有些激动,也有些兴奋,使了个眼色,外围的人也逼了上来,冲锋机保险栓拉动的哗啦声阵齐而又憾人心肺。

叮铃铃的一阵电话声响了起来,杜峰与秦少同时掏出自己的电话,嗯啊几句这才放下,杜峰冷笑的盯着对面的秦少,而秦少也有些郁闷的盯着杜峰,两人互相注视着,杜峰的神色有些怪异,也有几分轻视。

“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不过姓杜的,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下次你就没有今天这么走运了,而且只要你没有马上离开北京城,我相信我们之间早晚还会见面的,希望下次你的运气还有今天这么好!”

接到秦老爷子电话的秦少万分不甘心的对6光军和陈局长道:“放他们离开吧!”

杜峰哈哈大笑起来:“秦大太子,你这些话正是我要对你说的,今天算你的运气好,要不是有人说情,你们今天都会有麻烦,而且麻烦还不会太小!”杜峰长身而起,与叶笑天一起朝门外走运,后面跟着的胡佳松了一口气,而南宫风华则有些失落的盯了秦少一眼,眼中的仇恨相当强烈,李铁军握住她的手,用力的捏了一下,后者这才回过头对李铁军嫣然一笑,这一笑让对面的秦少有短智的迷恋,这个时候的秦少,想起了曾经的南宫瑶。

出了长安俱乐部的大门,叶笑天与杜峰告别,临走的时候将杜峰拉到一边,有些复杂的笑了笑,拍拍杜峰肩膀,道:“怎么样?我还够朋友吧?”

“切,别说得这么好听,你自己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知道?嘿嘿,老实说,就算你今天不来,你说凭我的能力,他们真能将我带走?”杜峰可一点也不给叶笑天的面子。

叶笑天脸色一红,不过他还是嘿嘿笑道:“切,你厉害是你的事,可既然你是咱国安部的人,就不能受了别人的欺负不是?他秦家再是能力通天,把我惹毛了,我也不是吃素的。”

知道叶笑天现在是强要面子,杜峰也不想太打击他,连连点头,故意做出一副感激的样子,道:“那叶局长的救命之恩我就记下了,下次有什么任务,我一定不打折扣,保证完成任务,这话你爱听了吧?”

叶笑天等的就是杜峰这句话,虽然明知道杜峰现在故意装怪,也不以为然,笑道:“好,其它的我不知道,不过你这句话我可是记住了,下次有任务的时候,你可得积极配合一下,哈哈!”

“当然行了,没问题啊,不过一次任务我可是按照级别要报酬的,你得把好处给我准备好了才行!”杜峰的眼珠子一转,无所谓的道。

“切,你可是国家干部了,为国家效力还敢讨价还价?难道没有好处你就不为国效命了?再说了,你的工资我可是按时给你打进卡里的,而且那么高的薪水了,你就别再贪心不足了!”叶笑天转身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我是说烟!”杜峰凑过来道。

“没有,绝对没有!”叶笑天起动车子,一溜烟的往一边的国安部大门驶去,这么近了,居然还要开车来,这叶笑天还真是的。

李铁军跟南宫风华与杜峰告辞,李铁军在北京有自己的住处,而且相当安全,所以杜峰没有问他什么,只是钻进自己的车子,对一边的胡佳道:“现在咱们去哪?”

看了看时间,胡佳脸色一红道:“随便啊!”虽然现在已经是晚上近十一点了,但她依然还有些舍不得离开杜峰。

“要不就不回去了吧,跟我一块儿回饭店!”杜峰嘿嘿笑道。

“我看还是算了吧,估计一会儿爸妈都要打电话找我了!”胡佳巴不得答应杜峰的提议,可想了想,她还是拒绝掉了这份诱惑,与杜峰一起回酒店?难道现在就要陪杜峰睡觉了?想想胡佳都觉得这进展太快了,两人到现在还没有确定关系呢。

“好吧,那我送你回去,你带路!”杜峰启动车子,从后视镜中,杜峰看到不远处的一辆车子悄悄的跟了上来,冷冷一笑,杜峰不说话,也不以为意。

只转了几条街道,以杜峰的车技就轻松的将那条尾巴甩掉了,按照胡佳的指引,车子很快就驶到胡佳所住的地方,那是一片别墅区,门口有武警持枪站岗,估计里面住的全是中央的一些高官吧,其中也包括胡总理。

胡佳料得还真是准,车子刚刚在门外停下,胡佳的电话就响了,杜峰的听力群,能清楚的听到一个温和的女人的声音,估计那便是胡佳的老妈,果然这一点从胡佳的称呼上杜峰确认了。

挂了电话,胡佳红着脸盯着杜峰道:“你不进去了吗?”

“嘿嘿,我看算了吧,既然知道你住在这里,明天过来我就不用你来接了哈哈!你明天才过生日嘛,我今天进去太早了一点!”

见胡佳并不再邀请,可也没有要下车的打算,杜峰一愣,接着道:“怎么还舍不得下去啊?还是要我给你开车门?嘿嘿!”

胡佳将头低了下去,小声道:“你,你不会怪我吧?”

“怪你?怪你什么?”杜峰有些不明白胡佳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跟秦少没有什么事情,你相信我吗?”胡佳红着脸,有些急切的盯住杜峰的眼睛,想要从杜峰的眼睛里看出点名堂。

“哈哈,你说什么话哦,我都搞不明白了!”杜峰将眼睛转到另外一边,故意逗弄胡佳。

“你要相信我好不好?”胡佳一把将杜峰的胳膊拉过来,眼睛里竟有些激动的神色。

杜峰这才笑道:“傻瓜,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呢,你当我是白痴啊?”

“真的相信?”胡佳还有些不太确定。

“当然。”杜峰确定道。

“那你明天要早些过来!”胡佳终于相信了杜峰的诚意,马上就眉开眼笑起来,老实说今天一天她还是玩得挺开心的。

打开车门,胡佳走了好几步,又跑回来,杜峰摇开窗户,奇怪的道:“还有什么事?”

“对了,刚才在长安俱乐部,你接到的是不是爷爷的电话?”胡佳突然问道。

“真聪明!”杜峰哈哈笑道。

“那当然,好了,拜拜!”胡佳的心情不错,至少在这件事情上,爷爷还是没有真正的袖手旁观,她现在明白了,今天晚上杜峰与秦少之间那场大战之所以会最后罢战,可能都是爷爷与秦老爷子商量的结果。

杜峰开着车,一边哼着歌,往回赶,都晚上十一点多了,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多,北京城与上海比起来,多了一些文化的底蕴,却少了上海的繁华和喧哗,不愧是京城。

一边想着问题一边徐徐的开车,杜峰不想飚车,这样的夜晚,其实挺适合带个女孩子出来压马路的,可惜杜峰虽然女人极多,现在却是一个人。

不知不觉,杜峰竟将车开到了一个死胡同,暗骂一声,杜峰正准备将车倒回去,却现这个想法还真是有些麻烦,胡同口居然已经被一辆面包车给堵上了。

按了两声喇叭,后面的面包车连动也不动一下,妈的,难道是遇到车匪或是混混了?莫不是青帮的吧?杜峰有些好笑的打开车门,朝面包车走了过去。

正如杜峰所料,他的确遇到混混了,而且她料得相当准确,这面包车中的人还真是青帮的,一行十个人手握着片刀钻出车子,杜峰都有些怀疑这些人是不是都会缩骨功,否则这车子这么小的体积,如何挤得下这么多的人。

月黑风高夜,正好杀人。

杜峰冷笑了起来,站在原处掏出支烟点上,冷眼看着十多米以外的十个男人,这些男人可能还没有料到杜峰居然会如此的冷静,冷静得让他们有些意外。

十个男人中自然是有头领的,只见正中间那留了一小撮胡须的男人点了点头,一伙人向杜峰走来,不过他们才刚刚走了才两步就不由得停了下来,而且同时将眼睛向后望去。

摩托车引擎的声音有些急促而高亢,一辆红色的摩托车嘎然而止,停在几个男人的面包车旁,一个浑身漆黑的男人从车上纵身跳下,嘴上叼着一根香烟,手中却握着一柄弹簧刀片,长只有半尺左右,刀身却闪着幽幽的亮光,在这黑夜中一样有些耀眼。

留着胡须的男人身子微微一颤,对竟不由得后退了半步,后面的九人一样退了半步,都似乎有些严阵以待的与这一身黑衣的男人对峙起来,倒将正主杜峰丢在一边。

“你,你是猎人?”带头的胡须男有些颤抖的对渐渐逼上来的黑衣人问道。

黑衣人点了点头,手中的弹簧刀片不断的被他耍得花样百出,而随着他一点头,对面的十个男人竟不由得再次后退,这次不再是半步,而是完完整整的一大步。

有点意思。杜峰点了点头,对这个一身黑衣,有着猎人外号的男人有些好奇起来,一个人手持着弹簧刀居然可以将十个手握砍刀的大男人逼得不住的后退,而且杜峰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十个男人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那是自内心惧意的表现。

“你,我们不知道你在这里,放我们离开吧!”为的胡须男的话让杜峰几乎要大跌眼镜,这也太搞笑了吧,这还没交手,居然就开始投降了,这个黑衣男人真有那么厉害?

接下来的话更让杜峰无语,那黑衣人终于说话了,冷冷一笑,脸上却似乎没有一点面情:“你们青帮死在我手上的人大概也有五百了吧,你听谁说我遇到我手上,我放过生?”

“兄弟们,跟他拼了!”胡须男终于不再后退,也不再颤抖,一边让兄弟们一起杀将过去,眼珠却是狡猾的一转,待九个兄弟往前一冲,自己反而朝自己的面包车跑去,出了胡同口,他的活命的机会就大了许多,这一点他很清楚。

可惜胡须男的主意打得够精,但脚却跑得太慢了一点,他人才刚刚跑出五米远,就骇然的现猎人居然已经如鬼魅一般站在他的面前,而且弹簧刀片上已经是腥红一片,异常刺眼,紧接着,胡须男才明白那弹簧刀片上的血是自己的,因为他现自己不能说话,全身的力气正如潮水般散去,喉咙处的鲜血狂喷而出,亏得黑衣人闪身跳得快,否则这鲜血八成会将她的黑衣染成红衣。

黑衣人的动作快若闪电,当然这样形容他的度,是相对于青帮这些人来说的,在杜峰看来,黑衣人的动作仅仅能够算是快,比龙十三,比龙卫都差得太远,不过他现在的度对付青帮这些人,那是足够了,而且整个动作都是行云流水,不带一点滞留,一气呵成,足可见这样杀人的手段他是经常用的,已经渐渐成为他的习惯和本能的反应。

胡须男倒地,其余九个兄弟却没有谁再敢跑了,呆在原地,在心里将胡须男骂了个狗血淋头,身子却依然抖个不停,没有黑衣人的允许,他们不敢再跑,而黑衣人的这一手也足可让他们害怕得不敢生出半分抗拒之力,现在他们明白了,最近帮内留传的那句“宁进阎王殿,不遇猎手人”是真的。

回过头,盯着其余九人,被称为猎人的黑衣人嘴角流露出一股鄙视的神色,冷声道:“现在你们不拼命也是死,拼命尚有一线生机,所以你们别无选择,来吧!”

九个男人将手中的刀一起扔在地上,一个男人一膝盖跪了下来,哀声求道:“大哥,我上有老,下有小,我错了,我从现在起就脱离青帮,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求大哥饶我一命吧!”虽然明知道背叛青帮的下场是个死,可眼下,这个男人却只能选择这一条路,让他与猎人去做对手,他觉得简直是找死,刚才猎人的动作他都没有看清楚就见自己的老大啊的一声就丢了性命,他并不以为自己会比老大高明多少,再说帮内的传言谁不清楚,死去的五百人中,难道都不及自己厉害?

摇了摇头,黑衣人手中的弹簧刀片飞快的划过跪着的男人的头顶,一股鲜血滑着脑浆从头顶天灵盖的地方涌了出来,男人的眼睛还瞪得大大的,脸上的神色异常的痛快,头一偏,倒在血泊中,不再有动作。

八个男人啊的一声,同时退了一步,都不由得看向几米外的巷子口,暗暗估计要是逃生,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少。

“你们不用想要逃走,那样等于是送死,我说了,你们唯一活命的机会就是一起来杀我,对待你们青帮的人,只要被我遇上的,还没有谁能轻易的逃脱,我曾经告诉过张青,我暂时杀不了他,不过他的兄弟可就没这么好的命了,所以怪只能怪你们选择了青帮,所以你们都得死!”黑衣人的弹簧刀片还在手中闪现,舞出不少的花样。

杜峰听出了一点名堂,好像这个黑衣人与张青是仇人,杀不了张青,就来杀青帮的兄弟泄愤,不过看来这小子的身手还不错,居然凭一己之力,杀了五百名青帮的帮众,也算是极有本事的人了,杜峰也是爱才之人,不禁动了收服的心思,不过他知道目前,自己最好还是当好自己的观众,一边还可以观察一下这个黑衣人,看看他究竟有多少手段。

“兄弟们,反正横竖都是个死,拼了吧!”一个男人从地上捡起砍刀,七个男人也跟着拾了起来,大家的眼中有绝望,有激动,有兴奋,可能从长这么大,他们还没有真正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跟人拼过命。

八个男人向黑衣人冲了过来,气势如虹,人,一旦拼了命,果然厉害得紧,这些人的水平比平时挥得好了不少,简直是常挥啊……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